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全寵小萌妻
全寵小萌妻 連載中

全寵小萌妻

來源:google 作者:紅十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權玖笙 現代言情 白小萌

「小東西,撩了就想跑?」「寫個欠條不行嗎?」「女人你要對我的青春負責」她扭頭把軟萌小包子塞到他手裡:「諾賠給你」全世界都知道她老公有病,她覺得已經無藥可救寵妻是一種病,葯不能停啊!展開

《全寵小萌妻》章節試讀:

  一說要報警,大家像是炸開鍋一樣,臨近畢業,誰想背案底?
  白小萌死死捏着包包里的黑卡,眼底十分糾結,她到底該怎麼做?
  她不想跟那個男人扯上任何關係,可是如果不拿出錢,他們就會被抓到警局。
  都是因為她,顧一鳴才估計這麼做的。
  白小萌眼中露出決心,她不能連累閨蜜。
  經理一臉冷漠:「沒錢就借,借不到就去坐牢。」
  她上前一步走到經理跟前,拿出黑卡遞過去:「這個,夠了嗎?」
  經理不屑的目光落到黑卡上,臉色驟變,倒不是黑卡的緣故,而是黑卡上面的標誌,一朵薔薇花。
  臨川用薔薇花作為標誌的,只有一人:權玖笙。
  所以他一眼就認出這是權九爺的私人卡。
  他狐疑看了眼白小萌,如果是九爺的女人,給張附屬卡就夠了。偏偏給的是九爺的卡,他就不得不懷疑這張卡的來歷了。
  經理恭敬接過卡:「請稍等。」
  白小萌拿出黑卡,大家都看得一清二楚,心底紛紛猜測着黑卡的來歷。
  莫晴眼神複雜的看着小萌,小聲詢問:「黑卡是顧一鳴給你的?」
  「不是。」白小萌搖搖頭,低頭迴避閨蜜的眼光:「是一個朋友的。」
  朋友?
  莫晴一把拉住她:「小萌,你可別犯傻。」
  白小萌雖然是白家的女兒,但是不受寵,過得比他們普通人都還不如。她也不信這卡是白家人給小萌的,她只能想歪。
  「喲,我說她為什麼跟顧大少分手,原來是攀上高枝了。」一個女同學陰陽怪氣看着白小萌。以前顧一鳴追求白小萌,陣勢不小,大家都羨慕嫉妒恨。
  如今終於看到灰姑娘被富二代甩了,雖然什麼都沒說,心底還是有些痛快,大家都做過灰姑娘的夢,憑什麼白小萌能被看上。
  「都閉嘴。」莫晴首先維護自己的好朋友,白小萌是什麼人,她比誰都清楚。
  白小萌挺直後背,不想理會這些流言蜚語。更況且那張黑卡的來歷,想到這裡,她的心有些擔憂。
  很快經理走了進來,身後還帶着保鏢:「白小姐請你跟我們走一趟。」
  白小萌後退一步:「有什麼事情?」
  「是這樣的,我剛剛打電話核實了這張卡,那邊的人說這張卡被人偷走了。所以,需要你跟我們走一趟。」
  「不可能,明明是。」白小萌沒說完,這明明是那個大叔給她的,怎麼可能是她偷的。
  「好,我跟你走。」大不了她給大叔打電話,這就是他親手給她的。
  「小萌。」莫晴擔心拉住白小萌。
  「我沒事,你們先走。」白小萌安慰閨蜜,轉身跟着經理走出去。
  一行人走在走廊上。
  白小萌吸了一口氣說:「黑卡是大叔給我的,你不信的話,我可以給他打電話。」
  「呲,一個小偷,還妄圖想攀附九爺。」經理一臉鄙視,「趕緊把她送到**局,順帶通知她父母把飯錢給了。」
  「喂你們幹什麼?」白小萌想掙扎,但是被保鏢架住身體,根本沒有自由。
  「要不是為了九爺的名聲,剛才就把你扭送到**局了。居然偷到九爺身上,簡直是不想混了。」
  「放手。我不是小偷。」白小萌大腦一片空白,那個明明就是大叔給她的,怎麼可能是她偷的。
  被塞到麵包車裡,白小萌想找那張名片,可是怎麼也找不到。
  她好想哭,如果真的通知家長,被白家人知道自己的事情,後果她簡直不敢想。
  她只有聯繫上大叔,才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可是她要怎麼才能聯繫上大叔?
  被送到**局,她一個人被留在一個陰暗的小屋子裏面,對面坐着一男一女兩個**。
  「說,趕緊交代你是怎麼偷權少的卡。」
  「我沒有偷,是他給我的。」白小萌眼眶紅紅,一臉倔強。
  她解釋了很多次,他們都不相信自己,一副認定她在撒謊的樣子。
  女**一臉譏諷:「你知道九爺是誰嗎?多少名媛想貼上去都沒有辦法,你一個黃毛丫頭居然大言不慚說是九爺的女人。誰信?」
  「你們這些大學生就是愛慕虛榮,趕緊交代犯罪經過,不然九爺追究起來,你的下場可就不單單是偷東西。」
  「我沒有偷,讓大叔來跟我對峙,是他給我的。」
  「別妄想勾搭上九爺,也不看看你是個什麼東西。」
  兩人一言一語,直接把她當做了小偷,眼神也流露輕蔑。
  不過她被帶到了另外一個地方,看起來也不像**局,更像是這裡的地下室,房間陰暗,也沒有燈。
  這裡很像在電視上看到的審訊室,可她即便是沒去過**局,也知道這裡不是**局。
  那她這是在什麼地方?
  白小萌眼底露出難過,被人誣陷成為小偷的感覺,一點都不好受。
  她一連坐了好幾個小時,腳都麻了,這不是最重要的,現在她很想上廁所。
  她臉紅開口:「我要上廁所。」
  一男一女對視一眼,說:「想上廁所可以,先交代事情經過。」
  白小萌急得小臉白成一片,緊緊夾着腿:「我不是小偷,是他給我的。」
  「看你能嘴硬到什麼時候。」女人很有信心等着白小萌憋不住交代。
  白小萌腦門全是冷汗,她不是傻子,知道兩人不讓她上廁所,就是故意逼着她承認。
  可是她沒偷,憑什麼要承認。
  小時候明明是白菲菲偷了東西,後來頂包的人總是她。她最討厭有人污衊她。
  她渾身發冷,只覺得度日如年,死死咬着牙關,生怕一動,她就會失禁。
  生理上的羞辱,還有精神上的折磨,儘管白小萌憋得搖搖欲墜,但卻依舊倔強不肯鬆口。
  「喂喂,趕緊承認,別浪費大家的時間。」女人一臉的不耐煩,走過去粗暴用本子戳她的臉。
  看到嬌嫩白皙的肌膚,老女人一臉嫉妒,使勁兒戳過去:「長得一副放蕩的模樣,乾脆別偷,直接去賣好了。」
  「呸,老女人。」
  「還敢頂嘴。」
  老女人一個耳光打過去,下手又狠又毒,她半邊小臉兒都紅腫起來,格外的嚇人。
  「沒人要的更年期婦女。」
  白小萌倔脾氣上來,抬頭怒視老女人,有本事打死她,反正她不會認。
  「小賤人。」老女人怒不可揭揚起手,狠狠扇了過去。
  白小萌害怕閉上眼,眼睫毛不斷抖動,一陣風靠近。
  但是卻沒有預期的疼痛傳來。

《全寵小萌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