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連載中

誰是誰的命中注定

來源:google 作者:之子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兮月 墨清塵

少年喪母,父親的心尖上位,她不得不與仇人同住一個屋檐十年暗戀,終於得嫁心上人,丈夫心中卻只有她的異母妹妹親情淡漠,婚姻冰冷,墨清塵為保護孩子決絕離開他卻醒悟追來,說希望他們的愛情,也有禮尚往來?展開

《誰是誰的命中注定》章節試讀:

沈默言說:「夫妻一體,給誰都是一樣的。」

墨清塵愣愣地拿着傭人遞上來的一副新筷子,晃了半天的神才緩過來,她確實沒聽錯,

他說的,是「夫妻」沒錯!

雖然明白他不過是哄爺爺開心,她卻還是忍不住心旌搖曳,一陣悸動。

沈譽聽到這話,總算由怒轉笑,罵道:「你這個臭小子,倒是算的清楚。」

看着已經緩和的祖孫倆,墨清塵總算鬆了一口氣。

一頓飯總在還算輕鬆的氣氛下結束了。

吃過飯,沈譽再次發話:「老頭子這陣子一個人在家,寂寞的很,你們兩個就搬回來住幾天,就當陪陪我了。」

老爺子今天似乎有點反常,墨清塵想着,就聽到沈默言低沉的聲音:「好。」

他答應了?不過,爺爺的話他向來都是聽的。

這要是從前,墨清塵應該會很開心。

但是現在,沈默言下午的那一巴掌,已經打斷了她所有的幻想。

如今與他共處一室,除了尷尬,墨清塵想不到其他的情景。

沈譽興緻很高,跟兩人聊了很久才回房休息。

沈默言和墨清塵房間在二樓走廊的盡頭,這麼些年,也只有新婚的時候住過。

兩人一前一後回到房間,墨清塵腳步發沉,結婚以來,沈默言都是做完就走,從來不曾與她共枕同眠。

房間原本是套房,可是兩間次卧的床全部消失不見,彷彿是特意安排的一般。

發現這個事實,沈默言的臉已經陰沉的能滴出水來。

他大概又以為是自己做的吧!墨清塵微微嘆息,懶得辯解。看了一眼角落裡的沙發,心想今晚在沙發上湊合一晚吧。

她洗漱完畢,在柜子里拿了一張毯子,蜷在沙發上,倦意襲來,很快就睡著了。

與此同時,海市中心醫院住院部VIP病房。

「什麼!你說墨清塵懷孕了?」

對話的正是吳兮月母女二人。

「嗯。」吳兮月一改往日弱不經風的樣子,面目猙獰:「一定不能讓那個踐人把孩子生下來。」

她原本覺得沈默言對墨清塵沒有感情,但是卻親眼見到沈默言阻止了她媽媽打墨清塵。

而且墨清塵暈倒,看似漠不關心的沈默言,竟然丟下剛剛搶救過來的自己,親自把她送回了家。

這件事讓吳兮月一直耿耿於懷。

而現在,墨清塵竟然還有了沈默言的孩子!

沈默言雖然對墨清塵沒什麼好臉色,可是墨清塵一個電話,他還是毫不猶豫的就丟下自己走了。

這一系列的事情,讓吳兮月充滿了危機感。

「媽,怎麼辦啊?」吳兮月心情極差,恨不能讓墨清塵馬上就去死,以後再也不會出現在她的面前。

「沒想到這個小踐人運氣這麼好,吃着葯還能懷上孩子。」方玉琴說完恨鐵不成鋼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兒。

「我怎麼生了你這個不中用的女兒,你要是有我十分之一的手段,也不會白白把沈默言落到別人的手裡。」

吳兮月撇撇嘴,知道方玉琴說的是當初她着急嫁給沈默言,給他下了葯,陰差陽錯卻便宜了墨清塵那個踐人。

對於這件事她悔的腸子都青了,壓根不想再提。

「媽,我知道你厲害,你有手段……你就不要說我了,快點幫我想想怎麼辦吧!」吳兮月搖着方玉琴的胳膊撒嬌道。

方玉琴表情陰狠:「孩子不能留,這次得想個萬全的法子,讓他們兩個徹底了斷……」

「媽,你已經想到怎麼辦了?」吳兮月有些着急的問道。

這些年多虧了媽媽的指點,讓沈默言對墨清塵好感全無,這才讓她從他們二人本已成定局的婚姻中又看到了希望。

「那是自然!那小踐人跟我斗,還嫩點兒。」方玉琴低聲與吳兮月一番耳語。

「媽,還是你厲害!這次我要讓墨清塵死無葬身之地!」吳兮月的眼神變得興奮而又陰毒,她已經迫不及待了。

方玉琴露出得意的笑容,囑咐着:「你自己得注意着點兒,千萬別露出什麼破綻。」

這一次她是勢在必得,像沈默言這樣的金龜婿在海市可是再也找不到第二個了。

彼時,墨清塵睡得正香,對於方玉琴母女的計劃一無所知。。

而沈默言出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墨清塵蜷在沙發上睡得香甜,看着她恬靜的睡顏,沈默言心中湧起一股無名火。

這個女人費盡心機讓爺爺把自己留在老宅,現在又這般惺惺作態,她以為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就能抵消她的百般算計?

沈默言沉着臉上前一把扯掉墨清塵身上的毯子,險些將墨清塵掀翻在地。

墨清塵睡眼朦朧,看着眼前陰晴不定的男人,不明白自己又哪裡惹到他。

還沒來及開口,沈默言就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從沙發上拽起來,低聲怒吼:「你今天跟爺爺演的這齣戲,不就是想讓我睡你么?還等什麼?」

墨清塵秀眉輕蹙,努力想把手臂掙脫出來,說道:「我並沒有讓爺爺做什麼,你如果有什麼誤會我們可以說清楚。」

「呵!你當然不會親自讓爺爺做什麼,當年你不是也沒有跟爺爺說過隻言片語,不還是讓他老人家逼着我把你娶進門!」沈默言舊事重提。

他鉗着墨清塵胳膊的手越抓越緊,疼的墨清塵直吸氣。

「默言,你放開我……」墨清塵苦苦掙扎。

當年她要說有錯,就是不該那麼愛他,知道可以嫁給他的時候,沒有拒絕。

一時的貪戀,才有了如今的種種。

墨清塵不想再解釋,無論她說什麼,沈默言都不會相信,又何必浪費口舌!

沈默言看到她彷彿受了天大委屈的樣子,頓時怒火中燒,他一臉嫌惡的把墨清塵摔在床上,欺身壓了上來。

《誰是誰的命中注定》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