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女兒要帶我發財
女兒要帶我發財 連載中

女兒要帶我發財

來源:google 作者:硯墨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喬建國 奇幻玄幻

喬建國就是傳說中的老實人,好不容易娶了個老婆,最終還和其他男人跑了她離開的時候展開

《女兒要帶我發財》章節試讀:

牛啊老爸,得從娃娃抓起。
喬建國心中躊躇滿志,喬姍姍心中的想法也不少。
老爸將來要和柳傳字、王實這些人平起平坐,可不是重生二字就能解決的。
他只是一個小學五年級水平的農村人,需要學習、提高的東西還有很多。
文化水平、欣賞水平、穿着打扮、眼光理念都必須有一個全方位的提高。
「老爸,城裡人都講究得很,看見你這一身衣服這麼臟,別人看了肯定不會過來,得換件乾淨衣服。」
「老爸,城裡人都不會剝皮破肚,可咱們也不能白給他們忙活,得加錢才行。
嗯,咱們定個一毛錢一隻,我想他們應該會願意的,你到時千萬要記得說,別不要好意思。」
「老爸,生意、生意,要生起來、活起來才行,掙錢重要,誠信也重要,咱們家的兔子,一定不能短斤少兩。」
「…」 喬建國心裏明白,雖然女兒現在看起來只有巴掌大個人,可懂得比他多,懂得比他精,虛心地像個學生。
「閨女,你說得對!」
「閨女,爸都聽你的。」
「閨女,從現在開始,我是學生,你是老師。」
父女二人有說有笑,破落的廚房裡,一派和睦溫馨畫面。
喬建國雖然喝着像水一樣的的稀飯,卻感覺渾身充滿了力氣,恨不能直接跑到城裡去。
城裡離山裡四十多里路。
山路崎嶇,十分不好走。
在這個用腳走的時代,最少都得花五六個小時,路途十分地無聊。
不過現在有女兒陪伴,喬建國一點也不覺得無聊。
他擔著擔子,一頭放着十幾隻野兔,一頭放着乖巧活潑的女兒。
兔子是發財的希望,女兒則是他一生的財富。
女兒的聲音很好聽,按女兒的話說,這叫做天然萌。
他第一次聽這個解釋,差點笑得直不起腰。
天然萌的聲音很容易讓人接受,教的東西,他幾乎聽一遍就能記住。
女兒偶爾還會講一些前世的事情,有好玩的,有讓人感動的。
喬建國感覺像是在看電影,而且電影主角不是別人,而是他和女兒。
他忽然覺得人生充滿了色彩,山路開滿了野花,連吹來的風,都有一股幸福的味道。
要不是急着出手山貨,喬建國相信他絕對不會花兩毛錢,坐上去城裡的拖拉機。
喬建國還是六年前,為了湊辦和顧青青的婚禮,來過一次城裡。
六年過去,城裡早已經變了樣。
石子路變成了水泥路,破房子變成了新房子,人們不再喊口號打地主,而是開開心心地逛街買東西。
他找了半天,也沒找到去菜市場的路,想問又覺得沒面子。
倒是女兒一幅聰明伶俐的樣子,坐在羅斗里,見人就笑,見人就問。
路人都誇他喬建國命好,養了這麼一個漂亮懂事的女兒。
他也感覺自己不一樣了,感覺自己沒那麼土了,有臉和這些高高在上的人說話了。
問了幾個人,終於來到了菜市場。
這會剛下班,菜市場里的人很多。
不管是男人還是女人,看起來都比他們父女二人有錢。
有人穿着毛皮大衣,有人穿着油亮的皮鞋。
再看他們自己。
他穿了一件洗得發白的中山服,還是老漢兒在時給他買的。
裏面套着一件臃腫的棉衣,看起來像個粽子。
女兒更可憐,穿一件爛了一個洞的花衣服,小腳踝凍得紅通通的。
喬建國心疼地哈了口熱氣,給女兒搓了搓腳和手,這才把她放了下來。
心裏想着一定要多賺錢,讓女兒過上好日子。
可事情到了眼前,他卻有點不知道怎麼做了,心裏只有懷疑和擔心。
這兔子真會有人買嗎?
這兔子真能值兩塊錢一隻嗎?
這錢就真的這麼好賺嗎?
現在干這些事情,會不會被人拉去進行思想教育?
手攏進袖子里,蹲在那裡,想說點什麼,又覺得不好意思開口。
回頭看看女兒,女兒笑笑,輕聲開始指點。
「老爸,你喊呀,要不然別人怎麼知道你是做什麼的?」
「我該喊什麼?」
「嗯,你就這樣喊。
各位鄉親、各位父老,走過路過,切莫錯過!
正宗山裡大野兔,剛打死不久的,還熱乎着呢,最低兩塊錢一隻。
嘿,快來看,快來買了,錯過今天,後悔一年,晚了就沒有機會了。」
「這樣喊真行?」
喬建國還得覺得有些不靠譜。
這野兔又不是什麼寶貝,晚了怎麼就沒有機會了,還後悔一年?
走過路過的大老爺們聽了,肯定會直接笑掉大牙,罵他喬建國做人不厚道。
「老爸,你相信我,喊吧,早點賣完,早點回家繼續干。」
形勢所逼,喬建國終於還是喊了出來。
「走過路過,切莫錯過,正宗山裡野兔,最低兩塊錢一隻!」
喊到這裡,喬建國就覺得後悔了,因為幾個走過路過的人,真的停了下來。
不過他沒有來買,而是在小聲議論。
「兩塊錢一隻,我沒有聽錯吧?」
「這個價格,肯定有問題。」
「同志們,你們說不會是假的吧?」
喬建國聞言慌極了,一下子想到一古話話。
兒子坑老子,天乾結棗子。
轉頭一看,喬珊也正有些慌張的看着他,小臉憋得紅彤彤的,做了個鬼臉。
「老爸,我真沒想坑你呀,都怪余小麗這個塑料閨蜜。
他老爸靠這個發了財,長大後還對我說謊,可能是我把價說高了。」
有了女兒這個小老師,喬建國現在懂的時髦詞語太多了。
他知道坑和塑料閨蜜是什麼意思。
心裏嘆了一口氣。
女兒終歸還是跟自己一樣,太老實、太容易相信人了。
不過他是個男人,是當爹的,無論遇見什麼事情,他都要拚命解決。
「各位大哥大姐,你們聽我說,我這兔子真是山裡的,不信你們看這腿?」
人都是被逼出來的,見着幾個人氣勢洶洶地走來說理,喬建國壯起膽解釋起來。
「家兔的前後腿差不多一樣長,野兔的腿前短後長,這樣爬坡才快。」
「你們再看這身板,家兔養着就是賣錢吃肉的,有多肥養多肥,野兔吃一頓餓一頓,都是瘦得很的。」
「那這麼說來,你這野兔子是真的了?」
幾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點了點頭,面色立時變得和善起來。
「你剛才說你這兔子最便宜兩塊錢一隻,這句話也是真的嗎?」
一個中年大叔仍是有些不信地問道,那模樣就像他今天早上問女兒。

《女兒要帶我發財》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