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
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 連載中

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

來源:google 作者:蒲春菲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席昕梔 庾璇莉 現代言情

卻聽到那男子道:「這些小蛇好像都要找你,你快走吧,別在這裡過夜」「為什麼?」我也隱隱感覺事情不對了就算舅舅家養蛇,也不可能到處都孵化小蛇吧「噬母蛇心展開

《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章節試讀:

卻聽到那男子道:「這些小蛇好像都要找你,你快走吧,別在這裡過夜。」
「為什麼?」
我也隱隱感覺事情不對了。
就算舅舅家養蛇,也不可能到處都孵化小蛇吧。
「噬母蛇心,群蛇亂舞。
想活命的話,就別留。」
那男子一步步朝我走了過來。
就在我以為他要逼近的時候,他展開掌心,剛才屋檐上的那兩條蛇,徑直落在了他手裡。
我看着三條小蛇跟搓麻繩一樣在他掌心扭轉,心都跳到嗓子眼了,可就在這時,身後傳來我哥的叫聲:「何依,去洗手了。」
就這一出神,那男子就不見了。
我連忙抬頭看了一眼屋檐,急忙朝我哥跑去。
他拎着半瓶白酒,拉着我朝屋側的水井走去。
「你們倆洗了手,就來吃蛇羹啊,要不然晚點湯都被他們搶完了。」
表哥居然又拿起另外一條蛇,開始剪頭了。
我想到剛才那個古怪的男子,朝我哥說了。
他那樣子根本就不像道士,而且一轉眼就不見了,太邪門了。
這會冰冷的井水淋到手上,我只感覺八月的秋風都涼颼颼的。
「不管他是誰,這事有點怪,等會爸媽談完了,我送你去鎮上找個酒店住,你一個女孩子住這裡不安全,我留下來和爸媽守靈,你白天過來打個轉,意思一下就可以了。」
我哥等水淋完了,拎着白酒給我沖洗着。
「舅舅家,好像到處都是蛇。」
我一想到屋檐上會垂下蛇,就全身都是汗毛。
連白酒灼着手,都沒有暖熱感。
我哥讓我跟緊他,別亂跑,盡量不進屋就行。
等洗了手,表哥已經把另外一條蛇都殺了,切好的蛇段正往鍋里下,他把蛇皮拉長在樹上晾着,舅媽正拿着撮箕把內臟和剪下的蛇頭掃起來。
那蛇頭被剪掉後,還活着,依舊吐着蛇信,嘴一開一合的。
旁邊圍着的村民,居然一個都沒走,好像還隨着那蛇頭開口,一下下的吞着口水,不知道是不是害怕。
「怕嗎?」
表哥拿着扯好的蛇皮,朝我們走了過來,得意的將蛇皮在手腕上纏轉着:「見多了就不怕了,這蛇皮還可以賣。
我認識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到時讓他們拿兩個蛇皮錢包送給何依,蛇招財,用了保證財源滾滾。」
「還有一種野性美喲…...

《幾個做收蛇皮做包的》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