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連載中

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

來源:google 作者:楚原燁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楚原燁 渝城 現代言情

楚家今天的楚家可謂熱鬧非凡,楚家老爺子的七十大壽,楚家的不管是表親還是疏離的遠房親戚都專程趕到渝城為老爺子祝壽,也好沾沾這楚家的光不管心裏打着怎樣的算盤,此刻的楚家當真笑聲滿堂....展開

《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章節試讀:

「氣死我了!言家的臉是還沒被她丟夠嗎?這不孝女是要氣死我嗎?!」

言家老宅里,言明陽看到電視上的新聞,正在客廳里發怒。

「老爺子,你可當心點可彆氣壞了身體」,落雪妍端來一杯茶,一派賢妻良母的做派。

「爸,姐也太不懂事了,自己的名聲不要也就算了,可是咱言家的臉可經不起她丟啊……」落夕月在旁邊煽風點火。

「月月,那是你姐姐,不許這樣說姐姐」。

「嗎,咱們把她當家人,她什麼時候把我們當家人了,當初死活要嫁給楚原燁,還惹爸生氣……」

自從言清卉的母親死後,落夕月就跟着母親來到了言家,或許是背負着私生女的身份,她想名正言順的要求就越迫切,急於取代言清卉的一切,只要清除了言清卉,她就是言家名正言順的大小姐了。

「你住嘴,回你屋裡去!」落雪妍說道。

落雪妍和落夕月一個唱紅臉一個唱白臉,更讓言明陽加深了對言清卉的不滿。

這也正是落雪妍所希望的,言明陽越是對言清卉不滿,她在言家的地位就越穩固。

「老爺子,你也別放在心上,月月還小不懂事」落雪妍坐在言明陽旁邊,用手撫摸着言明陽的後背說道。

「雪妍,委屈你了,卉卉太不懂事了」。言明陽拍着落雪妍的手說道。

「老爺子,你反過來想這未嘗不是一件好事」。落雪妍略帶深意的說道。

「怎麼說?」言明陽疑惑的問道。

「你看。咱們當初想讓徐子喬和卉卉接觸是為了什麼?」

「你是說……」言明陽猜測道。

「何家這棵樹可是比徐家大的多了」落雪妍笑着說。

言明陽蹙着眉頭想了一會兒,拍手叫好「還是你想的周到,只要卉卉能抓緊何瑾臣,就算是楚家撤資也不怕了,我娶到你真是這輩子的福氣了」。

「咱們也不完全是為了公司,卉卉要是嫁給何瑾臣總比徐子喬強,徐子喬被何瑾臣打成那個樣子也不敢吭聲,卉卉要是跟了他還能享福?」

落雪妍一本正經的為自己開脫,也讓言明陽心安。

「對對對」。言明陽附和道。

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言明陽和落雪妍的醜惡嘴臉如同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當年言清卉的母親段欣是愛錯了人。

當年言氏還是一個無人問津的小公司,段欣家道中落不顧他人勸阻嫁給了言明陽,用自家之前的關係,幫助打點創立言氏集團,雖然不比何氏集團,但也是小有名氣,但是段欣一過世,言明陽立馬就將自己的情人落雪妍以及私生女落夕月接近門。

段欣要是現在知道自己的丈夫為了公司利益,和小三算計自己的女兒估計死也不會瞑目。

「少爺,你回來了,何老在書房等着你」。一進家門,安南瑞就買門口等着。

何瑾臣站在門口整理了下襯衫領推開了門進去。

只見一個精神抖擻的老者站在落地窗前背對着門口,頭髮花白,穿着一身玄紫色寬鬆的絲綢睡衣。

「爺爺,我回來了」。何瑾臣笑着說道。

不管在外邊多冷漠,但是對何延源他卻沒一點脾氣,畢竟是把自己從小帶到大的親爺爺,父母過世的早,何瑾臣從就對自己的爺爺很敬重,做人的道理,經商的本事都是何延淵交給他的。

身為何氏集團的創始人,何延淵沉穩謹慎,心思縝密,長袖善舞,是商場上的極具影響力。就唯有一個缺點就是為人封建保守。

「你還知道回來,你看看電視上的新聞報道的都是些什麼,你把我的臉都丟盡了」。何延淵指着何瑾臣說道。「你和那個女人到底是什麼關係,三天兩頭的上新聞?」

「她呀……是您未來孫媳婦」何瑾臣嬉笑着說道。

「什麼?!你要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第一次新聞出來,何老就派人把言清卉的底細扒的清清楚楚,自然少不了離婚這件事。

「對,我就是要娶言清卉」,何瑾臣似乎早就料到了何老的反應,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娶誰不好,非要娶一個離過婚的女人?」何老氣急敗壞的指着何瑾臣說道。

「何老先生,現在都什麼年代了,你怎麼還這麼保守?」何瑾臣打趣道。

「你給我嚴肅點!反正我不同意」!何延淵氣的背過頭去。

「那我要是非她不娶呢?」何瑾臣一臉嚴肅的說道,何延淵轉過頭了盯着何瑾臣,何瑾臣也和他對視着,絲毫沒有退縮的意思。

「你……你要是娶她就不要再回來了!」好半天何老才哆哆嗦嗦說出這句話。

何瑾臣知道這樣談下去也不會有什麼結果,自己的爺爺自己清楚,固執了一輩子,想要瞬間改變是不可能的,索性先不在氣頭上惹他,轉身便走了。

「你可終於醒了,睡了這麼長時間,你昨晚到底是喝了多少」?陳如風看着皺着眉頭揉眼的言清卉說道。

「我……這是在什麼地方?」言清卉坐起來打量了一下周圍。

「你昨晚喝醉酒差點被徐子喬輕薄,還好何先生及時趕到救你出來,把你送到這酒店,」陳如風邊倒了一杯水邊說。

何瑾臣?!酒店?!言清卉下意識的檢查自己的衣服還完不完整。

「看你嚇成什麼了,他沒碰你,今天早上我來的時候他還在旁邊守着,看那樣子估計一夜都沒睡」。

他有這麼好,那次喝醉酒發生關係的可是何瑾臣本人……言清卉邊喝水邊想。

「他還說你可以在這隨便住,作為未來老婆的權利」,陳如風把那四個字故意咬的特別重。

「噗」,言清卉剛喝進嘴裏的一口水就噴了出來。「你說什麼?!」

陳如風笑而不語,言清卉看他的表情不像是開玩笑。

她從來沒想到何瑾臣是這樣的一個人,頓時對他的好感增加了不少。

「跟你說件正事兒,上次的事情是有人做了手腳,你知道嗎?」陳如風問道。

「怎麼不知道,我又不傻」言清卉放下水杯眼神放空的說道。

「這種情況都觸及法律了,起訴她吧也能還你個公道」。陳如風建議道。

「算了吧,就算起訴成功也改變不了什麼,過去的事我不想在提及了」言清卉無奈的說道。

「卉卉……」

「如風,我還有點暈,想再睡會兒你走吧」說著言清卉就把頭蒙了起來。

陳如風沒再說什麼,他最清楚言清卉的脾氣,便轉身走了出去。

躲在被子里的言清卉並沒有睡,她只是腦子有點亂,自己愛了那麼久的男人原來從來沒有愛過自己,當離婚消息被挑好了時間宣布出來的那一刻,她對楚原燁就沒有任何留戀了。

相反,對於何瑾臣她到是有點改觀。

一夜荒唐以後原以為他也是個紈絝子弟,可是兩次都送自己回家也能看出他心不壞,特別是今天陳如風說的那一番話,又讓她覺得這是一個負責任的男人。

突然,言清卉聽到開門的聲音……

《婚然天成:總裁的二婚新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