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飄香劍雨
飄香劍雨 連載中

飄香劍雨

來源:google 作者:關長風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關長風 武俠修真 秋意

武林人士紛紛莫名的死去幕後黑手究竟誰,又是誰在導演着這一幕幕的屠殺此時江湖風起雲湧紛紛引出世外高人,江湖三大傳奇紛紛登場武林後起之秀隨即而出展開

《飄香劍雨》章節試讀:

鑄劍暗想,不會是讓別人知道了。
那把劍從來就沒讓人看過,究竟哪裡出問題了。
他所說的劍是他幾年前無意中得到的,劍是幹將所鑄。
此劍泛着青銅色的光,雖銹跡斑斑,卻能吹毛斷髮,鋒利無比,

莊主,外邊有人要見你。
鑄留來到正廳,只見一位少年男子坐在那,那男子生的煞是好看。
鑄留想。
此子是誰》一臉英俊相。
那那人原來是樂少鄰!

原來當日樂少鄰離開那後,便返回中原,他一想之下,還是不去恆山,先到杭州拜訪鑄劍山莊。

他師傅告訴他,如果有空就去躺鑄劍庄。
行走江湖大半年了,還沒去拜訪於情不理。

鑄留笑道:「少俠是?」
樂少鄰抱拳道「在下樂少鄰,奉家師之命前來拜訪。」

鑄留疑道「尊師是?」
樂少鄰道:「家師千塵老人。」

鑄留笑道:「原來是千塵老人門下。
恕老夫眼拙…」

樂少鄰笑笑:「莊主見笑了。」
鑄留問道「尊師近來可好。」
樂少鄰忙道:「實不相瞞,在下闖江湖幾年了。
從未回去過。」
「不過家師身體好的很!」
鑄留笑道:「如此甚好!
想來我也十幾年沒見過尊師了。」

樂少鄰道:「我一來拜訪莊主。
二來想向莊主打聽一個人。」

鑄留道:「哦!
打聽誰?」

樂少鄰遲疑道:「恆山派秋意姑娘。」
鑄留嘆道:「晚了。
聽說恆山掌門遭暗算死了。
兄手卻是秋意姑娘,不過我不認為是她。」

樂少鄰睜大眼睛滿臉驚訝之色。
:「不可能的。
她不會殺她師傅的,一定是背後有人操縱。」

鑄留搖搖頭:「樂少俠,先別急。
聽老夫把話說完!」

樂少鄰冷靜下來:「莊主見笑了。」

鑄留道:「當日秋意一心尋死,而她師姐卻認為是她殺了恆山老尼。
她也不反抗。」

「後來。
她又被一神秘人救走。」

樂少鄰搖搖頭:「會是誰?」
鑄留又道:「後來她師姐傳書江湖,遇見此人必殺之。
她師姐還當恆山掌門。
其中原因我也不甚了解。」

樂少鄰一顆心落下來:「她沒事就好。」
鑄留道:「少俠還有事嗎?」
樂少鄰笑道:「多謝莊主告知。
在下告辭了。」

鑄留忙道:「少俠請留步。
既然來了鑄劍庄,何不在這住上幾天,也好讓我一盡地主之宜!」

樂少鄰笑道:「打擾莊主了。
在下深感不安。」
鑄留哈哈笑道:「無妨。
少俠既是老友弟子。
理應叫我一聲大伯。」
樂少鄰笑道:「鑄大伯。」
鑄留摸摸鬍子笑道:「好,好。
賢侄先去休息,晚上為賢侄接風洗塵。」
樂少鄰道:「那好!」

「福伯,帶少俠去廂房休息。」
「是莊主!」
福伯道:

樂少鄰隨福伯七轉八轉來到房間。
樂少鄰道:「麻煩福伯了!」
福伯笑道:「少俠客氣了!」

福伯道:「少俠早點休息。
晚上再來叫您!」

福伯將門關上。
樂少鄰透過窗外看着鑄劍庄。
這鑄劍庄還真大。
亭台樓閣,具有江南傳統建築又不乏特色。

晚上,一片歡樂色彩。
樂少鄰坐在大廳。
他不勝酒力。
鑄留笑道:「賢侄,明天我帶你轉一轉。
如何?」
樂少鄰笑道:「有勞鑄大伯。」
說完又喝了一小杯,有到是三杯下肚,酒入愁腸。
樂少鄰想起秋意,關長風他們。
不知他們怎樣了。
秋意不知在哪?

鑄留笑道:「賢侄,不勝酒力呀!」
樂少鄰點點頭:「酒量不佳,鑄伯見笑了。」

嗜酒之人酒量不在話下,但喝酒要喝出一個情字來,就難了。
世上多是酒量客,人間哪得幾回聞。
傳說唐代大詩人李白便是個酒仙。
武林中不乏以酒出名的俠客。
如江南慕容世家二公子慕容雪便是以嗜酒聞名。
還有蜀中酒仙。

鑄留一一道來;樂少鄰已然趴在桌子上。
憨憨大睡。
鑄留笑看了一眼:「來人扶樂少俠下去休息。」

「是,莊主。」

鑄留踱步走出大廳。
獨自看着天上一輪明月。
他想三日後那人來了怎麼辦,他留下樂少鄰就是想讓他無意中幫幫自己。

鑄劍庄漸漸隱如黑暗之中。
庄內還傳來一陣陣打磨聲。

關長風等人來到中原。
何大成笑道:「中原就是繁華呀。
人流眾多。
熱鬧非凡。

劉海搖搖頭道「雖是繁華之象,繁華背後卻是說不清的腐敗。」

自古一來,朝廷剝削百姓都是名正眼順,一有戰火時,就到處招募壯丁,弄得百姓叫苦連天,苦不堪言。

關長風點點頭:「劉兄言之有理,自古一來,朝廷一向都這樣!」

劉海道:「關兄。
我們現在去哪?」

關長風道:「我也不知道!
要不先去少林!」

何大成道:「就去少林,聽說少林有七十二絕技。
到時定要比試比試。」

劉海笑道:「他們不會和你比的。」
何大成就像被澆了盆冷水。

何大成叫道:「為什麼?
不比我拆了他們的廟。」

關長風呵呵笑道:「因為他們沒空和你比,要念經的。」

何大成不好意思道:「那不就白跑了。」

劉海道:「不一定。
說不定能找到線索。」
「劉兄說的沒錯。」
關長風點點頭。

何大成道:「那走吧!」
劉海見他這麼急。
笑道:「何兄知道路嗎?」

何大成傻眼了:「對呀!
我不知道路呀!」
又被你們耍了。

關長風笑道:「走吧!
何兄。
不要在那嘀咕了。」

三人趕了幾天路。
終於見到天下聞名的少室山了。

來到少林大門前。
關長風見一個人都沒有。
「怪了,平時這裡都有和尚的,怎麼今天一個也沒有?」
「難道少林寺出事了。」

「劉兄何兄,我們趕緊進去!」
三人急忙奔進大殿。
大殿內只有幾個和尚在念經。

「小師傅。
你們方丈呢?」
關長風問道「方丈半個月前已經圓寂了。」
那小和尚道:眼裡竟是傷感。

「我們又晚了一步。」
劉海道:

關長風問道:「兇手是誰?」

那小和尚道:「不知道!
方丈是在密室里圓寂的。」

劉海驚訝道:「方丈這麼好的武功,竟然死在密室?」

那小和尚道:「後來又來了個神秘人。
將戒懷師叔打傷了。」

何大成道:「別賣關子了。
直接說不就行了。」

關長風道:「那神秘人你們看不出來。」

那小和尚搖搖頭:「沒看出來,不過看他才十七八歲的樣子。
不過武功卻很高。
連羅漢陣都被他破了。」

劉海道:「小師傅沒看清他的武功路數?」

小和尚點點頭:「我一個小和尚,怎麼可能看的出來!」

關長風道:「戒懷大師呢?
我們想見他」

小和尚道:「你們等會!
我去告訴一聲。」

何大成獃獃地看着滿臉微笑的佛祖。
佛祖一臉莊嚴寶相,溫和的臉色時時告誡着世人。
可他保護不了少林。
他畢竟是一尊佛像而已

「誰找老衲?」
戒懷走到大殿。

關長風抱拳道:「在下關長風。」
劉海道:「在下劉海,這位是何大成。」

何大成憨憨笑道:「大師,有禮了。」

戒懷道:「原來是關長風關大俠,老衲眼拙!」

關長風道:「大俠不敢當!」

戒懷道:「不知幾位找老衲有什麼事?」

關長風想想道:「大師是不是和一個神秘人交過手?」

戒懷嘆道:「我輸給他了。
我竟然看不出他的武功路數來,不過我隱隱覺得他應該是大漠來的。」

關長風疑道:「大漠來的。
據我所知,大漠很少有高手來中原的。」

戒懷搖搖頭:「老衲也不敢肯定。」

劉海他們不知說什麼好!
只能離開少林。

戒懷道:「幾位還有什麼問題?」
關長風道:「我等告辭了,有緣再見!」

戒懷道:「恕老衲不能遠送。」

關長風一路在想,少林方丈武功卓絕,怎會被人暗殺了!

少林的鐘聲又敲響了。
少林一如往常,大殿內坐滿了和尚,在念着佛經。

樂少鄰在鑄劍庄住了一天。
期間樂少鄰何鑄留談了不少話,都是噓寒問暖的客氣話。

樂少鄰呆在房間裏面,一點睡意都沒有。
遠處再度傳來碰撞聲。
他好奇的往哪裡走。

「少俠還沒睡」福伯站在他背後道:

樂少鄰見是福伯便道:「睡不着,就出來走走。」

福伯笑道:「少俠不要亂走。
還是回去休息吧!」

樂少鄰點點頭,他不想讓福伯知道自己想進裏面看看。
只好回去睡覺算了。

福伯一直等到樂少鄰回去才走開。
難道裏面有問題。
為什麼我道哪福伯總會出現,還告誡我不要亂走。

他越想越睡不着,究竟鑄劍庄藏着什麼東西?
聽聲音似乎是在鑄劍。

樂少鄰徹夜未眠。
離天亮還有一個時辰。
樂少鄰翻過來轉過去。

還是去看看。
樂少鄰找了塊黑布把臉蒙上。
從窗戶跳了出去。

樂少鄰尋着聲音來到門外。
用手把窗戶戳了個洞。
裏面的人在忙着鑄劍。
鑄留在來回的指揮着。
心下道:「也沒什麼!
只不過是在鑄劍。

樂少鄰此時還不知道鑄留已經發現他了。
但不知道是他,鑄留喝道:「誰?」

樂少鄰一驚,趕緊飛身離去。

第二天,一切如往常一樣,鑄留都來找他。
這一次卻沒有。
樂少鄰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推開門,順手把門關上,往外走去。
樂少鄰來道大廳只見鑄留背對着他。

「昨晚有人在偷看鑄劍,賢侄可知道?」
鑄留的聲音沉沉的。

樂少鄰搖搖頭:「我不知道!
昨晚我很早就睡了!」

鑄留笑道:「是嗎?
昨天福伯說有一天晚上見你在鑄劍房外邊。

樂少鄰道:「那晚我的卻在鑄劍房外邊,那是因為我睡不着才出來走走。」

鑄留冷笑道:「怕不是這麼間單吧!」
樂少鄰道:「難道莊主人為昨晚那個人是我?」

鑄留道:「不是認為i,根本就是你!」

樂少鄰解釋道:「莊主會不會看錯人了。」

鑄留冷冷道:「還想狡辯,說!
你到底是誰?」

樂少鄰急道:「我是樂少鄰呀!」
鑄留道:「誰知道你是不是冒充的。」

鑄留又道:「誰派你來的?
是不是想偷看鑄劍之法!」

樂少鄰知道此時再怎麼解釋也沒有用。
他心想:怎麼莊主變的這麼快。
昨天還好好的,說翻臉就翻臉。

鑄留冷笑道:「你不說也行。
我自有法子讓你說!」

他已經看不透鑄留了。
再留在這裡也沒意思。
不如離開。

樂少鄰道:「既然莊主這麼說,我只好離開鑄劍庄了。」

鑄留冷笑一聲:「想離開,沒這麼容易。」

樂少鄰道:「莊主居然不信任在下,不走在這幹嘛?」

鑄留道:「想離開也行!
不過得留下一樣東西!」

樂少鄰道:「什麼東西?」

鑄留面無表情:「留下你的命!」

他想不到鑄留竟然要殺他,難道師傅看錯他了,還是別的原因?

樂少鄰道:「莊主也太霸道了吧!」
鑄留道:「鑄劍庄規矩就是這樣,偷看鑄劍者就的殺。」

樂少鄰冷笑道:「就怕莊主沒這個本事!」
鑄留笑道:「休得張狂!」

「來人。
把他殺了。
手腳要快。」

福伯突然從後面襲擊他。
想不到福伯竟然深藏不露。
福伯道:「你該看的。
我告誡過你了,可你不聽。」

福伯說時快,快到連樂少鄰都看不清他的身影。
樂少鄰望後退,劍出手。
突然從福伯袖子里滑出一柄短劍,短劍長約兩寸,劍身發光。
這鑄劍之人也是高明。

福伯拿劍向樂少鄰攻來,只見他使出那劍來有如驚天破地一般,劍光照亮真箇大廳,樂少鄰劍走如龍。
兩人對了幾十招,戰成平手,其實樂少鄰要想殺他早在十招之前就可把福伯殺於劍下。
他不想傷害福伯,不然以後就更難解釋了。

樂少鄰宮出最後一招,劃破福伯的衣服,樂少鄰飛身離去。

鑄留嘆道:「此子不除,將後患無窮!」

福伯到:「都怪我!
沒能將他擊殺!」

鑄留道:「不能怪你,他劍法超群,你我皆不是他的對手!
他走了也好。
看樣子他不想傷害你!」

廳內頓時陷入沉寂。
沉寂的讓人害怕。

三天後。
鑄留忐忑不安的坐在那,那人還沒來。

「劍鑄好了嗎?」
一個冷冷的聲音傳來。

鑄留望了望並不見其人。
鑄留冷然道:「鑄好了。
閣下是……?」

「別問那麼多,對你有好處的。」
還是那道冷冷的聲音。

鑄留把劍緩緩拿出他用布包裹着,怕來人看出破綻。
來人出現在鑄留面前,鑄留見他一身黑袍,將他遮住。
黑袍人把布撕開,緩緩把劍拔出,「好劍,不愧是鑄劍庄打造出來的。」

鑄留道:「都按照你的意思打造出來的!」

黑袍人冷冷道:「這把劍是假的。
你以為騙的了我。」

黑袍人一用勁,劍立即斷掉。
鑄留臉上冒汗了。
鑄留小聲道:「這把劍是真的!」

黑袍人冷哼道:「你騙的了別人騙不了我,真的幹將劍哪去了。」

鑄留心道:「何不讓他去對付樂少鄰。」
想到這不禁邪笑一聲。
「幹將劍昨晚被偷了。
偷劍者叫樂少鄰!」

黑袍人怒喝道:「什麼被偷了?」
鑄留道:「是被偷了。
他還說如果想要回這把劍就去找他。」

黑袍人冷道:「那人是誰?」
鑄留道:「樂少鄰!」

黑袍人道:「他沒說去哪找他?」

鑄留道:「沒說!」

黑袍人冷哼道:「如果你說假話。
就想這柱子一樣!」
黑袍人手一揮,那柱子被打了個爛掉了。

鑄留心下駭然,他是什麼人,武功這麼厲害。
又神不知鬼不覺的出現在這。

黑袍人冷哼道:「一個月之內我要是還沒找到。
我還會再來的。」

鑄留知道他還會再來的意思。

樂少鄰漫無目的地走在大街。
他想現在去哪好。
樂少鄰不知不覺來到一所青樓門前,他站在門前想着要不要進去,一般人進去都是尋花問柳的。
他此刻沒心情想這些,他是想找個地方喝喝酒。
便大步進入裏面。

樂少鄰抬頭看來看,這青樓分為三層,到處充滿着笑聲。
青樓老鴇見來了個大油條,湊上去道:「公子想找那位姑娘呀!
我這裡的姑娘個個都很漂亮的。」
樂少鄰見她穿的是花枝招展一臉粉色底。

樂少鄰一見那老鴇的笑臉就想吐,樂少鄰道:「給少爺我找個最好的,說完把銀子往老鴇手心一放,徑直往二樓走去。
老鴇道:「可是有人要了呀!
樂少鄰不滿道:「你難道怕我銀子不夠,有人叫了也要把她給我叫過來。」

老鴇又怕得罪樂少鄰,只好去叫那位最好的姑娘。

樂少鄰坐在房間里,蘸了一口酒,

房門輕輕地被打開,樂少鄰見一位穿着淡青色衣服女子走了進來,他竟然看呆了。
她長的清秀而不施粉黛而顏色如朝霞映雪,冰肌瑩徹,楚楚動人讓人心醉。

「公子,你看什麼?」
樂少鄰不由臉紅道:「沒什麼,姑娘實在是漂亮的很。」

女子輕笑道:「公子真會討人喜歡。」
樂少鄰笑道:「我只不過說出心中的話來。」

女子笑了笑:「公子,我可以坐下嗎?」

樂少鄰由於是第一來這種地方,顯得有點心不在焉。

女子道:「公子是第一次來吧!」

樂少鄰點點頭。
「怪不的公子好像心不在焉的樣子。」

樂少鄰此時放開道:「還沒請教姑娘芳名?」
女子笑道:「我叫玉夢焉。
公子呢?」

樂少鄰見她笑的是燦若桃花。
竟然忘了回答她。

樂少鄰回過神來:「姑娘見笑了,在下樂少鄰!」

玉夢焉抿嘴笑道:「樂公子,妾身彈一首曲子好為你助興!」
樂少鄰呵呵笑道:「如此甚好。」

「小昕,把琴拿過來!」
那叫小昕的丫鬟抱了琴過來,放在桌子上。
又走了出去。

「樂公子想聽什麼曲子?」

「隨你吧!」
樂少鄰看着她。
心中不由想起秋意。

玉夢焉緩緩奏起曲子,曲音呼高呼底,宛如高山流水,讓人沉浸其中。
又讓人感到奏曲者在訴說著什麼?
一曲奏畢。
樂少鄰道:「姑娘琴藝很高呀!」
玉夢焉半掩臉面半笑道:「公子見笑了,妾身只不過略懂一二。」

樂少鄰不由疑惑道:「姑娘為何不離開這裡?」
玉夢焉嘆道:「離開這裡我能去哪?
一個青樓女子,又有誰看的起。
!」
樂少鄰道:「聽姑娘之意好像有不的已的苦衷?」

玉夢焉道:「在這裡我起碼不會受傷害。」
樂少鄰問道:「是不是那老鴇不讓你走?」

玉夢焉道:「妾身自小父母雙亡。
在這裡反倒安全點。」

樂少鄰感覺自己猜不透她,也不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
樂少鄰道:「假如有人替你贖身,姑娘會不會離開這裡?」
玉夢焉笑道:「公子真會開玩笑!
替我贖身之人,無不是想得到我而已。」

樂少鄰笑道:「如果是我替你贖身呢?
你會不會跟我走?」

玉夢焉也看出樂少鄰不是那種輕薄之人。

玉夢煙抿嘴笑道:「公子好意心領了,妾身暫時不想離開。」

「不過以後就難說!」
玉夢焉說完走到窗前嘆道:「人在紅塵之中,很多事由不得自己。」

樂少鄰一時也不知該說什麼好。
只能坐在那獨自喝着酒?

這一夜樂少鄰何她談的很晚,也很愉快。

樂少鄰道:「玉姑娘早點休息,在下告辭了。」

「過段時間我會來替你贖身的,我說的出就做的到!」

玉夢焉想把他留下,可終究還是沒有。
輕輕嘆道:「不是我不想跟你走而是……」

玉夢焉獃獃看着他離去的背影…………

「小昕,我是不是有點狠心!」

「小姐。
你還沒看清他的面目。」

玉夢焉嘆道:「看他談吐,我就知道他不是一般人。
!」

玉夢焉輕輕撥弄着琴弦,歌聲飄蕩,迴轉在這個冷清的夜晚……

一處世外桃源,一個讓天下人都不敢靠近的禁地。
月華樓就坐落在群山峽谷中,倚峭壁而建,還有亭台樓閣交錯其中……

一個男子坐在那獨自喝着美酒,唯一的就是缺少佳人相伴,他喃喃道

「道然。
你一個人坐在這想什麼?」
南宮曉馨輕輕道

那個叫道然的男子就是令天下人聞之而怕的蕭道然,別人只知道他是月華樓樓主而不知他的真實姓名。
他的名字很一般,可他的身份卻非同小可。

蕭道然笑道:「沒什麼!」
蕭道然不行讓他看出他心底的憂愁……

南宮曉馨道:「你滿不過我的,肯定有事,是不是為了我的病?」

蕭道然點點頭;南宮曉馨道:「i你不用為了我的病而四處奔波。」

蕭道然搖搖頭:「明天我會出去一趟。
要過段時間才回來。
你要好好照顧自己!」

南宮曉馨熱淚人眶道:「你放心。」
蕭道然說完又在望着那一株桃花……

蕭道然第二天離開月華樓,從此天下不再平靜……

《飄香劍雨》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