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深宮樂師日記
深宮樂師日記 連載中

深宮樂師日記

來源:google 作者:熱死個人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姜芷 熱死個人

姜芷作為司音司司正,卻意外成了皇帝的妃子,還以為之後的生活會陷在深宮妃子們的算計中,卻沒想到意外成了後宮中最受寵的那個姜芷表示:專業不對口啊!排雷:1.男主不是處!不是!他是皇帝!2.男主對女主是見色起意,女主是日久生情;3女主性格有仇必報,不算好,但有自己的底線和三觀,會是偏寵,很偏的那種,但不會獨寵;4.文中所有人物的三觀和處事方式不代表作者三觀,有不喜歡的人物不要上升作者,不要人身攻擊,謝謝展開

《深宮樂師日記》章節試讀:

馮嬤嬤退到外室,看到春雨正在打掃,便喚她過來。

「春雨,你跑趟司音局,找陳司正前來。小主想見她。」

「是。」

不一會兒,陳司正和春雨就回來了。

「小主,陳司正到了。」

原本還癱着的姜芷立刻坐起來,高興的說道:「快請進來。」

陳司正低着頭走進來,連忙跪下行禮,就被姜芷扶起。

「園園,咱們之間還要行這些虛禮嗎?」

陳司正立刻笑出了聲:「姜姜,你到底怎麼回事啊,昨晚乾清宮宮女跟我說你在乾清宮還不回來的時候,我都快嚇死了,還以為你被皇上責罰了。」

姜芷有些尷尬,「沒事沒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嗎,你也不用擔心。」

「可是你現在成了妃子,後宮水有多深你我都是知道的。原先咱們只是小小的女官,上頭有再大的事也跟咱們無關,存些錢等到了年紀出宮,找個人家嫁了也就罷了。可你現在成了妃子,你有想過接下來該怎麼辦嗎?伯父伯母要是知道你現在的情況,你怎麼辦?」

一番質問下來,把姜芷直接問懵了。

如果阿爹阿娘,還有兄長知道了,她該怎麼辦?

馮嬤嬤送茶上來的時候,發現寢宮的氣氛十分凝重。

「小主,茶來了。奴婢還準備了些吃食,小主、陳司正慢用。」說著就想退下,結果被姜芷攔下。

「馮嬤嬤,留下來一起說說話吧。」

「是。」馮嬤嬤站在一旁,恭敬的等候。

「園園,要不你下次出宮的時候去我家一趟,先跟我爹娘探探風聲?」

「那我要怎麼說伯父才不會懷疑到你身上?而且日後你長久不出宮,姜伯父、姜伯母又會怎麼想?而且姜大哥正在準備常考,日後若見到了,你又該如何說?」

越想越煩,姜芷拿過一旁的枕頭抱着壓制心中的煩悶。

「馮嬤嬤,你說該怎麼辦。」

「恕奴婢逾矩,小主可否告知奴婢小主的家世?」

「其實我家中只有我爹娘和兄長一人,家中也只是做些小本生意,兄長喜好讀書,便送他去上學,年前正準備常考呢。」

「既然如此,小主又怎會進宮?」

「我當年原是在樂坊學習月琴的,正巧碰上宮裡來人覺得我還不錯,樂坊就想讓我進宮。本來家中是不同意的,可奈何我家鄰居當時出了點事,我爹娘就想送我入宮避避風頭,畢竟二十五六歲便可申請出宮,我一想也就同意了。」

「原是如此,小主今年也有十六歲了,家中就沒給小主相看的打算?」

姜芷搖搖頭:「我娘說我如今在宮裡,也不好相看,就打算等我出宮後再談此事,那時雖年紀大些,但家中備有嫁妝,也不愁此事。」

「那陳司正說明實情,怕老爺、夫人會受不住啊。」

「我也擔憂此事,而且兄長正準備常考,我也不能讓他分心。」

「那就先瞞下來,等常考結束後,陳司正再告知可好?」

「嬤嬤,你不知道,三日後就到了女官、宮女們出宮的日子了,我這次不回家,下個月呢?下下個月呢?兄長的常考還有三個月,我怕我瞞不到三個月,家裡就會擔心託人來問。」

馮嬤嬤也頭疼了起來:「小主說的是啊,這樣吧,這幾個月陳司正就旁敲側擊試探下老爺夫人的想法,二老要是問起小主為何不歸家,就說小主生病了或太忙。等二老稍微有點準備,再說實話。」

姜芷和陳司正對視一眼,「好像也只有這個辦法了,園園,那這三個月得靠你幫我了。」

「沒問題。」

「嬤嬤,今晚我想留園園跟我一起用晚膳,你待會找人幫我去御膳房要一碗青蝦卷,園園最喜歡吃了。」

「好,不過小主今晚皇上萬一過來呢?」一般來說,嬪妃遷居的第一個晚上,皇上都會來以示恩寵。

姜芷看着馮嬤嬤狡黠一笑:「嬤嬤可是忘了今天是什麼日子?」

馮嬤嬤仔細想了想才想起來:「今兒是十五,看奴婢這都給忘了。」

初一、十五按規矩皇上都要到皇后宮中,以示敬重。

「嘿嘿,咱們今晚可以好好聊了。」

「那奴婢這就去準備。」

「嗯,有勞嬤嬤了。」

皇后宮中,皇后一邊抱着孩子,一邊為皇上準備晚膳。

「這道菜是皇上平日里愛吃的, 放的近些。」

「娘娘,要不奴婢把小皇子抱下去吧,免得吵着皇上和娘娘。」

「皇上一向疼愛孩子,怎麼會嫌棄呢。」

「皇后說的是,朕的孩子自是最好的。」說著明帝就走了進來。

皇后轉頭喜悅的看着明帝:「皇上來了,怎麼也不通報一聲倒嚇着臣妾了。」

「是朕的錯,本想着給皇后個驚喜,反倒惹了皇后不快。」

「皇上!」皇后抱着孩子嬌嗔道。

一旁的宮女太監低下頭,偷偷笑着。皇后和皇上感情和睦,他們做奴才的自然高興。

晚膳過後,小皇子被乳母帶下去休息,寢宮也只剩明帝和皇后兩人。

「皇后今日可見過柔妃了?」

皇后溫婉的笑着:「臣妾還未見過柔妃,聽說她身子弱受了風寒,自是要好好休息。請安也不是什麼大事,日後補上就好了。」

「嗯,柔妃對宮中規矩還不太懂,朕派馮嬤嬤去伺候,皇后也可適當對柔妃進行教導,以免出現什麼差錯。」

「自然,臣妾身為皇后教導嬪妃是分內之事。」

皇后一邊說著一邊在想明帝的意圖,馮嬤嬤在皇上身邊伺候也有好些年了,她也見過數面。明帝若不直說明日她也能發現,那明帝是在暗示她不要對柔妃下手,柔妃身邊有皇帝的人?

罷了,眼下還是別跟柔妃起什麼衝突,倒惹了皇上不快。

第二日,姜芷早早被馮嬤嬤拉起來梳妝打扮,說要去向皇后娘娘請安。

原本還有些睡意的姜芷清醒了,任由馮嬤嬤和夏目給她梳妝。

「皇后娘娘寬容大度,想必也不會對小主做什麼,最多便是教導幾句,小主只管應下即可。」

昨晚被迫接受了馮嬤嬤私人教育的姜芷乖乖的點點頭:「好,我,」剛想說我就看到馮嬤嬤的眼神,立刻改口道:「本宮知道了,見到皇后娘娘必當恭恭敬敬。」

「小主,你看這支簪花如何?」夏目拿着一支淺藍色的簪子問道。

姜芷仔細觀察了簪子的樣子和自己身上的衣服,笑着說道:「這根不錯,夏目你的眼光很不錯啊。」

夏目受了誇獎很是高興:「多謝小主誇讚。」

收拾好自己後,姜芷就帶着馮嬤嬤去皇后宮中。

到了皇后宮中很順利的就見到了皇后。她一襲鵝黃色衣衫,臉上春風滿面,姣好的面容再加上本身的氣質,不愧是坐穩皇后寶座的人。

「臣妾拜見皇后娘娘,昨日身子受寒未來拜見,還望娘娘切勿怪罪。」

皇后和善的笑道:「快快平身。荷香。」

「快坐,你風寒還未好全何必急着來拜見,萬一路上又傷着了,本宮和皇上都會擔心的。」

「多謝娘娘關懷,臣妾的身子已經好全了。再者這是祖宗規矩臣妾怎能違反。」

「柔妃妹妹真是懂事,怪不得皇上這麼喜歡,連本宮看了都喜歡。」

姜芷配合的捂了帕子,嬌羞的笑了笑。

「對了,昨兒皇上還跟本宮說妹妹不熟宮規,讓本宮好好教導。一早本宮命荷香找出本宮之前親手抄錄的宮規,正好賜予妹妹,還望妹妹能好好學習。」

「娘娘親手所抄,臣妾自當好好拜讀方才不辜負娘娘的一番苦心。」

「你能這麼想就是最好。」皇后臉上的笑意更深,看來是個好拿捏的。

「況且皇上還將馮嬤嬤賜予妹妹,本宮相信在馮嬤嬤的幫助下妹妹一定能早日精通。」

「嗯。」

……

姜芷離開的時候已經是一炷香後了,不僅帶回了一本宮規還有一些賞賜的東西。

回到長樂宮後,姜芷有些疲憊。

「夏目,你去泡杯茶來,本宮有些餓了。」

「是。」

「小主歇歇,好在日後只需初一、十五向皇后拜見即可。」

「今兒還只有皇后一人,等日後所有嬪妃齊聚,不更鬧心?一群人演來演去,跟唱戲似的。」

「小主,淑妃娘娘送來了一塊玉石,說料子不大,但做個玉鐲、玉墜子倒還是可以的,還望小主莫要嫌棄。其餘幾位小主也送來了東西。」太監冬雙走進來說道。

姜芷眼巴巴的看着馮嬤嬤,「冬雙,你將哪位小主送的何物都記好,日後要回禮也方便。順便去庫房也找塊料子送回淑妃娘娘。」

「是。」

「小主,估摸着這幾位都是看皇后娘娘賞賜了才跟着送來,除了淑妃娘娘外其餘大多也不用怎麼理會。」

「淑妃娘娘,馮嬤嬤你見過淑妃娘娘嗎?她人品如何?」

「淑妃娘娘脾性沒有皇后娘娘好,但做事磊落,入宮多年也沒曾對哪個低位嬪妃下手,恩寵也還不錯,故宮裡也沒人敢得罪她。況且淑妃娘娘家中經商,不缺錢財,打賞奴才也大方,還有不少人想去她宮裡。」

「這樣,那我倒想見見她,興許是個很有趣的人呢?」

《深宮樂師日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