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情意綿綿:盲少花式絕寵
情意綿綿:盲少花式絕寵 連載中

情意綿綿:盲少花式絕寵

來源:google 作者:顏以瑤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悅寧 現代言情 顏以瑤

M市機場女子身着一襲白裙站在機場出口,看着身邊各色的人,似是尋找着什麼最後,嘴上只是掛着一絲自嘲的笑,顏以初,為何還要這般不死心?她拉着自己的小型....展開

《情意綿綿:盲少花式絕寵》章節試讀:

「熙然,你的臉怎麼樣……」

顏家。

「你說顏以初她傍上了大款?」沈悅寧坐在沙發上問道。

「是啊,我看他很有勢力,應該不比我們顏家差。」顏以瑤認真的說道。

拜託,不是不比你們差,是你們根本就沒法比好嗎?!

「但,他是一個瞎子,應該也做不出什麼太大的事來。」

「瑤瑤,你太年輕了,說不定他不瞎呢,這些叫做商業偽裝!」顏以玲說道。

「姐姐,什麼商業偽裝啊我是不懂的,我啊,只想好好和熙然在一起!別的啊,什麼都不想!」

「好了,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以玲,你去查查顏以初身邊的那個人到底是什麼身份,以瑤,你就安心準備和熙然的婚事。我……這幾天不只是怎麼的,特別容易累,這說說話就覺得腰酸背痛的……唉……不知道是不是老了。」

「哪有,媽媽你才四十,一點也不老!看起來就像三十歲!」顏以玲甜甜的說道。

「就你嘴甜!我先上樓了。」

晚上。沈悅寧從浴室中出來,便看見站在陽台上的顏正敖。笑着走過去,從後面擁住他。

「正敖,在想什麼呢?」

雖然顏正敖已經四十五歲了,但是他一直都有鍛煉保持身材,因而沒有這個年齡的男人該有的肚腩,這讓沈悅寧很是歡悅。

顏正敖收回眼中的悲傷,轉而笑着對沈悅寧說:「還能想什麼?想你啊!寧寧,你還是這麼美!」

沒當顏正敖叫着「寧寧」時,沈悅寧都不能確定他叫的是她還是那個女人,但是總會用千萬種理由來告訴自己,叫的就是她沈悅寧!

「討厭……」沈悅寧嬌羞的說道,但手卻不由自主的攀上了顏正敖的脖子,與他相擁而吻。

顏正敖也熱情地回應着沈悅寧。他們吻得天昏地暗,很快邊來到了床邊。顏正敖將沈悅寧按在床上,透過她那張幾分相似的臉去看另外一個人,「寧寧……」

「正敖。」

一瞬間,便清醒了,他知道,這不是她。他笑着說道:「小妖精,還這樣風情?好,我給你!」

就在兩人顛鸞倒鳳之際,沈悅寧的小腹痛了起來,使她不由得吃痛的叫出聲來,「啊,好痛!「

顏正敖聽見後趕忙停下動作,心急的問:「寧寧,你怎麼了?」

當顏正敖離開自己的身體時,沈悅寧感覺到下身一熱,有什麼液體流了出來。她捂着腹部,道:「正敖……我的肚子……好痛……好痛……啊!」

「肚子痛?怎麼會?寧寧忍住,我馬上叫醫生過來!」

轅家大宅。轅祈夜的房間。

顏以初洗完澡走進轅祈夜的房間,卻沒有見到他的身影。

奇怪,他去哪裡了?

正想着,便聽見樓下傳來「啪」的聲響,顏以初趕忙跑下樓。一下樓邊看見轅祈夜赤腳站在茶几旁,周圍是碎玻璃,他的一隻腳正要踩向碎玻璃,顏以初趕忙出聲道:「別動!」並快步走到轅祈夜身邊,服他坐在一旁的沙發上。

「你是要喝水嗎?怎麼不叫我?你一個人下來很危險的不知道嗎?以前都是自己一個人嗎?」顏以初一邊幫轅祈夜到說一邊問道。

回答她的是一片的沉默。

「欸……」顏以初見轅祈夜不回答,便知道自己說到他痛處了,「對不起……我……」算了,還是不說了,說多了會錯。

將水杯放到轅祈夜手中,然後彎身收拾地上的碎玻璃。很靜,只能聽見顏以初在收拾玻璃時發出的聲音。

讓他是不是生氣了?都不講話了……

「嘶!」一不留神,玻璃便扎進了自己的手裡。轅祈夜聽見後慌忙將水放在一邊,站起身來,就要查看顏以初的傷勢。但是,顏以初還沒有收拾他腳邊的碎玻璃,當他一腳踩下去時,顏以初彷彿能夠聽見玻璃扎進轅祈夜的腳時發出的聲音,心中莫名抽痛。

「你站起來幹什麼?我還沒有收拾好,玻璃都扎進你的腳里了!痛不痛啊?」顏以初急得都快哭了,直想跺腳。

但轅祈夜絲毫沒感覺到疼痛,拉着顏以初的手,問:「你的手怎麼樣?」

顏以初此刻是該氣還是該感動,他自己的腳上的比自己還嚴重,還在這裡關心別人。顏以初扶轅祈夜坐下,道:「我的手沒事,倒是你,腳痛不痛啊?醫藥箱在哪?」

「在茶几下面中間的抽屜里。」轅祈夜回答道。

顏以初拿出醫藥箱,先用酒精和棉簽把自己受傷的傷口清理一下,再用創可貼貼起來,然後拿着鑷子,將轅祈夜受傷的腳放到自己的膝蓋上。當看到腳底還在流着血的傷口時,顏以初的眼圈紅了,「一定……很痛吧!都是我不好……你忍着點,我要把碎玻璃取出來了。」

轅祈夜淡淡的回了個「嗯」字,彷彿受傷的人並不是自己一般。

顏以初拿着鑷子的手顫抖着,她用鑷子夾住肉里的玻璃,然後**,轅祈夜痛的悶哼了一聲。顏以初聽見後抬頭看向他,不敢繼續再拔。

「怎麼不繼續?」轅祈夜見顏以初不再拔,疑惑的問道。

「我……我怕你疼……」我也疼。

「沒事,繼續拔。」

接下來,顏以初把剩下的玻璃都**,而轅祈夜則沒再發出過一點響聲。

顏以初把轅祈夜的腳處理好,幫他穿好拖鞋,再把地上的碎玻璃收拾好,然後走到轅祈夜面前,眼淚,不自覺的落下。

似是聽見顏以初的抽泣,轅祈夜一把將她拉在懷裡,柔聲問道:「怎麼哭了?」

顏以初意外的沒有推開轅祈夜,而是呆在他的懷裡,道:「對不起,都是因為我……我怎麼這麼笨,連玻璃都不會收拾……我應該先收拾你腳邊的玻璃的,這樣你的腳就不會上的這麼嚴重了!對不起……都是我的錯……我好笨……」

懷裡的人在自己的懷裡自責,轅祈夜只想好好的愛撫她,「傻瓜,不是你的錯,你一點錯都沒有,真的,不是你的錯,是我的錯……」

顏以初搖着頭說:「不,是我的錯,如果我……嗚……」顏以初還沒說完,轅祈夜便用自己的唇堵住了她的嘴。

《情意綿綿:盲少花式絕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