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我只是想要100塊錢啊
我只是想要100塊錢啊 連載中

我只是想要100塊錢啊

來源:google 作者:訴暮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遂安 現代言情 訴暮

楚遂安越看越氣,這些年來,他先後下載了這些軟件從種菜到養豬,從司機到賣飯,從他興緻勃勃準備大賺一筆到如今看透一切,他真是夠了以前他捨不得刪,總想着積少成多畢竟已經有十四塊多,再多多就可以提現了可如今,過了那麼久,還是差那一點點,也許他這輩子到死都提現不了這十五塊了他累了,結束吧,這一切本不該開始展開

《我只是想要100塊錢啊》章節試讀:

楚遂安喝起酒,開始亂想來轉移自己小怕怕的情緒。

真是的,他心裏又抱怨起了別的,怎麼不開燈啊!

搞什麼神秘,不對,搞什麼詭異啊!

楚遂安一腳踏了進來,身子還停留在外面,他探頭向里看去:

可見遠處婚床上有一個穿着婚服、蓋着紅蓋頭的新娘子,她坐的端端正正,一動也不動的。

在幽暗燭火呈的可怕影子下,這新娘子看起來虛虛幻幻,真真假假的。就像?她身邊盤踞了一隻兇猛的惡鬼。

此情此景,平添了一點曖昧的氣息,呸!說錯了,這分明是一個可怕的場景啊!

媽媽救命,趕緊跑!

雖然但是,咱就丟下新娶的媳婦兒就這麼跑了?

……

打住,不要想了,你都進來了!

你可是結婚,結婚啊!

大好日子,神光庇護!怕個鎚子啊!

楚遂安又咽了下口水,他使勁搖了搖頭逼迫自己不要胡思亂想。

深呼吸,深呼吸!

୧(●⊙(工)⊙●)୨

強迫自己把不好的情緒拋光之後,他才把他整個人都弄進來了。之後他關上房門,走上前去。

楚遂安默默來到床邊,透過燭光便隱約可見蓋頭下新娘子俊美的容顏。

啊,看來娶了個大美人呢!

是美人,不是鬼怪哦!

沖鴨٩(•ω•ଓ)=33

剛剛的擔憂害怕一掃而光,嗐!咱就是說沒有什麼鬼吧!天色這麼晚了,還是辦他的正事吧。

嘻嘻!

楚遂安懷着激動的心情掀開了新娘的紅蓋頭。

畢竟他是第一次結婚,又是緊張,又是期待的,連他伸出的手都在輕微顫抖。

楚遂安藉著燭火端詳着新娘的容顏,一看,便覺得有點不對勁。

咦?這個新娘怎麼看起來那麼……

額,找不到合適的詞,應該是陽剛吧?怎麼看起來比他還爺們呢?這看起來應該不像是個女孩子吧。

莫不是有點壯?還是……

我去!這不可能吧!

楚遂安又湊近了一點,仔仔細細的端詳,越看越不對勁,越看越像男的……

這可不興瞎說啊!但是……

楚遂安驚得立馬打開了燈。

一瞬間的明亮,刺激眼球,他還有點不適應,不禁閉上了眼睛。待他適應過來,再睜眼看去。

卧槽,卧槽槽槽槽槽槽槽槽!

他媽的這怎麼是個男的!?這是男的沒錯吧!?女孩子沒有喉結吧!?那凸起的應該是喉結吧!?

這短髮,這樣貌,這性別!

楚遂安嚇的酒徹底醒了,出了一身冷汗。好傢夥,走錯門了還是咋的,今天還有別人結婚?這不是他家嗎?怎麼會有男的新娘?!還是……他不是男的?!

我淦,不是吧!二十四年了,咱的性別何時突變了?

一摸——

還好還好,還是男的就好。

楚遂安覺得自己真是神經了,居然瞎想到外太空了!

那麼,真相只有一個了——

不會是這男的覬覦他的美貌,對他蓄謀已久,故意男扮女裝好與他結婚,然後再對他圖謀不軌吧!

這怎麼行!

來的時候楚遂安還走不穩的,現在簡直是健步如飛、充滿了力量。別問,問就是嚇的。楚遂安撒腿就往門外跑,但是感覺怎麼也跑不到門那邊。

不會被下啥迷藥,腦子不清醒了吧,不然他怎麼會跑不到門口呢!

淦!酒里有毒!

酒里是不是有毒!

楚遂安現在是空有一身蠻力,卻感覺腦子被糊住了。他彷彿看不透周圍的景象,即使他自以為自己很清醒,卻還是覺得被什麼東西困住了。

好像他面對的一切都是幻像,卻又無法走出去了。

他出不去,怎麼也想不明白他現在的處境。

兄弟們,咱不是結婚嗎?

現在怎麼變成了深夜逃亡?他上輩子到底是造啥孽了!

‼(•╻• )꒳ᵒ꒳ᵎᵎᵎ

該不會是渣了多少好姑娘還是咋滴了吧?但那也是上輩子的事了,怎麼可以讓他在大喜之日狼狽出逃呢。

妖術啊!這男的邪乎啊,居然還想蠱惑老子!

楚遂安使勁咬着自己的嘴唇,用疼痛來刺激自己的神經,不能陷入這該死迷局啊!

果然,血腥味散開了,刺激了他大腦的英明氣質,這眼前的障礙也去了,他的大腦從未這麼清醒過!

這說明了什麼?

他果然英明神武,yyds!

沒有了約束,楚遂安才驚覺自己離門口只有一步之遙。

呵,果然他的跑步速度是驚人的。

楚遂安快速的回頭,只見那個男的還在床上坐着。

嘿嘿,這不就馬上就脫離苦海了。

楚遂安內心也不怎麼急了,得意的笑已經不自覺的出現,他就輕輕鬆鬆開個門,然後在外面把門一鎖就完事了。

完美!

他瀟洒一推。

……

意外啊,居然沒有打開,不過無傷大雅。

他亂吧啦門,使勁推,使勁撞,還是沒有用。在奮鬥了十幾回之後,楚遂安才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這個破門居然打不開了! "(º Д º*)

草,他剛才不就輕輕一關,沒有鎖嗎,現在是怎麼回事!

楚遂安的心涼了半截,不是吧,玩他啊!

剛才那個男的就是故意不動的,就是想看他的笑話;看他像個小丑一樣努力做着沒有任何意義的反抗;看他如何由幸災樂禍變的毫無希望、頹然認命的。

草,真是玩不過,這男的心機真深。

突然,一陣笑聲傳來,就在他的耳後,打斷了楚遂安的默默吐槽。

這就是極其普通的笑,笑聲明朗,清澈悠揚。楚遂安卻聽出來了玩味、嘲諷、看戲,以及一種看傻子表演的優越感。

我草,笑個屁啊!你信不信我祝你大牙笑掉啊!

不用謝這是我應該做的!

這邊吐槽沒完,楚遂安便聽到有腳步聲,一步一步的向他逼近。一聲聲的節奏,從容不迫,就像早就知道事情的全部發展,絲毫不急,就看猴急。

我去,他過來了!

你不急,老子急啊!

剛才你不過來,現在老子跑不了了你來了,俺充分懷疑你是故意的!

淦,真晦氣啊!

楚遂安又努力了一把。不出意外,意料之中,門果然還是開不了,不是吧,天要亡我!

撲通!撲通!撲通!

心臟開始打鼓,楚遂安按住他狂跳不已的心臟所在位置,只覺得毛骨悚然,他劇烈的喘息,卻又呼吸不暢。一瞬間的窒息感讓他幾乎要陷入昏厥。

《我只是想要100塊錢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