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連載中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來源:google 作者:羿良家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川端康成 現代言情 莫言

文|寶木笑很多年前,當莫言讀到川端康成《雪國》里「一隻黑色而壯碩的秋田狗蹲在那裡的一塊踏石上,久久地舔着溫熱的河水」這句話時,他多年的文學探索迎來了頓悟的玄妙時刻他說自己突然就明白了小說到底應該如何展開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試讀:

來寫的。
雪是純潔無瑕的,白的脫俗,不染一絲雜色,但是也容易消逝。
陽光照射、氣溫升高,雪註定會消失的不見蹤影,只剩一地泥濘。
川端康成不吝筆墨地描寫雪國的風景,那裡有逃離現世的期待和寄託,更有稍縱即逝的哀傷和虛幻無常的悲情。
島村第二次前往雪國的時候,夜色里雪天籠罩雪國,整個村莊彷彿靜悄悄地沉浸在無底的深淵之中。
孤寂、冰冷的氛圍預示着駒子、葉子的人生悲劇,孤寂和哀傷油然紙上。
島村第三次來雪國,飛蛾產卵、秋蟲啁啾,飛蛾奄奄一息、蜜蜂垂死掙扎。
那也是一段人生行將結束時候,島村與駒子註定只是人生中的匆匆過客,只能在人海中擦肩而過,兩人早已註定的結局,使得小說處處透着落寞。
物哀是雪國的底色,超越則是川端的重生。
只是這重生依然帶着「原罪」,因為川端康成非要通過「死亡」來完成這漫長的思索。
於是便有了《雪國》結尾葉子葬身火海的描寫:「在美麗銀河的映襯下,在衝天的火苗中,忽然出現一個女人的身體,在空中挺成水平的姿勢。
島村心頭猛然一震,他似乎沒有立刻感到危險和恐懼,就好像那是非現實世界的幻影一般。
僵直了的身體在半空中落下,變的柔軟。
然而,她那副樣子卻像玩偶似的毫無反抗,由於失去生命而顯得自由了……」這一刻,川端康成在小說里選擇擁抱「死亡」,用日本文學最優秀的筆「讓死亡唯美」,就像年他在現實中作出的同樣選擇。
費希特說:「在自然的人常常視為罪過的那一切事情中,死亡對我來說是最微不足道的,我脫離其結合的人們死亡,對我自己而言,死亡之時就是一種嶄新的、更壯麗的生命誕生之時。」
川端康成是同意這種看法的,禪宗思想影響下的日本文化也從未避諱「死亡」。
川端康成一生都執着於通過思考「死亡」,來詮釋自己對生命和人生問題的理解。
他推崇佛家思想,深深覺得人生世事無常,個體生命短暫渺小,「瞬間真實」的美比凡眼所見的美更加動人,也更永久。
故而,川端康成一直將「死亡」作為「無」的表象來理解這種...

《中國首位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