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我其實不是太監
我其實不是太監 連載中

我其實不是太監

來源:google 作者:西城少年窮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江燁 西城少年窮

江燁:「娘娘,我其實不是太監」......歷史學博士穿越大明,竟然成了太監?看江燁如何在大明朝挽狂瀾於既倒在天啟年間披靡縱橫,創建商業帝國展開

《我其實不是太監》章節試讀:

數個時辰後,兩人相擁在一起。麗妃很難描述現在的感受。依偎在江燁懷裡享受着難得的片刻安寧。

兩人已經記不得這是第幾次了,只是看見窗外的天空已經麻麻亮了。

麗妃在得到江燁極力的滿足後開口道:「小江子…」

「以後沒人的時候就叫我江燁吧,不然我弟弟會不同意的」江燁糾正着麗妃的稱呼。

「不知羞的東西,以後不准你說這樣的話。」麗妃聽到江燁的俏皮,把頭一轉,不看江燁。

麗妃背對着江燁開口道:「就算咱倆…那個成功了,要怎麼讓別人相信這是皇上的孩子呢,我已經很多年沒和皇上……」

江燁即使看不見麗妃的臉也能想到那害羞的臉龐。

江燁自信的說道:「我既然敢掘皇帝的牆根,自然就有計劃。」說完起身穿衣,在最後吻了一下麗妃的額頭後走了,走之前打開了窗戶散味。

回到自己的房間後江燁一頭扎進枕頭裡。醒來時已經是下午了。

一番洗漱後出門見到了小月:「我說小江子,你怎麼了,早上去給娘娘請安的時候沒看到你,我準備去叫你,娘娘說你病了。還讓我不要打攪你。」

看着小月關切的眼神,江燁心中划過一淌暖流,這個冷宮中只有他們兩個下人。但是這也讓兩人關係非比尋常。

江燁記憶里,衣服有時候破了,小月就會主動幫他縫。有時候得點小病,也是小月給他煎藥。自己也會包攬一些體力活,兩人得關係到像是一對小夫妻。

當然小月絕對是不知道自己現在是個假太監地。這具身體記憶中就有關於凈身得記憶,每每想到着,江燁就胯下一涼。

「我沒事了就是有點頭疼,現在已經好了。」江燁含笑回答道。

「沒事了就去見娘娘吧,別讓她擔心。」小月像個管家婆一樣叮囑道。

江燁再次站在麗妃面前,兩人都沒有開口。可能是因為天太亮了。對於以後怎麼面對彼此,都沒有充分的準備。氣氛一時間有些尷尬。

江燁打破了氣氛:「娘娘,我的病好了,請問娘娘有什麼吩咐嗎?」

「哼,登徒子。就會說這些…這些糊塗話。」麗妃想起幫江燁隱瞞的事情,害羞的說道。

江燁繼續打趣道:「冤枉啊,娘娘,我只說是自己病好了,怎的就成了糊塗話?對了娘娘,你怎麼一直坐着。久坐對身體不好。因該站起來活動活動。」

麗妃白了一眼江燁。

麗妃實在是拿江燁沒有辦法,也不知道他是在哪學的這些羞人的話。只好作罷。臉色一正說道:「你昨晚不是說有計劃嗎,快給我說說,我一直在想這事,也沒想到怎麼瞞天過海。」

江燁收起了調戲的心思正色道:「說起來也簡單,只要讓皇上在這房子里住上一晚上就行了。」

「這…談何容易,現在不知道皇上的身體怎麼樣了,而且就算他想,也未必會找我,這麼個罪臣之女。而且…你…」麗妃一時間相出很多難題都無法解決,面露難色道。

麗妃緊張的看着江燁,已經和江燁發生了故事,現在又要和皇帝……江燁會怎麼想。

「皇上身體情況我會打探清楚,也會讓他主動來找你,至於我,你放心,他不會如願的。哈哈」江燁心中已經有了周密的計劃。

江燁再次壞笑着開口道:「從現在到顯懷也得起碼三個月,而且現在也未必一次中地。所以,我們要繼續努力才是。」

麗妃聽到江燁的話,身體不由自主的一顫。慢慢的燥熱起來。

只是現在不是時候,大白天的做那種事情,傳統的麗妃還是很難接受,江燁也害怕小月突然進來。只能作罷。

江燁艱難的剋制着從麗妃房子里走出來後準備開始實施自己的計划了。

只需花上三兩銀子,便可以混進宮裡外出採購的隊伍。這種事在宮裡簡直不要太常見。價格都是透明,公開的。

麗妃的弟弟霍然被其父牽連,現在早已不是當初的貴公子。為了生存也只能在一家餐館後廚打打下手。

雖然累點,總歸能吃飽,不用流落街頭。

「霍然,門外有人找」「好嘞」正在切菜的霍然聽到同伴的話後放下菜刀,走到了餐館外。

霍然見此來人,知道是姐姐身邊的太監。欣喜萬分,自從宮裡傳出消息後,霍然就無時無刻擔憂着姐姐的處境。

沒等江燁開口,霍然先聲問道:「江公公,我姐姐她現在怎麼樣了。我聽外面的人說宮裡商量後宮陪葬的事情。我姐姐她…」

江燁打斷霍然的話:「你先別急,麗妃娘娘現在很好,知道你擔心,特意讓我出來告訴你。」

江燁看着霍然焦急的樣子,很想知道他知道自己成了他姐夫會是什麼表情,想了想還是沒說出實情。

「我這次出來除了給你帶消息,還有就是買一些藥材,小月生病了,有些藥材宮裡不方便拿,我也不方便出面。需要你幫忙買,這些錢你拿着,藥方也給你。多了的銀子你就留着。」江燁要做蒙汗藥,當然不能從宮裡拿葯。

前世江燁在歷史檔案館裏隨意翻看到一本古代醫術,沒想到電視劇里大名鼎鼎的蒙汗藥也在其中。出於興趣記了下來,沒想到現在就用上了。

江燁提醒道:「這些葯你要分開買,不能全在一家買。」

「洋金花、大喇叭花、山茄子,或夕顏、醉心花、狗核桃」霍然一個個念出藥名,在得到肯定的答覆後,把藥方收了起來。

霍然說道:「江公公放心,這點小事就交給我了。」

兩人分開以後,江燁換了身行頭,走進了西市。

《我其實不是太監》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