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探明錄
探明錄 連載中

探明錄

來源:google 作者:泉兒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泉兒 牛進 現代言情

【changdu】「那他家裡還有什麼人嗎?」任六問道掌柜略停片刻,答道:「他有一個老婆,不過好像是個母老虎聽說王方發家全靠着他這位老婆」從二堂後門走出去,便是縣衙的二進庭院,目之所及,皆被大樹環繞,微風拂過...展開

《探明錄》章節試讀:


轎輦行在一條曲折的鄉間小路上,雨後的土路有些泥濘,不過因為常有人走,路還算平實。道路兩邊春葉蓬勃正茂,田野間還有零星的野花。

老古仰着頭,接着介紹道:「出了東門再走三十里有一座山,名叫赤狐山,山下有大大小小十幾個村子,大多數都在大山深處,百姓很少與外界往來,基本上指着幾畝薄田過活。但其中有一個例外,那就是臨溪村,哦,也就是咱們要去的村子,那個村裡的村民倒是溫飽不愁,人口也多,算是個大村子。」

「現如今村子裏有多少人?」顧知頌開口問道。

「我記得,前年統計過一次,臨溪村大約有三百多戶。」老古回憶道,「這是算上了外來戶,老一輩的村民里啊,只王姓和李姓是大戶,剩下的,就是一些人數不多的小門戶。哦,近十幾年,隔壁幾個村子的人也有陸陸續續搬來的。這幾年大旱,莊稼收成不好,老百姓也都是為了過日子不是?以往的縣太爺也就默許了,只囑咐務必將人口的信息仔細登記在冊就好,這些工作也是我一直負責。」

顧知頌點點頭,半晌後才接着問道:「臨溪村的里長叫什麼?」

「王保。」老古應聲答道,「當了幾十年了,他爹叫王欄,也曾是里長。」

「這臨溪村有什麼特別之處嗎?」

「據我了解,臨溪村如此特別,應該有兩個原因。其一,赤狐山下有一條貫通南北的大路,凡經此地必走此路,而這條大路正好經過且只經臨溪村,也算是沾了地理位置的光。」老古答道,又思忖半晌,接著說道,「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應該是第二點。」

「哦?」顧知頌挑眉。

「四十年前,村子裏建了一座狐仙廟。」

「狐仙廟?那不是發現死者的地方?」

「正是。」

顧知頌閉口不言,若有所思,半晌,開言道:「走吧。」說罷,將轎簾放下。

四名轎夫聽到縣太爺的命令,忙加快了腳步,肩上扛着的轎輦卻絲毫不顯顛簸。官轎通體漆黑,如仔細查看,有些常觸碰到的地方掉落了漆皮,看上去斑駁不堪。轎門上懸掛的黑色的綢子也顯老舊,不過,畢竟是官府出行必備之物,遠遠望去,仍顯氣派。

張家兩兄弟本想在山上多待幾天,好多打些野貨賣錢,只是張邦體弱,昨晚受了點風寒,只能提早下了山。

張弛肩上扛着昨天下午打的兩隻兔子走在前邊,張邦緊跟其後,二人順着羊腸小路緩慢往山下走。地面濕滑,兩個人走的很慢,張弛一邊走,一邊撥開面前的荒草,山上的荒草很茂盛,雖周身還是金黃色,可春雨過後,根部全都冒出了新芽。

張邦邊走懊惱自責:「哥,都賴我,要不你也不至於上山一趟,就打了兩隻兔子回來。這下也賣不了幾個錢了。」

張弛語氣不安地應道:「是我非要帶你上山的,你本來就身體不好……以後我不會帶你去了。」

「別別別!哥,我願意跟你上山打獵。」張邦着急說道,語氣中帶着懇切。

兩個人說著話,很快就來到了山下。老遠就看到村口的石碑旁,站着兩名佩着長刀的官兵,張邦感到奇怪地問道:「怎麼村口站着縣衙的人?」

張弛面露擔憂之色,心中隱隱透着不安。當他與張邦快步走到村口的時候,正好遇到從鄰村舅舅家匆匆趕來的母親,只見母親雙眼通紅,眼角還淌着淚珠,見到兒子,便直接撲到了他身上,泣不成聲。

張弛慌忙問道:「娘你怎麼了,你不是到說要回去照顧生病的舅舅,四五天才回來嗎?你怎麼哭了?」

一位手執拐杖的老漢佝僂着腰從村口出現,看到張弛摻着老母,便在不遠處喊了起來。幾人聞聲抬頭,張錢氏用袖子擦擦眼角的淚水,牽著兒子的手往前走:「走,兒子,我們去見你爹!」說罷想到傷心處,又哽咽起來。

張邦也是滿腹狐疑,不過見伯母哭的如此傷心,心中不由得一沉,一種不安感充斥全身。

巡邏的官兵見兩男一女從村外走來,便伸手攔住:「站住!從哪來的?」

張錢氏正要回答,只見那名白髮蒼蒼的老漢走過來恭敬地說道:「二位大人,他們便是你們要找的張忠的家屬,麻煩行個方便,讓他們進來去見大人吧!」

「你們就是張忠的家人?」其中一名官兵帶着審視的目光看向他們。

張弛一聽忙問向母親:「娘,他們什麼意思啊,我爹怎麼了?」說罷急忙要推開阻攔回家。

二位官兵一看這架勢便知道幾人是死者家屬無誤,就放他們進去了。張弛沖開束縛大步往前走,反而被老漢攔住,老漢抬起胳膊,用手中的拐杖攔住張弛,說道:「哎呦,張弛,你昨晚到哪去了,今天一早,里長就叫一個村的年輕人到處找你,我家柱子也去山上找你去了,你看見他了嗎?」

「找我們幹什麼?」張邦走過來問道。

老漢未等開口,張錢氏搶先說道:「弛兒,你爹,被人殺了!」

猶如晴天之下一道霹靂,張弛的大腦中發出嗡嗡的響聲。母親的那句話一次次地在他耳邊循環,淚眼婆娑的面容在他眼中一次次地滾動。

良久,他才有了知覺。忽然,他瘋了一般地朝前跑去,張錢氏也小跑着跟了上去。張邦也要走,卻被老漢攔住,口中嘟囔着:「原來張弛娘早就知道了?」

張邦狠狠地甩開他的手大聲吼道:「你這老頭!老攔着我們幹嘛?」說罷便飛也似地跑了。

「嘿!這小兔崽子!沒!規!矩!」老漢生着悶氣,用拐杖不停地杵着地面,衝著張邦喊道。他站在原地,愣了半晌,才想起來對着他們的背影大聲道:「在狐仙廟,這你們可不知道了吧?狐仙廟——」

沿着臨溪村正中心一條大路向東行至盡頭,便是狐仙廟。王保在門口東張西望了許久,遠遠看到一頂官轎駛來,忙小跑着迎上去。

轎輦落地,一位身形修長,面若冠玉的年輕男子走了出來。

老古湊過去低聲提醒道:「他就是王保,也就是第一個發現屍體的人。」

王保滿臉堆笑,忙走過去恭敬作揖:「臨溪村里長王保,見過顧大人!」

顧知頌只是淡淡點了點頭,道了聲:「不必多禮,起來吧。」

王保面露喜色,諂媚上前,接著說道:「大人車馬勞頓,實在是辛苦了。今日大駕光臨,真是令小村感到蓬蓽生輝啊!小老兒在家裡特意備了飯菜,不過都是些粗茶淡飯,還請顧大人移步歇息片刻,好養足精神,視察公事啊。」

顧知頌舉目盯着他,半晌開言道:「我說王里長啊,是不是你們村今日清晨報了命案啊?」

「是……是啊。」王保吞吞吐吐地應道。

「又不是長途跋涉,車馬有什麼好勞頓的?」顧知頌面露慍色,低聲斥道。

王保一驚,身上立時冒出一層冷汗,他抬頭見老古等人憋笑,尷尬地一言不發。只聽得顧知頌緩緩開口:「這就是發現屍體的地方?」

王保原本低着頭,聞言又重重點點頭:「是的,大人。我已經叫人在門口守着,沒我的命令,任何人不得進出。」

看到顧知頌滿意地點點頭,他這才常舒了一口氣,自己引路在前,帶着眾人進入大門。

老古走到他身邊,開玩笑道:「我以為今日他會給大人準備一個揚鈴打鼓的架勢,等了這會卻沒有?」

顧知頌輕笑,抬頭環顧,四處凋敝寥落,門鎖銹跡斑斑,正門之上掛着的那塊黑漆木匾上,三個鎏金大字「狐仙廟」鏗鏘有力,剛勁有聲。當初有多氣派,就顯得今日有多頹敗。輕嘆口氣,邁步走進了狐仙廟的大門。

院子里雜草叢生,無從落腳,任五用刀鞘撥開面前的雜亂,才從中找出一條毫不起眼的碎石堆砌的小路。

王保半弓着腰,趨奉走在前,行至三十幾步來到路的盡頭。伸手推開了門,可開門的一剎那,大家的面上卻露出了驚訝之色。

房內光線一下子亮了起來,正對着門的是一尊人身狐面石像,一具男屍在地上一動不動地躺着,頭朝里腳朝外。

可是,旁邊,卻蹲着一個年輕姑娘。

年輕女子聞聲抬頭,打量着門口所有人。忽然,一雙驚魂未定的眼睛瞪得極大,眼中充斥着驚異與恐懼,她愣愣地盯着顧知頌,沉默不言,又彷彿在思考。

王保大驚失色:「你是誰?什麼時候進來的?」說罷連忙看向顧知頌,解釋道,「大人,小老兒一直親自在外面守着,自認為連蒼蠅都飛不進來。這……我也不知道她從哪冒出來的?」

王保站起身,兩三步竄到蘇泉兒跟前,一把把她拽出來,口中念叨着「你給我離屍體遠點」的話,三兩下將她拉到顧知頌的面前。

顧知頌低聲問道:「姑娘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面前的男子穿着一件明中期的九品官服,氣質儒雅,又不失威嚴,白皙清瘦的臉上,一雙丹鳳眼露出奕奕神采,黑而濃的眉毛與挺直的鼻子相映成章。她心想,這要是在21世紀,大概是各大媒體爭相邀約的模特吧。

不對!這張臉她見過!

「我好像見過你!」泉兒盯着他,愣愣地說道。

「見過我?」顧知頌怔住,眼中露出狐疑之色,沉吟半晌問道,「顧某初到運河縣,不足五日,你從哪見過我?」

「好像是……」泉兒回憶道,「一張邀請函上!那上面有一幅畫!」

眼前的女子身穿一件長及小腿處的米色長裙,飄逸順直的長髮披散在身後,未施粉黛,面容清秀,面上浮現出的疲憊,和她清瘦羸弱的身材倒是匹配。他淡淡笑着卻用疏離的語氣說道:「姑娘,我想你是看錯了,顧某從沒聽過什麼邀請函,況且,我也從未見過你。」

說罷,他掠過蘇泉兒,徑直走到屍體身邊,但此刻,卻無奈地皺起了眉頭。

擺在自己面前的,赫然是一具壯碩的無頭男屍。他自己的頭顱早已不見蹤影,脖頸處被人用細麻繩縫連了一顆赤狐狸的頭顱。它緊閉着雙眼,面上安詳寧靜,好像只是睡著了一般,與活着一般無二。

顧知頌好似想到了什麼,忽然抬起頭,緊盯着面前的蓮台。蓮台上的人身狐面石像,面露微笑,雙手合抱,好像一個坐望世間的天神,任憑腳下翻江倒海,依舊穩穩佇立,巋然不動。

老古也看出端倪,走上前說道:「大人,這人的死狀好像和石像一模一樣啊!」

老古說的不錯,只不過,面前的石像較常人要高大很多。衣飾也有區別,死者兩手自然垂在身體兩側,上身穿褐色棉布交領短衣,下着黑色褲子,很明顯是農夫裝扮,衣領處的血跡已經乾涸成深色。而石像所穿的服飾要更繁複華美一些,風格上也與本朝男子不同,更像是前朝的服飾。

「仵作還沒有來嗎?」顧知頌頭也不回地問道。

老古答道:「派人去叫了,一會兒就到。」

顧知頌將王保叫過來:「王保,你能確定此人就是張忠嗎?」

「這……他所穿的的確是張忠的衣物。」王保面露難色,接著說道,「他的家裡人都不在家,不過我已經安排人去找了,到時候死者身份一認便知。」

正說著,從門外傳來一陣哭聲,轉眼之間,兩位年輕男子攙着一老婦人走來。老婦人步履蹣跚,顫顫巍巍地跨進門檻,直到走到他們跟前,才無力地癱軟在地上,止不住的大聲嚎哭。旁邊一個身形較為精壯的年輕人跪倒在地,伏地大哭,口中不停地喊着「爹」,另一個人也不住地抹眼淚。

王保深有所感,用袖子抹着淚,良久走過去上手將老婦人攙扶起來,口中兀自嗚咽道:「大嫂,你可別哭壞了身子啊!發現的時候,不是全屍,顧大人讓你們母子去看看,到底躺着的是不是張忠兄弟!」


《探明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