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絕你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絕你 連載中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絕你

來源:google 作者:鶴秦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枕 賀沂川

別名《今天也要當鹹魚》作為掌握京城經濟命脈的賀家小公主,賀沂川卻有先天性心臟病,16歲前從未離開過療養院賀翰作為大哥,為此操碎了心16歲生日將至,小公主偷偷從療養院跑了出來,躲到了遙遠的禾束,結果剛下飛機就被抓到了正巧碰到了蓄謀已久的蘇少主,被人叼回狼窩也不自知,反而躺平勵志當一條鹹魚!展開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絕你》章節試讀:

因為一直都吩咐做清淡飲食,少油少鹽,所以今天廚師還是按照以前的吩咐,簡單地烤了三明治和一杯牛奶,再配上清淡的青菜粥。

不過賀沂今天倒是沒再嫌棄,接過勺子秀秀氣氣地開始吃起來,顯然是真的餓了。

吃了七分飽,便放下了,因為晚些還有午飯,吃了整整一個月的素,她要吃好吃的!

平時大家都特意錯開賀沂的吃飯時間,不過有次小姑娘突然有天午飯,吃飽了沒有第一時間困,之後也沒睡着。

便想下樓逛逛,剛好聞到香氣,走到餐廳就看見蘇枕和虞白還有蘇管家在吃午飯,上面的菜式和她吃的完!全!不!一!樣!

小姑娘氣了好久,到現在都還記得。

吃了些早餐,也不可能一直坐在餐廳等下一頓,蘇枕伸手把懨懨的小姑娘領去花園散步。

這一個月來,賀沂一知道自己剛剛做完手術還是康復階段,就像個沒骨頭的小貓似的,去哪都坐在輪椅上。

也確實她沒什麼力氣走路,走幾步就要蹲下來喘喘,加上賀沂長了一張具有欺騙性的臉,蒼白着臉烏漆漆的眸子看着女傭,女傭就遭不住由着她坐輪椅了。

後來蘇枕聽女傭的彙報,實在看不下去了,就每天抽時間陪她散步,扶着她走一會又抱着她走一會,強制性讓她運動。

可是久而久之一點點鬆動妥協,小姑娘就知道蘇枕會慣着她,每日散步的時候,一累了就跟蘇枕撒嬌讓少年一直抱着自己,不肯再走。

蘇枕面上冷淡,看着小姑娘蒼白的小臉,對上無辜的眼神,身體還是很誠實地沒把她放下來。

蘇管家也看在眼裡,悄悄地記錄蘇枕發病的時間間隔,是越來越長了,笑的欣慰。

原本荒蕪的花園也因為賀沂的到來變得鬱鬱蔥蔥,到處都是鮮活的氣息。

從前是蘇管家很隨意地打理,如今是特地請花匠來照顧的,就為了討賀沂開心。

花園深處還是搭了一架鞦韆,用的是蘇枕親自去搶回來老梨花木,價格已經無法估量,就直接擺在外面風吹雨淋的。

因為是夏天還搭了個小帳篷遮遮賀沂,小姑娘一走女傭就會把帳篷收起來。

少女看着面前的鞦韆心情很好,不知道為什麼一靠近這鞦韆就會感覺心情舒暢,還有一股淡淡的香味。

有時候太陽不毒辣的時候,賀沂都忍不住在上面睡一會。

在遠處看的極近,走起來的時候就變得很遠,走到一半,賀沂就開始有些喘息,但是她沒開口讓蘇枕抱她,只是用微微恍惚的眸子看着前面的鞦韆。

蘇枕眸光一凝,伸手環着她的腰把她抱了起來。

「怎麼還是這樣…」小姑娘咕噥一聲,也沒逞強,乖乖地勾住蘇枕的脖子。

今天的陽光正好,曬在人身上暖洋洋的又不會毒辣。

在陽光的照射下,顯得小姑娘的膚色白如新雪,加上蘇枕一抱她起來,就忍不住懨懨地賴在少年懷裡不動都習慣。

少女膚色白如新雪,小臉仰着,唇瓣卻微微浮現着血色,長長的睫毛遮住恍惚的眸子,身上穿着一身黑色蕾絲娃娃領裙子,領口還有兩隻毛絨球,小巧的腳丫子穿着圓頭娃娃鞋,看上去格外精緻。

小姑娘頭髮很長又濃密,發尾還自帶的微卷,若是染上金色就更加讓人移不開眼睛了。

若遠遠看上去像極了一隻精緻的等身洋娃娃,不過蘇枕知道,這洋娃娃嬌氣的很,不小心抱着她用力了點她還會瞪你。

洋娃娃眯着眼睛看着頭頂的太陽,整個人有些懨懨的,有時候很喜歡曬太陽有時間又不大想了,很顯然賀沂現在不想曬了。

可是蘇枕的懷裡太安逸了,鼻尖還能聞到淡淡松竹香,讓人有些昏昏欲睡。

怕沒坐到鞦韆就睡著了,賀沂努力掀開眼睛看向蘇枕,少年看着前面的路,因為身高差距,她只能看見一個線條分明的下顎。

大概是懷裡小姑娘目光過於熱烈,蘇枕眸光一垂,和賀沂的目光對上。

少年眉峰微斂,深邃的眸子和她對視,五官精緻,輪廓分明,膚色也不亞於賀沂,唇角揚了揚,是個讓人驚艷的美少年。

賀沂也不慫,還敢伸手摸他的臉,微亮的眸子彷彿在說手感不錯。

小姑娘這種親昵的小動作蘇枕早就習慣了,如果心情好,說不准她還會問你為什麼皮膚這麼好?

走到鞦韆面前,賀沂才推了推蘇枕的胳膊想下去,少年把她放了下來,修長的手指慢條斯理地把她領口散掉的毛絨球系好,才任由她坐下。

「阿枕推一下!」聞到讓人安定的味道,賀沂直接靠在上面,回頭向蘇枕撒嬌。

少年伸手輕輕地推了一下,鞦韆便晃了起來,快停下的時候,蘇枕又控制着搖擺的幅度。

沒一會,鞦韆上的賀沂就靠在上面睡著了,長長的睫毛遮住泛着淺淺烏青,這幾天因為大家的緊張術後的恢復情況,她也沒睡好。

蘇枕靜靜地站在鞦韆前面,擋着陽光,任由賀沂睡了一會,確定她睡著了才伸手把她抱起來返回主樓。

一路上碰到正要去找他們的蘇管家,見賀沂睡著了蘇管家也沒出聲打擾怕吵醒小姑娘。

這幾天大家都提心弔膽的盯着她,生怕她術後恢復的不好。

被這樣的氣氛,也難免被感染,小姑娘嘴上不說,但是等虞白看報告的時候還是緊張的。

放下懷裡的女孩,蘇枕眸光掃了一眼站在門口的蘇管家,眼底的嫌棄不言而喻。

主卧連帶書房,一般賀沂睡覺,蘇枕才會在書房工作,若是小姑娘醒着的時候,反而進度極慢。

工作的時候時不時能盯着賀沂,小姑娘不知道什麼時候染上了愛蹬被子的壞毛病,每次蘇枕都想着等賀沂一醒就訓她,務必讓她改掉。

最後都被賀沂剛睡醒迷迷糊糊的小模樣糊弄過去了,蘇管家就見過一回。

那時候賀沂晚上睡覺把被子踢掉了,第二天就感冒了,虞白給她打了一針倒是好了,結果第二天晚上又踢。

第二天就直接發燒了,他看着少主陪在睡的昏昏沉沉的賀沂,動作輕柔彷彿手中觸碰的是稀世珍寶,想着這一回少爺總該要讓賀沂改掉這小壞習慣了吧?

《少主夫人:今日也要拒絕你》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