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連載中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

來源:google 作者:高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高月 高陽

【changdu】老二想回去,除了是不想被過繼給高家之外,另外一方面這兩個孩子委實不是特別的聽話,尤其是其中一個男孩,整天沉迷於花街柳巷之中,這怎麼可以呢?而且還花錢如流水女孩稍微聽話一點,但是跟她哥哥也是半斤對...展開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章節試讀:


這下子老二徹底的啞口無言了,低着頭頗為不甘心的說道:「你都沒有問我一聲就把我過繼出去了,你心裏面還有沒有我這個兒子,又或者是你根本就沒有把我當兒子,你一直認為大哥才是你心目中最完美的兒子,你根本就沒把我放在眼裏面!」

百合直接就被這個便宜兒子的話給逗笑了,如果原主不認這個兒子的話,就不會讓他繼承爵位了,當初更不會贊同兒子的讓孫子孫女去替他報恩,而且這些年來,這個便宜兒子從來都沒有給原主來請過安,而原主也從未說過這個兒子的壞話,這還叫不在乎嗎?

要知道這在古代可是非常罕見的,古代是最講究孝道的,講究的是晨昏定省,就是每天無論是早上還是晚上,都要過來給父母請安,以示孝道。

但是這個兒子從來都沒有這樣做過,只有兒媳婦每天都過來請安啊,後來老太太看兒媳婦每天這樣來回太麻煩了,就讓兒媳婦初一和十五過來一趟,其餘時間就不用再過來了,可是這個兒子卻當做沒有這件事情,你說好笑不好笑?

「我要是真不待見你的話,當初就應該在你剛生下來的就把你給弄死,你自己想想你這些年都做了什麼事,你又有沒有把我當成你的母親?」百合一臉冷漠的說道。

「我……我做錯了什麼?我是不如哥哥能幹,可那又不是我的錯,你們從小就不重視我!」老二一臉淚水的說道。

「是,我和你爹從小都不重視你,所以也沒有嚴格要求你,就算後來你大哥去世了,我們也沒有對你有太多的要求,依舊讓你繼承了爵位,可就是因為我太放鬆對你的要求了,才讓你養成了這麼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性子!

你說你要報恩,無論是給金子還是給銀子,又或者是幫別人打通關係,我這個當母親的絕無二話,就算是拼了我這條命,我也會想辦法給你走關係!

可是你做了什麼?你把侯府的未來當做什麼了?你應該知道你兒子在侯府的地位吧,那可是未來侯府的繼承人呀,可是你讓他娶一個六品小官之女,你告訴我,那個女孩現在是什麼樣子的?還有高家的那個男孩,又是什麼樣子的?

如果你是侯府繼承人的話,你願不願意娶高家那個女孩?」

不願意,不願意,不願意。

是的,老二不願意娶那種女人為妻,他認為只有那種鄉下的窮苦人家實在是娶不着媳婦的才願意娶高月那種女人,真的實在是太粗俗了,一點大家閨秀的樣子都沒有,反正他是絕對不會要這種女人的,也就是說這種女人給他當小妾的資格都沒有,可是他當初為什麼要讓兒子娶這種女人呢?

那高陽那個孩子又是什麼樣的呢?說實在的,他以前就算是再不懂事,再紈絝,也絕對不可能流連於煙花之地,就連市井人家也絕對不會讓兒子去那種地方,而且經過他這段時間的觀察,高陽那個孩子絕對不是可以託付終身之人。

「你瞧瞧,你自己都說不出什麼話了,你總說我這個當娘的不喜歡你,可如果不喜歡你的話,我又怎麼可能會讓你繼承爵位,又怎麼可能在這幾十年內從來不管侯府的任何事宜,不就是想着不給你添麻煩!」百合一邊說著,一邊難受的直掉眼淚,這可不是自己在哭呀,這個是原主身體在哭。

「老二呀老二,我也沒想做那麼絕,可是是你把我逼到絕路去的,我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爹和你哥拿命拼出來的爵位就這樣給你敗沒了,不然我百年之後怎麼有臉去見你親爹呀,我知道你現在怨我,那你就怨吧,我也沒啥好說的了!」百合揮了揮手,「我們母子之間的情分也就這個樣子了,你也別過來了,你敢以孝壓人的話,那我也會以孝壓你,而且你也別忘記你現在的身份了,就是一個六品官員而已,我要是想動你的話,那是舉手之事,你現在還能好好的待在朝堂之上,那是因為還有侯府庇護,你可是沒了侯府的庇護,你覺得你是什麼呢?」

老二徹底的老實了,出去的時候都灰頭喪氣的,可是當他回到高家的時候,看着高陽和高月,他只覺得心如刀絞,自己為了這兩個人放棄了所有,真的值得嗎?當初為了報恩真的值得嗎?

高大人確實是為救自己而死的,可是當初他們兩個人是一起商量走哪條路的,後來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也曾經救過高大人的命,只不過他在自己面前替自己擋了一刀,說是救命恩情,但其實他們兩個人都是互相救自己。

他當時很感動的,覺得一定要好好的報答高家,可是回過頭一想又加上當時發生的事情,只覺得簡直就是萬分的可笑,就跟母親之前說的,想報答別人,那給什麼不行啊,可以給銀子呀,可以給他們找份活呀,沒必要把自己的兒女都填進去,可是當初自己什麼都沒想就想着報恩,可是報恩卻把自己兒女的一生都填了進去。

「怎麼樣?」高陽率先跑了出來,「明珠和我的婚事定下來了嗎?其實我覺得今年八月份就可以成親了,雖然有些趕,但其實也還可以!」

老二看着高陽,這個孩子今年才十八歲了,但是看起來瘦瘦弱弱的眼底青黑,一看就是腎虛,完全不像十八歲的孩子應有的樣子,自己女兒要真嫁給這樣的人,估計早就沒命了。

「什麼婚事?當時只不過是我亂說的而已,你也別放心上去,你現在只不過是一個五品小官的嫡長子而已,憑什麼讓人家侯府的嫡長女嫁給你!」老二不耐煩的擺了擺手,「行了,你們父親才去世不到三個月,怎麼說你們也該給你父親守孝了,這段時間你們兄妹兩個人就別出去了,老老實實的待在屋子裡,給你父親抄《金剛經》吧!」

「我才不要抄寫經書了,我已經和我那些小姐妹約好了,明天就去外面逛街!」高月抬起下巴。

老二冷眼掃了過來,這就是高大人的一兒一女,才剛剛去世,兒女們不記得守孝也就算了,還整天吃喝玩樂,這完全就是不忠不孝啊,自己怎麼就過繼到這戶人家了?


《快穿之炮灰也有春天》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