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連載中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

來源:google 作者:超品橘子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關牧 奇幻玄幻 宋掌教

一個意外,關牧穿越了,然而卻失去肉身變成了一口棺材沒等他回過神來,四個黝黑的大漢把手伸到了他的棺材底下面……(隱約的Bgm響起)自此,凡界里流傳出一個喜歡偷屍體的妖棺傳說……展開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章節試讀:

混雜着暴戾、邪異、污穢的氣息由地宮內關牧的棺身中爆開,狂涌而出。

  地宮內原本極為堅固的石質地磚被這暴烈的氣勢沖刷的皸裂起來,由於關牧怕鎮不住教主,神識再次暴動,一股肉眼可見的血色氣浪宛若衝擊波一樣綻放開來。

  下方早已被那聲姊奴鎮住的教主根本不敢防禦,化為一道流光,被血浪直接拍飛出去。

  我擦牛逼!

  看着飛出去的教主和狼藉的地宮,關牧由衷讚歎道,渾然忘記了自己就是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

  看到地上成擴散狀皸裂的地磚,關牧知道他現在至少擁有了一種自保的手段。

  由棺體兩次全力爆發氣勢,只不過堪堪覺得神識有些疲勞而已,這種威力大概相當於一箱炸魚的雷管齊爆的威力。

  不過見識過那不男不女的教主出手過的關牧深知,這樣的威力根本無法對教主造成什麼傷害,僅僅通過地面的損壞程度來看,還沒有長得像個耗子似的頭目當初燒他用的火焰厲害。

  那個黑葫蘆必然是個寶貝,雖然關牧的棺體沒有什麼損壞,但是下方的石台確是燒的凹陷進去,甚至出現了玻璃似的結晶!

  果然!

  幾乎是眨眼間,教主立刻趕回原來的位置跪下,長發披散紅色大袍也有些凌亂,看似頗為狼狽。

  關牧心神一凜,雖然表面狼狽,但是觀教主的氣勢卻沒有一絲一毫的影響,自己目前新琢磨出來的攻擊,竟是對人家沒有造成絲毫的傷害!

  好在這種攻擊的威懾性大於攻擊性,原本對關牧有所懷疑的教主感知到獨屬於他自己師父的氣息,再無懷疑。

  神色恭敬中帶着惶恐,配合上他那張妖邪的分不清男女的臉來,竟是頗有些楚楚可憐的意味來。

  關牧卻不為所動,先不論這教主的性別,和他那手撕石棺的恐怖力量,單單憑關牧現在只是一個盒的身體,就算是想做什麼也沒有那個實力……

   "你可知罪! "

  關牧敲動棺體。用這種特殊的溝通方法質問道。

   "徒兒知錯了,請師尊責罰! "

  教主跪伏的身姿更低了一些,叩動牙齒回應道。

  關牧原本準備把這事揭過去的,畢竟這種事情也怪不得人家,屬實是他太心急了導致的,然而他突然轉念一想發覺不對。

  他現在代表的並不是自己,而是黑木教上一任的老教主厲掘,是面前這個新教主最為恐懼的陰險毒辣的師尊!

   "把儲物袋留下,自己滾去刑堂領一百毒荊鞭去!再有下次我廢了你! "

  關牧散發著厲掘的氣息陰冷的道。

   "是! "

  教主沒有絲毫的猶豫反抗,立即應承下來,厲掘平日里的威嚴可見一斑。

  你這師父當的可真夠毒的……

  看着自己身體里的那一捧曾經屬於厲掘的骨灰,關牧心道。

  厲掘的記憶里教主與宗侵二人雖然身份是左右護法,並且還是他的親傳弟子。

  然而對待他二人的態度卻完全不像這樣,更像是對待奴隸一般,稍有過失就是各種刑罰,那毒荊鞭就是厲掘慣用的一種上刑手段,這也怪不得宗侵根本不願意復活他。

  教主起身卻不敢抬頭看關牧,小心翼翼的將一枚造型古樸的袋子放在關牧的蓋子上以後,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倒 退到地宮門口準備關門,生怕打擾到關牧,比地球上更值的小太監更加謹小慎微。

  關牧心中暗嘆一口氣,這教主也是個可憐人,年紀輕輕沒了爹娘,在最絕望的時候卻被一個暴虐的賊人撿了回去,修鍊到元嬰這漫長的幾百年更是不知吃了多少苦,也怪不得現在一副精神不正常的樣子。

   "罷了,免了吧! "

  關牧耐不住這良心上的譴責,他不是厲掘,雖然他也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但也斷然干不出這種莫名其妙就處罰下屬的乖戾行為。

  原本退至地宮門口的教主聞言一怔,深深地看了關牧一眼,長揖一禮。

   "謝師尊! "

  教主再拜,而後關上了地宮大門。

   "真是不公平,你這個老東西就算死了也有人肯為你盡心,而小爺我現在,只有老頭子 估計能為我掉幾滴眼淚,再給我打一口棺材…… "

  望着已經關闔的大門,關牧對着體內的骨灰說道。

   "不過老子我已經有了,估計他是白打了…… "

  神識看向自己雕滿花紋的棺體內壁,關牧自嘲式的詼諧道。。

  骨灰顯然不能回應他的冷幽默,關牧平緩了一下心緒,把目光轉移到棺蓋上的儲物袋上。

  無論是賊道人還是厲掘的記憶里,都有着關於儲物袋使用的方法,畢竟這東西就像是遊戲背包一樣,經常用,所以記憶里也是印象深刻。

  關牧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自己的蓋子,一股青氣自關牧開蓋的瞬間溢散出去,神識進階以後關牧已經能清楚的看到這些青氣。

  賊道人埋葬他自己後,近百年的時光屍身都在自行吸取這種詭異的青氣,想必是這青氣能讓他的屍身得到什麼好處。

  不過關牧暫時並不在意這個,對他來說,這種青氣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

  因為關牧神識進階後發現,他的新身體,也就是這口不知材質的黑棺,能夠自行生產這種青氣!

  由於對開蓋有了一次經驗,關牧這次顯得輕車熟路,小心翼翼的驅動自身棺體,棺蓋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托着緩緩升起。

  而後關牧像是垃圾車倒垃圾一般,控制棺蓋一傾斜,把那個造型古樸的儲物袋倒進了他自己內棺之中。

  儲物袋咣的一聲墜入棺內,好死不死的落在了厲掘的骨灰上。激起一陣煙塵。

  關牧趕忙扣上自己的蓋子,生怕厲掘的骨灰飛撒出去,這次不比以往,黑木教一直就是跟屍體打交道的,要是讓人通過什麼手段認出了厲掘的骨灰,關牧就危險了。

  神識脫離棺體來到棺內,望着灰濛濛的儲物袋,關牧心情有些忐忑,他已發現自身的棺體可以通過吞噬進化,但是總吞他人的屍體也不是個辦法。

  賊道人和厲掘的記憶里,凡界是有着各種靈草靈藥的,其中同樣蘊含著龐大的那這就是一條獨特的,只屬於關牧自己的修鍊方式!

修士煉化天地靈氣為靈力,修己身,感悟天地質理,而後斬盡凡俗,渡劫證道成就真仙。

這也是賊道人和厲掘,包括幾乎所有修士心**同的理想。

關牧不是修士,但是此刻也回過味來,傳聞中,仙人可以破碎虛空,一踱萬里,如果說這個所謂的凡界是一個獨特的星球的話,那成為仙人,豈不是就有了回到地球的資本?!

"成仙……成仙以後我就能回去嗎…… "

關牧僅憑記憶,就能感覺到賊道人和厲掘對於成仙那近乎狂熱的**,好似仙人無所不能,超脫凡俗一般!

"罷了!老子一旦成了仙,就算找不到回去的方法,怎麼的也能擺脫這口見鬼的棺材! "

思及此處,關牧咬牙切齒的道。

"老子就算是靠吸粽子,也要吸出個仙來! "

 

《重生之我變成了棺材》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