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農家記事之丑夫郎
農家記事之丑夫郎 連載中

農家記事之丑夫郎

來源:google 作者:林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雲五 林旭 現代言情

【changdu】林旭被夢魘一直纏着,昏睡了很長時間,他最後突然被一個人推下了懸崖,嚇醒了「水」一直昏迷不醒的人終於有了動靜,林辭聽到後趕緊端了一碗水,走到床邊,輕輕抬起了林旭的頭,喂他喝下這時林旭睜開了眼睛,...展開

《農家記事之丑夫郎》章節試讀:


林旭走去開門,門外是一個年輕的漢子,目測年紀不到二十,長的挺清秀的,一雙大大的眼睛透着清澈,他看到林旭禮貌的笑了笑

「我來接我弟弟」

他說完這句話,他身後又冒出一個小腦袋瓜,正是那個叫做小魚的

原來小魚還是放心不下五哥,也就沒有聽五哥的話,跑去找了在附近的劉清哥,正是五哥的三哥

林旭讓開身,請人進來,劉清哥卻說

「我不進去了,我就是來找五哥的」

這時他背後傳來一個聲音

「瘋娃子怎麼可能在旭哥哥家」

「他那瘋勁衝撞了旭哥哥就不好了」

來人是同村的一個小哥兒,他看見他們村裡最窮的劉家老三往林旭家走

他怕劉家人不懷好意,就跟了過來,這時雲五也從不遠處看着

只是林旭看雲五看他的眼神,怎麼看怎麼不對勁,他看了一眼就把目光挪開了

劉五哥聽到自己三哥的聲音,自己走了出來,跟林旭說了一聲謝謝,拉起小魚跟着劉清哥就走了

期間誰也沒有搭理那個小哥兒,那個小哥兒看人走遠了,就轉過來對進旭嬌羞一笑

「旭哥哥你可千萬不要搭理那家人,他們家很窮的」

「他們要是賴上你就不好了」

他說的話有點難聽,林旭聽了很不高興

「我和誰交朋友,你好像沒權利管吧」

「還有,你一個未出嫁的哥兒這樣說東道西的,不太好」

林旭說完頭也不回走進家裡,把門關上,對那個小哥兒可是一點都不客氣

周圍看熱鬧的都在笑那個小哥兒,多管人家漢子的事

小哥兒惱羞的跺跺腳,跑走了

這事全村都知道了,那個小哥兒好幾天沒出門

林旭本想着好幾天不和雲五見面,他們前兩次見面可能就是一個偶然,而且最近雲五並沒有出現在他面前,他不知道此人是有意還是無意在躲着他

但是林旭想了想,以他兩次接觸下來,雲五不像那種會躲躲藏藏的人

殊不知雲五不來見他,是因為受傷了,而且傷還沒好全就又被人綁了

雲五受傷發高燒,他打算在家裡窩幾天再出門,可是不知怎得他聽到了,他那個弟弟雲景的聲音,他聽到了門開的聲音

他感覺腦後一疼,他就暈了過去,再次醒來他就是被雲大力家綁了起來,帶到了祠堂附近

他看着眼前看熱鬧的一群人,還有站在他面前義憤填膺的雲景

人群中的雲小花,看雲五的樣子不太好,他想幫忙卻無能為力,這時他想到了林旭,他悄悄退出人群,跑去了林旭家

……

「旭哥哥,旭哥哥你在家嗎」

此時正在照看花花草草的林旭,聽到有人喊他,連忙撤掉了手上的綠光,轉身去開門,看到是雲小花

「怎麼了,小花」

「旭哥你快去看看吧,雲五齣事了」

林旭字聽到雲五齣事,就點點頭說了一聲好,回屋拿了一件外衣披上就準備走

這時林辭走出來

「多大的人了衣服沒弄好,就往外走,自己身體是什麼樣自己不清楚嗎」

林辭給林旭整好衣服,林旭感覺心裏暖洋洋的,以前從未有人關心過他,只知道使喚他,從未有人問過他累不累,他們只關心自己的安全

那時候每個人都覺得,他是有異能的人就應該保護弱者,到最後把他逼死了,不知道他們滿不滿意

等林旭回過神來的時候,他已經走到了祠堂附近,這是他第四次見雲五

前三次都還好,只是這一次不太好,他突然感覺這個人和他很像

義無反顧到頭來卻是傷痕纍纍,林旭不知道什麼原因,他突然感覺煩躁,雲五身上在傳達了另一個人悲傷的情緒,但他肯定那不是現在雲五的

此時的林旭扶着額頭,似乎很痛苦,他感覺呼吸有點困難,他要窒息了

「林旭哥你不舒服嗎」雲小花走過來問道

林旭轉過頭,嚇了雲小花一跳,林旭此時臉上毫無血色,白的像一張紙,感覺隨時都要倒下

他看到雲小花的表情,隨即深吸一口氣,恢復了點,轉頭問道

「怎麼回事」

雲小花看了一眼雲五

「他好像和原來夫家那邊的一個地痞無賴,在附近樹林里…」

「然後就被雲景看見了…」

「雲家阿么嫌棄丟人,為了懲罰他就把人綁來了祠堂」

旁邊的雲家阿么聽見雲小花這麼說,瞪了他一眼,隨後掩面哭道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一個被休的哥兒,竟然干出這種事」

「這真是要了我的老命呀」

雲景單手背在身後,他此時彷彿站在了道德的制高點

「我自家哥哥做出這等醜事,我本來是不想說的」

「但是老師教過我要做一個誠實守信的人」

「雖然他是我哥哥,但是王子犯法與庶民同罪,這是老師教的」

「所以我為了哥哥也要把這事說出來」

林旭看他說的這麼大義凜然,不禁多看了他兩眼,雲景旁邊的雲蘭卻是害羞的紅了臉,他朝着林旭靦腆的笑了一下

林旭木了….他都懷疑雲五不是雲家孩子了,不然他們此刻還有心情笑出來嗎

此時被綁着的雲五徹底醒了,他看了一眼人群里的林旭,然後把頭抬正了,眼睛直直的看着人群的方向

「我就算說沒有,你們也不信」

「你信我,我知道」

他這句不知道是不是對林旭說的

他說完這句話,突然用力掙脫了,繩子,他想要是以前的雲五是絕對掙不開的,這種陰暗的心情,他必須掃除,他也清楚他想要的是什麼

雲景看着突然掙脫束縛的人,向他走來,嚇的連連後退

「你要幹什麼,是你犯錯在先,還不讓人說了」

雲五不說話,抬起手就是一巴掌打了下去,雲阿么見狀擋在了雲景面前,雲五看着這個老哥兒,他心底又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感情

他突然用力扯下自己身上的一塊碎布,扔到雲阿么面前

「割袍斷義,割衣斷親,想必你老師肯定也教過你吧」

「從此我們再無瓜葛,生養錢我已經給了,從此我雲五和你們不再有任何聯繫」

林旭看着這樣的的雲五,他心裏某個地方也多了點不一樣的東西

他轉頭看向村長,特別意味不明問道

「村長爺爺,他真的會這麼義無反顧的大義滅親嗎,他們可是兄弟」

村長這麼一聽

「也是,我來的時候,他就已經在祠堂了」

雲景被林旭盯的發怵,他硬着頭皮說

「是我怎麼樣,有人證和我一起的」

他抬手指了指,一直縮在角落裡的的王三,林旭也轉過頭去,他看了看那個人,眯了眯眼,那個人自動就走了出來

「今天雲景突然叫我去後山,弄獵物,我當時想他一個書生怎麼弄」

「我看他信誓旦旦的,就答應了和他一起」

「沒想到半路他卻拐去了雲五的破房子」

「當時雲五已經發燒昏迷了」

眾人聽到這裡還有什麼不明白的,此時更令雲景不明白的是,平時懦弱膽小的人,這次怎麼膽子大了

其實不是王三膽子變大了,而是林旭從中動了手腳

「就算我誤會了,可是在那種情況下任何人都會誤會的」

林旭聽到這話更頭疼了,他又感覺到了那個靈魂的痛苦,不信任,從不被善待的痛苦

林旭作為一個木系異能者,他說話永遠是溫溫柔柔的

「你都到他家裡了,看他昏迷,不幫忙叫大夫,反而把他綁出來」

「你告訴我,你怎麼誤會」

村民此時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這就是純純的誣陷呀,雲景被林旭的話說的臉色發白

雲阿么見撈不到什麼好處,叫上雲蘭扶起雲景就灰頭土臉的走了

這時雲五走過來,看着他

「謝謝…..你….我知道你…信我」

說完就暈了過去,林旭打算背起雲五先去大夫家裡

雲小花踢了一下自己的哥哥,雲青禾無奈走過去,推開了林旭,背起雲五就往大夫家走去

「村長爺爺,我們先去大夫家裡,剩下的事情就交給您了」

村長看了沒走遠的雲阿么一家,這一家子還這真是有能耐,自己的哥兒,竟然敢這樣對待


《農家記事之丑夫郎》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