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美人似玉劍如虹
美人似玉劍如虹 連載中

美人似玉劍如虹

來源:google 作者:千秋落雪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葉風揚 奇幻玄幻 靳依芸

【俠情】【殺伐】【單女主】【無系統】亂世烽煙起,抱劍北風行沙場鍛傲骨,江湖煉俠心除魔萬里路,諸惡一劍平縱死俠骨香,不慚世上英展開

《美人似玉劍如虹》章節試讀:

「阿娘阿娘阿娘……」

本以為買了葯買了補品,母親的病情會逐漸好轉直至康復。本以為今後可以繼續賺錢,給母親買些美味的食物、漂亮的衣裳,擺脫窘困的生活。本以為父親百戰而歸後,看到他長大成人,可以獨自照顧好母親,會和母親相擁而笑,誇讚他乖巧懂事,本以為……

這一切都毀了,全都毀了。

少年抱着母親逐漸失溫身軀淚如雨下。

神色蒼白的老人步履蹣跚的來到少年身邊,他顫抖着伸出手,又緩緩收了回來,眼裡掩飾不住愧色。

葉風揚的母親是因他而死,若是他不在此處逗留一夜,那四怪人便不會找到這裡,也不會遷怒於這些可憐的村民。

那群蟄咬村民的飛蝗不是尋常蝗蟲,而是生在南方深林中的罕見毒蟲,名喚食人蝗,被其蟄咬會疼痛麻痹,而食人蝗會趁機吸食人的精血,倒霉一點會被吸干精血,失血過多而死,但也有倖存者。

老人忽然振奮精神,轉身去尋找、救治那些倖存的村民。

驗傷、止血、渡氣,驗傷、止血、渡氣……

老人重複做着這三件事,不知過了多久。

幾聲漸近的馬蹄音,打破了桃源村的平靜,老人充耳不聞,專註的救治着受傷的村民。

幾位身着錦衣武官服飾、腰配橫刀的男子翻身下馬,四下查看起此地情況。

為首的是一位年約三十許的壯年男子,他身材偉岸,五官輪廓分明,眼神凌厲而深邃。

男子左臂橫在胸前,右臂支撐在左臂上,右手食指中指緩緩捋着顎下青灰的鬍渣,他沉思道。

「瞧這傷口應是來自南疆毒物食人蝗,聽村民所言,行兇者是四個身材各異頭懸羊角的怪人,莫非真是那南疆四害!」

想到此處,他很是頭疼,這南疆四害惡名遠揚,手段殘忍令人髮指,更可氣的是他們還異常狡猾,稍有風吹草動便逃之夭夭,各地官府對他們恨之入骨卻又拿他們毫無辦法,就連他所在的武衛司也曾花大代價追查通緝,卻依舊一無所獲。

武衛司是由正道武林各大門派精英弟子組成,受朝廷統御的專門管理江湖人士違法犯罪的衙門,勢力龐大,遍布大秦各州郡縣,無論整體實力還是情報網絡都是無可挑剔的存在,就連他們都對南疆四害感到棘手,這四人狡猾程度可見一斑。

男子將思緒拋在一邊,又打量起那個還在搶救村民的老人,忽然神色一動,試探着問道。

「您老莫非是問心宗的前輩?」

問心宗是正道武林魁首上三宗之一,宗門以「匡正天下,問心無愧」為宗旨,門下弟子學成下山,無不仗劍江湖,懲惡揚善,在江湖中很有聲望。

老人沒有答話,而是將面前最後一位還有生機的村民傷勢處理完後,這才長舒一口氣,癱坐在地上。

男子有些尷尬,他只會傷人,不會救人,幫不上什麼忙,於是從懷裡掏出一個白玉瓶,雙手獻給老人。

「前輩辛苦,弟子這裡有上好的補氣丹,還請前輩笑納。」

正道武林同氣連枝,除卻雙方關係極差的門派,見到別家門中長者都稱呼前輩,執弟子禮。

「有心了。」

老人點了點頭,接過玉瓶,打開後嗅了嗅味,這才倒出三粒補氣丹服下,而後打坐調息。

男子則一邊護法,一邊指揮手下兄弟幫着村民處理受害者的遺體,這時,左近卻傳來爭執之聲。

「你鬆手,別動我母親!」

葉風揚抱緊母親,泣聲喊道。

錦衣武官有些無奈,卻看到長官來到,忙稱「大人」。

「你先去別處幫忙。」

男子頷首,又對葉風揚輕聲安慰道:「小孩兒,有道是人死不能復生,你母親泉下有知,也必然不希望看到你如此模樣。男兒有淚不輕彈,振作一點,給我說說那行兇者是什麼模樣!」

葉風揚昂首看去,滿眼朦朧,依稀可辨跟他說話的是個身穿官服的偉岸男子。

他咬牙切齒道:「那群畜生,聲音如烏鴉般難聽,頭戴羊角,長的奇形怪狀,有高矮胖瘦四人。」

他摸去眼淚,目露凶光:「官爺,您會殺了他們,替我娘報仇的對么!」

男子正氣凜然道:「本官自會儘力而為!」

葉風揚聞言有些失望,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他心寒如鐵,暗自起誓,日後必要練就一身本事,上窮碧落下黃泉也要將這四個畜生揪出來,為母親報仇雪恨!

葉風揚又想起那個老人,忽然滿心怨憤,老人實力那麼強為什麼當時不把那四人留下!

他將母親遺體小心倚靠在牆上,趴在地上重重磕了九個響頭,而後起身,拖着**的腿,向老人所在之處而去。

「老頭!你不是身懷縱橫天下的武道神功么,為什麼剛才留手,沒對他們趕盡殺絕,為什麼!」

葉風揚對着正閉目調息的老人咆哮着質問。

老人感到面上一涼,睜開眼,看到淚眼滂沱的葉風揚,心裏又怒又愧,急火攻心下忽然噴出一口血。

他怒那四人喪盡天良亂殺無辜,他愧自己連累了此地的村民,他又如何不想將那四人斃於當場,可他身中奇毒,實力受限。此前那番戰鬥,更是賭上氣散人亡的危險使用秘術暫時突破桎梏,才堪堪嚇跑四人,事後又用耗盡真氣,保住許多中毒、失血過多的村民性命,這已是他的極限了。

葉風揚見狀大驚失色,他以為老人事不關己未竟全功,未曾料到老人受傷如此嚴重。

一旁的男子本還在好奇少年為何對老人出言不遜,似乎有什麼關聯,見狀也上前想要幫老人查看傷勢,老人卻抬手阻止了。

老人逞強的坐直身體,向男子善意頷首,又伸出右手三指對着葉風揚起誓道:「老夫白彥雲,今日立誓,有生之年定然誅殺南疆四害,若違此誓,神魂俱滅,不入輪迴!」

男子聞言巨震,這老人竟然是白彥雲,雖不是問心宗的高人,但卻是九絕之一的白彥雲!

當今世上,能將武道修至巔峰造極的只有十六人,江湖人稱九絕六宗一巔峰,意為九大絕世高手,六大武道宗師,以及秦武皇帝這一巔峰。

他們的實力早已突破一般武學範疇,踏風、履水、斬鐵、吐焰、擔山、斷流……各種神功,令人嘆為觀止,當年秦武皇帝在一統天下的戰場上,曾以一桿銀龍槍橫掃萬軍、無人可擋,槍尖所指處,屍積如山、血流漂杵。九絕之一的白彥雲,一手以氣御物的絕學名冠江湖,年輕時曾一怒搬山,駭人聽聞……

男子忽然又想到白彥雲的傷勢,思忖道:南疆四害還真是有些手段,竟然能將九絕之一的白彥雲逼到吐血,此案在我手中怕是又成了懸案,連王彥雲都不能解決,我又如之奈何,但願那四害跑得越遠越好!

葉風揚沒有聽說過王彥雲的名諱,可見老人信誓旦旦,心裏的怨憤少了些,他不是不明是非的孩童,雖然母親之死與王彥雲脫不開關係,但罪魁禍首仍然是那南疆四害。

他擰緊拳頭,看着當時矮個逃脫的方向,擦乾最後一滴眼淚。

《美人似玉劍如虹》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