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思之悠悠
思之悠悠 連載中

思之悠悠

來源:google 作者:大浪淘沙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18歲的俞婉並非驍家人不,準確來說,她算是半個驍家人因為,她是驍家收的童養媳展開

《思之悠悠》章節試讀:

沒再看她,沉聲吩咐服務生,「把門帶上,外面鬧騰。」
俞婉打定了主意今晚要和他談志願的事,現在不過是臨門一腳,怎麼能讓他真把自己關在門外?
這麼一想,提步,進去了。順手把門給帶上。
驍湛初眉眼鬆動了些。
胡雨深看着牌面,笑,「三爺這手牌打得漂亮。『欲擒故縱』這招在牌桌上玩得爐火純青啊。」
驍湛初自是知道他這話什麼意思,沒往下接,目光幽幽轉向酈司楷,「把煙滅了。」
酈司楷就不是個能忍得了煙癮的人,「抽一晚上的煙了你也沒吱聲,這會兒讓我滅煙,會死人的。」
驍湛初沒和他廢話,乾脆掐了他的煙頭,摁滅在水晶煙灰缸內。
酈司楷吐槽,「怪人,平時也沒見你少抽。」
沈思澤和胡雨深兩人互看一眼。
三爺這莫不是為了某位青少年身體健康作貢獻?
怪!
怪極了。
驍三爺什麼時候對哪個人有這心思過?
兩人的目光,含着探究,不約而同的投向俞婉。
俞婉根本沒聽驍湛初和酈司楷那些對話,徑自走到驍湛初身邊,站定。
「三叔,我想和你談談。」強制壓下往日面對他時的害怕,此刻的她,郝然一副豁出去的樣子。
「嗯。」驍湛初只從鼻腔里『嗯』出一聲,不咸不淡。
她深吸口氣,垂目看着他。
這個男人,哪怕是坐着,她站着,那份氣魄也足夠懾人。
她做足了心理建設,開口,「我想重新填志願。拜託您和教育署打聲招呼。」
驍湛初捏着一張七萬不耐煩的扔出去,目光不偏不移,「非念B大不可?」
「非B大不可。」她目光堅定。
「如果,我說,非A大不行呢?」
驍湛初是個非常難揣摩心思的人,所以俞婉根本不費力氣去猜測他心底到底什麼想法。只堅持自己的想法,「三叔,您是長輩,對我一直有養育之恩。若是平時,您對我有什麼要求,我一定一口答應。可是……」
驍湛初剛毅的面部線條繃緊。
只聽到少女緊接着道:「這次,不可以!」
「就為了明川?」
每一個字,都冷硬,像石頭一樣。
俞婉頷首,「B大一直是我的夢想。」
停頓,她補了一句:「明川也是。」
最後四個字,瞬間讓房間里的溫度陡降到冰點。驍湛初眉宇間都是滲人的寒意,「從現在開始,把你的夢想收回去。A大,你想去也得去,不想去硬着頭皮也得去!」
語氣強硬,連一絲轉圜的餘地都沒有。
莫名其妙,夢想就被砸得粉碎,俞婉心有不甘,「三叔,您不可以這樣蠻不講理。」
驍湛初的臉色已經越來越難看。
很好!
這小丫頭以前在他面前就和只怯懦的小兔子一樣,大氣不敢喘。現在,為了和明川念一所學校,竟膽敢教訓起他來了!
「夢想是我的,人生也是我的。我知道您有隻有遮天的能力,也知道寄人籬下,我本不該有任何怨言,可是,我希望您可以不左右我的人生。」
好一句『寄人籬下』!好似比林黛玉還委屈。可他又什麼時候讓她受過委屈了?
「我花錢是供你念書,還是供你去學校談戀愛的?」驍湛初第一次正眼看她,懾人的目光幽冷得讓人通體發寒,「在我發火前,你最好收起你的不知好歹!」
『不知好歹』四個字,刺到俞婉敏感的心。
她咬唇。
「高考完,我會立刻出去打工掙錢。以後念書,我都自己供自己,不會讓三叔再操心的。我也已經打算好從三叔的房子里搬出去,等未來掙足夠了錢,這幾年您養我的恩情,我一定原數奉還。」
驍湛初眉眼一跳。
手裡的牌被扔在桌面上,發出『砰——』一聲巨響,驚得其他六人臉色皆變。
待俞婉晃過神來,眼底已經被驍湛初高大的身影籠罩。
他高大的身子立在那,雙目冷盯着她,「剛剛的話,你再說一遍試試!」
通體,都是冷厲的低氣壓。
俞婉心下一凜,看着他,心底生出幾分怯意來。
若是往常,她也許此刻就已經退縮了。在驍湛初面前大小聲,是要足夠的勇氣的。
可是,現在……
她舔了舔唇,「三叔,我已經滿了18歲。以後,我都要獨立生活……」
話,還沒說完。下頷,驀地被一雙長指扣住。

《思之悠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