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世子獨寵:傾城醫妃太囂張
世子獨寵:傾城醫妃太囂張 連載中

世子獨寵:傾城醫妃太囂張

來源:google 作者:憶知知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女主:姜離 男主:景祁

【1v1、甜寵、女強、歡喜冤家】姜離穿越了,從末世女戰神穿越成了姜家不受寵的嫡女妹妹陷害、渣男拋棄、祖母下毒、父親打壓、身世之謎……本想給這些古人留條活路的姜離微微一笑,這條活路我還是收回吧扮豬吃虎?不存在的,重活一世要的就是高調誰讓她有一個京城第一紈絝的夫君呢~可就是這個紈絝,為了保護她,竟親手覆了這皇權……展開

《世子獨寵:傾城醫妃太囂張》章節試讀:

而且,他這一身的傷……

俗話說的好,救命之恩當以身相許。

倒是要感謝陛下為了羞辱南王府特意把姜離賜給他為妃了。

而且據他觀察,姜離好像也並不如傳說中的那般心悅三皇子吧?

否則昨晚也不會把三皇子和姜二小姐一起留在青樓里了。

「三皇子如何了?」景祁隨口問了一句。

之寧想起之前暗衛的稟報,嘴角抽了抽。

才道:「也不知是哪位高人下的葯,三皇子,好像……廢了。」

「廢了?」景祁微微坐起了一些身子,詫異的道:「怎麼會廢了?」

之寧道:「御醫從青樓房間的熏香中檢查出了助興藥物的成份,可偏偏三皇子又被人點了穴動彈不得,那姜二小姐又是個姑娘不得其法……因此,拖的時間久了些,三皇子……便廢了。」之寧尷尬的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垂下頭死死盯着自己腳尖。

有些想笑,他得忍住。

景祁也沒想到三皇子竟然就這麼廢了,不過……

「哈哈哈哈,確實是太好笑了。」景祁笑的眼淚都要出來了。

未來太子之位的最有力人選,竟然被一個女人給廢了?

若是景明哲醒來,不知道會不會被氣的當場去世?

「之寧,派個人去三皇子府外守着,他醒了就回來告訴我,本世子要去看看熱鬧。」

之寧:「……」

您真是不怕被當場打死。

「是,主子。」

景祁的手指捏在自己胸前紗布綁成的蝴蝶結上,突然眉眼舒展邪肆一笑。

「既然陛下不打算將這件事公之於眾,那我們就來給他再添一把火吧!」

「放出消息去,就說陛下有意立三皇子為太子,為了彌補他失去婚約,打算將趙丞相的千金趙錦妤許配給他為正妃。」

「還有他昨晚之所以會去青樓那種地方,也不過是因為皇上跟他透露了要立他為太子的消息,他才會多喝了幾杯酒得意忘形。」

「至於那位姜家二小姐,想要主動爬上三皇子床的人太多了……她一個女子又是為何會出現在青樓那種地方的?」

之寧點點頭,將主子說的話一一記下,然後轉身散播謠言去了。

景祁倚靠在床頭,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眼底的寒意卻瘮人。

當今這位疑心這麼大,不知道會不會懷疑自己的親生兒子呢……

就在之寧離開不久之後,以安便帶着姜離來到了飛羽院。

姜離原本還想着偷偷看一眼這個傳說中冠絕京城的美男子到底長個什麼樣子,沒想到她一抬頭,竟看到了昨晚擅闖她閨房的那個男人。

當場就震驚住了。

「你就是南王世子?」姜離詫異的問道。

景祁笑着攤開了手,「如你所見。」

姜離:「……」這到底是什麼見鬼的緣分?

「還站在門口做什麼?既然來了,就過來給本世子換藥吧。」景祁施施然的躺倒在了床上,自然而然的吩咐起了姜離。

實在是姜離昨日不知給他用的都是些什麼葯,府醫竟絲毫查驗不出來,而且藥效還十分的好,沒辦法,他只能派以安去將人叫來了。

姜離站在門口,並沒有走進房間的意思,她雙手懷抱着倚在了門框上,挑眉道:「昨日不知你世子的身份,只收了你五百兩,今日我們是不是應該重新商量一下診費了?」

景祁聞言身形一頓,「我怎麼記得我昨晚給你的荷包里有一張一千兩的銀票?」

姜離姿態隨性慵懶的捋了捋頭髮,「昨日我說的診費便是五百兩,至於你多給的,只能算小費,不能算診費。」

景祁:「……」

他好笑又好氣的捏了捏眉心。

這小丫頭在姜家到底吃了多少苦,才會這般沒有安全感?

「你是不是忘記了,我們已經是有婚約在身的未婚夫妻,等成了親,我的便是你的。」

姜離雙眼瞬間冒出了無數的小星星,幾步就來到了床邊,在床邊坐下後,伸手捏上了景祁的脈。

在這一刻她才真的是十分感謝博士從小便教她同時學了中醫和西醫,簡直就像是知道她有朝一日會穿越似的。

景祁的脈象沒什麼問題,只是有些虛弱。

掀開他身上的繃帶看了眼,傷口邊緣有些微微發紅,體溫也稍稍有點高。

姜離想了想還是拿出了一支針筒,對於吃藥來說,還是靜脈注射快一點。

姜離已經習慣了,凡事都用最快的速度解決問題。

景祁一看到她拿出了一支長長的針,不知為何,竟覺得屁股有些隱隱作痛。

「這是……什麼?」他不自覺地就吞咽了一口口水。

姜離笑着將人推成了側翻的姿勢,然後一把就扯下了他的褲子。

景祁:「!!!!!」

毫無防備之下,屁股先是一涼,然後就是一疼。

等景祁反應過來想要掙扎的時候,姜離已經幫他提上了褲子。

可景祁卻遲遲的沒有轉過身來。

此時他心裏正有個縮小版的小景祁在咣咣用頭撞牆。

這個女人到底要不要臉?要不要臉?!

怎麼可以,她怎麼可以光天化日之下脫了他的褲子?!

她……

「祁哥哥~」

就在景祁羞憤至極的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了一個嬌嬌柔柔的女子聲音。

這一聲叫的那叫一個千嬌百媚,婉轉悠揚。

姜離和景祁同時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景祁更是飛快的轉身,用被子將自己蓋了個嚴實。

「妾室?」姜離挑眉,似笑非笑的看向了景祁。

她知道在這個時代男人都是可以三妻四妾的,可那是與她成親之前。

她接受不了婚後和許多女人共享一個男人,就算這個男人只是她名義上的丈夫也不可以。

景祁強大的求生欲瞬間爆棚,脫口而出道:「府中沒有妾室。」

然後他對着門外大聲道:「以安!」

以安推開門,門外的知瑜身子一矮,嬌小的身子也從門縫裡擠了進來。

「祁哥哥,知瑜來看你了。」知瑜一進入房間便朝着床榻的方向撲了上去,眼淚含在眼圈裡,欲哭不哭的模樣看上去楚楚動人。

可是剛衝到床邊她就愣住了。

緊接着她雙手叉腰,伸出一隻手兇巴巴的指向了姜離,質問道:「祁哥哥,這個女人是誰?她為何在你的房間里?」

《世子獨寵:傾城醫妃太囂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