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橘子味軟糖
橘子味軟糖 連載中

橘子味軟糖

來源:google 作者:嘉月谷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現代言情 程諾 阮棠

【現言·久別重逢·青春校園·暗戀成真】高中時,理科學霸男神同桌成了理科學渣阮棠的緋聞男友,在她一次勇敢發聲中,謠言戛然而止時隔多年,阮棠怎麼也沒想到,去趟口腔醫院竟能再次與他相遇而她的牙醫程醫生,正是她的緋聞『前』男友,程諾阮棠:程醫生到底想怎樣?程諾:想你程諾:想讓你再靠近我一點【表裡不一禁慾系寡言牙醫x外冷內熱嬌軟網文作者】展開

《橘子味軟糖》章節試讀:

話音落,阮棠把頭偏到一邊,看向別處。

程諾收起眼底溫柔神色,語氣淡漠,「時間不早了,阮小姐要繼續坐在這裡喂蚊子嗎?」

「還是在等我背你回去?就像以前一樣?」

他站起來走近她,聲音裡帶有一絲似有若無的笑意。

阮棠微仰起下巴,眼睛盯着他的臉看了半晌,突然嘆了口氣,抬眼迎上他的視線,「程醫生還真是念舊,一點小事也能讓你耿耿於懷。」

阮棠搖着頭起身,一瘸一拐地繞開程諾往回走。

程諾看着阮棠的身影,苦澀一笑,還是一如往日地倔強。

他眉心輕蹙,愁苦轉瞬即逝,牽着貝貝,跟在她身後往同一方向走。

這麼多年過去,他們的關係似乎一如往日並沒有變淺。

因為,就不曾深過。

阮棠進了電梯,一摸口袋,發現沒帶鑰匙根本無法上樓。矮樓層還能蹦上去,可她住的是十六樓,要是真的蹦回去......

阮棠覺得造化弄人,本想着走快點不和程諾同乘一趟電梯,可命運非要她再次陷入窘境。

最後,阮棠只好向命運低頭,決定等等程諾。最多走下來七層,遠比從一樓「爬」上去容易許多。

她倚在電梯一角,電梯合上,她就按下按鈕看着門打開,反反覆復,遲遲不見程諾和貝貝的身影。

恰在此時,一個滿臉兇相的男人要乘坐電梯,他瞥了阮棠一眼,阮棠一個激靈站得筆直。

「姑娘,到一樓了。」男人的聲音還帶着些許醉意。

阮棠愣愣地看了眼電梯顯示屏,佯裝鎮定道,「啊,一樓了啊,光顧着玩手機都不知道到了。」

阮棠乾笑兩聲後下了電梯。

在電梯門合上的那一刻,醉酒男朝她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容,阮棠整個人都呆住了。

突然一隻手輕拍了一下她的背,低沉好聽的聲音在她耳畔響起,「怎麼,見鬼了?」

阮棠回頭,見來的人是程諾,終於鬆了一口氣。連着拍了好幾下胸口,撫慰着自己受驚的小心臟,「差不多。」

程諾,「你在等我?」

阮棠的手一頓,抬眼撞入程諾深邃漆黑的眼眸。她搖頭,「沒有,我沒帶鑰匙,上不去。」

程諾重新按了電梯,兩人安靜地等,一時間誰也沒有說話,氣氛尷尬到極致。

阮棠直直地盯着電梯上的顯示屏看,電梯一層一層,最後停在了十六層,她的心跳頓時加快了幾秒:不是吧,那個凶神惡煞的人住她對門?

那她的人身安全還有保障嗎......

阮棠的注意力全在一側的電梯上,絲毫沒注意到,另一側的電梯已經停在了一樓。

程諾見她發獃喊了她一聲,「不走?」

阮棠回神,「走。」

·她行動不便,還提着兩條褲腿,程諾看她那副狼狽的模樣,忍俊不禁。

他臉上浮現出很少有的笑容,冷峻的面容也多了幾分溫情。

遲疑片刻,他伸手過去,「我扶你。」

「不用,我自己能行。」阮棠下意識擺手拒絕,褲腿掉落,碰到了傷口,疼痛讓她眉頭皺起,卻倔強地抿住唇角。

「別逞能了。」程諾抬手看了下時間,「阮小姐已經耽誤我半個小時的睡眠時間了。」

阮棠低頭看看自己的腿,又抬眼看看眼前的程諾,彆扭地說,「好吧。」

程諾走出電梯去扶她,阮棠視線一偏,忽然觸及他的側顏。他的臉上表情淡淡的,但是眉毛卻緊鎖着。

程諾注意到她的目光,轉過頭看她,「怎麼了?」

「啊......沒什麼。」阮棠迅速搖頭否認,在程諾的攙扶下順利進了電梯。他刷了一下門禁卡,十七層,只比她家高一層。

阮棠看着紅色數字一層一層地向上攀爬,兩人一狗,在狹小的空間里似乎有些擁擠,因為貝貝並不老實,一會兒在她腳邊一坐,一會兒又起來回到程諾身邊,在電梯里來來回回地走。

下了電梯,程諾牽着貝貝徑直回家。

阮棠聽見電子鎖打開的聲音後,長舒了一口氣,尷尬的時刻終於結束了。

她小步伐地往樓梯間不急不慢地挪動,她數了一下,從十七層到十六層,一共二十六級台階。

正站在台階前思考着要以什麼樣的姿勢走下去時,「吱嘎」一聲,樓梯間的鐵門被打開。

阮棠轉頭看向那扇灰白色的門,熟悉的身影站在那兒,邁着修長筆直的腿朝她走近,到她跟前蹲了下去,「我背你下去。」

阮棠眨眨眼睛,確認自己並沒有產生幻覺,「啊?」

「啊什麼?」程諾側臉看她,「快點,別耽誤我睡覺。」

「哦。」

阮棠最終是被程諾背下來的,二十六級台階,二十六步,一步比一步穩重,一步比一步踏實。

熟悉的感覺讓她想起了當年,那天的程諾滿頭大汗,背着她從南到北貫穿五百米操場。

除了爸爸,程諾是第二個背她的男人,而且還是兩次。

這兩次,時隔了八年。

二零一三年,九月,秋。

北方的氣溫近了九月本就善變,又因冷空氣突如其來,晝夜溫差極大,迫使大家在短袖外面套上一件毛衣或是一件厚外套來抵禦寒冷。

九月十五日這一天是Y市第一高級中學全校學生最期待的活動——

秋季校園運動會。

校園內一片歡樂氣氛,各個班級圍着操場跑道外的環形曲線,一班挨着一班搭起了帳篷,供同學在內休息。

阮棠參加完自己上報的所有娛樂項目,正坐在班級帳篷里喝水休息,體委突然喊她準備一下一千五百米長跑。

一聽到這個「不幸」的消息時,阮棠的臉都嚇綠了,「我沒報這個項目啊?」

體委看了眼手上的名單,確認自己沒看錯,「你看,上面是你的名字,一千五百米,沒錯。」

他見阮棠本就瓷白的一張臉因為恐懼而變得更加蒼白,甚至還有些病態,於是給她出了個主意,「如果你身體不適,可以找別的同學代替你去。」

阮棠四處張望,試圖找一個擅長長跑的女同學頂替一下她的位置,可在她詢問一圈後,每個女生,都對一千五百米望而生畏。

《橘子味軟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