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龍都梟主陸詩琪陳叔
龍都梟主陸詩琪陳叔 連載中

龍都梟主陸詩琪陳叔

來源:google 作者:陸詩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蘇棲棲 陳叔

男人深潭的眸,滲入一根根紅絲:「星純,我終於找到你了……」可陸詩琪像是受到了驚訝,猛地從陳叔的懷裡掙脫再看向他時,神色生懨,滿是疏離和淡漠:「先生,請自重!」聽到這陌生的一句先生,陳叔手一僵,在看到她眼裡的戒備時,他心頭一刺...展開

《龍都梟主陸詩琪陳叔》章節試讀:

小說《龍都梟主》是陸詩琪寫的,在這本小說里我們可以閱讀到陸詩琪陳叔的故事,一起來閱讀吧。
陳叔冷冷掃了眼男人放在她腰上的大手,眼底變得幽深:「我想靠近誰,沒人能攔我。」
司台燼不以為意地冷笑一聲:「是嗎?
那我倒想問問陳總是想以什麼身份接近我未婚妻?
第三者嗎?」
他咬重了最後幾個字,明着捅刀子。
...蘇棲棲對兩個大男人之間的話題並不敢興趣。
於是在跟司台燼交代了聲後,帶了兩個保鏢就走了出去,下樓跑到宴廳的後花園透氣。
把保鏢留在門外後,她繞過層層綠植後,最後停在了**的音樂噴泉。
此時正值夜裡,藉著皎潔的月色,蘇棲棲難得舒心地伸手撥弄了幾下透亮的水流。
微涼的水漫過掌心時,她漂亮的臉蛋上露出一絲笑意。
而這時,陳叔從暗處走了過來,溫聲提醒:「你身體寒,冬天還是少碰冷水為好。」
蘇棲棲驚地收回手,轉過看着身側這個清冷矜貴的男人。
待看清是渣男陳叔後,她立馬冷了臉:「陳先生這是看誰都要撩一下嗎?」
被她數落,陳叔也不惱,微微勾了勾唇:「我只是隨口一說,若是中了,那就全當巧合吧。」
蘇棲棲沒心情沒他爭,轉身就準備走。
但很快,男人低沉的嗓音又從身後把她叫住。
「蘇小姐,如果可以,希望你不是從他人口中了解的我。」
蘇棲棲一怔,有種被看穿的感覺。
她轉頭剛想說什麼,但司台燼不知從什麼時候走了過來。
一來,他就像宣誓主權一般,攬起她的腰往懷裡一帶。
隨後司台燼又似笑非笑地看向陳叔:「陳總,我奉勸你離我未婚妻遠一點,她脾氣好,我可不好,到時候要是做了什麼,可就怪不得我了。」
陳叔冷冷掃了眼男人放在她腰上的大手,眼底變得幽深:「我想靠近誰,沒人能攔我。」
司台燼不以為意地冷笑一聲:「是嗎?
那我倒想問問陳總是想以什麼身份接近我未婚妻?
第三者嗎?」
他咬重了最後幾個字,明着捅刀子。
陳叔眸光一點點冷了下去,但移向蘇棲棲時,他的神情又變得繾綣。
「不是我的,我不會強求。」
「但如果是我的,誰都搶不走。」
他的字字句句,帶着勢在必得的底氣。
司台燼收回視線,什麼都沒說,帶着蘇棲棲就走了。
而陳叔轉身,與他們朝相反的方向走去。
世界上真的有兩個一模一樣的人嗎?
他不知道。
他心裏唯一篤定的只有,只要他還多活一天,就不會放棄找星純的下落。
……第二天,一早。
陳氏財團頂樓,總裁辦公室。
陳叔站在落地窗前,神色漠然地俯視着底下的車水馬龍。
而在旁的特助拿着偵探傳過來的檔案資料,一一稟告。
「蘇棲棲,年齡23歲,20歲以前隨父母定居巴黎,三年前和司氏獨子司台燼在國外訂婚,上月剛回京北,預計明年兩家完婚。」
「陳總,從蘇小姐的人生履歷來看,是完整的。」
陳叔伸手從林特助手上接過資料,翻看了幾頁。
上面的白紙黑字,也好像在證明着可信度。
但陳叔看着這份完美檔案資料,總覺得哪裡不對勁。
翻到倒數第三頁時,他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
一道靈光好像在腦海里忽然乍現,他直接將資料一合,隨手扔在了辦公桌上。
直接斷言:「蘇棲棲的資料有問題。」
林特助臉上閃過驚愕:「陳總。
這份履歷可以說是完美了,怎麼會?」
陳叔掃了眼檔案,薄唇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
「它錯就錯在太完美無缺,而蘇棲棲的檔案是人為故意篡改而成。」
「至於目的,不過是姜太公釣魚。」
司園。
在京北的私立別墅群里,當屬最奢華宏大的莊園。
在其內,還留有有一顆千年海棠樹。
深夜,蘇棲棲穿着一身白色睡裙,漫步到海棠樹下散步。
不曾想,卻碰到了正在喝酒的司台燼。
她本想原路折回去,但對方卻先早已先一步發現了她。
「棲棲,既然來了,為什麼要走?」
男人的聲音帶着幾分醉意,但墨色的眸底卻還很清明。
蘇棲棲垂在兩側的手漸漸收緊,但還是走到他面前坐了下來。
司台燼凝着眼前這張精緻雕琢的臉,像欣賞藝術品一樣看着。
無論前世還是今生,他都喜歡着這張臉蛋。
雖然很膚淺,卻是事實。
盯着他的目光,蘇棲棲不動聲色轉過了頭:「司先生,你喝多了。」
司台燼手輕輕搖晃着紅酒杯,目光灼灼:「棲棲,你還記得我救你回來,是讓你幹什麼嗎?」
蘇棲棲眼睫輕顫,點了點頭:「記得,你說讓我獲得陳叔的信任,扳倒陳家。」
司台燼滿意地揚起唇角,從旁邊取出一份項目合同,遞了過來。
並附言叮囑:「明天,你想辦法讓陳叔把合同簽了。」
蘇棲棲接過合同,神情有些幽深:「你怎麼就肯定陳叔不會懷疑我呢?
能短短三年就控股陳氏財團的人,絕非等閑。」
司台燼掃了眼夜空中被烏雲遮蔽的月亮,不以為意:「他不會懷疑的,再精明的人也會有軟肋,而他的軟肋,就是陸詩琪,而你這張臉就是最大的籌碼。」
蘇棲棲握文件的手,不由得緊了幾分:「司先生,我不明白。」
「明明你一開始目的就是讓我接近陳叔,為什麼還要故意讓他誤會我是你未婚妻呢?」

《龍都梟主陸詩琪陳叔》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