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千金不換:總裁的復仇小妻
千金不換:總裁的復仇小妻 連載中

千金不換:總裁的復仇小妻

來源:google 作者:雲卿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小月 凌洛峻 現代言情

一夜激情他消失不見,婚禮出現救她於水火愛火難滅,前任重現,愛人親人雙雙背叛,她悲痛欲絕去了國外一年後的她,滿血復活,回歸復仇,卻意外得知真相新歡舊愛難以抉擇,是愛是恨意外懷孕讓她陷入兩難,破鏡重圓卻有重重阻礙,無意間她得知了自己的身世之謎,家族恩怨漸漸揭曉……展開

《千金不換:總裁的復仇小妻》章節試讀:

「朵朵,你怎麼會在這裡?」
———————-
兩個人同時欣喜的說道,原來這慕容氏總裁不是別人,正是雲朵朵自小就認識的鄰家大哥哥。
小時候兩個人也算是青梅竹馬,兩小無猜。
只是後來慕容言的父母離異,他就被母親接到國外生活,自此之後兩人就沒了聯繫。
記得當時慕容言要出國之前,兩個人還因為不舍大哭大鬧了一頓。
甚至還許下承諾今後若是相遇便不離不棄。
不過雲朵朵還是當年可愛的小姑娘,而慕容言卻已經不是簡單的鄰家大哥哥,而是慕容氏最年輕有為的總裁了。
兩個人都用一言難盡簡單回答了對方的問題,慕容言伸手拉起了雲朵朵,眼裡心裏滿滿都是久別重逢的喜悅。
「朵朵,對了,你剛才怎麼了?
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慕容言的眼眸一冷。
想起了剛才雲朵朵狼狽的可憐模樣,不禁有些心疼。
雲朵朵不在意的擺擺手,努力扯出一個最燦爛的笑容,「沒有人欺負朵朵,言哥哥放心吧。」
雲朵朵十分了解這個溫暖的鄰家大哥哥,他總是保護着自己,是個笑起來很好看的陽光大男孩。
慕容言也明白,雲朵朵是個什麼事情都自己扛的堅強的小女孩。
她越是平靜,受到的傷害就越大。
慕容言沒有放開雲朵朵的手,笑容和煦又有幾分狡黠,「既然這樣,言哥哥帶你離開這個不愉快的地方吧!
來,跟我走…」
沒有給雲朵朵開口拒絕的機會,慕容言拉着她的手跑出了婚禮現場。
就這樣,一場沒有了新郎和新娘的婚禮只能在尷尬中草草結束了。
而目睹全過程的杜菲菲拉過旁邊的侍從問道,「剛才帶新娘的男人是誰?」
「慕容言,慕容氏最年輕有為的慕總裁。」
「好,謝謝。」
杜菲菲隨手扔了一百做小費,「哼,慕容言,雲朵朵…」
而這邊雲朵朵和慕容言從婚禮現場跑了好久終於停下來,他們看着對方喘着粗氣,終於忍不住相視而笑。
雲朵朵好一會兒才平復了氣息,慕容言這才疑惑的問道,「對了,朵朵,今天你怎麼會出現在凌家的婚禮上?
還…」
還那麼狼狽…
後面的話慕容言沒忍心說出口,畢竟她是他一點點都捨不得傷害到的最親愛的姑娘。
「因為我就是這場婚禮的新娘呀。
可笑吧」雲朵朵自嘲似的說出了這個重磅炸彈。
但這對慕容言來說就是一個晴天霹靂。
慕容言難以置信,難道剛才賓客們一直在底下議論的新郎落跑的倒霉新娘就是,雲朵朵么?

他有太多問題想問,卻又不知從何說起。
知道朵朵結婚那一刻,他的心突然像亂麻一樣一團糟糕。
「為什麼要和凌家大少爺結婚?
到底發生了什麼?
你為什麼…」不等我回來。
這句話仍然被慕容言咽下去。
因為他知道此刻並不是談這些的問題的時候。
雲朵朵並不打算和慕容言作詳細的解釋,她只是嘆了一口氣,開玩笑似的回答道,「欠了凌洛俊的大人情,只好以身相許咯。」
慕容言的眼睛瞬間重燃了火苗,人情?
他迫不及待的追問雲朵朵,「你是欠了他什麼?
我都可以幫你還。
這個凌氏總裁不是什麼好男人,你還是離開他吧,和他在一起不會幸福的。」
雲朵朵只是搖搖頭,「言哥哥,我知道你的意思。
我答應過他,就一定會做到的。
我現在不能離開他。」
慕容言的眼裡有一絲痛楚,他看的出來雲朵朵的堅定和倔強,只是在此刻他仍然忍不住想勸她改變主意。
「朵朵,不能和他在一起,你要為了自己的幸福着想啊!
難道這麼多年,你都不知道我的心意嗎?
我…」
雲朵朵似乎猜到慕容言的心思,她有些慌亂的打斷了他的話,阻止他繼續說下去。
「言哥哥,我和凌洛俊已經辦過婚禮了,我不能對不起他,就算離開,也要光明正大和他道別,而不是像這樣偷偷摸摸和別人跑了,你明白嗎?」
慕容言怔怔的看着雲朵朵,心裏已經很清楚自己無法改變這個結果。
他慢慢的一步步後退,五官難過的糾結在一起。
良久,他還是擠出來一個好看的微笑,「那好吧,朵朵,我尊重你。
我送你回家吧。」
雲朵朵也沖他甜甜的笑,還是拒絕了他這個提議,「不用啦言哥哥,你今天帶我逃出婚禮就已經很瘋狂了,接下來的事情就讓我自己去面對吧。
畢竟我今天也是新婚的新娘呢,讓別的男人送我回家,有心人會說閑話的。」
慕容言沒有辦法,只能看着雲朵朵的背影漸漸消失在茫茫人群中。
凌洛俊,我只希望你能對朵朵好一點,再好一點。
因為只要你敢欺負她一絲一毫,我就一定會把她搶回到我身邊。
雲朵朵剛剛到凌家大門口,就看見凌夫人和凌雨欣堵在門前,身邊還散亂的擺放着幾件行李,似乎正在等她上前去。
她躊躇了一下,還是走到了凌夫人面前,低着頭叫了一聲,「婆婆,我…」
然而雲朵朵的一個婆字話音未落,凌夫人一個疾風似的巴掌便打了下來。
她嬌嫩的臉上立馬浮現出鮮艷的手掌印。
雲朵朵捂着臉,眼淚委屈的在眼裡打轉,「婆…」
「你不配叫我婆婆!」
凌夫人再一次凌厲的打斷了雲朵朵的話,「我們凌家的臉都被你和那個狗男女丟盡了。」
「什麼?」
雲朵朵十分委屈,她不能理解凌夫人話里的意思。
她和言哥哥什麼也沒有,她問心無愧。
「真不知道大哥怎麼會看上你這樣一個殘花敗柳的女人,真是丟人現眼!
菲菲已經告訴我和媽了,婚禮上你和慕容氏集團總裁慕容言逃出去,不知道哪裡苟且到現在才回來!」
凌雨欣故意在旁邊煽風點火,凌夫人更是氣不打一處來。
先是新郎落跑,接着又是新娘出逃,這一檔又一檔的醜事,簡直把一向好面子的凌夫人氣瘋了。
疏散賓客的時候,凌夫人總能聽到來往不覺的議論紛紛,這些閑言碎語簡直讓她丟盡了老臉。
事到如今,她恨不得把雲朵朵揪出來千刀萬剮,這個沒用的女人既留不住新婚的丈夫,又管不住自己的腿。
這樣的人嫁到凌家簡直就是敗壞名聲。
她毫不留情的又給了雲朵朵一巴掌,眼中滿滿的嫌棄和憤恨。
「從此以後不要再踏入我凌家門,帶上你的破銅爛鐵滾出我們家!」
凌夫人吩咐下人把雲朵朵的幾個行李全部扔在門外。
然後讓王貴全緊鎖大門,這才和凌雨欣放心的扭着屁股進去了。
雲朵朵就這樣簡單粗暴的被婆婆趕出了家門。
她強忍住快要奪眶的淚水,嘴角被那兩巴掌打出絲絲血漬,她伸手擦了擦,然後無所謂的收拾東西離開。
太陽下山,天色漸漸有些昏暗,折騰了一天的雲朵朵現在身無分文,連個暫且歇腳的地方都沒有。
雲朵朵漫無目的的四處遊盪着,天大地大,然而此刻就是沒有她的一小塊容身之地。
她的心裏有說不出來的凄涼,孤獨無助的感覺將她包裹在難受的深淵。
終於,她找到了一個有些偏僻的公園,裏面有一個可以休息的涼亭。
沒想那麼多,雲朵朵拎着不多的行李,慢慢的走向那個更加黑暗的公園深處。
而此刻就在公園的不遠處,兩個猥瑣的混混男人早已盯上了雲朵朵。
「大哥,你不是好久沒開葷了嗎?
你看那個妞怎麼樣?」
男人色眯眯的眼睛在夜色里直勾勾的射向雲朵朵。
他們做夢也想不到今天會有這麼好的艷遇,在這樣一個破舊的涼亭里還會出現這麼標緻的美人兒。
兄弟兩人相視淫笑了兩聲,慢慢將他們的魔爪伸向黑夜中的雲朵朵…
夜晚,凌洛俊終於回到了凌家。
他徑直走向了新房,卻沒有看見雲朵朵的身影,甚至連她的行李都不知所蹤。
他莫名的有些煩躁,微微皺眉,然後急忙去了客廳找到凌夫人和凌雨欣。
還沒等凌夫人開口寒暄,凌洛俊便迫不及待的開口問道,「媽,朵朵去哪了?
她人呢?」
「啊?
她…」凌夫人正欲說話,卻被凌雨欣搶先一步,「我們也不知道嫂子怎麼了,她一回家就收拾東西說要離開凌家,我和媽攔都攔不住。」
凌雨欣給了個眼神示意,凌夫人也忙不停地點頭,「是的是的。」
凌洛俊有些半信半疑,真的是她自己離開的嗎?
可是總覺得哪裡不對…
凌洛俊突然回憶起婚禮現場那一幕,「我會回來的。」
他輕輕對她說。
雲朵朵點點頭,眼裡一片平靜「我相信你。
我會等你。」
對!
我會等你。
她說了她會等我。
不知為什麼,凌洛俊突然十分篤定雲朵朵說的話一定會說到做到,既然她答應了自己,就一定不會輕易離開。
所以…
凌洛俊一步一步逼近凌雨欣,眼神猙獰的有些可怕,他一字一句道,「凌雨欣,我問你最後一遍,雲朵朵是不是真的自己離開了!
?」
凌洛俊強大的氣場壓的凌雨欣無處可逃,頓時編織好的謊言怎麼也說不出口。
她怯弱的縮在一邊,半天支吾不出一句回答「我…她…」
這時凌夫人上前一把拉開凌洛俊,無所謂的說出實情,「那個是女人不想離開,是我和雨欣把她趕出去的,這下你滿意了吧!
那種女人娶進來也是敗壞…」
只是沒等凌夫人說完,凌洛俊便氣急敗壞的打斷了她。
他不覺提高了音量,聲音里全是抑制不住的激動和怒火,「你們太過分了!
朵朵只是個女孩子,天都這麼晚了,你們讓她一個人去哪?
萬一出了什麼事情該怎麼辦?
!」
凌洛俊大聲質問着,不可理喻的怒視着兩個人。
沒再多話,便急忙開着車出去尋找雲朵朵。
而這邊的公園涼亭里,雲朵朵落寞的閉上眼,總算可以身心俱疲的休息一會。
對於被凌夫人掃地出門這件事情,雲朵朵的心裏並未起太多波瀾。
畢竟這個婚姻從不是自己主動選擇的。
現在被迫早點退出這場遊戲,對自己來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
就當自己是早日解脫了吧,雲朵朵的腦海里不禁浮現了婚禮上,她對凌洛俊堅定的承諾那一句,「我會等你。」
只怕這一次自己不得不食言,沒辦法再安靜的等下去了。
然而就在此時,雲朵朵似乎聽到了四周悉悉索索傳來的聲響。
她立馬提高警惕,緊張的環視着四周,心慌意亂的準備拿起行李逃離這個有些不安穩的地方。
此時哪裡還來得及,那兩個猥瑣的男人一下子跳出來,一臉陰險的慢慢逼近雲朵朵。
「啊!」

《千金不換:總裁的復仇小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