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連載中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

來源:google 作者:陳八兩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曹妍 現代言情 譚皓

村子裏面人皆盡之的「破鞋」,搖身一變,居然成了上市公司的總裁!面對如此大的轉變,身為上門女婿的譚皓只想說上一句:「老婆,咱們該睡覺了,老丈人那邊還等着抱孫子呢!」展開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章節試讀:

「小夥子,賭石不能中間切,就算裏面有綠也會被切垮的!」

路人中有熱心腸忍不住勸。

譚皓抱拳謝過好意,但依舊堅持。

「崔叔,切。

崔胖子壓根沒受路人影響,拉動柴油機。

一塊假料而已,有個屁的切法?

早點切完,他好早點欣賞這小子的死馬臉。

切石機刀片轉動。

石屑紛飛。

屬於譚皓的毛料一分為兩半。

當即,圍觀路人忽然有人指着左邊那半塊毛料,高聲驚呼。

「賭漲了!」

「有綠!還可能是大綠!」

崔胖子作為距離毛料最近的人,摘下切石護目鏡,連忙定睛看去。

右半塊確實純石頭,但左半塊,清晰可見一片水潤翠綠!

這是典型的老坑玻璃種翡翠!

而且看這切口綠色深沉半透,下面很有可能是大塊翡翠,全切開後八九不離十的是塊大綠!

可這不可能啊!

這明明是他當時進貨,隨手在礦山腳撿的一塊破石頭,怎麼可能會出綠呢?

何迒同樣震驚無比,一塊明顯是造假的毛料,怎麼就出綠了?

不都說買的不如賣的精嗎?

難不成這胖子攤主是個傻子?

居然用真正的老坑種原石來造假?

他剛剛其實應該多看一會的,畢竟攤主犯傻這種可能,他以前跟師父學習時遇到過的啊!

想到這裡,何迒猛然驚覺一件可怕事實。

他成為祈福珠寶首席鑒定師後,常年被人吹捧,早已飄飄然失了謹慎的初心。

今天這事他只是丟面子。

可若他再繼續這樣,怕是很可能會跌一個一輩子都爬不起來的跟頭!

一時間,何迒看譚皓的目光竟帶了一絲感激。

不管大傢伙怎麼震驚,切石還在繼續。

這次譚皓沒有一刀切。

而是走上前,唰唰唰唰畫了四道線。

這是他通過透視術,看見的翡翠在毛料中的輪廓邊界。

「崔叔,沿着線切。

崔胖子這才從震驚中回神,接着他看着四道線,眼中不由得閃過鄙夷。

你個毛沒長齊的小子,裝上癮了是吧?

這種小型毛料如果直接切,很可能將翡翠切成幾小塊,導致價值大跌。

正常人出綠後,都會立馬換磨砂機,從外往裡慢慢磨石頭,直到磨出翡翠。

可這小子明明一新手,卻敢裝比說繼續切?

那就讓崔叔我來好好教教你小子,什麼叫裝比不成反被草!

怕再有熱心路人勸。

崔胖子快速拉動柴油機,切石機再次發動。

咔嚓嚓嚓!

石屑紛飛。

崔胖子拿下護目鏡,定睛一看……

臉直接綠了!

這,這小子今天怕不是請大仙附體了吧?

按照譚皓畫的線,居然每一刀都正好切在毛料里翡翠的最邊緣。

拳頭大小的整塊老坑玻璃種翡翠,在太陽照射下,正閃爍着迷人的翠綠色澤。

圍觀路人包括何迒再次震驚了。

五刀沒有一刀切垮!

這哪裡是他們以為的莽,分明就是藝高人膽大啊!

「好翡翠!」

「少說四五十萬!九千買的,這是漲大發了啊!」

路人不說這話還好,一說崔胖子聽完差點氣吐血!

這幾十萬本來是他的!

是他的啊!

可偏偏被當塊石頭給賣了,還只賣了區區九千!

虧出血了都!

「聽小夥子剛剛喊崔胖子崔叔,莫非也是石頭村人?」

譚皓正欣賞着手中的翠綠,下意識點頭。

「原來如此,這是村學淵源啊!難怪能這麼準確的,判斷出毛料裏面翡翠的輪廓走向。

成功者放個屁都是香的。

前腳還有人說譚皓沒腦子,這會就有人可勁吹捧起譚皓來。

不止有人吹捧。

更有人直接看上了譚皓這個人!

「小兄弟如此精準的賭石眼光,可願做我天方珠寶的賭石顧問?一次出場費至少十萬!賭出翡翠,按估值另外提成!」

一名西裝革履的中年男子越眾而出,遞給譚皓一張名片。

「老方,你這也太小家子氣了!小兄弟,同樣職位,我們玉和坊出場費二十萬!而且我可以打包票,我們給你賭出翡翠的提成,永遠比天方珠寶多兩個百分點!」

這是杠上了!

不過老賭石客對此都不奇怪,倆家珠寶公司老對頭了,遇上不掐那才不正常。

但聽了兩家給譚皓這小年輕開出的價格,眾人還是忍不住吃驚。

光出場費就二十萬了,加上賭出翡翠的提成,譚皓的年薪怕不是要奔着一百萬去了?!

也太嚇人了吧!

眾人看着譚皓的眼神都忍不住羨慕嫉妒恨了。

而譚皓聽見這些話,才終於意識到自己一時間得意忘形,竟然直接精準划出了毛料里翡翠的輪廓,表現得太過扎眼。

木秀於林,風必摧之!

幸好這才第一次,還不至於讓人猜測他眼睛異常。

「談不上啥判斷,運氣,只是運氣!」

「我就是急着回家吃飯,這才讓崔叔劃線切的,沒想到居然全碰對了。

譚皓連忙補救。

眾人聽見這話,看着他嘴上沒毛的樣子,再想想連何大師這樣的人都能打眼。

轉頭又想,這小子或許並沒有賭石技巧,真的只是運氣?

說到何大師,有人想起他跟譚皓的賭注。

「何大師,這打賭是你輸了吧?」

「對啊!何大師,說好的磕頭道歉你可不能賴皮啊!」

眾人架秧子起鬨。

典型看熱鬧就嫌事小!

何迒被擠兌得一臉難堪:「確實是我輸了,既如此,任憑這位小兄弟處置就是!」

大庭廣眾之下這事抵賴不了,還不如光棍承認。

只是磕頭這種事情太過丟臉,何迒實在是不願意做。
所以他耍了小心機特意提醒譚皓,他賭輸了並非一定要磕頭。

「讓他磕頭!」

「必須磕頭!」

有人卻不買賬,可勁起鬨。

這類似於一種仇富心理,無能之人最喜歡看的,就是大人物跌落泥潭。

譚皓向來懂禮貌,也從不認為自己無能,所以他絲毫沒有折辱一位鑒寶大師的想法。

「何大師剛剛是為了我好才提醒我,怎麼就必須磕頭道歉了?」

譚皓環視四周,大聲宣講道。

「不過我確實有件事,希望何大師能夠幫忙,算兌現賭約。

《女總裁的透視神婿/女總裁的透視神婿》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