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異宗夫人愛撩漢
異宗夫人愛撩漢 連載中

異宗夫人愛撩漢

來源:google 作者:田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瀾 現代言情 田昭

【changdu】迷迷糊糊中似乎聽到聲音,細聽之下又不見了,沒一會兒,感覺自己被拖動,還不時被石子磕到就算沒醒田昭也想罵人,自己上輩子欠誰的,昏迷不醒還要遭這罪人進屋沒多久後便醒了,要說他們也是倒霉,內奸為了拖...展開

《異宗夫人愛撩漢》章節試讀:


聽着前言不搭後語的話,林瀾大概明白了,隔離罩裏面沒有流動的空氣,像飛針這一類的暗器完全感應不到它的存在。

更何況還是空氣針這樣的逆天武器,那人果然用上新紀元的武器了,只是他為什麼沒有直接下殺手呢。

這一直是林瀾想不通的地方,放虎歸山可不是正常的作風,除非何庭木身上還有利用價值,總覺得自己漏了什麼重要信息。

「柳師弟,你說他還上前搜身了?」林瀾問完,對面的人就點了點頭,看來是有什麼重要的東西沒找着,才會留了何庭木一命。

「好了,這事和我們無關,回去吧,別讓大家着急找我們。」這事情牽扯到新紀元,還是不要節外生枝,免得多一個人陷入危險。

「可是……」柳義同還想說些什麼,就被打斷了。林瀾唯恐他露餡,耳提面命不准他透露半個字,連他師兄也不能說。

這傢伙一見自己就緊張得說錯話,等會兒見到他家親師兄,還不得像倒豆子似的全說出來,現在必須先打預防針,免得說漏嘴了。

柳義同從來沒有瞞過自己師兄,剛想出口反駁,就被問得啞口無言。林瀾就問他自己打得過人家嗎?他家師兄打得過嗎?沒把握就乖乖閉嘴,別連累了其他人。

好在回去以後,他整個人看起來還算鎮靜,只是一直避着之前自己懟了無數次的那人。不過之前柳義同也一直看不慣他,現在這樣避而遠之,大家也沒覺得哪裡奇怪。

已經休息了好幾天,早上嚴傑全就告知眾人下午繼續趕路,大家臉上都能看出喜悅。柳義同也暗暗鬆了口氣。

林瀾自從暴露本來面目以後,整天鬧着柳義同教她習武,要不就是拿些奇奇怪怪的東西讓他幫忙,擾得他苦不堪言。總的來說,林瀾有了一個新的玩伴兼小白鼠。

重新啟程後,眾人一下子又恢復了以前拚命趕路的日子,好在路途已經過半。這天午後,鏢隊停在一處小溪旁休整,林瀾在岸邊撿石子往水裡拋。

最近幾日毒害何庭木那人沒了動靜,路途又沉悶,林瀾除了趕路居然無事可做,柳義同被他師兄拖出去充當門面,與人交涉,都不能找他陪自己解悶了。

這小子也不知是不是上回被林瀾說的話激到了,這幾日也收起弔兒郎當的樣,專心練武,他師兄看了別提多欣慰了,這野小子終於開竅了。

要是改掉他那些魯莽行事的臭毛病,那就再好不過了,這可是嚴傑全心心念念的。

「林姑娘,過幾日就是中秋佳節,我們要在路上過了。」柳義同看她獨自一人坐在那裡拋石子玩,走過來席地而坐,也學着林瀾的動作手起石落,溪邊盪起一片水花。

「中秋?」聽到這個熟悉的節日,林瀾愣了一下,時間過得真快,上回出門老哥還讓她中秋回家一起吃頓飯呢,看來自己要放一回鴿子了。活該,誰讓老哥以前答應她的事情一直不守信,讓他着急會兒。

「嗯,我們打算買些月餅,晚上還要去賞月,你要去嗎?」柳義同問的隨意,其實耳朵早早豎起來等着她的回答。

「不了。」說到過節,林瀾就想起自己如今的處境,進退兩難,只希望家裡那個整日忙工作的老哥能想起自己。

本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也多出了幾分惆悵,林瀾頓覺心煩。站起身撣撣衣角蹭上的灰塵,回到隊伍里待着,有些許遷怒柳義同,平白無故說些惹人煩惱的話。

摸摸鼻子,想不通自己何時惹到這姑奶奶了,搖了搖頭,女人心海底針,古人誠不欺我。正摸不着頭腦,隊伍里有人在喊他出發,急急應了聲,把剛才林瀾的冷漠反應歸咎到趕路上。

接下來的幾日,隊伍里的氛圍明顯比之前好,大概是將要過節的緣故吧。雖然無法同家人團圓,但江湖兒女本就是在外漂泊,身處何處都可為家。

趕在十五這一天,幾人留在一處繁華的城鎮,一早上剛進城,幾個大小伙就興奮地嗷嗷亂叫。嚷嚷着柳義同帶他們去鬧集,不過很不幸,都被嚴傑全無情鎮壓。

師弟好不容易收心,不能讓這群傢伙帶壞,柳義同還沒說什麼,他就第一個反對。柳義同朝着一群人聳聳肩,那沒辦法咯,師兄不讓。

看到幾人一下子蔫了,心裏暗暗想,真沒出息,師兄就是個紙老虎,要不是自己不想去湊熱鬧,師兄哪裡攔得住。

眾人要是知道他的想法,一定得哭笑不得,嚴傑全在大家的印象里,可全是嚴肅的大家長形象。也就柳義同覺得他師兄是紙糊的,一推就倒,還不是他那個當人家師兄自己縱然出來的。

整頓好行李和這次護鏢的物什,嚴傑全一鬆口,個個都跑光了,只有林瀾自己一個人待在客棧里補覺。其他幾個同行的女子都去街市上,說是去看看最近新出的胭脂水粉,她們出門前來找過林瀾,被她婉拒了。

那些個新型胭脂全是紫鳶閣出品,她早用過了,提不起興趣再去。林瀾很少用化妝品,那玩意再怎麼好,還不是加了很多重金屬成分,就算是在古代也不例外。

自小不說天生麗質吧,這皮膚還是可以的,用不着那些東西。

說起來可能是生活環境的關係,新紀元的人多半皮膚都很好,不用專門去買什麼護膚的,不過化妝品倒是很熱銷。明知道裏面成分大部分不好,還是架不住誘惑,買了又買,用了又用,樂此不疲的。

躺在榻上不知不覺就睡沉了,等到再次醒來,已經日暮,推開窗還能看到一輪圓月。林瀾就站在窗前看了許久,一動不動,直到一聲咕嚕響起,她才想起來連着兩頓沒進食了。

客棧一樓有吃食,隨意點上幾道菜,囫圇吞棗地吃了起來。看來自己真是懶病犯了,大家都出門去了,客棧里沒剩幾個人。

晚上有煙火,還可以賞月,眾人早早就出去佔位置了。古代就一點不好,沒什麼特別的娛樂項目,一個節日就算是啥也不做看着月亮發獃,恐怕他們都很樂意出去。

更何況今晚外面必定很熱鬧,一群人飲酒談天,還帶些吃食,氛圍感十足。

其實大家出去前打算喊上林瀾,誰知他居然睡得那麼死,完全沒聽到半點聲響。柳義同在門外敲了好久,屋裡一點動靜也沒有,都以為她出門了。

白天睡夠了,晚上整個人精神的很,也不想回去待在屋子裡對着牆壁發獃。吃飽喝足林瀾就出門了,只是她沒有去找柳義同他們,而是找了個僻靜的地方,爬上屋頂。

坐在屋頂視野果然開闊了不少,只是干坐着有點不對味,林瀾突然想起來自己應該帶壇酒過來的,月下獨酌,好像還不錯。

不過也就想想,林瀾沒有下去的意思,索性整個人躺下。屋頂半斜着,好在人躺在上面還挺穩當,起碼不會掉下去,換了個姿勢更舒服,林瀾還想着,這個朝代的人倒是比新紀元懂得享受。

美滋滋沒一會兒,眼前突然出現一個人頭,林瀾嚇了一跳,手撫上胸口平復怦怦跳的心。誰這麼沒有公德心,大半夜還跑屋頂來嚇人,林瀾碎碎念地坐起來,看向身側。

「咦?何庭木?你還活着呀。」林瀾下意識脫口而出,說出來就後悔了,捂着嘴瞅着眼前的人。雖說何庭木的下屬十有八九會稟報,但這會兒自己先說,不是不打自招嗎?

「正是在下,那日之事,多謝姑娘出手相救。」暗影確實有同他說,不過何庭木自己早已知曉。那日自己雖然昏迷,口不能言,手不能動,但是意識五官都是清醒的。

「坐吧。」林瀾拍了拍身側的位置,邀請對方共同賞月。對於一個新紀元的女孩來說,男女大防說的都是屁話,不要越矩就成,不講究那麼多。

可她完全忘了眼前之人可是切切實實的古人,還是個講究男女授受不親的禁慾之人。

看着林瀾的動作,想起上回她替自己把脈還摸了摸自己的胸膛,何庭木耳尖有點淡粉,不過臉色倒是自然,依言坐下。

林瀾不知道自己在人家心裏,可能已經打上小色女的標籤,上次一開始是在認真把脈。

後來看見他手臂上的肌肉線條都恰到好處,就忍不住去摸摸看有沒有腹肌,她以為自己做得很隱秘,沒人知道。


《異宗夫人愛撩漢》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