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舒窈裴淮白翠芳
舒窈裴淮白翠芳 連載中

舒窈裴淮白翠芳

來源:google 作者:舒窈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厲靳 現代言情 舒窈

「姑娘,這樣,你等下回去再找人買也是麻煩,我進去幫你找幾個絕對會買你這些東西的人,你給我算便宜點行不行?」舒窈覺得這樣再好不過了,直接答應下來當然,她立即把自己的東西藏到了空間里,防止那個婦女忽悠自己!展開

《舒窈裴淮白翠芳》章節試讀:

「你的傷很嚴重,我得給你塗點這個促進傷口癒合的葯,還有,你回去千萬不能碰水,盡量不能用太大的力氣。
厲靳時,你說你去後山弄了點東西賣錢,怎麼會受傷這麼嚴重?
是不是去到深山裡頭了?
這麼危險的事情……要不還是不要去做了吧?
娶我真的不需要花那麼多錢的,我不想再看見你受傷了……」女人緊張地絮絮叨叨,她才洗完澡,抹好護膚品,眸子濕潤一片,厲靳時情不自禁,有了第一次就很難忍得住第二次。
他抬起她的下巴,低笑一聲:「說完了嗎?」
而後,他堵住了她柔軟甜嫩的唇。
舒窈睜大眼,身體瞬間軟在了他的懷裡。
這個吻不算漫長,厲靳時強行停頓了下來,而後從他口袋裡又掏出來十塊錢以及一隻紅色的發卡塞到她手裡。
「我今天騙了我娘,其實我賺了七十塊,那六十塊留着我娘給我們準備結婚的事情,這十塊錢你留着當零花錢。」
舒窈心臟砰砰直跳。
她不缺錢,家裡給她寄錢源源不斷,不只是她爸媽寄,有時候姑姑叔叔舅舅什麼的也會寄,甚至她大哥大嫂也會寄,何況她空間里物資無限,都能拿去黑市還錢的。
這十塊錢對她來說很不起眼,但卻是她感覺到最珍貴的錢。
厲靳時窮成那樣,竟然還特意給她留了零花錢。
「不行,我不能要,我自己錢夠花的,這錢你拿回去吧。」
她把發卡收着,錢卻往回推。
厲靳時沉下臉色:「既然我們要結婚了,你的零花錢自然是我要負責的,這錢你收着。」
舒窈咬咬唇,有些不好意思:「可是……我想讓我們早點結婚,你把錢拿回去交給嬸子……」這話很直白了,厲靳時哪裡會不懂,他現在只覺得眼前的人讓他每一天都能多出來一種感覺。
對她的不舍越來越厚重,只想日日看着她,見到她就忍不住想摁在懷裡。
因為太晚了,厲靳時沒有待多久,他走之後舒窈看着手裡漂亮的紅色發卡,連做夢都是甜的!
第二天一大早,舒窈起床之後梳頭髮就把發卡別上了,因為她頭髮烏黑,紅色發卡就很顯眼,簡直把整個人都點綴得更為明艷嬌俏!
馬知青讚歎:「陸知青,你這發卡可真漂亮!」
其他人也朝舒窈看去,舒窈笑道:「謝謝誇獎。」
另一個徐知青問:「陸知青,你這是在哪裡買的呀?」
舒窈想了想,也沒隱瞞:「厲靳時同志送的。」
反正他們都要結婚了,大大方方的也沒什麼不好。
因為舒窈戴這個發卡確實很漂亮,一天下來引來了不少女知青,小媳婦們的圍觀,誇讚,羨慕。
白玉玲也在其中,她暗中看了好幾眼,得知是厲靳時給舒窈買的發卡之後,更是酸得都要死了!
厲靳時?
那個一窮二白脾氣又臭臉像冰塊的野男人,竟然還會給舒窈買發卡?
不可能!
那發卡那麼貴!
一定是舒窈好面子才這樣說的!
可誰知道等到晚上厲靳時下了班,他大大方方地過去給舒窈送了一塊燒餅。
「鎮上買的芝麻燒餅,剛出爐的,你趁熱吃。」
金黃酥脆的芝麻燒餅,咬一口都掉渣的那種,看起來就把人腦子都給香掉了啊!
知青所里的人都羨慕,低聲議論着,舒窈都不好意思了,接過來燒餅微微臉紅着說:「好,我現在就吃。」
女孩兒粉唇輕輕咬了下燒餅,厲靳時看得投入,心裏滿足都很。
兩人站在一棵老樹下,男的高大俊朗,女的嬌氣秀美,徐知青誇讚:「其實厲靳時同志跟陸知青都長得很好看,外形倒是很般配!」
白玉玲當即反駁:「當然般配了,一個水性楊花不自愛,一個鄉下噁心的泥腿子!」
但才說完,她腦子裡忽然閃現了一個問題。
舒窈家知道她要嫁給厲靳時這樣的人了嗎?
如果她一封信寄到陸家,告訴陸家的人厲靳時就是個強姦犯,未來的殺人兇手,不要臉的混混,陸家的人還會允許舒窈嫁給厲靳時嗎?
只怕這兩人要雞飛蛋打啊!
哈哈哈!
白玉玲瞬間為自己的機智想法點了一萬個贊,她在想自己咋就這麼聰明呢!
第51章黑市風波白玉玲很快就寫了一封信寄到陸家。
她文化水平不是很高,滿腦子羞辱厲靳時的詞語,寫的時候卻時常想不起來有些字要怎麼寫,只能用近義詞代替,或者乾脆用拼音代替。
這件事肯定不能讓別人知道,白玉玲絞盡腦汁寫了很久才把信寫好。
「……顧ye就是個人扎,經常在村裡熱事生飛,跟女的亂高,他娘也是個浪huo,一家子都不是好人,作風不正,取不到西婦,所以片了陸yan……」一封信寫的亂七八糟,但白玉玲覺得自己寫的特別好。
她想到顧靜能在報紙上發表文章,自己這文采其實肯定也能發表的!
喜滋滋地把信寄出去,白玉玲感覺自己胃裡那種上涌的滋味又來了。
心裏的懼怕越來越重,跟秦家的親事徹底地吹了,現在的秦家只能吃生蛆的醬豆,她就是死都不會嫁給秦建業!
可是她跟秦建業發生關係的事情誰都知道,她現在不嫁給秦建業還怎麼收場呢?
再想到舒窈跟厲靳時都還沒有定下來,顧家就日日給舒窈送飯,每次都做得香噴噴的,舒窈在屋子裡吃,她站在屋外都能聞到香味兒!

《舒窈裴淮白翠芳》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