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連載中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

來源:google 作者:福晉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李蘭心 現代言情 福晉

【changdu】要說這人就是不禁念叨,第二天四爺就進了蘭心院的門用膳的時候,四爺開口道,「我打算大辦二阿哥的滿月宴」李蘭心有點懷疑自己的耳朵,您老人家在說什麼?大辦?您是嫌福晉不夠恨我呢「你不願意?」她臉...展開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章節試讀:


侍寢這種事想像起來讓母胎單身的李蘭心很羞恥,但是看到四爺的腹肌,她直接流出了痴漢的口水。總的來說,還不知道是誰佔了誰的便宜。蘭心院一晚上叫了三次水,蘇培盛站在門外心想這動靜可真是久違了。

第二天四爺起身,看到身旁的人睡得正香,也就沒有叫她。蘇培盛有些好奇,這李格格原來每次都是起床伺候爺更衣的,這次怎麼直接睡死了。莫不是主子爺憋了太久了,把人折騰的太狠?

四爺也不缺個伺候穿衣的人,之前是李氏非要堅持,他也沒辦法就由她去了。想到昨天晚上,他覺得床上的人似乎跟之前有什麼不同了。以前她可能把他當主子,但是昨晚她的眼睛裏只有他這個人。

李蘭心不知道四爺想的這些亂七八糟的,她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大格格已經來問了三次了。

起床時看到身上淺淺的指痕,李蘭心還是羞紅了臉。雖然是沒有選擇,但是四爺真的沒讓人失望,她也算是賺到了。

四爺宿在他們院里,整個蘭心院的下人都喜氣洋洋的。李蘭心心情也不錯,除了因為四爺,還因為今天桌上有她喜歡的酸菜魚。

「前幾天聽主子在念叨,雲夏特意去廚房要的。」秋月在給雲夏邀功,雲夏的話實在是太少了。

「乾的好。」李蘭心毫不吝嗇的給雲夏點了個贊。

吃了一個月清湯寡水的飯,她現在覺得自己能吃下一頭牛。李蘭心吃了兩碗飯,一邊吃一邊嘀咕,「感覺今天的飯菜味道跟以往的不一樣呢?」

旁邊伺候的秋月和雲夏收斂了一下吃驚的表情,還是秋月開了口,「格格您不知道啊,今天的飯菜是前院的廚房做的。主子爺說,咱們院子以後的伙食都走前院了。」

「哦。」四爺說過嗎?李蘭心努力的想了想,昨天晚上好像是說過這麼一句,她早忘腦後去了。

不過四爺這是承包了她的伙食嗎?真是好棒棒呢!可惜四爺走了,不然高低給他表演一個磕一個。

「主子爺還說,我們院里自己也可以開火。」雲夏接著說道。

李蘭心:……

啥也不說了,四爺真棒!

吃完了飯,李蘭心就開始給大格格講睡前故事。大格格很喜歡王子和公主的故事,就連午睡也要聽。

今天正好講到了灰姑娘的故事,仙女教母給灰姑娘變出了水晶鞋,南瓜車,讓她可以去參加王子的舞會。

雖然不懂什麼是舞會,也不稀罕什麼王子。但是能變出水晶鞋和南瓜車,這是什麼神奇的魔法,小姑娘心嚮往之。

「你也想要水晶鞋?」李蘭心問睡眼朦朧的小姑娘。

「想……要。」小姑娘的眼皮都快撐不住了。

她最後聽到的一句話是,「夢裡啥都會有的。」

雖然灰姑娘的故事是騙人的,但是如果她想要,估計她阿瑪真的能給她找來,這就是家裡有皇位要繼承的好處啊。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李蘭心不是帶着女兒看畫冊,就是跟兒子嗚嗚啊啊的進行嬰語交流。

馬上就到八月十五了,到時候四爺和福晉就會帶着弘暉進宮。弘暉是四爺的嫡長子,滿月康師傅就給起了名字,重視程度可見一斑。

四爺這幾天時不時的讓人送些東西給她,就怕她沒法進宮心裏不舒服。對此李蘭心真是沒有一點波瀾,無他,只因為進宮雖說是一種榮耀,但是也是一種身和心的考驗啊。

進了宮就是小輩,動不動就要行禮問安。誰願意去誰就去吧,她要在家舒服的睡到自然醒,吃飯吃到撐。

不過四爺給她送東西她還是挺開心的,那都是真金白銀啊,誰會嫌多。特別是裡邊有一匣子珍珠又大又圓,被大格格看到就不鬆手了。

李蘭心看她喜歡,給她留了一部分當珠子玩。另外一部分叫人做了首飾,等這小妮子大了就可以戴了。

八月十五這天,一大早院子里就熱鬧起來了。這個時候李蘭心還在會周公,福晉已經穿上冠服,坐上馬車出發進宮了。

這次進宮還是要小心謹慎,德妃娘娘本來就跟四爺不親近,更別提她這個四阿哥福晉了。而且最近她還被四爺抓了小辮子,更怕一個行差踏錯丟了四爺的臉面,讓四爺不喜。

永和宮外,迎接她的是崔姑姑。看到她們,崔姑姑的臉上就帶上了笑容,「四福晉可來了,娘娘一大早就等着您了。」

四福晉不敢耽擱,說了句辛苦姑姑了就跟着進了永和宮的門。

崔姑姑帶着人進了雍和宮正殿,等四福晉行了禮,德妃的目光就落在了她抱着的弘暉身上,「這就是弘暉吧,讓本宮看看。」

「是。」四福晉把弘暉交給了崔姑姑。

弘暉長的白白胖胖的,也不認生,看到德妃就露出個笑容。這一下就讓德妃高興的不行,這孩子不像老四整天板着個臉,竟然是個開心果呢。

四福晉在底下看到德妃露出笑容,心底也鬆了口氣。弘暉是德妃娘娘的第一個孫兒呢,德妃娘娘喜歡也在情理之中。

逗夠了孩子,德妃就叫人把弘暉抱下去餵奶了。這個時候她才分出精神來跟兒媳婦寒暄,「弘暉這孩子本宮瞧着喜歡,這都是你養育有方。」

四福晉面帶笑容回道,「這是兒媳的本分。」

德妃點點頭,這個兒媳雖然跟她不親近但是個知分寸的。於是又問了一下四爺府里的情況,「二阿哥最近怎麼樣?」

「府醫剛診過脈,二阿哥身體已經大好了。」四福晉的表情未變,彷彿也真的為二阿哥高興一般。

「那就好。」女人之間的小事德妃是不屑於管的,只有子嗣才是最重要的。

端着一張溫柔賢淑的表情,四福晉陪着德妃用完了午膳。本想着下午在偏殿里熬熬就過去了,沒想到皇上卻要見弘暉。

這下連德妃也驚動了,午覺也睡不成了,婆媳倆就在偏殿里尬聊。聊着聊着德妃就說,「老四身邊服侍的人不多,過一陣我給他選兩個。」

四福晉差點當場噴出一口老血,但臉上什麼都不敢表現出來,只能點頭接下了這兩個人。

德妃娘娘這是什麼意思?連個預告都沒有突然就送人。主子爺要是知道了,不得以為是她主動跟娘娘要的人啊,真是屋漏偏逢連陰雨。


《清穿之我竟然成了齊二妃》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