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恣意妄為
恣意妄為 連載中

恣意妄為

來源:google 作者:貳十四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文笙 現代言情 趙以現

文氏集團大小姐文笙明艷動人,肆意張狂,性格乖張,順風順水二十幾載,要風得風,要雨得雨上有文氏集團總裁文宗雲肆意嬌寵,下有趙市集團趙以現縱意寵慣沒嘗過風雪,未識過大浪可,一切變得猝不及防,文宗雲猝然離世,趙以現也不再慣着她的脾氣......展開

《恣意妄為》章節試讀:

和趙爺爺的相見無疑是快樂的,尤其是趙爺爺對自己的關心,讓文笙感受到了久違的溫暖。

兩人聊了一會天就開始下象棋了,這個偷奸,那個耍滑。但最後都是爺爺贏,文笙不服氣,下了一局又一局。最後勉強憑着撒嬌技能僥倖贏了一把。

老保姆在旁邊抹着眼淚,激動又開心。「自從老爺去了,好久沒見小姐這麼開心了。」

老保姆秦媽在文家工作已經二十幾年了,也算是一手把文笙撫養長大。文笙結婚後也是跟着一起來了這邊的別墅,雖然不知道文笙什麼時候和趙以現鬧得很是僵持,但文笙父親文宗雲去世後,文笙確實很少在笑了。如今看着文笙開懷的笑,心裏難免感傷起來。

聽到老保姆的話,老爺子的眼角微微濕潤。 "我們小笙爺爺疼。 "趙老爺子慈祥和藹的撫摸着文笙的頭髮。

說起來,文笙和老爺子的相識是因為文笙的父親文宗雲,雖然兩人相差不少年紀,但也算是莫逆之交,對於文宗雲的溘然逝世,老爺子也一度不能釋懷。加之文宗雲逝世不久,她的妻子也就是文笙的母親郝梅就攜文家資產高調嫁給盛世的盛京平,老爺子心裏更是對文笙感到可憐。

"我們小笙多可憐呀,讓她經歷了這麼多。 "老爺子感慨道。說到底,這孩子現在真是無依無靠了。老爺子忽然把目光轉向趙以現。拉了拉趙以現,又把兩人的手掌交握在一起。

"老四,以後小笙就只有你了,不能讓任何人欺負她。 "

老爺子語重心腸,趙以現鄭重的點了點頭。趙以現的目光中滿是堅定和寵溺,他看着文笙。文笙抬頭,兩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文笙不自然的轉過頭去。

這個畫面落入老爺子的眼裡,以為是文笙害羞,倒讓老爺子欣慰不少。

象棋下了一會,吃過晚飯,老爺子早早就去休息了。

趙以現和文笙則坐在客廳看電視。兩人之間沉默了半晌,趙以現拿來一隻傷葯遞給文笙。文笙疑惑的接過,看見是一盒藥膏,問道: "這是什麼? "

「待會洗完澡擦在昨天受傷的地方。」趙以現的聲音低沉而磁性,文笙獃獃愣愣的回了一句:「好。」

趙以現又開始在電腦上噼噼啪啪敲着什麼,電視劇全是熱播的家庭倫理,實在無趣,看見趙以現忙,她也無心打招呼,打着哈欠上樓洗澡去了。

洗完澡,文笙換好睡衣,鏡子里露出白凈的脖頸和漂亮的鎖骨,皮膚雪白,吹彈可破。美中不足的是上面有三道紅色的抓痕,不過很明顯已經消下去大半。文笙拿過趙以現給的傷葯,用棉簽擠了一點抹在傷口上,冰涼的觸感讓文笙感覺似曾相識,好像昨晚睡着的時候有過同樣的感覺。

趙以現給她抹葯了?她拍了拍腦門,自嘲一笑,做夢呢。

躺在床上,腦子裡混混沌沌有些睡不着,於是爬起來開始看書。看了許久,才剛勉強睡下去,門口突然傳來急促的敲門聲。文笙皺了皺眉,這麼晚了誰來找自己,於是掀起被子蒙住頭不願理會。可是,響聲越來越大,不光有敲門聲還伴隨着陣陣轟鳴的雷聲。

這大晚上的,誰啊,文笙煩悶的掀開被子。

"砰砰砰 "敲門聲依舊繼續。

沒辦法,只好下床開門。

張媽的身影出現在門外。

"張媽,這大晚上的,怎麼了? "

文笙睡眼朦朧,語氣里也有一絲不耐煩,張媽緊張的盯着女主人。

"太太,少爺睡下了嗎? "張媽焦急的問道。

"不知道。你去看看吧!「說著就準備關門。

可是,張媽的一雙大手卻抵住了門,臉上帶着擔憂, "太太,怪我以前沒有看護好少爺,這樣的打雷天少爺是最害怕的,我剛才敲了次卧的門沒人應,您能幫忙看看嗎? "

說話間天邊又閃過一陣驚雷。雷聲轟鳴,雨聲在閃電中如落珠一般砸在窗戶上,叮咚叮咚。聽聞這雷聲,不免心裏一震。

趙以現怕打雷天,文笙有些詫異的睜大了眼睛,心裏不免升起惡魔的心理。看着張媽一副楚楚可憐幾乎要哭了出來的模樣,文笙只好勉為其難的應下。 "好,您去找找次卧的鑰匙,我去看看他。 "

聽到這話,張媽臉上的表情總算緩解下來,連忙說: "太太謝謝您。 "說完趕忙跑去找鑰匙。

文笙輕嘆一口氣,拿過鑰匙開了門,又囑咐張媽早點休息。這才走進了次卧,輕輕推開房門。房內黑漆漆的一片,一點亮光都沒有,窗帘被風吹的飄揚着,閃電的光不時打在床頭櫃和牆壁上,閃閃發亮。

文笙心裏一跳,開始四下尋找趙以現的影子。床鋪平平整整沒有睡過的痕迹,浴室也是空無一人。衣櫃的衣服整整齊齊,但也不見趙以現的身影。房間黑漆漆的確實不利於找人,文笙在黑暗裡摸索着,跺着步子往床頭走去。

黑暗中腿不小心碰到床腳,文笙冷不防地倒抽了一口冷氣。

剛往前邁了一步,突然有什麼抱住了她的一雙腿,淡淡的薄荷香味也濃烈了起來,文笙驚訝萬分,扭動着身子,慌忙掙扎,卻被抱得更緊。

"小笙,是我。 "趙以現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有些沙啞。文笙不敢再動,只好站着,試探性地問:」趙以現?「

"是! "趙以現的手抱的更緊,伴隨着一陣陣轟鳴的雷聲,文笙有一種錯覺,這是她從未見過的趙以現,弱小無助,像個孩子。這種想法讓文笙心裏一顫,剛才還想嘲笑的心情陡然消失不見,此刻,滿腦子都是黑暗中趙以現可憐兮兮的樣子。

現在這個姿勢,她的雙腿被趙以現緊緊抱着,怎麼也動不了。 "你先放開我。 "文笙柔聲勸道,語氣有些無奈。

趙以現沒有鬆手,反而將文笙的雙腿擁緊了幾分。 "就一會。 "

聽到他這樣說,文笙不再說什麼,她能感受到他的恐懼,輕輕拍着他的肩膀,安撫他。趙以現似乎把臉也貼了上來,腿上傳來溫熱的觸感。這樣一個雷雨夜,一貫堅硬如一堵牆的趙以現竟然有這樣柔弱的一面。

文笙覺得自己心裏的那塊軟肉被狠狠的戳了幾下,有痛感襲來,但更多的是無法言說的酸澀。

雷聲越來越小 ,腿上的力量也慢慢鬆懈下來。趙以現似乎睡著了,有輕微的鼾聲傳來。文笙慢慢蹲下身子,伸出手,輕輕地移開他摟在自己腿上的手,一點點的抽離。

剛把手從他懷裡拿開,文笙就感覺到雙臂被人緊緊的抱住,文笙有些惱怒,伸出另一隻手按開了床頭燈。正想使勁掙脫,忽然發現趙以現睡得並不安穩,身子止不住的發顫,額頭上都是一排排冷汗。更加讓文笙不可置信的是趙以現的臉上竟然還留下了一行淚痕。

文笙認命的一屁股坐在趙以現旁邊。這傢伙,這個樣子,哪裡還有平日里的那份冷峻,完全就是一個孩子嘛!文笙用自己的睡衣袖子替他抹去了臉上和額頭上的痕迹。好在不是臭汗味,淡淡的薄荷香,還挺好聞。

趙以現的睫毛很長,在眼瞼下形成了扇形的陰影,文笙捉弄似的波動了他的扇羽,感受到觸感,輕輕的抖動了以下,

文笙嚇了一跳,趕忙收回手。她發誓,她只是想玩他一下。要怪就怪趙以現這副皮囊生的是真好,這細嫩的皮膚也是令無數女人心馳神往。

胳膊還在趙以現懷了抱着,文笙幾不可察的嘆了一口氣,把目光轉向窗外。雷聲已經停了,但還有淅淅瀝瀝的雨在下。雨滴敲打在玻璃上,發出悅耳的鈴聲。

文笙有些睏倦了,眼皮也越來越重,她打了一個哈欠,頭往旁邊側了側,然後靠在床頭睡著了。

等到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快要天亮,窗外的天際已經泛起魚肚白,下過雨的天氣清爽而透明。樹枝的綠葉更加青蔥,花兒明媚而嬌艷。脖子有些僵硬,文笙微微側頭,碰到一個堅硬的東西。她抬頭一看,竟然是趙以現的下巴。

蒼天呀,誰能告訴她她是什麼時候睡到趙以現懷裡去的?

文笙臉火辣辣的燒了起來,趕忙悄悄地挪動了一下自己的右手,好在這次沒花多大力氣,倒是從趙以現懷裡拿了出來。

手臂傳來陣陣**的感覺,文笙站起身子忍不住回頭嘀咕了一句:「混蛋,我的芊芊玉手差點毀你身上。 "

察覺到趙以現有快醒的跡象,文笙急忙腳底抹油跑了出去。

文笙沒有注意到的是,她剛離開,趙以現的眼睛就睜開了,清明無虞,哪裡像是剛剛睡醒。

文笙的房間就在趙以現隔壁,這會不禁趴到床上懊悔自己的大發善心。也是昨晚一直坐在地上,其實也沒有睡好,這一趴她竟然又睡了一個回籠覺。

這一覺,文笙一直睡到了十點,她才慢吞吞地從床上爬起來。

剛出門就迎來了張媽熱情的問候:」太太您起來了,要喝點粥嗎?少爺囑咐了我放在保溫瓶里,說是讓您多睡會,不要打擾您。我現在拿給您?「

張媽笑眯眯地看着文笙,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線。文笙只是淡淡的應了一聲:」好。「

多睡一會,還不是怪某人沒讓她睡好覺,文笙扭了扭脖子,憤憤的不行。這會來裝好人了,也不知道誰昨天晚上抱着她的胳膊死活不放。文笙一邊走向廚房,一邊腹誹。

粥是南瓜粥,甜甜糯糯的,很好吃。文笙不由得多喝了兩碗,一邊喝一邊四處觀望,看了好久才沒忍住問:」張媽,爺爺呢?「

張媽笑着說: "老爺子精神頭可好了,五點鐘那會就出門鍛煉去了。 "

"五點啊! "文笙低喃了一句,然後一邊喝粥一邊道: "精神頭是挺好。 "

張媽繼續樂呵呵的道: "少爺也是,年輕人也不睡懶覺,五點多那會也早早出門游泳去了。 "

文笙一愣,趙以現五點多就起來了?那會自己不是剛剛從他的房間出來。

有一個大膽的猜想在她腦中盤旋,趙以現不會是在裝睡?他不會是早早就醒了?那自己昨天晚上豈不是被這傢伙框着玩......

想到這裡,文笙不由的心頭一陣怒氣。小拳頭攥得緊緊的。

張媽看着她把勺子放在嘴邊半天沒有動靜,忍不住問。 "太太,您是不是有什麼心事? "

心事?沒有吧?自己有什麼心事?有的不過是想揍一頓趙以現的事。

"沒有,沒有。 "肖可愛繼續喝粥。

張媽看着她,欲言又止。 "太太,您別怪張媽多管閑事,我也算是看着少爺長大的。他不是什麼願意親近人的性子,這幾年總感覺零零冰冰,但我看得出來,他很依賴您,所以也是大晚上我還去敲您的門。可這夫妻不在一起住總歸... "

再說下去,就真的是多管閑事了。張媽及時止住了話語。

"張媽您去忙吧。 "文笙笑着道。她也知道自己和趙以現之間的關係有些特殊,但也不是一輩子這樣下去,早晚有一天,現在的處境要被改變。但她有自己的判斷。

張媽見狀也不敢再多說什麼,轉身出了餐廳。

文笙一個人坐在餐桌前,吃飽了之後,感覺身上也不那麼累了,也就準備先上樓。可是,說實話,剛才張媽那些話卻讓她的思緒亂了套。

想來想去,文笙決定還是要找趙以現談。可是,老爺子現在住在這,實在沒法開口。

"哎呦,小笙起來了。 "文笙剛準備上樓就聽到了一個慈祥的聲音。

文笙回過頭,一身黑色唐裝的趙老爺子站在正從門口進來,臉上帶着笑容看着她。

"爺爺,您早。 "文笙恭敬地喊了一句。

"呵呵,聽老四說昨天晚上折騰了你,都沒睡好覺。這混小子,也不知道控制。」趙老爺子笑着說,看着文笙,還不斷的朝張媽擠眉弄眼。

文笙臉唰的一下紅個徹底,趙以現這傢伙到底怎麼和爺爺說的,怎麼現在的事情好像朝着不知名的軌道發展了。

"呵呵,爺爺您誤…… "文笙的話還沒有說完,趙老爺子又吩咐張媽道:「張媽,給少奶奶燉點烏雞湯,一定得補起來,我的小曾孫要不遠了。」老爺子臉上閃爍着光芒,看着文笙的目光越來越滿意。

"好的,我馬上就去辦。 "張媽應聲也是合不攏嘴的。

文笙尷尬的笑了笑,現在活剝趙以現的心都有了。

《恣意妄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