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生,生
生,生 連載中

生,生

來源:google 作者:董小竹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煙澈 董小竹

【changdu】除夕夜,小竹獨自在自己的房裡吃飯,她讓巧兒和晴姑去大堂跟莊子里的人一起吃飯守夜以往每年除夕都是跟姨媽一起吃了飯,姨媽就去佛堂給姨夫誦經了,只留她一個人在房裡守夜,有時候什麼時候睡著了都不知道今...展開

《生,生》章節試讀:


《生,生》第9章 我們不配


蘇煙澈在屋裡聽到董小竹的哭聲心一下子沉到底了。他是金吾衛,審訊的陰險手法他都會 ,可是他今天卻希望自己不會那些也不是金吾衛,或者他不認識董小竹。

「董姑娘。」董小竹看着蘇煙澈不染風塵般的樣子 ,誰能想到他剛才用殘忍的手段殺了兩個人,不是三個。董小竹心痛的看着蘇煙澈。

「為什麼?蘇公子為什麼?」董小竹顫着唇問蘇煙澈。初四半擋在小竹身前警惕的看着蘇煙澈。

蘇煙澈低下頭嘆了一口氣,這讓他如何回答?他一直是這樣?他要這樣回答嗎?這一瞬間非常憎恨自己,為什麼讓這個純潔的女孩看到自己這麼骯髒的一面。

「姑娘,在下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沉默了一小會兒「對不起,在下驚着姑娘了。」蘇煙澈的聲音依然溫柔如故。就像世間最溫柔的情郎在說著最溫柔的情話。

董小竹看着蘇煙澈點點頭又搖搖頭,眼淚還是不聽話的順着臉頰滑下來。這是蘇煙澈第二次看她哭,第一次是哭着問蘇煙澈用什麼方式讓自己死,這一次是哭着看蘇煙澈用什麼方式讓別人死。

蘇煙澈依舊溫柔地看着董小竹 ,他自己都沒有注意他的手慢慢地抬起來,他想幫董小竹擦眼淚,他想安慰她 ,但是他不能這麼做!他的手是骯髒的,殘忍的。

董小竹也看見蘇煙澈伸過來的手了 ,在他剛要放下的時候她一把抓住,哇的大哭起來。一邊哭還一邊說:「我懂,我懂,我都懂,我不會怪你,你不用說對不起。」董小竹知道蘇煙澈殺的是禍國殃民的土匪,縱然他放過那女子讓她生下孩子,但是那是進獻給皇上的,母子還是免不了被殘忍處死。他只是心疼蘇煙澈,心疼自己心裏的那道陽光,到底經歷了什麼才讓他變成這樣?

董小竹抱着蘇煙澈得的手認真的看着,認真的哭着 ,眼淚鼻涕的淌,蘇煙澈就靜靜地看着自己的手 ,和哭得梨花帶雨的董小竹。這場景在外人看來好像是男子欺負了女子,女子拽着男子的手哭泣挽回。

「竹子妹妹!」剛把山匪制服的董三郎領着禁軍還有一眾來剿匪的金吾衛,後面還跟着董小竹的吉祥數們。他們看着這個負心郎和哭得肝腸寸斷的女子。

小竹見着許久不見的哥哥更是哭的天昏地暗,,好像她的委屈,她的害怕,她的失望,全都在這哭聲里,此情此景,真的是聽者傷心, 聞者痛心。

「蘇頌之,我說過沒有?既然你無心就離我妹妹遠點,你為什要一次一次的傷她!」東三郎一邊說著就提劍揮向蘇煙澈 ,蘇煙澈手還被董小竹緊緊拽着 ,他只好一把攬過董小竹向一旁閃去。

「把你的臟手拿開!」董三郎又一劍劈向蘇煙澈。董小竹一看哥哥要傷了蘇煙澈連忙擋在他的身前。董三郎急忙收刀道:「妹妹,這是幹什麼?他欺負你你還要幫他,閃開,哥哥替你收拾他。」

蘇煙澈從董小竹身後走出來把她擋在身後。「董文清,你三番五次找蘇某麻煩,某看在董將軍的份上一再忍讓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東三郎一聽蘇煙澈拿自己的父親來壓自己,頓時瘋了一般的朝蘇煙澈撲來。蘇煙澈這一次也沒有再閃躲 ,直接用腳踢起旁邊侍衛手裡的劍刺向董三郎,幾個回合後,董三郎明顯佔下風。

就在蘇煙澈手裡的劍旋轉如飛地刺向董三郎時,董小竹想起蘇煙澈挑那個大當家筋脈的樣子急忙張開手跑到董三郎身前,看到董小竹害怕的閉着眼睛也要護着董三郎,蘇煙澈的劍一下插在董小竹的腳下。

其實董小竹不去相護他也不會傷害董文青的。難道他在董小竹心裏就那麼殘忍嗎?他終於知道他們之間是不配的。

董小竹看着蘇煙澈 ,她認真的做了一個正規揖禮:「蘇大人,您大人有大量,請原諒小女今日的所作所為,不要和小女一般見識,您不要傷害哥哥好嗎?」

蘇煙澈看着董小竹,這個女孩在求他,求他放過她的哥哥,她是有多怕他啊!他的心情突然非常不好。

「董姑娘請好自為之,在下欠姑娘的定會負責,在下現在就砍下一隻胳膊賠給姑娘 ,以後蘇某和姑娘就不虧欠了,請姑娘不要再做些奇怪的事情了。」這會讓我誤會的,當然這句話是在心裏說的。

蘇煙澈當即拿起劍就要自斷手臂。「不要!」董小竹急忙用兩隻手去擋住劍 ,手上的血順着胳膊流下來。她顧不得疼,只是急急地道:「公子不必多想 ,我不會纏着你的,你不必這樣的,不要傷害自己,不要。」

蘇煙澈看着這個姑娘 ,他生氣的拔劍一扔「你不要命了。」「你是個傻子嗎?」董三郎跑過來生氣的拿過董小竹得手順便狠狠地剜了蘇煙澈一眼。

眾人看着這三個人的鬧劇最終以董小竹受傷結束。天也快黑了,他們只好在山寨將就一晚。蘇煙澈指揮金吾衛把抓住的山匪關在他們帶來的囚車裡看守,禁軍在董文清的安排下到外圍看守,現在的董三郎是禁軍副指揮使,這個差事還多虧和蘇煙澈打了那一架 ,這個不要臉的在第二天就被舉薦了。

董小竹手受傷了,她由初一他們照顧。董三郎問過這八個人的來歷,董小竹跟他說,她給他們飯吃 他們保護自己,董三郎也就沒有多問 ,只是好奇的看了看八個人。蘇煙澈雖然沒說什麼,但是卻是用一種探究的眼神看了他們一會兒。

山匪們都已押好,就留了一個寨子里的老媽子 給眾人做飯 ,那老媽子說她是被從山下抓來伺候眾美人的,結果那些美人都被禍害死了。眾人看她年紀大又老實覺得沒什麼危險就沒怎麼防備。

金吾衛和禁軍都在院子里 ,董小竹自己安排在了一個不知道是誰的屋子裡,初一他們在外面守着。蘇煙澈拿着一瓶金瘡葯過來。本來他沒想進屋 ,聽見初一說老媽子進去一會兒了,他突然想到,那個不男不女的二當家沒有抓到!他叫了幾聲沒聽見屋裡有聲音,一下把門踹開了,窗子的門在晃動,人剛走。

蘇煙澈跳出窗外一路追尋,終於在天亮時追到了在偏遠山崖旁的破屋子。董小竹被綁着坐在地上,嘴裏塞着布,她看見蘇煙澈驚慌的搖着頭意示他不要進屋。

蘇煙澈拿出靴刀剛進屋那二當家就從一邊撲過來,在打鬥中蘇煙澈聞到一陣陣香味,那二當家突然他笑了,那破鑼般的聲音像陰間的鬼哭一樣:「你們沒有聞到香味嗎?哈哈哈哈哈哈,我給你這個丫頭吃了好東西,三日顛,我死了她也得死得瘋癲而死,哈哈哈哈哈……。」蘇煙澈一聽,氣的抬手把這變態打的昏死過去。


《生,生》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