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困龍
困龍 連載中

困龍

來源:google 作者:四三七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四三七 奇幻玄幻 蘇泊郁

大楚三年,被各國奉為百年來唯一有希望再現始皇帝榮光的少年楚皇蕭禎突然病重,太醫監舉監之力,無力醫治病入膏肓,垂死之際,冒險入琳琅聖地,尋司天監第一任監正老術士,觀其面相,驚覺蕭禎身中失傳千年壓勝秘術困龍蕭禎不甘沉淪,監正賜下秘法,其破敗之勢稍緩出琳琅聖地後,觀楚地慘狀,痛心不已,其時,妖相惑亂朝綱,鐵雲虎視眈眈,文官不治,武官束手,乃痛定思痛,頒下聖旨,於整個大陸尋求術士良材,欲挽大楚大廈將傾史稱困龍吟,太一道門顯世師蘇泊郁藉此入世展開

《困龍》章節試讀:

大楚嘉佑十七年,冬夜,雪盛。

乾元殿。

楚皇蕭禎卧於窗邊床榻之上,明黃燭火照耀下,他俊秀的面龐難掩疲態,慘白而毫無血色,瘦骨嶙峋,病容深重,渾不似個年僅十七歲的少年郎。

蕭禎手中舉着近日大臣所呈奏摺,不時咳嗽幾聲,盯着奏摺思索片刻,細瘦的右手上硃筆偶爾動動,將旨意寫上,放下後又拿起身旁案牘上堆積有近丈許高奏摺中的一份,仔細審視。

當看到奏摺上河西巡守所言西路寒災肆虐,百姓流離失所,凍死者數十萬之巨,他那滿是憂愁的眼眸中,不由得流露出一股深切的悲痛。

首為百姓,次為大楚。

天下五國,是為南蠻國,北強齊,東鐵雲,西苗疆,楚地居**。

大楚傳承千載,氣運綿長。

然自建安帝那朝時起,國力漸衰,時至蕭禎父皇崇武帝登基,舉國窘境已是歷經三代。十七年前,崇武帝駕鶴西去,四方諸國虎視眈眈,尚在襁褓之中的蕭禎登基稱帝,太后夕祈氏垂簾聽政,勉強求得十年安穩。

豈料蒼天不顧,日夜操勞,太后不幸身染惡疾,亦於七年前那個似今日一般下着大雪的冬夜,口吐鮮血,辭世與赴先帝。

蕭禎放下奏摺,看着窗外大雪紛飛,落到窗前被燭火照亮,心中陡然憶起年幼之時眷戀母后,不肯安睡,蜷縮在她懷中靜靜觀其批閱奏摺的場景,如今在看着眼前熟悉的大殿,不免有些孤寂。

「大楚…出路何在?」

蕭禎扶額沉思。

日前,邊軍來報,除卻與楚交好的苗疆古國,其餘三國邊境駐軍竟紛紛於臘月初七將防線前推二十里,狼子野心昭然若揭,其勢大有來犯之意。且楚國上將軍之子廉鹿淵奏言,其子廉玉泱於趕赴饒州上任途中遭山匪劫持,與爭鬥之際身中數箭,不幸遇害。聽聞噩耗尚在林司正家喝喜酒的廉老將軍,一口氣順不過來,當場昏了過去。

這可如何是好?

蕭禎無奈的苦笑。外有強敵而內無強軍,此為亡國之相。

四國兵強馬壯,天下名將軍主,多為四國朝廷座上之賓。哪怕昔日不算強盛的鐵雲國,亦出了趙縱胤,魏無焉兩位稀世奇雄掌領三軍,其餘各國亦是有數名兵家效命。

唯獨大楚,僅能靠着廉老將軍苟延殘喘,勉強成軍。

如今廉老將軍一倒,何人能擔重任?

「啟奏陛下!」

就在蕭禎深憂之際,一個頭髮花白的老太監推開殿闕,急匆匆的跪倒在蕭禎面前,俯首稟告。

「前軍急報,北齊陣前鳴鼓,欲出兵侵我大楚!」

聽聞此言,蕭禎愕然抬頭看向老太監,看着他因畏懼而萬分惶恐,心中徒生一陣無力感,再放眼望向其身後,入眼處宮闕樓閣盡皆被沉沉夜色下的大雪傾軋,毫無生機可言。

悲從中來,不由得一口逆血噴涌而出,蕭禎倒卧不起,眼睜睜看着老太監一聲聲呼救聲中,失去了意識。

《困龍》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