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鹹魚的我遇上貓系女友
鹹魚的我遇上貓系女友 連載中

鹹魚的我遇上貓系女友

來源:google 作者:三三又三三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姜立 徐風 都市小說

【單女主+無系統+校園+日常+齁甜狗糧】徐風自認是一隻鹹魚,無欲無求,談戀愛什麼的也全無慾望,直到那天「謝謝啊,我轉錢給你」「你加我還是我加你?」……晚上徐風看着商店的付款碼總感覺哪點不對展開

《鹹魚的我遇上貓系女友》章節試讀:

「師傅,你這樣這樣剪。」姜立拿出手機翻了翻,找到一張圖片,上面是一個很精神帥氣的男生素描。

徐風答應了鄭龍,但電影要晚上8點才開始,這下午肯定是不能回去了,然後他就被姜立拉着去逛街。

雖然名義上是逛街,但徐風總感覺姜立是有目的的,而且他有證據。

姜立腳步不知不覺在一家理髮店門口停住,徐風想起了當初在vx上和姜立聊天時開的玩笑,他當時說要是姜立十分鐘能把他畫得有模有樣,他直接倒立剪頭,髮型隨她。

她說,倒立算了,剪頭倒是可以。

如今,玩笑成真了。

沒有十分鐘,就他說完五分鐘,姜立就vx發了張畫。

是張素描,畫的是他。

徐風只有欲哭無淚,但自己說過的話怎麼也得認啊!他實在不知道以姜立那個喜歡捉弄人的新性格,他的頭髮會接受什麼樣的摧殘。

「OK。」

理髮師傅穿着一身黑色皮夾克,下巴留着一撮鬍子,看着三十歲左右,打量了一下徐風的頭髮,對姜立比了個沒問題的手勢。

「小姑娘你學畫畫的嗎?畫的不錯啊。」理髮師傅隨口一問。

「差不多吧。」

「居然陪着男朋友出來一起剪頭髮,你們兩個感情很好啊。」

姜立沒有說話,只是淡淡笑了笑,理髮師傅也當姜立臉皮薄不好意思,默認了。

「先過來洗個頭吧。」

「不燙吧。」

「不燙。」

洗頭的時候,徐風忍不住胡思亂想,腦子裡全是和姜立最近的事。

搞不懂,還是搞不懂。(ㄒoㄒ)

理髮師傅熟練地把徐風頭髮擦乾,讓徐風坐到理髮的地方開始剪頭。

隨着理髮師傅的推、修、拉、剪,徐風的新髮型初見輪廓。

徐風看着鏡子里的自己不禁疑問。

這特么是我?

「別亂動!」理髮師傅把徐風的頭扶正。

「好的,師傅您慢點…」

徐風透過鏡子看到坐在後面的沙發上的姜立,眼神靈動,俏臉上始終掛着一抹微笑,他不知道她一天在高興些什麼。

「再去沖個頭吧。」

「好。」

一番操作過後,第二版徐風新鮮出爐。

「這個髮型很適合你嘛,你女朋友不愧是學藝術的,還為你畫了幅畫,有福氣啊。跟你說,這種女孩你一定要好好珍惜,千萬不要讓她跑了,不然你要後悔一輩子的。」理髮師傅師傅一臉語重心長,頗有感觸地對徐風說。

聽了他的話,徐風也有點糾結。

她是挺好的,和她一起心跳總是加快,我是喜歡上她了嗎?

應該不會吧,我們這也沒見過多少次面,網上聊的多些。

而且,她也不會…

不對,她人去哪裡了?

徐風這時候才發現姜立剛才坐的椅子空蕩蕩的,她沒在理髮店,一時間有點失落。

「現在的年輕人啊,女朋友就出去了一會兒就捨不得了,不像我當初……」

「咳咳…」徐風一時被理髮師傅的話噎住。

我這表情難道很像思春的嗎?

徐風拿起手機準備發消息問一下姜立。

——你有一條新的消息。

貓教官:你在那裡等我一會兒,我馬上就回來。

消息是幾分鐘前發的,正好是他進去洗頭的時候。

魚不好吃:好。

他在店裡等了一會兒,徐風看到姜立提着一袋東西過來就連忙出去了。

姜立率先開口,「你要這個紅豆雙皮奶還是這個香芋奶茶?」

「你是去買奶茶的?」徐風不禁疑惑,怎麼突然想起買奶茶的。

「這不是中午下課時候說的事情,之前忘了,突然想到了就把它補上。」見徐風恍然大悟的表情,姜立隱隱有點後悔,「我就知道你也忘了,我就不該去買的。」

「哈…哈哈。」

「你要哪個?我隨便拿了兩個口味的。」

「紅豆雙皮奶吧。」

「好(^_・)。」

姜立把奶茶遞給徐風,順手把塑料袋扔到公路邊的垃圾桶里。

「謝謝。」

姜立邊說邊喝,聲音有點嗡嗡的,「不客氣,反正你以後要還的。」

徐風也沒多想,一杯奶茶而已,以後請回去就行。

「啊!」

走在姜立後面的徐風聽到姜立一聲吃痛後,然後在電線杆面前坐着不動了,連忙跑了過去。

「怎麼了?」

姜立捂着左眼,咬牙說:「眼睛撞電線杆上面了,啊,好疼(╥╯﹏╰╥)ง。」

「可以起來嗎?」

「還能行。」姜立一把抓住了徐風,捏着他的袖子晃晃悠悠地站了起來。

「我看看。」

「哦。」姜立很聽話地把手挪開。

徐風看着她的眼睛稍微有些紅腫,皺眉道:「以後走路的時候不要玩手機,危險。你現在要不要拉着我手走路,可別摔了。」

啊啊啊啊啊!

這是我說出來的話嗎?

徐風反應過來想抽自己一嘴巴子,從脖子到臉連成了通紅的一塊。

兩人關係還沒到那個程度,這話太親密了。

他顫顫地看向姜立,卻發現姜立似乎沒發現他的囧樣,也沒有露出疑惑的眼神,反而是那種抿笑。

「嗯。」

姜立一把挽住徐風右手,抱得很緊。

走了幾步,徐風欲言又止。

「你想說什麼就說啊。」姜立瞧出了徐風的想法,着急說道。

「呃,那個,那個我們現在要去哪裡,我對這裡不是很熟,地圖什麼的太缺德了,在這個城市裡實在是不好用。」

「……」

「……」

兩人眼神彼此觸碰,又是徐風敗下陣來。

「原路返回吧。」

「緣溪干鍋?也是,你需要擦點葯,但我怕那個老闆打我。」

「叫他鄭叔就好了,鄭叔人很好的,他幹嘛打你?」

「你眼睛?」

「放心吧,我跟他說。」

看到徐風準備到馬路另一邊去,姜立手慢慢下滑,直到握住了徐風的掌心。

Σ(っ °Д °;)っ

你握我手幹嘛?這進度是不是快了點?

姜立的手又軟又涼,像貓爪一樣撓得徐風心裏痒痒的。

「怎麼了?」姜立側過頭望徐風對上了他的眼神。

「沒怎麼……」徐風深吸一口氣,穩住心緒。

可能是地方太偏僻了,巷子這邊的馬路連人行道都沒有,來往的車輛半天看不到一輛。

徐風看到沒車,拉着她的手很快就到了對面。

走了一會兒。

「你現在好些了嗎?」

「我自己可以的。」

「那好的。」

姜立飛速的抽回了手,臉不紅,心也不跳,與徐風並肩而行,沿着來時的路回去。

《鹹魚的我遇上貓系女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