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失憶愛情
失憶愛情 連載中

失憶愛情

來源:google 作者:唐曉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曉婉 現代言情 童童

"他,是她的夢中男神,在她最懵懂無知的時候出現在她的世界裏,帶給她新的生活,新的生命,可也是他,給了她今生最痛的傷痛她為了他,甘願付出自己的生命,為了救他,而失去了記憶,為了他的孩子,差點兒連命沒有了愛情就像一場浩劫,困住了他,她困住了她兩個人在漫漫長河裡相互支持,相愛卻又互相傷害分離,不會是永恆的永遠的分離,都是痛苦的宣言而導致他們再次相遇的,不過是漫漫人生里生命開的一個玩笑他和她的孩子一個骨肉相聯的孩子,成為了兩個人關係緩和的樞紐而他們最終能否在一起,還是這是命運又再一次的跟他們開的玩笑誰又可知呢?"展開

《失憶愛情》章節試讀:

大大的落地窗擦得格外格外明亮,斜斜的夕陽剛好灑進了唐曉婉的房間里,照出小女子嬌小的身影,窩在大大的沙發上,正在拿着一隻藍色的筆在一個筆記本上比比劃劃的寫上幾筆,好不認真的模樣。

已經在家窩了一個星期的唐曉婉,把手裡的文件簡單的整理了一下,雖然剛剛走出校園,但她堅信有了自己這麼認真的總結,明天的面試一定會成功的。

唐曉婉也一向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畢竟用昨天童童打電話說的話「小愛,就像你這種才貌兼備的女子,哪家公司不是搶着要你啊,你在那擔心什麼呢?」

童童是唐曉婉的好友,性格與唐曉婉是極大的反差,唐曉婉性子較為冷淡,性格倔強的不像話,偶爾開一句玩笑倒是也把童童逗得淺淺一笑,只是因為她的笑話確實好冷,和她的人一樣,整個大學都是院里有名的冷麵女子。而童童卻是活潑的不像話,天天在唐曉婉的耳邊唧唧喳喳,但唐曉婉也不厭煩,只是安靜地看着她。

放下手裡的書,唐曉婉站在落地窗前,外面天色正好,陽光暖暖的晃進了心裏,唐曉婉整個人都染上了金色的光芒,耀人雙眼。

明天加油吧,唐曉婉。唐曉婉還是在心裏小小鼓舞了自己一下,雖然在外人眼裡,鼓勵這種東西是她從來不需要,但是唐曉婉的心裏卻並不如表面那麼堅強。面上掛着女王的微笑,誰也不知道,就算女王也會有棋逢對手的那一天。

接下來的兩天里,唐曉婉走遍了自己所有做過的調查的公司,居然沒有一家同意錄用她,原因是委婉拒絕,而多半原因不過是唐曉婉完全不肯屈服的性格,人家自然不能錄用。

處處碰壁,從最後一家公司里出來時,天色都已經晚了,外面下着雨,不算太大。唐曉婉還是沒有選擇回家,在外面漫無目的地行走,曲曲折折的走到了自己的大學,裏面安安靜靜的,只有偶爾進出的人,舉着彩虹傘。看着身上半濕的的唐曉婉,露出驚異的目光,然後匆匆路過,多變也不是驚異她的落魄,而是她的美麗與孤傲的氣質罷了。

外面的雨越下越大,唐曉婉看了看四周,自然而然想到了那個地方,就在學校的後身,想起來確實格外有意思。

唐曉婉不禁加快了腳步,匆匆忙忙往那邊趕,路過之地倒是格外荒涼,算起來她也已經有將近半年沒有來過那裡了,有些懷念。那個故事一直在唐曉婉的記憶里鮮活的存在着,想起來也很有意思。

說起那個地方,其實是一個別墅,在學校的後面挺遠的叢林里,荒廢了能有將近十年。唐曉婉剛剛來到這所學校時,就和童童一個寢室,女生寢室最常做的事情便是講鬼故事,尤其是關於學校的故事,他們當然也不例外。

「你們知道嗎?咱們學校後身的別墅,荒廢了好久,據說以前死過人,所以才一直才沒賣出去,而且學校陰氣很重的,自然無人能……·」童童在熄燈以後,開始向大家娓娓道來自己的消息。

「童童,別說啦。晚上我不敢睡覺了。」同寢室的小姑娘打斷道,聲音已經有些顫抖了。

整個寢室里只有四個人,剩下兩個人,便是唐曉婉和杜欣,這兩個人倒是都沒有什麼反應,唐曉婉在閉目養神,反倒沒把童童的話當一回事。

倒是杜欣接了一句話「什麼都信,幼不幼稚。」語氣里滿滿的不屑,精緻的手指甲輕點着手機的屏幕,心情倒是不錯。

童童和同寢的小姑娘都不說話了,兩個人都不太喜歡杜欣,剛剛進寢室時就看見打扮格外時髦的杜欣,不知道跟誰打電話,聲音嬌滴滴的嚇人,身上的香水味刺鼻。看見童童她們就像看見土包子一樣躲得遠遠地,後來唐曉婉來的時候,也沒怎麼跟她們說話。

後來童童和那個小姑娘擠在一張床上,嘟噥的聲音大了點,被杜欣聽見了,心情格外不好的扔了了手機,沖她們喊道「不就是一個別墅嗎?我見多了,咱們明天晚上下課就去看看,看有什麼,看我怕不怕,笑話。」

唐曉婉有些受不了她尖銳的嗓音,淡淡的說了一句「解決了就快點睡。」

誰都沒有再說話,安靜地各自睡了。

第二天下了晚自習,四個人站在學校後身,天色已經漸晚了,馬上有些黑透了。面前是條幽深的小路,旁邊密密的樹林,說不出的滲人。那個小姑娘已經有些退縮了,推了推旁邊的童童,示意她回去吧。

而這時杜欣的面色也有些犯難,但畢竟是自己先提出來的,於是故作正定的說「走吧。」於是先踏進了密林之中,唐曉婉向後看了看後面的兩個小姑娘,淡定的走了進去。童童拽着小姑娘的手走了進去。

這條路並沒有走多久,就看見了那個傳說中的別墅,在微弱的光線里顯得格外巨大,孤單的屹立在這片空地里。

「這也沒有什麼嗎?」杜欣故作輕鬆的伸了伸手,滿臉的不屑,其實心裏已經有些得瑟了,希望可以回去了。

「這可不行,不進去看看,怎麼知道呢?」童童此時也跟她較上了勁,完全杜欣不認輸,她也決不罷休的架勢。目光挑釁的看着有些慌張的杜欣,那個小姑娘緊張的抓着童童的手,倒是唐曉婉倚在一旁的樹上,打量着這座房子。

「……好,咱們倒去看看好了。」杜欣咬了咬牙,最後怒視着童童說道「走吧。」

幾個人來到別墅的鐵門外,倒是都站住了,唐曉婉在後面緩慢的走了上來,看過去,發現鐵門已經上了鎖,都有些生鏽了,看來確實鎖了很久了。

杜欣也找到了下坡路,連忙說道「看來進不去了,咱們回去吧,天都黑了。」

童童有些不樂意,但也是無能為力,想要離開時,卻被一旁的唐曉婉招呼了過去。

唐曉婉還是那麼寵辱不驚的聲音,用纖細的手指指了指面前一人多高的牆「這裡可以進去。」說著,輕輕一跳,雙手已經攀上了牆上,雙臂微微用力,已經翻到了牆上。

把童童驚艷到不行,童童後來說,她便是那會兒喜歡唐曉婉的,因為覺得她實在太酷了,簡直像特工一般,這個評價倒是讓唐曉婉無語了一段時間。

後來拉着她們一個一個的上來,杜欣看了看還是不情願的伸了手,下去的時候,唐曉婉看了一眼杜欣鑲鑽的高跟鞋還是好心提醒了一句「這種鞋跳下去,估計不僅鞋跟會折,你的腿也不會有什麼好結果。」

 說完便身輕如燕的跳了下來,留着牆上面色難看的杜欣。

 杜欣最後脫下來高跟鞋,下來時又不甘心的套上,鼓作氣勢的踏了踏地。唐曉婉也沒正臉看她,直直往裡走去。

 裏面花園,停車場,籃球場應有盡有,還有一個很大的池子,裏面空空的積了一層薄泥,看來以前應該是一個游泳池,院里的路還算平整,不過雜草叢生很是荒涼。

 「喂,看得差不多了,咱們也就回去吧。」杜欣有些不滿意的跺了跺腳,這裡荒涼死了,有什麼好看的。

 「還有房子里。」唐曉婉此時也有了興趣一探究竟,指了指面前三層高的紅色磚瓦的別墅,看得出來原來確實格外輝煌過。

 別墅的屋門卻沒有鎖,幾個人輕鬆地進了屋裡,開了燈,幾年過去了,沒想到燈還打得開,進去是一個空曠的大廳,看得出來是一個客廳,旋轉的樓梯通到了樓上,其他地方漆黑黑的,也不知道燈在哪裡。

 「這裡看起來好像搬了家誒。」童童看着空空的屋裡做了結論,不過確實看得出是大戶人家。

 「哪裡有你說的那麼恐怖?」杜欣此時也驕傲了起來,跺着她的高跟鞋,不屑的看向童童,兩個人一番目光的對峙。最後童童不屑的撇了撇嘴,也不知道剛才是誰怕得想回去。

 唐曉婉只是看着她們,靠在門邊聽着門外突然乎乎的風聲,知道天氣突變。

 那個時候的唐曉婉,整個人冷到了骨子裡,或許因為自己的身世,一向孤僻慣了,這次倒是頭一次交到這些國寶似的朋友們,自己也不知道怎麼與她們交流,發現的一些事情,也不過裝進了肚子里。

 她們互相不爽的對峙時,這時外面突然雷霆大作,下起大雨來,而且越下越急,杜欣已經嚇得頭皮發麻,急忙說道「咱們快回去吧,明天再來也行啊。」

 童童此時也覺得不妥,不禁還是說道「還是回去吧。」這句話是問向唐曉婉的,倒是杜欣不住的點頭,她正要提前離開,門卻被唐曉婉推上,上了鎖。

 看着所有人的目光,唐曉婉簡單的解釋了一下「下這麼大的雨,那牆根本爬不了,跳下去也是不可能的。」

 「那我們今晚?」杜欣嗓音沙啞的詢問道。

 「在這裡住下。」唐曉婉說完,便往屋裡走去。

 唐曉婉心裏也有些不舒服,卻只能故作鎮靜的說道。

 這一晚上四個女孩窩在一間卧室里,住了一個晚上,那些恐懼自然也不用說,不過唐曉婉倒是在卧室里僅有的一張床上睡得很舒服。

??童童就躺在她的旁邊,倒是就杜欣窩在牆角聽着窗外的落雨聲,哆嗦成了一團。

??童童雖然心裏有恐懼,不過還是看着杜欣,也覺得好笑,反而越來越喜歡這個冷漠的女子,她確實格外漂亮,有些無法讓人接近,像長滿刺的玫瑰一般。

 

 

《失憶愛情》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