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人間鬼話
人間鬼話 連載中

人間鬼話

來源:google 作者:我女友叫趙靈兒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我女友叫趙靈兒 李一葦

觀落陰,告陰狀,見元辰,守七魄風水陰陽秘術發展到今天,世間劃分出四大門派,分別是雲天亭,水鳥觀,大乘府,無相門我叫李一葦,出生在一個驅鬼家族,【懸壺濟世非名利,驅鬼役靈為眾生】是祖宗留下來的遺訓一段誤打誤撞的遭遇讓我得知了家族被詛咒的秘密,我決定踏上去挽回家族命運的道路,沒想到我與四大門派的故事才剛剛開始….展開

《人間鬼話》章節試讀:

我陷入了深深的猶豫之中,一是我確實不知道該怎麼去幫助他們,幫助然然。

二是我怕我去了之後,幫不上什麼忙,會讓他們更加的失望難過。

雖然我已經熟讀木頭箱子里的那十幾本書,可是我一次都沒有運用到實際上,也沒有任何人教過我。

等一下…….

有這麼一剎那,門口的阿姨和奶奶說的這個事情,我好像似曾相識過。

對了,是《李雲天記》

這本書雖說我早已經翻來覆去看了幾十遍,可這本書不同於其他的那些書。

畢竟像《窮通寶鑒》、《滴天髓》、《推背圖》這類書籍都是出自於各個朝代風水大師之手,經過嚴謹的構思與試驗,撰寫出來的精華。

留給後人參考學習那是綽綽有餘的。

而我的曾祖父,只是一百年前的一位風水先生,與其說是風水先生,不如說是野路子出來的大仙,大仙是我們這地方對風水先生的統稱。

雖然說我的曾祖父李雲天當時也是赫赫有名的風水大師,而且據他自己的日記記載,鼎盛時期底下徒弟有二三十人。

在當時也是名聲大噪,在老百姓心目中,也算是一代大師,這才有了當時響徹一方的雲天亭。

但是,他寫這本《李雲天記》的時候,我想也僅僅是為了記錄。

就像如今的社會有人喜歡用拍照片的方式去記錄生活一樣。

他可沒想讓後人膜拜他的日記啊。

所以這本日記過於隨意和潦草,基本上想到哪裡寫到哪裡。

這本《李雲天記》一共有300多頁,前前後後從封頁的1895年動筆,一直記到了有了我爺爺,也就是1922那一年。

按理說應該是最後十幾頁都被撕掉了,中間的內容全部都是這二十七年的事迹。

這裏面有起初的幫人驅鬼、幫人改宅基、幫人看墓址、招收徒弟、創建雲天亭。

到後來的幾年中去了東賢、北明和西鹿,爺爺奶奶口中的水鳥觀、大乘府和無相門也均有提及。此事後面我會一一說來。

說回這本書里記錄的事情,無一不是邪靈奇詭之事,曾祖父也把每一次的化解之法都記錄在內。

就在剛剛,我才恍然記起。

其實門外的阿姨和老奶奶說的這些事情,在曾祖父的早年遭遇里也是時有發生,從書中看來,也算不上是什麼棘手之事。

可,對於我的曾祖父來說並不困難,甚至舉手之勞。對我來說就不一定是這麼回事了。

另一方面,我的心裏又忐忑不安,怕父母知道我接觸了這類事情會把我罵死。

……

我到底該怎麼辦。

每一種思緒都湧上心頭。

就在這時,年少方剛的我,突然一下覺得這沒什麼好猶豫的。

不管了!我不管了!

我不能眼睜睜看着別人於危難之中而不顧,況且那位阿姨和奶奶絕望的神情也讓我心痛。

我低下了頭,倒吸了一大口氣,再吐出來。

幾秒鐘之後,我去柜子里找了一件衣服,穿上了襪子,準備出去告訴在門口等候的阿姨和奶奶。

我走到了門口,發現阿姨正探着頭焦急的在等待。

「怎麼樣,怎麼樣,有消息嗎,小夥子。」

阿姨急切的問道。

我搖搖頭,說道:

「電話關機了,聯繫不到。」

「不過,阿姨,你先把奶奶扶起來,我跟你們去。」

「你??!…….」

「你行嗎….」

「小夥子,這可不是開玩笑的事情,你要想好。」在門外的奶奶說道。

「沒事的,奶奶,我可以試試看。」

奶奶聽完我這句話之後,又擦了擦紅透了的眼眶,對旁邊的阿姨說道:

「我們快回家吧,小梅,不知道然然現在在家怎麼樣了。」

阿姨趕緊點頭說道:

「好好好,現在我就下去叫車,媽,你走慢點,還有那個,小夥子,謝謝你,大恩大德!」

「阿姨,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你先去叫車吧,我攙扶着奶奶,一會去找你。」

阿姨聽完之後,飛奔着往馬路邊跑去叫的士。

然然家遠在六十公里外的村子裏,可想而知如果不是已經到了緊急的關頭,怎麼可能會跑這麼遠來找我的父親。

這年頭的士一般不願意跑這麼遠,城市內的出租都只願意跑市區,因為如果跑這麼遠的話,的士師傅回程的路上基本上百分之百都是空車。

我把奶奶攙扶下來了,阿姨還在焦急的打車,本就沒見到幾輛的士,每次揮手攔下的的士師傅,一聽說我們去那麼遠的地方,一腳油門都跑了。

早上的太陽格外的曬人,就這樣我們三個人在大太陽的馬路邊上等了十分鐘…

二十分鐘…

四十分鐘…

這樣等下去不是辦法,而且能看出阿姨和奶奶的精神已經開始越來越焦躁不安。

怎麼可能不急躁呢?畢竟然然現在在家裡是怎麼樣的誰都不知道,阿姨也沒有手機能得知這一切。

就在這時我想到了住在馬路對面的周越,他是我的小學同學兼初中同學。

可以說是發小,從小一起長大。我們倆個的家又挨得這麼近,所以我們倆關係自然就很好。

他比我大兩歲,能做同學完全是因為周越幼兒班留了一級,小學留了一級。

因為幾個月前他剛考取了駕照,他的家裡是做水產生意的,就是賣魚。

家裡並不富裕,這麼些年都是周叔叔,起早貪黑的,一直維持着家裡的生活。

家裡正好也有一輛平時送貨的麵包車。

「奶奶,阿姨,你們倆在路邊等我一下,我去趟馬路對面,一會兒就回來。」

說著,我便往馬路對面跑了過去,也沒來得及看阿姨和奶奶的反應。

我幾步並作一步,飛快的跑到了周越的家裡,敲門沒人應,果然這孫子還在睡覺。

好在牆頭並不高,兩米的牆頭我跳起來就翻了過去,這一翻把院子里的狗驚動了。

「汪汪汪.. 汪 …」

院子里的狗開始大叫起來。

「噓,樂樂,是我!」

周越家裡的狗叫樂樂,也是我的好夥伴。

樂樂看見了是我之後,便跑過來蹭了蹭我的腿,還低着頭搖着尾巴哼哼了幾聲。

透過窗戶,我看見了周越還在被子里,被子把他的頭遮蓋的嚴嚴實實的。

原來剛剛樂樂叫的那麼大聲都沒把他吵醒,佩服,實在是佩服。

既然這樣,那我就給他來一次獨特的叫醒服務吧!

《人間鬼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