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虞昭昭蕭景炎
虞昭昭蕭景炎 連載中

虞昭昭蕭景炎

來源:google 作者:虞昭昭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蕭景炎 虞昭昭

那劍是蕭景焱送她的唯一一件禮物瑾兒卻忍不住勸道:「娘娘,那啞女也不知用了些什麼手段,哄得陛下都不知多久沒來坤寧宮了,您還管那劍做什麼?」冷雨飄搖,打落初芽虞昭昭看着她又像是在看她自己:「瑾兒,她如今已是皇貴妃,莫要再口出不遜」...展開

《虞昭昭蕭景炎》章節試讀:

《虞昭昭蕭景炎》是虞昭昭寫的一部精彩小說,虞昭昭蕭景炎是主角。
主要講述了:虞昭昭看着眼前之人,忽然想起來,她十六歲那年入主中宮,成為他的皇后,現今八年。
最好的年華,全數都留在了這一片片青磚黛瓦壘起來的高牆裡了。
而那個讓她心甘情願把自己圍在這裡的人,卻突然撒手不管了。
「是,臣妾不過淋了一場雨,並無大礙。」
...堂堂皇后,蕭景焱居然要她給一個妃子下跪?
虞昭昭做了五年有名無實的皇后,本以為自己的心已經麻木了,可這一刻,竟還能這般揪着疼。
她努力眨眨眼,將眼中那一點酸澀逼回去,重重的沖蕭景焱磕下一個頭:「謝陛下隆恩!」
年少時攢下的所有情誼,如今只換來一個下跪救命的恩典。
虞昭昭踏出殿門那一刻,忽然笑了。
十五十八年少時,青梅竹馬兩無猜,二十正是青春在,回首故人昨非今。
看虞昭昭走得決然,蕭景焱心口忽然冒起一股無名之火,將桌案上的東西通通砸了個乾淨!
「她虞昭昭到底是朕的皇后,還是她謝家的皇后!」
常磊戰戰兢兢跪着,聽蕭景焱怒聲道:「朕倒要看看,她會不會向朕低一次頭!
朕倒要看看,她有沒有一次,是站在朕這一邊!」
無人撐傘,大雨淋透到了虞昭昭一身。
冰冷透骨,冷到清醒。
前方便是永樂宮的匾額,她站住了腳,久久看着。
她是皇后,坤寧二字,是告誡皇后寧靜致遠。
而這皇貴妃的永樂宮是蕭景焱親自賜的名,他望他的貴妃,一生長樂,歡喜無憂。
永樂宮的宮門緩緩打開。
趙綉兒一身綉鳳宮裝,雍容華貴,不知等候她多久。
看見虞昭昭,她笑容格外燦爛。
滿院的宮人都站着,看着永樂宮外的皇后。
等着這曾經高貴驕傲的謝家嫡女,親手摺斷一身傲骨,向曾經卑微的農女下跪。
虞昭昭立在原地,咽下無數的哀戚與委屈,直直跪了下去:「我虞昭昭有錯,望陛下垂憐,救我母親性命!」
她跪,卻也絕不跪給這個女人!
若說有錯,她只錯在成為了他蕭景焱的皇后!
雨越發大,趙綉兒背脊挺直,眼神得意的看着下跪的虞昭昭。
她不會說話,比了個簡單的手勢:你輸了!
虞昭昭看懂了她的意思,滿心不甘上涌。
她不甘,明明被多年算計的人是自己,今日卻要這般來認錯。
她不甘,為何曾經那般相愛的人,可以因為一次救命之恩就不愛了?
一股腥甜梗在喉間,虞昭昭強壓着起身要走。
一轉身,蕭景焱就立在身後。
虞昭昭見着他朝自己走近,龍袍卻擦過她,攬過了忽然咳嗽的趙綉兒。
虞昭昭心口忽然像刀絞過一般,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再醒過來,已經不知過了幾日。
虞昭昭只感覺渾身沒有一點力氣,嘴裏也是苦的。
「張太醫,皇后身體到底如何?」
蕭景焱的聲音隱隱約約傳來,聽不出什麼情緒。
虞昭昭吃力的睜開雙眼,聽見一個老太醫支支吾吾開口:「娘娘……病症複雜,許是身子太弱了,又受了寒,卧床靜養一段時日就可以了。」
她忽然放下心,來看診的不是蕭太醫,旁人不了解她的身體,瞧不出什麼毛病。
五年前她重傷之後,大病一場,忘卻了自己受傷的理由。
連脈象都變得紊亂離奇,本就沒幾年好活了,這次吐血,她有預感,只怕油盡燈枯也就這兩年的事了。
蕭景焱見她醒了,剛要說出口的話又生生止住了。
明明她睡着的時候模樣如此乖巧,可只要見着他,卻總是像有一身的傲骨,怎麼磨都磨不碎,跟她父親謝徵一樣,未曾將他這個皇帝放在眼裡!
他冷下臉來,無情道:「禍害遺千年,她謝家人上再兇險的戰場都死不了,何況就淋一場雨,裝模作樣!」
虞昭昭看着眼前之人,忽然想起來,她十六歲那年入主中宮,成為他的皇后,現今八年。
最好的年華,全數都留在了這一片片青磚黛瓦壘起來的高牆裡了。
而那個讓她心甘情願把自己圍在這裡的人,卻突然撒手不管了。
「是,臣妾不過淋了一場雨,並無大礙。」
虞昭昭抬眼透過窗,越過那被暴雨打落的滿院桃花。
越過那看見桃枝曼不過的高牆,越過一座座的黑壓壓的宮殿,到了更遠更遠的地方。

《虞昭昭蕭景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