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連載中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

來源:google 作者:許立言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吳長河 許立言

【changdu】sg第17章一首歌短短几分鐘很快就結束了音樂停了下來,許立言跟台下的觀眾似乎都有點意猶未盡可惜這裡不是許立言的個人演唱會,不能像演唱會那樣來個返場表演他微微一鞠躬,預示着演唱正式結束現...展開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試讀:


第17章

一首歌短短几分鐘很快就結束了。

音樂停了下來,許立言跟台下的觀眾似乎都有點意猶未盡。

可惜這裡不是許立言的個人演唱會,不能像演唱會那樣來個返場表演。

他微微一鞠躬,預示着演唱正式結束。

現場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主持人上台控場,主導接下來的投票環節。

他身為本地電視台的主持人,好像也受到了現場氣氛的感染,特別提醒了一句:

「大家別只顧着聽歌忘了投票,投票倒計時最後十秒,10,9……。」

台下的觀眾太投入,還真有忘記投票的,直到他這一提醒,大家才想起這茬,紛紛拿起投票器開始投票。

後台的幾位嘉賓也開始猜測許立言能獲得多少票。

「你們覺得小許這首歌能拿多少票?」

吳長河率先出聲道。

他以前對許立言這個小透明不太了解。

原以為多半是哪個公司通過某種渠道塞進來混臉熟的,所以大家一塊兒錄影了三天,他其實對許立言並沒有多少關注。

剛才那首歌讓他對這個小夥子的印象有了些許改觀。

至少這小朋友不像大眾印象中那種只是因為長的漂亮卻沒有什麼特長的小鮮肉。

誠然,這首歌並不是毫無瑕疵,曲子先不談,「深秋嫩綠的垂柳」這句歌詞中,「深秋」跟「嫩綠」這個詞搭在一起聽起來有些突兀。

不過話說回來,在這麼短時間內創作的新歌,有一點小小瑕疵情有可原。

劉卞還在因為受到欺騙而感到難過,憤憤道:「我猜跟我差不多。」

朱靜曼倒是給了一個很高的評價。

「他這首歌很討巧,直接以蓉城為歌名,場下可都是當地人,而且這首歌朗朗上口,從觀眾的反應來看我覺得一定不會太低,我猜個260吧。」

在她看來,王稚太強,而且名氣大,許立言是不太可能超過他的。

「夏箏?你覺得呢?」吳長河看向夏箏笑着問道。

「啊?」夏箏似乎剛回過神來,一時沒反應過來。

「我剛才看你聽的入迷了,應該挺喜歡這首歌吧,預測一下,小許這首歌能拿多少票?」吳長河道。

「哦,我……這個,不太好說,我覺得應該看現場觀眾給他投多少票吧。」夏箏眨着明亮的眸子,一臉認真回道。

吳長河愣了一下。

好嘛!

擱這兒跟我玩兒廢話文學呢?

這回答跟沒回答有什麼兩樣?

就在幾人猜測許立言能獲得多少投票的間隙,現場的投票已經結束。

「許立言,你自己覺得能收穫多少票?」

主持人問身旁的許立言。

許立言正在思考該怎麼回答,還沒來得及開口,台下不知誰率先喊了一聲:「300!」

瞬間,跟起鬨似的,其他人也跟着開始喊了起來。

「300!」

「300!」

「……」

許立言一陣汗顏,這……太高調了吧。

「能獲得多少票數對我來說沒那麼重要,我只是想把這首歌送給這座美麗的城市,還有生活在這座城市裡的每一個人,也送給曾經來過這裡,將要來到這裡的每一個人。」

簡單的一句,格局這不就打開了嘛!

其實這也是他的心裏話,獲得第幾名對他而言真沒有那麼重要。

前一世趙雷在《歌手》舞台上演唱這首歌獲得的名次好像也沒有多高,卻絲毫不影響它還是火了。

果不其然,台下再次爆發出一陣震耳欲聾的掌聲,還有歡呼聲。

「好,那我們現在就公開許立言在這次表演中獲得了多少投票。」主持人笑了笑,朝身後的大屏幕攤了下手。

許立言扭臉看過去。

所有人的視線也跟着轉向大屏幕。

大大的數字開始不斷跳動。

223…245…263……

節目組為了搞懸念,數字跳到263票時停了下來,這是目前的最高票數,也就是王稚的得票數。

不過許立言跟下面的觀眾似乎都清楚節目組的套路,並沒有移開視線。

果然,短暫的停滯後,數字再次快速飆漲。

最終停在……275票!

主持人一臉興奮,大聲宣佈道:「恭喜許立言,你獲得了本場公演的最高票,275票!」

掌聲雷動。

許立言轉身向台下的觀眾鞠躬致謝,然後轉身朝後台走去。

導播室,馬成業打了個響指,喜形於色說了一聲「成了!」,然後吩咐身旁的助手:「組織觀眾有序離場。」

說完離開導播間,前往嘉賓休息室。

此時,許立言也已經回到休息室,迎接他的是其他幾位歌手的鼓掌與祝賀。

包括王稚在內。

儘管輸給一個偶像歌手讓他心裏有些吃味,可面對着鏡頭,人設不能崩,一定要表現的謙遜,親和,即便他心裏有一萬個不服氣。

至於許立言那首歌,在他看來沒有什麼出彩的地方,作曲跟歌詞都一般,能獲得高票,只是投機取巧罷了。

他看着許立言言不由衷道:「恭喜啊,這首歌寫的不錯。」

「過獎了過獎了。」許立言謙虛道。

「回頭咱們多交流交流,你的曲子跟歌詞都還欠點火候,這方面我可能可以給你提供一些建議跟創作心得。」王稚接著說道。

在座的都是人精,誰還聽不出來他的言外之意?

言下之意不就是說許立言的作品不夠成熟。

不過當著攝像機,大家也不好說什麼。

許立言絲毫沒在意,淡淡一笑道:「哦,好的,將來有機會一定跟王老師取取經。」

「許立言,你太過分了,說好的幫我墊底呢?欺騙我的感情。」劉卞邊鼓掌邊委屈的控訴道。

「哎,我也沒有想到蓉城人民這麼熱情。」許立言一臉無辜攤攤手,然後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下次,下次我一定幫你墊底,誰都別跟我搶。」

「行,那可說定了啊。」劉卞伸出手跟他擊了下掌,算是約定好了,不過他很快又感覺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許立言的意思是不是說我下期還是倒數第一?

除此之外,許立言雖然話說的真誠,為什麼總覺得他在裝逼呢?

眾人落座。

馬成業走了進來,笑着說道:「大家辛苦了,今天的演出很成功,咱們第一期錄製到這裡就要告一段落了,期待四天後我們在下一座城市再見。」

為了防止有什麼意外情況出現,綜藝節目錄製一般至少要提前錄製完幾期做為備用,然後才會定檔。

之所以為什麼不直接連續錄幾期,一來是因為嘉賓檔期需要調整;

再者,節目組的工作人員跟設備需要時間轉移過去,以及還有許多雜七雜八的事情需要解決。

「現在我宣布一下下一站的錄製地點,這一次我們要挑戰一個幾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大家請做好心理準備。」

馬成業掃了一眼幾位嘉賓,來了一個大喘氣。

「老馬,就別賣關子了,趕緊的宣布,我還要趕高鐵呢。」吳長河催促道。

「好,那我就直接宣布了,下一站我們將前往藏區,在海拔3650米的拉市,開一場全球最高海拔的音樂會,請大家提前做好各種準備。」

「聽上去很酷,不過在那麼高海拔唱歌,肺會不會炸開啊。」劉卞又興奮又有點擔心道。

「沒那麼嚴重,我早就想去藏區自駕游來着,一直沒有機會,這次正好。」朱靜曼倒是頗為期待。

「全球最高海拔的音樂會?」

許立言立刻想到在地球上好像有位女歌手曾經就在拉市開過演唱會,還打破了吉尼斯世界紀錄。

如此看來,開個音樂會應該是可行的。

幾位嘉賓議論了片刻便離開候場間,打道回府。

吳長河由於還有其他行程,直接前往高鐵站去往京城,其他幾位回到車裡返回民宿的時候已經將近十點。

《和國民女神領證後,我成了男人公敵》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