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連載中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

來源:google 作者:濮禮辭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望舒 現代言情 芷蘭

【明月別枝驚鵲】後來啊,我親眼見證過一場追妻火葬場,與以往的愛恨糾葛,女主虐身虐心不同,他們之間從來都是他的無人知曉,她的歲月靜好,這位男主倒真真也是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展開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試讀:

助之意,蘇公子莫要忘記了。」
女子有些許失望,等到蘇以闕的答覆後,才依依不捨地離開了。
人人都言,蘇以闕不喜過於強勢的女子,是故雖有不少女子愛慕這位小公子,卻不敢主動追求,只能不越雷池,默默試探。
仿若剛剛只是一場鬧劇,樹林頃刻之間便安靜了,只余素衣少女和蘇以闕了。
等到蘇以闕看向少女時,她輕輕開口了。
「方才多謝公子解困」。
和最初聽到的聲音一般無二,依舊動聽,話語明明這般溫柔,人卻無悲無喜的,看起來倒是溫和,卻讓人覺得實在是冷極了。
「無事,不知我可有幸知曉姑娘的名字。」
果真是風流浪子,半句不離戲言,又不離女子。
「宋望舒。
只不過是普通的一個名字罷了,委實談不上公子如此。」
女子此刻倒是淡淡地勾起嘴角,微微含笑,當真清雅溫柔。
「子謙,你可讓我們好找,原是來這偶遇佳人了。」
輕朗的笑意傳來,三五個俊俏少年走來,看向二人。
「你可別亂說,我不是那般人,我可還有清淺,斷不可如此。」
紅衣少年倒是也不遮掩,光明正大的模樣,倒是讓人覺得不好誤會於他。
「今日實在謝謝公子了,那我便不擾公子雅興了,公子與友人們請便,我便先離去了。」
女子眉眼含笑,行了一禮,便離去了。
行雲流水般的動作,優雅極了,也毫不留戀,並未為面前的少年所動,也無羞澀與愛慕之意,禮數周全,挑不出錯處。
「子謙,可知道那位姑娘是哪家小姐,真是個妙人。」
還是那位白衣公子,卻沒有看向蘇以闕,彷彿迷了眼睛般,緊緊盯着離去的藍衣女子。
「回神了,兄弟如手足,你這般,真真是見色起意,竟是連我這個兄弟都不要了。」
少年不屑笑罵道。
「哈哈哈,子謙覺得這位女子如何」另一位青衣公子問道。
「極美啊,端莊秀麗,不過註定與我無緣了。
我還是更喜歡清淺那般艷麗的女子,溫柔小意,深得我心。」
少年笑道,看向幾位公子,招呼着一同離去。
還是剛才那般的模樣,什麼都沒有留下,又彷彿留下了痕迹。
日復一日,這可如何是好,我不僅憂愁起來,京闕神君對這許多女子半點沒有動心之意。
這芷蘭神女現如今...

《火葬場,骨灰都揚了的那種》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