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穿越重生›農女福妻有點嬌
農女福妻有點嬌 連載中

農女福妻有點嬌

來源:google 作者:竹枝歡 分類:穿越重生

標籤: 姜荷 穿越重生 蔡婆子

孤兒姜荷重生了,有爹有娘,還附贈了小姐姐和嗷嗷待哺的弟弟寶葫蘆在手,發家致富就是小意思,有田有錢還有家人,這日子美的不要不要的她的田園生活,就少了個相公某男幽幽的說:我不就是你相公?展開

《農女福妻有點嬌》章節試讀:

第7章 你當銀子是大風刮來的不成?

一整天除了早上喝了點稀飯的姜荷,這會早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

「小荷,你先吃一碗,娘應該沒那麼快。」姜蘭喂完弟弟姜秋,姜秋吃飽了之後,正坐有床上玩呢。

「姐,我們一起等娘。」

姜荷怕糊了,不停的攪動着鍋里的紅薯粥。

屋外,一點動靜響起,姜荷揚聲問:「娘,是你嗎?」

「是我,是我回來了。」方翠英的聲音里透着些許的疲憊和擔心。

姜荷起聲,將檔在門後的棍子拿開,打開門,方翠英滿身寒意的進屋,姜荷主動將旁邊的溫水端了遞上前說:「娘,喝水。」

「小荷真是長大了!」

方翠英也確實又冷又餓,接過姜荷送來的溫水,大杯溫水下肚,她覺得渾身的疲憊都好像消失了大半,水還是微微透着甜。

「你們還沒吃嗎?」

方翠英看鍋里還大半鍋粥呢,就知道她們姐妹也沒吃。

方翠英將幾個破碗擺好,一人盛了一碗粥。

「娘,你的手。」姜蘭的視線落在方翠英的手上,心疼的說:「娘,你明兒個別去漿洗房了。」

方翠英的手,又紅又腫,看起來,格外嚇人。

「沒事。」

方翠英不在意的說:「我這是今天才去,不習慣,等習慣就好了,你們多喝點粥,小秋乖不乖?」

「乖,乖得很。」姜蘭笑望着姜秋,許是知道她的腿不好,姜秋一整天都沒有鬧,就連之前的發燒,也退了。

姜蘭的腿,姐妹倆商量好了,先瞞着方翠英,姜蘭在她回來之前,就一直坐在自在床的最裡頭,用被子蓋着腿。

一家子喝了紅薯粥之後,姜荷就琢磨着把那隻野雞吃了,正好給姐姐補腿。

方翠英拗不過孩子,將一隻野雞都塞進爐子里,舀了滿滿一鍋的水,架在火上燉着,也幸好她們住在這沒人敢靠近的鬼屋裡,否則,要是讓人家聞着肉香,說是別人送的,村子裏的人,一人一口唾沫星子都能把她們給淹死了。

「好喝。」姜荷分了一點肉和一點湯,暖洋洋的野雞湯,可真人間美味啊!

姜荷心中喜滋滋的想着:要是這野雞再大點就好了。

「真甜。」方翠英在兩女兒的逼迫下,勉強喝了小半碗的湯,剩下的,全部都被她們姐弟三個人分了,她又道:「我怎麼覺得這裡的水更甜呢?」

「我也這麼覺得。」姜蘭也有這種感覺,有時候喝白水,都帶着甜味呢。

「肯定是爹爹在天有靈,保佑我們。」姜荷默默的把話題往偏了引,她添了兩塊炭,有炭火在,就不用夜裡睡着,還要不停的給火堆添柴取暖了。

提起原主的爹,四面漏風的屋子裡,瞬間就靜默了下來,唯有不知事的姜秋還在床上爬來爬去。

夜深人靜,大家睡得正香,姜荷悄悄的給床邊的小火堆,添上了一點柴禾,要是沒這點柴禾,他們非得凍死在冬天不可。

姜荷小心翼翼的將大碗裝上水,一打開門,她迅速攏緊了衣裳,身子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太冷了。

姜荷取下掛在脖子上的小葫蘆,又找到了原主的一個小葫蘆瓶,說起來,還是原主爹疼原主,一個小孩拳頭大小的葫蘆做成的,裝不了多少水,串着紅繩子掛在腰間,被原主當擺飾。

這會,就派上大用場了,姜荷將黑葫蘆放在小葫蘆瓶口上方,看着天邊那皎潔的月亮,特別的安心。

只要有月光,小葫蘆就能有靈液,這些靈液,是她們四個人身體健康的保障。

曬足了一個時辰,姜荷瞪圓了眼睛,親眼看着原本黑漆漆不顯眼的黑葫蘆,在月光的照耀下,好像變得透明,黑葫蘆渾身濕轆轆的,就像是在水裡泡過一樣,姜荷趁機將黑葫蘆提起來,黑葫蘆底部,凝結的一滴潔白的靈液,掉落到了黑葫蘆里。

「太好了!」

姜荷開心的將產了靈液的黑葫蘆放進大石缸里過了一下,靈液可不能浪費了!

她寶貝似的將小葫蘆蓋好,雖然裏面只有一滴靈液,但積少成多,那可都是寶貝!

……

「胡爺爺,我送您回家。」姜荷熱情的送給姐姐看過腿的胡郎中回家。

胡郎中背着醫藥箱,摸着鬍子,說:「喲,小丫頭還真懂事。」

姜荷揚起甜甜的笑容,問:「胡爺爺,那酒好喝吧?」

「好喝,好喝。」胡郎中背着手,一連幾天喝上了那酒啊,別提多舒服了,陽光下,他半眯着眼睛,心中想着,酒是好酒,可惜就是太少了。

這不,一想起那快見底的酒,就惦記起姜荷剩下的那壇酒了。

胡郎中眼睛轉了轉,一臉和善的看向姜荷問:「丫頭,你還有一罈子酒吧?」

「胡爺爺,說好一罈子酒抵葯錢的,你不會反悔吧!」姜荷瞪大了眼睛看着胡郎中,那雙靈動的眼睛好似在說:您一大把年紀了,怎麼能出爾反爾呢。

胡郎中解釋:「不反悔,我這不是想着你還有一罈子酒。」

他的話還沒說話,姜荷誇張的往後退,氣的鼓起了腮綁子,說:「胡爺爺,你不能搶我的酒,那是我爹留給我的。」

「誰搶了!」

胡郎中聽到這個『搶』字,氣的吹鬍子瞪眼,糾正她的話說:「是買。」

「胡爺爺,那您出多少錢?」姜荷的眼睛瞬間就亮了,那張比巴掌還小的臉龐上,襯得那雙亮晶晶的眼睛格外閃亮。

剛剛還氣呼呼的像個河豚,這一轉眼就眉開眼笑,看着生趣活潑,惹人喜愛。

「這個嘛。」

胡郎中摸着他的鬍子,伸出二個手指頭。

「二兩銀子?」

姜荷的眼睛都笑眯成一條縫了。

胡郎中瞪眼的看着姜荷,這丫頭,看起來小小的,口氣倒不小,他沒好氣的說:「丫頭,你以為那銀子是大風刮來的不成?」

還開口就二兩銀子。

攏共就那麼一點酒,能給二百文錢,那還是他看在丫頭一家子可憐的份上,不然的話,最多值一百五十文!

「行,就二百文。」姜荷高興的眼睛都彎成了月牙,二百文,肉總能吃上一頓吧?

「胡爺爺,那我現在去挖酒。」姜荷說送胡郎中回家的呢,這半道上就跑得沒影了。

胡郎中瞧着她小短腿跑得非常的快,不由的笑了,小丫頭還挺聰明。

《農女福妻有點嬌》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