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歷史軍事›陸隱
陸隱 連載中

陸隱

來源:外網 作者:隨散飄風 分類:歷史軍事

標籤: 歷史軍事 隨散飄風

浩瀚宇宙,無盡種族!恢弘戰技,十決橫空!遠古獨姓,百強戰榜!以我之名,腳踏星空!2200年的一天,當人類第一次登上海王星,看到的是一柄戰刀和一具站立的屍體!!!已有完結老書《末日之無上王座》三百多萬字,從未斷更,人品保證!!展開

《陸隱》章節試讀:

不知道過了多久,陸隱再次一口血噴出,體外氣浪四射,掀翻營帳,擴散到方圓數百米,營帳外的監視器都蹦碎,樹木被層層掀翻。

這個動靜引起刑營關注,立刻有兩名萬夫長沖向陸隱這邊。

其中一人正是馮宏,另一個是名女子,容貌嫵媚,眼中儘是好奇之色。

兩名萬夫長出現在陸隱居住的營帳廢墟外,看向內部,「可是新任萬夫長陸隱?」馮宏大聲問道,後方進化者軍隊謹慎以待。

很快,陸隱走出營帳廢墟,面色蒼白,腳步都有些虛晃,「抱歉,打擾兩位了,我正是陸隱」。

馮宏跟嫵媚女子驚訝看着陸隱,「你怎麼這麼虛弱?」。

陸隱苦澀一笑,「之前看過刑聖施展戰技,有些手癢也想試一試,但失敗了,自己也受了些傷」。

馮宏瞭然,笑道「陸兄弟太心急了,戰技不是什麼人都可以掌控的,而且也不是短時間可以摸索出來的,我們刑營萬夫長都有機會得到刑聖親自教導,你不用急」。

陸隱深以為然地點點頭,「明白了,多謝馮兄教導」。

馮宏擺手,沒有一點白天當教官的架子,「不用客氣,都是刑營兄弟,未來一起面對末日,互相依靠的戰友,行了,我讓人給你重新安排地方,你先養傷吧,對了,需不需醫生過來?」。

陸隱道「不用了,只是皮外傷,過於勞累罷了,沒必要喊醫生」。

馮宏點點頭,「好,那我們先走了,陸兄先休息吧」,說完,對嫵媚女子使了個眼色。

女子點點頭,再次瞥了眼陸隱,隨後離開。

陸隱跟隨士兵來到就近的營帳,「我先告退,陸軍長有什麼吩咐直接喊我就可以」士兵對陸隱行了個軍禮退下。

陸隱點點頭,步入軍帳內,目光變得無比興奮,還有一絲忐忑與期盼,塑體成功了,不僅成功,還給他帶來了極大地驚喜,想着,陸隱抬手,一顆手掌大小的骰子緩緩浮現而出,散發著朦朧星光,六面,跟普通骰子一樣,每一面代表一種點數,一共六點。

這是天賦,極少數修鍊者塑體後才能誕生的天賦。

天賦很神奇,沒人知道來自哪裡,宇宙中很多學者認為天賦是人類最深處的秘密,代表一個人遠古的出身,然而這種說法只是猜測,沒人可以真正研究出天賦。

陸隱並不關心天賦的來源,他關心的是天賦本身。

沒來到地球前,他聽聞過無數次天賦的強大,每一個擁有天賦的修鍊者都是奇才,被宇宙各大勢力招攬,其中最出名的事件便是任何天賦修鍊者都可以直接加入宇宙青年評議會。

陸隱目光炙熱的看着骰子,雖然自己的天賦有點,怎麼說呢,古怪,但用途才是最重要的。

看着漂浮於虛空的骰子,陸隱輕輕一點,骰子急速旋轉,隨後緩慢停止,六個面開始變化,其中五個面的點數直接消失,只留下一個面的點數,恰好是–一點。

陸隱盯着一點,腦中莫名出現用途,可以隨機取得任何人凝空戒中的任何一件東西。

陸隱還沒反應過來,骰子發出一道光束射入虛空,轉瞬消失,彷彿打開一條通道,然後,一枚晶片掉落在地,骰子變得黯淡無光,隨後直接消失。

陸隱愣愣看着掉落在地的晶片,這,就是它幫我偷回來,不,拿回來的東西?

陸隱拿起晶片,看了看,隨後從凝空戒中取出亞斯塔的個人終端,插入晶片,前方一道光幕浮現,出現三個大字–天星功。

陸隱獃滯的望着屏幕閃現,人影,宇宙,星雲,掌印,足足過了半個小時,原本插入個人終端的晶片自動銷毀,這才驚醒了陸隱。

陸隱震撼,他知道自己得到不得了的東西了。

天星功是一門吸收星能修鍊的功法,模仿星辰運轉,理論上每模仿一顆星辰運轉,吸收星能的速度便加快一分,這本天星功雖然只是初級,卻蘊含了模仿八顆星辰運轉的方法,也就是說,只要陸隱修鍊成功,他吸收星能的速度將提高八倍。

八倍,何等恐怖的效率,而在天星功內還蘊含一套戰技,名為天星掌,掌出星辰現,絕頂強大。

陸隱收起個人終端,目光興奮,天星功,他聽都沒聽說過,但絕對無比恐怖,擁有如此強大的功法,或許是來自內宇宙。

陸隱強壓下激動,他沒想到自己的運氣如此逆天,按理說骰子搖到一點,隨機能得到戰技功法的比例相當小,哪怕這玩意給他偷回一條內褲他都不意外,居然第一次就得到天星功這種逆天的功法,這套功法足以成就他的未來。

可惜只是初級。

陸隱搖頭失笑,自己想太多了,這種功法肯定是某個強大勢力的鎮宗之寶,不可能全套刻錄在晶片上,保存方式異常嚴密,銷毀的晶片顯然是剛剛刻錄的,應該是偷自某個倒霉蛋,想要得到全套功法太難太難。

陸隱不再多想,走出營帳,找了顆樹躺上去,抬頭望天,回憶天星功修鍊方法,星辰運轉嗎?自己以後估計要永遠露宿星空了。

與此同時,龐大的宇宙深處,一座擎天巨峰緩緩漂浮,圍繞數十顆星辰,最上方烈焰燃燒,從遠處看彷彿煙頭,每過幾秒鐘都會熄滅一次,隨後再度燃燒,衝天硝煙燃遍星空蒼穹,彷彿給黑暗的宇宙纏繞上白色的絲帶。

巨峰內,一聲大吼,傳遍宇宙,「你說什麼?臭小子,功法不見了?你是不是又送給那個臭娘們了,你給我滾過來」。

黑暗宇宙中,一個年輕男子委屈逃出,捂着屁股,相當狼狽,「老爹,你別冤枉我,我沒有,真的不見了,見鬼啊」。

「臭小子,你當老爹是白痴嗎?誰能在老子眼皮底下偷東西,給老子滾過來」。

「不要啊老爹,真的見鬼了」。

一夜的時間,陸隱什麼都沒研究出來,略顯疲憊的步入鐘山內部。

鐘山內部空間最上層,巨大的會議室內坐了不少人,最上首位置空着。

陸隱步入會議室,所有人都看向他,目光有好奇,有友好,有質疑,總之什麼目光都有。

「陸兄,坐這」馮宏看到陸隱第一時間開口。

陸隱很自然坐到他旁邊,另一邊是昨晚見過的嫵媚女子。

而在陸隱斜對面,是見過一面的眼鏡女。

這裡坐着的大多是萬夫長,還有一些研究員。

沒一會,周山步入會議室,目光掃視,在陸隱身上頓了一下,閃過一絲疑惑,隨後坐在最上首,笑道「我給各位介紹一下,陸隱,新任萬夫長」。

陸隱起身,對周圍人點點頭,再次坐下。

介紹陸隱只是流程,接下來,會議商討各類事情,陸隱完全不想聽,直到半個小時後會議才結束。

所有人離去,周山單獨把陸隱留了下來。

「陸隱,昨天我還以為你沒有吸收過能量晶體修鍊,本來想跟你探討一下,看來你昨天是能量使用枯竭了」周山看着陸隱試探道。

陸隱點點頭,嚴肅道「刑聖,那個外星人很強,儘管受了重傷,卻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我也是耗費所有能量才擊殺他」。

「看得出來,他是天級強者,虧你能殺他」周山笑道。

陸隱笑了笑沒有回話。

「聽說你昨天來過刑營,沒有同意留下,為什麼?」周山問道,看着陸隱。

陸隱道「我喜歡自由,受不了軍營的氣氛」。

周山點點頭,嘆口氣道「很多人都是這種想法,其實末日誕生,人類應該團結一致,能捨棄的還是要捨棄」。

「我知道了,刑聖」陸隱回道。

周山恩了一聲,「你的傷怎麼樣了?」。

「沒關係,很快會恢復」。

「進化者就是這點好,恢復力強,其實相比普通人,進化者更危險,體驗過強大的滋味就絕不想弱後,越想強大就越要拚命,無數人倒在這條路上,連我都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死」周山感慨道。

《陸隱》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