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九州大帝
九州大帝 連載中

九州大帝

來源:google 作者:我的粉絲超帥的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雲霄 奇幻玄幻 夢無憂

【無敵】【熱血】【殺伐果斷】【萬族爭鋒】上古時期,神魔大戰,三界崩塌少年雲霄,身懷聖獸血脈,執掌崑崙神鏡,踏破九天十地,成就萬古至尊!展開

《九州大帝》章節試讀:

「冷清秋,是你!」

「你要護着這小子?」

火袍老者臉上湧現怒意,盯着清冷女子,後者神色無波。

「冷某要護着誰不勞閣下關心,倒是閣下,堂堂神火教長老竟然對一個凡俗小輩出手,規矩都忘了嘛!」

修鍊界自有規矩,不得對凡俗出手,否則那些大佬,隨手便能滅了一城乃至一國,不敢想像。

當然,規矩是死的。

火洪怒道:「這小輩當著老夫的面殺人,若不給他點教訓,老夫在這凡俗只怕都無法立足了。」

砰!

他說著一步踏出,恐怖的熱浪席捲。

「哥!」雲飛月見狀大急,一躍而下擋在雲霄身前。

冷清秋目光瞥來,藍色氣息隨之蕩漾,寒意徹骨,兩股磅礴的能量再次撞擊在一起,如石破天驚。

「冷清秋……」

火洪怒不可遏,周身熱浪滾滾,如瀕臨爆發的火山。

這時,一道嘹亮的鳳鳴之聲響起,五色華光隱現,一名身穿五彩華服,高貴而冷艷的女子緩緩而來。

女子不緊不慢,儀態萬千,舉手投足盡顯尊貴、威嚴。

「長公主!」

有人脫口而出。

周國長公主一直是個傳奇,傳聞她降生之時皇宮上空有鳳凰神像凝聚,引來百鳥朝拜,故得名周鳳儀,所謂有鳳來儀。

周鳳儀自小聰慧伶俐,凡事一看就會,唯有武學天賦幾乎為零,曾嘗試修鍊,但一無所獲。

雲霄曾親自教導,因二人有婚約。

兩年前,雲飛月被水雲宗看中,陛下便賜下了這門婚約,意圖鞏固皇室和雲家的關係,如今看來也是一種麻痹。

雲霄出征前還曾去看過對方,不想再見已然是天壤之別。

「冷仙子說的對,這是鳳儀自己的事,不勞火長老出手,國主被殺,這個仇理當由鳳儀自己來報。」

周鳳儀聲音淡漠,有種超然物外之感,臉上也沒有任何情緒波動,且直接稱國主而非父皇。

「可你並未修鍊。」

火洪道。

周鳳儀沒理會,目光看向雲霄,就像不認識一般,「一年後,你我在此一戰,你若不來,我便殺了她。」

周鳳儀直指雲飛月。

雲霄勃然大怒,「人是我殺的,想報仇隨時來找我,雲某奉陪到底。」

「一年後,你我一戰,不死不休。」

……

「哥,你怎麼樣?」

雲家,看着滿身傷痕的哥哥雲飛月眼圈泛紅。

「放心吧,只是一些皮外傷。」

雲霄強忍着咧嘴一笑,其實之前確實沒什麼大礙,但最後那火焰怪鳥的一擊,讓他五臟六腑都移了位。

仙門手段不同凡響,這筆賬先記下了。

「你還笑!」

雲飛月眼淚止不住的流。

「好了,真沒事,這麼大的人了還哭鼻子,臉哭花了可就不好看了。」

雲霄打趣道,又問:「對了!那位前輩是誰?你師尊?我還沒謝謝人家呢!」

雲飛月加入水雲宗後一直沒回來,都是信件聯繫,雲霄對她的情況和水雲宗都不甚了解。

「不,她是七長老。」

雲飛月解釋道,自知回宗求援來不及,她便發出了宗門求救信號,正巧被路過的冷清秋看到。

雲霄暗自慶幸。

「給你一個忠告,這一年有多遠走多遠。」這時,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冷清秋的身影憑空浮現。

「長老!」

雲飛月連忙行禮。

雲霄也誠懇的道了聲謝,而後不解的問:「為什麼?」

周鳳儀雖然變化很大,但是自己修鍊加上神秘銅鏡內的時間已經二十多年,僅僅一年,周鳳儀拿什麼追?

當然,神火教是個大麻煩,若是他們出手……

「哼!為什麼?」

冷清秋冷笑,「你知道周鳳儀是什麼人?她是天選之人。」

九州大陸有一些特殊的存在,他們起初不顯,一旦覺醒,便如潛龍騰淵,一飛衝天。

「天選之人你可以理解為強者轉生重生,覺醒,便意味着恢復前世記憶、修為。」

什麼!

雲霄臉色微變,強者重生?

修為恢復而不是修鍊,這裏面的區別不難想像,難怪對方氣質和言談大變,這是完全換了一個人?

雲飛月俏臉也變得無比蒼白,「長老,那我哥能不能……」

「不能!」

冷清秋似乎知道雲飛月想說什麼,直接打斷道:「水雲宗護不了他,也不會為了一個凡俗得罪一個轉世大能。」

「多謝提醒,但我不會走。」

雲霄堅定道。

「為了你妹妹?你妹妹既然加入了水雲宗,水雲宗自然會護她周全。」

「對!哥,大不了我以後不出宗門,只要我不出宗門,她再厲害也不能拿我怎麼樣。」

雲飛月連忙說道。

「這是其一,大丈夫立於世當有所為有所不為,習武本就為了無畏不懼,若僅僅因為一個天選之人的名頭就退縮,那還習什麼武?」

「何況,強者重生?真正的強者何須重生?」

房間里靜悄悄的。

冷清秋轉身,少年輕狂,她見得多,大部分都死了,剩下的也早被磨平了稜角。

「長老,我哥他……難道沒有別的辦法?」

「求你幫幫我哥。」

雲飛月哀求道。

冷清秋頓了一下,也許是被兄妹情深打動,半響道:「他覺醒了血脈之力,應該是上古凶獸吞天蟒,吞天蟒血脈乃開陽學府陸氏一脈特有,去開陽學府,或許有一線生機。」

什麼?

雲飛月不是很明白,問:「陸氏一脈特有?你說我哥是……」

「他是否陸家後人還不一定,但有一點可以肯定,你體內並沒有類似的血脈之力。」

冷清秋說完便走了。

原地里,兄妹二人怔在當場。

「哥!七長老她什麼意思?她是說……不會的,這不可能。」

雲飛月拚命搖頭。

雲霄也難以置信,血脈之力來自血脈,有幾率覺醒,但親兄妹即便未覺醒也有相同的血脈,只是比較薄弱。

對方的話分明是在說自己和妹妹並非親兄妹。

只是……這怎麼可能?

可是血脈之力做不得假,難道自己真是什麼陸家後人?那父親呢?他又是什麼人?還有妹妹。

「哥,我好怕!」

「不怕,也許她弄錯了,而且不管怎麼變,我們都是兄妹。」

……

《九州大帝》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