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妃比尋常
妃比尋常 連載中

妃比尋常

來源:google 作者:沐詩涵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沐詩涵 現代言情 軒轅皓

"她夾在兩個男人之間,一個是太子,一個是將軍兩個男人都愛這個女人,哪怕為了她去死皇上看不慣她,要她死,要她離太子遠遠的她的父親要護着她,哪怕遭受滅族的危險她很想離開這個世界,但是她沒有選擇,只能選擇去面對生與死,愛與恨,她想逃,卻逃不掉……"展開

《妃比尋常》章節試讀:

  「沐萬年,朕給你最後一次機會,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沐詩涵還活着,她現在住在哪裡?只要你說了,以往的事情我們就一筆勾銷!」

  「這麼多年你一直恨我,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真的沒有想到竟然會三番四次的針對詩涵,她有什麼錯,她礙着你什麼了,當初也是軒轅皓主動來求親的,她都已經不再痴傻你為什麼就不能讓他們在一起?」自己不幸福難道就看不得別人幸福了嗎?口口聲聲說愛着她,如今卻對不肯放過她唯一的女兒,這就是他所謂的愛么?

  「朕是皇上,這天下莫非王土,你就算不說朕也有辦法將她找出來的,朕絕對不會讓她和皓兒在一起的!」她現在是變的聰明了,可是不能否認她以前是個傻子,原本就有很多人不贊成軒轅皓當這個皇上,他們要是還在一起的話,豈不是落人話柄,這以後當了皇上還怕找不道可心的人么?他這麼做完全是為了太子好!

  「你口口聲聲說會毀了安郡王的名聲,可是你心裏清楚你到底為什麼要除掉詩涵,我們認識那麼多年,你我之間沒有必要說那些虛假的話!」他分明是為了自己,只要沐詩涵不當皇后,別人又能說軒轅皓什麼呢?是他不願意看到她活着,所以千方百計的想要殺了她,早知道這樣當初他就不該答應這麼親事,就算將沐詩涵送的遠遠的,也該將她送回到顧家去,這些事情也就不會發生了!

  「你猜對了又能怎麼樣?你能對我怎麼樣,你不要忘記你是臣,朕是君,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你這麼護着你的女兒,我倒是要看看她若是聽到你要被問斬的消息之後還能不能坐的安穩?你說她會不會來?」看着沐萬年的臉色蒼白的無一點血色,軒轅宇嘴角揚起一抹得意的笑,對着身邊的季福海道,「時辰不早了,該回去了!」

  「你休想得逞!」看着軒轅宇轉身離開,沐萬年在也壓抑不住心中的怒火衝著她嚷嚷道,可嚷嚷又有什麼用呢?

  「你不要妄想自殺,你若自殺,沐家滿門都會被你牽連!」軒轅宇走出房間頓了頓,轉身對着沐萬年道。

  一句話讓沐萬年陷入萬劫不復,他不怕死,可是他怕連累沐家滿門,先不說他還有兒子女兒,就算沒有他還有旁的親戚,因為他一個人連累他們所有人,他怎麼能做出這樣自私的事情來,可是若他不死的話,詩涵就會回來,到時候……

  「爹,你何苦這麼固執呢?」看着軒轅宇走遠,沐若菲走了進來,看着一臉惆悵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的沐萬年嘟囔道。

  「啪啪……」沐萬年起身走到沐若菲的面前,沒有說話,抬手就給了她兩巴掌,要不是她,他怎麼會說錯話,要不是她,又怎麼會落的現在這個下場?

  「爹,你打我?我做錯了什麼?我又不知道沐詩涵沒有死,就算知道了,我有的選擇么?他可是皇上,我是什麼?我只不過是要一個嫡女的身份你都不肯給我,你有什麼資格打我,你若是早早的答應讓我嫁給軒轅皓,又怎麼會發生今天這樣的事情?」若是她早就嫁入王府的話,說不定現在都已經懷上了他的孩子,以後就算進了宮當不成貴妃,有了兒子那也有了保障了!

  「你整天想着嫁給安郡王,你也不想想安郡王會不會要你?」他雖然是個相爺,可是終究位列人臣,他怎麼能做的了皇子的主,明知道軒轅皓不喜歡沐若菲,他還巴巴的送上前去,讓他嫌棄么?

  「你試都不試怎麼知道?」連嘗試的機會都不肯給她,那她怎麼會甘心,就算軒轅皓真的拒絕了,他也可以想想辦法不是,那個傻子都能嫁給他,她哪裡差了,為什麼就不能嫁給他了?就算現在不行,他以後當了皇上之後還不是要娶很多女人,那時候把她送進宮去也可以,為什麼就是不肯讓她嫁給軒轅皓?

  「你以為皇上答應你了,你就可以高枕無憂了?你好好用腦子想想吧,軒轅皓要是知道你參與這事情,你覺得他會放過你么?」沐萬年不屑的看了一眼沐若菲拂袖離開。

  看着沐萬年氣惱的背影,沐若菲猛的回過神來,喃喃道,「難道我真做錯了么?我只不過是想嫁給他而已,為什麼這麼一個小小的願望都不能滿足我?」

  軒轅宇回到宮中,很快就擬好了詔書,發了公告,原本動蕩的局勢現在越發的變的模糊不清,所有人都在猜測沐萬年到底是哪裡得罪了皇上,讓皇上這樣厭惡他,要趕盡殺絕,一時間人心惶惶,謠言四起。

  「父皇,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軒轅澤跪在軒轅宇的面前,不解的問道,這沐萬年已經好幾個月不上朝了,怎麼會通敵叛國?

  「怎麼回事,朕還想問你,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沐詩涵的事情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當初是不是你通知他的?你膽子越發的大了,明知道我要對付她,你還敢幫着她?」軒轅宇沒有讓軒轅澤起身,憤憤的斥責道。

  「父皇,沐詩涵的事情兒臣真的不知道,兒臣怎麼可能知道!」軒轅澤沒有猶豫決定否認到底,心中盤算着要將沐詩涵送到更隱秘的別院去。

  「好,好,好,你不知情,若是讓我找到證據,你看朕怎麼收拾你!」明知道他不待見沐詩涵,一個兩個全都幫着沐詩涵,全都沒有將他這個皇上放在眼中!

  「父皇,您討厭沐詩涵是一回事,可是沐萬年是南郡的相爺,你就這樣給他按了一個罪名,這是不是有點過了!」通敵叛國,這不是小事!弄不好是要滅九族的。

  「過了?你們一個個背着朕幫着沐詩涵難道你們就不覺得過份?朕不止說過一次一定要除掉她,絕對不會讓她和軒轅皓在一起,絕對不會讓她敗壞了南郡的名聲,你若是知道沐詩涵在哪裡就趕緊將她交出來,一旦等朕找到她的時候,那就別怪朕手下無情!」司馬盈盈說沐詩涵和軒轅皓還有聯繫他還不怎麼相信,可是昨個親口聽到沐萬年說沐詩涵還活着,他心裏就已經很確定了,沐詩涵就算不在城裡,也住的不遠,要不然軒轅皓不可能放心的留在京城處理一切事務!

  「父皇,你為什麼一定要殺了她?她根本不可能礙着你什麼?六哥登基之後還不是要納妃,誰會在意沐詩涵?」現在軒轅皓都已經成為太子了,過不了多久就會登基,現在殺了沐詩涵不是惹惱了他?他真是不懂父皇為什麼要做這麼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行么?

  「朕原本都網開一面了,只要她跟着司馬雲去了北越,朕就不再追究可誰知道她這麼不安份竟然又和軒轅皓攪合到了一起,你應該知道朕從來沒有想過要放過她!」從他見到她的第一眼起,他就沒有打算放過她,只不過那時候她是個傻子,她沒有價格他的兒子,他也就沒有動手,可現在她阻礙到了他兒子的前程,就算和軒轅皓撕破臉他也要殺了沐詩涵。

  「父皇,若沒什麼別的事情兒臣先告退了!」軒轅澤知道他在說什麼都沒有用了,軒轅宇是鐵了心的要殺了沐詩涵了,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讓沐詩涵找個安全的地方躲起來。

  「回去吧!」軒轅宇沒有錯過軒轅澤眼中的焦急,不過他並沒有點破,他現在還沒有找到沐詩涵的住處,正好可以讓人跟蹤他,他可不相信他真的什麼都不知道。

  出了御書房,軒轅澤的心情顯得特別的沉重,他在心裏不斷的問自己,這事情他是不是做錯了,他當初是不是不該通知軒轅皓,這樣的話沐詩涵就不會死了。

  「福郡王,皇上讓老奴來告訴你一聲,若是你想明白了,可以隨時來宮裡找皇上!」

  「季公公,這幾天誰進宮過,皇上又是怎麼知道這事情的?」沐詩涵回來已經有好一陣了,皇上要是知道的話早就追究了不可能等到現在,之所以等到現在必然是有人告密,這告密的人到底是誰和沐詩涵又有怎麼樣的仇恨?

  「昨個安郡王妃進宮過,她懷孕了,關於沐詩涵的事情也是她告訴皇上的!」看着軒轅澤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季福海心中一陣忐忑,他不知道皇上為什麼要讓他將這事情告訴軒轅澤?他不是早就決定讓司馬盈盈來當這皇后,為什麼還要從中作梗?這事情要是讓軒轅皓知道了,她肯定沒有好果子吃,就算她懷孕了也是一樣的。

  「謝謝季公公,本王先告辭了!」軒轅澤朝着季福海拱了拱手道謝後,快步朝着宮門外走去,不用猜也知道他必然是去安郡王府找司馬盈盈問個明白!

  想起從季福海那聽到的消息,軒轅澤的心情越發的煩躁起來,眼看着快要到安郡王府的門口,軒轅澤對着趕車的小廝道,「回別院去!」

  「是,主子!」趕車小廝應了一生,狠狠的抽了一下馬匹,馬車便又飛馳在街道上,很快便到了別院。

  軒轅澤下了馬車,四處張望了一番,這才閃身進了別院,從後門騎馬離開。

  一路快馬加鞭,很快便到了沐詩涵和海棠住的別院,軒轅澤匆匆將馬栓在門口的樹上,進了院子。

  「你這一頭大汗的,發生什麼事情了么?」看着神色慌張的軒轅澤,沐詩涵眉頭微蹙,有些不解的問道。

  這段時間不是形勢還不錯么?如果沒有意外的話,皇上一死,軒轅皓便可以登基,朝中的大臣不都應該巴結着他嗎?畢竟他是軒轅皓的左膀右臂,只要巴結好了他,那讓他在軒轅皓面前美言幾句絕對沒有問題了!

  「你的事情被皇上知道了!」軒轅澤接過海棠遞來的茶水喝了一杯又道,「是司馬盈盈說的!」

  沐詩涵聞言一驚,隨即冷冷一笑道,「知道就知道吧,反正我也沒打算入宮了,原本我不想去找他,現在看來我不去找他是不行了,你放心吧,這事情我能處理!」原本想要悄無聲息的離開,現在看來是不可能了。

  「問題是,他要殺你,你父親被定了通敵叛國的罪名,當然這肯定是他設的一個局,他真要殺了你父親的話,必然會寒了群臣的心,所以只要你不回去,你和你父親最終都不會有事。」當務之急就是要讓沐詩涵換一個地方,唯有換了地方他才能繼續一口咬定兩人沒有聯繫,要不然讓皇上知道了,他也拖不了干係!

  「你覺得他會輕易放過我的父親嗎?大不了就是賠上這條命,讓我眼睜睜的看着我父親被誣陷我可做不到!」不就是要她的命么?拿去好了,何必搞這麼多花樣來?

  「六嫂,你不顧及你自己,你也要顧及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么?你真的不大打算告訴六哥了么?這可是他的孩子!」司馬盈盈現在懷了孩子了,要是沐詩涵出了事情的話,豈不是便宜了她。

  眼瞅着就要迎來勝利的曙光了,他真的不懂,她為什麼要在這個時候離開,就算不願意進宮也是可以商量的,在外面置辦一個院子也沒什麼不可以的,為什麼一定要離開?一個女人帶着一個孩子,這日子的多難過啊!

  「孩子的事情我不想說,司馬盈盈有了身孕了,我也就不用擔心了,我和他原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人,以前發生的那些事情我們可以不在意,可是總會有人在意的,就當我真的死了吧!」她不想成為軒轅皓前路的絆腳石,更不願意看到他左右為難,他曾答應她不會去碰司馬盈盈更不可能讓她懷孕的,可是現在呢?

  不過這一切又能怪誰呢?是她自己給他們創造了機會,若是她堅持留在王府的話,軒轅皓也就不會認為守在他身邊關心他照顧他的人是司馬盈盈了,他們之間的關係也不可能緩和的這麼快。

  「六嫂,當初我就說要將你救他的事情告訴六哥,你為什麼不答應,若是那時候將一切事情挑明的話,現在也就不會發生這些事情了,起碼司馬盈盈不會懷孕了!」軒轅澤越想越氣憤,忍不住開口責備道。

  「現在說這些還有什麼用,我做那些個事情的時候根本就沒想着要他回報我什麼,他答應讓我當皇后,我也只是笑笑。」一輩子都只能留在宮中看那些女人爾虞我詐,她真的會發瘋的,既然受不了宮中的規矩,倒不如悄悄的離開,反正她已經有了他們之間的孩子,她也不是無依無靠,憑着她腦中的那些點子還怕在這個地方混不下去么?只要她願意她一定能混的風生水起。

  「我知道你想要離開,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你還是不要回京城比較好。」軒轅皓這幾日不在京城,沐詩涵真要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他也沒法交代。

  他真的一點都不想看到她出事,他真的很想說,我願意守護你一生一世,你不要離開,我不貪戀那個位子,只要你願意我可以和你浪跡天涯,可是這話他只能藏在心裏,他沒辦法說出口,因為她是他的六嫂,是他最敬重的男人的女人,他不能覬覦!

  「軒轅澤,我知道你對我很好,這段日子謝謝你的照顧,可是我不能讓你照顧一輩子,我也不能眼睜睜的看着你為了我受委屈,皇上鐵了心要對付我,我就算想逃也不是簡單的事情,倒不如去面對他!」逃避不是她做人處事的風格,不管什麼事情她都喜歡直面它,只有直面它才有解決的可能。

  「可是……」軒轅澤還想要說些什麼,可是當他的目光觸及到沐詩涵的目光的時候,什麼話都梗在了喉嚨,再也說不出來。

  「軒轅澤,你喊我一聲六嫂你應該知道我和你之間是絕無可能的,所以你我之間只能是普通朋友,若我這次離開,你不要來找我,我不想見到你們!」這一次要是能逢凶化吉的話,那她一定會遠遠的離開,從此之後再不踏足京城半步,以後橋是橋路是路,各自過各自的日子就好了!

  「六嫂,我知道了!」軒轅澤低頭應了一聲,不敢抬頭和沐詩涵的眼神有任何的接觸,他一直以為他將感情隱藏的夠好了,沒想到她早就發現了。

  「你帶我進宮去吧!你和軒轅皓關係這麼好,皇上必然不會相信你不知道我的行蹤,倒不如你趁這機會將我送到他的面前表表忠心!」沐詩涵拍了拍軒轅澤的肩膀調侃道!

  「六嫂,你當我是什麼人,我怎麼可能將你送到他的面前去!」明知沐詩涵是開玩笑,可是軒轅澤的臉色還是陰沉了下來,不滿道。

  「反正我要進宮去,不如你帶我去這樣也方便一些!」看着軒轅澤氣惱的樣子,沐詩涵開口解釋道。

  「明知道他想要殺你,你為什麼還要送上門去?」只要沐詩涵不出現皇上就不可能殺了沐萬年,只要拖到軒轅皓登基,那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何必送上門去!惹惱了他那可是掉腦袋的事情,而且他一直都想除掉她!

  「不要多想了,走吧,早晚都要面對的,躲得了一時,躲不了一世!」躲能躲到什麼時候,他的身子雖然一天不如一天,可誰知道還能熬多久!

  看着兩人坐在馬車內一路無語,海棠猶豫再三還是開口問道,「主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海棠,你暫時去福郡王府住幾天!」看着海棠一臉擔心的樣子,沐詩涵想了想吩咐道,原本是想讓她跟着她回相府的,可是想想還是不大好,她父親都被定了罪了,海棠要是去了相府的話,豈不是跟着受罪,倒不如直接去軒轅澤的府邸藉助幾天,起碼不會受什麼委屈。

  「主子,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看着兩人神情緊張的樣子,海棠越發的擔心起來,王爺已經有好長一段時間沒有去看她們,剛才她好像聽到福郡王說司馬盈盈懷孕了,這可怎麼辦才好,王爺明明答應了主子不會去碰她更不會讓她懷孕的,怎麼還會出現這樣的事情?

  「海棠,你不用擔心,沒多大的事情,你在我的府邸先住下好了,你放心沒有人敢欺負你的!」看着急的眼裡都快掉出來的海棠,軒轅澤開口安撫道。

  「主子,是不是司馬盈盈出賣了您?」看着沉默不語的沐詩涵,海棠低聲問道,若主子真的是因為她告密而出事的話,她就算豁出這條命去也要讓司馬盈盈沒有好日子過。

  「你不要多想,真的沒什麼事情,皇上無非就是不想讓我當皇后,所以才讓我進宮去的!」沐詩涵摸了摸海棠的頭,淺淺一笑解釋道,雖然這個理由她連自己都說服不了。

  「主子!」海棠看着沐詩涵沒有繼續說下去,她知道這種事情她根本就無能為力,連福郡王都沒辦法說服主子,她又有什麼辦法能讓她改變主意!

  沐詩涵還想安慰海棠幾句,馬車卻緩緩的停了下來,原來是福郡王府到了!

  「我去安排一下,你在車上等我就好了!」軒轅澤有些無奈的看了一眼沐詩涵,低聲囑咐道。

  「主子,我等你來接我!」看着軒轅澤下了馬車,海棠有些不舍的看了看沐詩涵,紅着眼眶跟在軒轅澤的身後下了馬車。

  看着海棠下了馬車,沐詩涵心裏也是空落落的,不由的撩開馬車窗戶的帘子看向窗外,心中一陣感慨,這條街道她曾經無比的熟悉,可是現在……

  正當她唏噓不已的時候,馬車突然飛速的行駛起來,她剛想發作,耳畔卻傳來一句話,「你放心,是皇上派我來接你的!」

  「這樣看來你們早就在福郡王府安排好了人手就等着我自投羅網了?」

  「話不能這麼說,您要是不出現我,我們誰都找不到您不是么?」

  「也是,是我自投羅網!」沐詩涵說完便閉上眼睛不再多言,既然皇上算準了她會回來,那起碼她在見到他之前一定是安全的。

  看着一臉淡定的沐詩涵,軒轅宇微微一怔,心中暗道,他還真是小看了她,他還奢望她跪地求情,現在想來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見到朕都不跪拜么?」軒轅宇朝着季福海擺了擺手,等到他走出去關上門後,主動走到沐詩涵的面前開口問道。

  「你都要殺了我了,我跪不跪拜又有什麼差別?」他沒有遵守承諾,她又為什麼要對她豪言相對?

  「你不怕我殺了你?」沐詩涵固執的表情讓他想起她的母親,當初她也是這般堅定的拒絕她,哪怕他許諾會將皇后的位子給她,她還是堅持拒絕她,直到現在他還是不明白當年她為什麼要拒絕他而選擇成為沐萬年的女人,他有什麼比不上沐萬年的,沐萬年能給的,他全都能給,她為什麼最終的選擇不是他?

  「你都已經打定主意要殺了我不是么?我怕有什麼用,我若是開口求你,不是讓你更看不起我?」沐詩涵撇了一眼軒轅宇徑自走到一旁坐下又道,「你除了會用這種下三濫的手段還會用什麼?」

  怪不得當初她母親沒有選擇他,若是換了她,她也不可能選擇他,不但心胸狹窄,而且還愛計較,這樣的男人不配擁有真心相待的人。

  「你倒是看的開,不過你也說的沒錯,我的確是個自私的人,我得不到的東西我也不會讓別人得到,你真以為你母親是因為生你而落下一身的病?」早知道軒轅皓會和沐詩涵牽扯在一起,當初他就該讓人掐死她,現在也就不會有那麼多事情了。

  「這麼說來我母親的死和你有關?我母親之所以會死是因為你的關係,那我當初會變成傻子也和你脫不了關係吧?」沐詩涵一驚,沒想到這次進宮軒轅宇竟然會說起這件事情來,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你真是變的聰明了,若是你一直痴傻下去,我真的可以留你一命,可惜你偏偏這麼聰明,現在想要留你一命那絕對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就算軒轅皓現在回來,他也一定要殺了她,哪怕到時候兩人徹底翻臉,他也在所不惜!

  「皇上,你和我說這些是為了讓我更恨你么?原本我以為你只是自私一點,對待感情偏執一點,現在看來你真的是個人渣,你口口聲聲說喜歡我娘,可是你做出來的事情哪一點是喜歡我娘了,喜歡一個人不是佔有,而是看到他開心快樂就好,你得不到就要毀掉,你這心態真的太恐怖了!」

  「我不在乎你恨我,這事情藏在我心中已經多年了,當年知道這事情的人也全都被我處死了,我原本想帶着這個秘密入土的,可是看到你這張臉,我想想還是決定告訴你!」軒轅宇看着沐詩涵連尊稱都忘記了。

  「你當然不在乎了,你根本就是一個偏執狂,你以為你是皇上,你高高在上,所有的女人都應該投懷送抱?她們之所以對你阿諛奉承完全是因為你的身份,你真以為她們是愛你的人,你看看你宮中那些個嬪妃有些比你的女兒都要小,她們要不是為了光宗耀祖願意嫁入宮中當一個金絲雀?」她寧願放棄也不願意和那麼多女人共享自己喜歡的男人,那樣的日子對她來說生不如死!

  「你胡說,她們全都是心甘情願跟着我的!」沐詩涵的一針見血讓軒轅宇的情緒有些失控衝著她嚷嚷起來,雖然他心裏隱隱覺的沐詩涵說的這一切都是真的,可是他就是不願意承認。

  「我到底有沒有胡說你自己心裏清楚!你想我殺我,我知道,但是這事情和我父親沒有關係,我希望你能放過他,他跟了你那麼多年沒有功勞也有苦勞!」她死沒有關係,但是她不想連累別人。

  「一命換一命,你倒是大方,不過我告訴你,絕不可能,你父親搶走了我的女人,我讓她活了這麼多年已經夠大度了的,如今終於有了這個機會,你覺得我會放過么?」他想要殺了沐萬年的遠比殺了沐詩涵這個念頭還要強烈,只是礙於他的身份,他不方便下手。

  他的身子已經越發不如從前了,他很清楚他活不長了,如果不趁着這個機會殺了沐萬年和沐詩涵,那以後就再無可能殺了他們了!

  「我爹上次受了重傷,身子並沒有痊癒,他還能有幾年好日子過?你何必要趕盡殺絕?我只想他能好好的活着!」如果她回來她父親還是免不了一死,那她回來還有什麼意思?

  「有件事情司馬盈盈沒有告訴你吧,我曾經給她吃過一顆丹藥,若是沒有解藥,用不了一年她就會腸穿肚爛!司馬盈盈死了,你說北越的皇上會不會找你算賬,我忘記了那時候你也死了,這筆帳當然是算到軒轅皓的頭上,可憐的他不知道能不能應付!」看着軒轅宇的臉色越來越難看,沐詩涵抬頭看了他一眼又道,「到時候真要打起仗來,你反正也死了看不到了!」

  「你,你以為你這樣說我就會相信么?」沐詩涵的話很成功的嚇到了軒轅宇,可是他不願意在承認被一個小女孩給嚇到了,故作鎮定道。

  「你可以去找司馬盈盈來對質不是么?到底有沒有這麼一回事你找她來問了不就一清二楚了嗎?」看着明顯露怯的軒轅宇,沐詩涵冷笑着提醒道。

  「來人,去將安王妃給朕馬上請進宮來!」軒轅宇沒有猶豫對着門外吩咐道。

  等待的時間永遠是難熬的,就在季福海派人去將司馬盈盈請進宮的時候,書房內的兩人誰都沒有說話,只是靜靜的等待着,只是兩人的心情卻是截然不同的。

  半個多時辰多時間對軒轅宇來說比一年還難熬,這半個時辰內他一直在想如果這事情是真的該怎麼辦?如果真的如沐詩涵說的那樣又該怎麼辦?他想要給軒轅皓的是一個繁榮昌盛的南郡,而不是一個硝煙瀰漫的南郡。

  「他們來了!」門外傳來急促的腳步聲,沐詩涵眼睛一亮,對着坐在對面的軒轅宇提醒道。

  「臣媳見過皇上!」門吱呀一聲被推開司馬盈盈從門外走了進來,朝着軒轅宇福了福身子,有些心虛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沐詩涵。

  「坐吧,你現在有了身子,自已要當心一些才是!」看着司馬盈盈臉上一閃而過的恐慌,軒轅宇心中頓時明白了,沐詩涵剛才說的一切都是真的,如果他不答應他的要求的話,司馬盈盈肯定也是活不長的,司馬盈盈一死,北越必然發兵,兩國交戰,這後果不堪設想。

  等了好半天也不見軒轅宇開口,沐詩涵撇了一眼的司馬盈盈道,「前段時間我去王府為軒轅皓醫治的時候是不是逼你吃了一顆丹藥,你膽子還真是夠大的,也不怕那顆丹藥有毒到時候胎死腹中!」看着司馬盈盈故作可憐的樣子,沐詩涵一陣反感,話語也變的刻薄起來。

  「沐詩涵,我懷的可是王爺的骨肉,若真出了什麼事情,你可是要負全責的!」說起孩子,司馬盈盈的頓時怒了,質問道。

  「王爺的孩子那又如何?你明知道中毒了,那為什麼還要懷上王爺的孩子?你是想用孩子綁住王爺?」用孩子確實可以套住一個男人,可是這樣的感情能長久么?若是這孩子出了一點什麼事情的話,兩人之間的關係瞬間可以破裂。

  「沐詩涵,你討厭我,你折磨我都沒有關係,我求你將解藥給我,你不看在我的面上也該看在王爺的份上不是么?難道你希望他第一個孩子還沒出生就死了么?」司馬盈盈說著走到沐詩涵的面前直直的跪了下來低聲抽泣的懇求道。

  「給你解藥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皇上不肯答應我的要求,所以我真的是愛莫能助!」她已經不要求皇上能夠放過她了,不過是一命換一命,他竟然也不答應,那司馬盈盈也別想有好日子過,畢竟是她告密的,要不是她皇上怎麼知道她的存在,怎麼會去針對她的父親?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她自己,天作孽有可為,自作孽不可活!

  「皇上,您看在臣媳腹中胎兒的份上,您就答應了吧!」聽沐詩涵這麼一說,司馬盈盈哭的梨花帶雨的看着軒轅宇懇求道。

  「你起來吧,朕答應你就是了!」軒轅宇彎身將司馬盈盈扶了起來,無奈的看了一眼沐詩涵又道,「我答應你,不會牽扯到你的家人,我們好好的聊一聊吧!」

  看着軒轅宇爽快的答應了下來,沐詩涵心頭一愣,臉上閃過一絲茫然,在心中反問自己道,什麼時候軒轅宇這麼好說話了,她知道他會答應,可是沒想到他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事出反常必有妖!

  「怎麼朕答應了你又不相信了?」看着沐詩涵看着他不說話,軒轅宇嘴角微微上揚反問道。

  「希望您說話算話!」沐詩涵盯着軒轅宇看了好一會又道,「我要先回去看看我的父親,這事情就這麼說定了,我在相府等着你來!」話音未落沐詩涵便起身朝着門外走去,不給軒轅宇任何反悔的機會!

  聽軒轅宇這麼一說司馬盈盈知道她不適合繼續留在這裡,找了個借口便識趣的離開了。看着書房的門開了又關,軒轅宇走到沐詩涵的面前,盯着她了好一會幽幽的說道,「你和你娘還真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如果沐詩涵不說話的話,他會以為自己回到了從前,這一刻有一個荒唐的念頭在他的心底不斷的狂吼,「要了她,要了她!」

  看着軒轅宇眼中一閃而過的**,沐詩涵心中一慌,她不怕死,可是現在的她心裏莫名的害怕起來。

  「如果我說,我可以讓你活着,但是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你願意么?」看出沐詩涵的慌張,軒轅宇轉身走到一旁坐下,低聲問道。

  「能活着當然好,只是你應該不會讓我活着吧,你一直想讓我死,這一次終於沒有人在阻攔你了,你怎麼可能放過我?」他想殺她想了那麼久,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放過她,就算是真的願意放過她的話,那條件只怕是她無法承受的。

  「我讓你活,誰又敢讓你死?」軒轅宇冷哼一聲又道,「你既然能醫治好皓兒,你的醫術一定不錯,不過我不會讓你幫我醫治的,我也知道就算我提出這個要求你也不會真的幫我醫治的,我還想好好的活一段時間,雖然日子不會太長了,但是我不會讓你幫我醫治,南郡我已經交給皓兒了,他一定能讓南郡更好的,我沒什麼可擔心。我一直都很喜歡你娘,只是你娘最後還是選擇了你爹,我沒有得到她,所以我要你留在我的身邊,在我的身下承歡,來彌補我這麼多年來的遺憾!」軒轅宇看着沐詩涵,臉上並無半點愧疚,反倒是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你知道你在說什麼?我是軒轅皓的女人,你讓我跟你,你這要求是不是太荒唐了!」這麼荒唐的事情她是絕對不能接受的,她寧願死也不願意接受這種荒唐的要求,這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這事情要是傳出去的話,以後軒轅皓還怎麼能抬起頭做人?

  「你真以為你不答應我就拿你沒辦法么?你真以為只有你一個人會給人下藥么?」看着沐詩涵驚的最都何不攏,軒轅宇冷冷一笑走到她的面前,一把掐住她的下巴,讓她的眼神和他的接觸,「你要明白,你的命在我的手上!」

  「那又如何?我不可能跟你的!」沐詩涵一把將軒轅宇推開,氣的渾身顫抖,要是知道軒轅宇會提出這樣荒唐的要求,她就該聽軒轅澤的躲着不出來。

  「我不喜歡勉強人,你等着我會讓你跪在我的面前求我要你的!」軒轅宇眼角帶笑,鬆開了沐詩涵朝着門外走去。

  「怎麼不想去見你爹了?」軒轅宇走到門口,轉頭看了一眼並未跟上前來的沐詩涵問道。

  一聽到軒轅宇要帶着她去見自己的爹,沐詩涵心中湧起一種不安,總覺得會發生什麼她接受不了的事情,可是卻又不知道到底會什麼樣的事情。

  「你放心,你爹還沒有死,既然你回來了,我一定會放到你爹的!」許是真的把沐詩涵當成了她的母親,軒轅宇和她說話的時候全都是用對我,並沒有用尊稱,這讓守在門外的季福海吃驚不已,不由暗暗的撇了一眼一臉怒色的沐詩涵,想要從中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來,要知道他跟了皇上那麼多年,從來沒見過他對一個女人這樣忍讓過,當然除了當年的顧萱。

  沐詩涵沒有答話,只是默默的跟着軒轅宇的身邊,不知道轉過幾個彎,不知道經過多少院落,軒轅宇在一處偏僻的院落前停了下來。

  「你在外面候着就好了,我帶着她進去!」

  「是!」

  看着季福海退到院門口,沐詩涵看着軒轅宇的目光越發的不解了,她爹真的會被關在這個院子中么?

  「不用懷疑,你爹就是被關在這個院子里!」這個院子看上去早就荒廢,其實這個院子下面別有洞天,但凡那些不聽話的人,最後一個個都會死在這裡。

  看着沐詩涵一臉懷疑,軒轅宇沒有過多的解釋,率先朝着院內走去,事實勝於雄辯,他不能保證沐詩涵見到的沐萬年會是怎麼樣的,他唯一肯定的就是沐萬年沒有死!

  沐詩涵跟在軒轅宇的身後,越走越覺得驚心,這哪是什麼破敗的院子,這分明就是一座地下囚牢。

  看着燈火通明的囚牢,軒轅宇滿意的笑了笑,對着守在一旁的侍衛問道,「沐萬年還是什麼都不肯說么?」

  「是的,他還是什麼都不肯說,統領還在那審問,屬下這就帶皇上過去!」侍衛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跟在軒轅宇身後的沐詩涵,隨即領着兩人朝着更深處走去。

  看着一路上經過的囚室,沐詩涵連連作嘔,她算是心臟承受能力還不錯的人了,可是看到這些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過不像鬼的人之後,她還是被嚇到了。

  「快了,你很快就會見到你父親了!不知道他見到你的時候會是什麼樣的表情!」軒轅宇嘴角揚起一抹邪魅的笑又道,「我還真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他!要是他知道我把你強留在身邊你猜他會不會氣的當場生亡?」

  想起當年顧萱最後選擇了他,他的心中就一陣憋悶,既然得不到顧萱,那麼就用她的女兒來抵也是極好的,反正兩人長的是一模一樣,他可以將她當成是她的母親。

  「你變態!」沐詩涵氣惱的衝著她嚷嚷了一句,一個人快步朝前。

  「你住手,住手!」看着被折磨的不成人樣的沐萬年,沐詩涵衝著還在對他用刑的侍衛嚷嚷道,她知道軒轅宇不可能善待她父親,可是萬萬沒想到會是這樣。

  「這沒你們什麼事情了,你們下去吧!」看着沐詩涵跪在地上嚎啕大哭,軒轅宇對着兩個侍衛擺手吩咐道。

  「是!」兩人心中雖然不解,可是沒有多問,恭敬的應了一聲,快步離開。

  「軒轅宇,你這個卑鄙小人,當年的事情你何必牽扯到詩涵的身上?這是我和你的事情和她完全沒有關係!」看着坐在地上痛哭的沐詩涵,沐萬年整個人頓時清醒了過來,對着站在一旁的軒轅宇質問道。

  「當年的事情,你也好意思說當年的事情,當年明明是我先認識顧萱的,你憑着橫插一腳,要不是你,她就不會那麼早死了,她的死你要負很大一部分責任,就算她生下來的孩子是個傻子那又怎樣,你怎麼可以任由府中的人說三道四!」要不是那些流言蜚語,她就不會那麼早死,說到底這事情和沐萬年脫不了干係!

  「當年的事情,當年的事情……」看着咄咄逼人的軒轅宇,沐萬年氣的話都說不出來,當年的那些流言蜚語是怎麼傳出去的他心裏應該最清楚,要不是顧萱攔着,他早就進宮去和他大吵一架了,現在竟然反過來說是他沒有管好下人!

  「爹,過去的事情就不要說了,我回來了,一切都過去了,皇上已經答應放了你了,我一定會找最好的大夫給你調理身體的!」聽着兩人的爭執,沐詩涵擦了擦眼淚起身將沐萬年從刑具上房了下來扶到一旁坐下。

  「詩涵,你真的不該回來的,我這把老骨頭死了也就死了,你回來做什麼?」只要沐詩涵在熬上兩三個月,等到軒轅皓登基之後,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他的那幾個兒子早早的跟了軒轅皓,以後的前程根本就不用擔心,至於沐若菲,他就當沒有勝過她這個女兒好了!

  「爹,您別說了,這事情我來處理就好了!」看着沐萬年擔心的目光,沐詩涵心中也很糾結,她真的不想跟着軒轅宇,可是看到沐萬年這樣,她真的沒有選擇。

  「你答應我的條件了?」聽沐詩涵這麼一說,軒轅宇心頭一喜,溫柔的看着她問道。

  「我答應,但是我希望你能給我幾天時間好好的調節一下心情,我心裏一時半會的真的沒有辦法接受!」沐詩涵猶豫了一下抬頭看着軒轅宇點點頭。

  「好,雖然我的時間不多了,但是幾天的時間我還是可以等的!」他是高高在上的帝王,他是很想得到沐詩涵,但是他更想她心甘情願的在他的身下承歡。

  「詩涵,不要為了我答應他的任何要求!」雖然不明白軒轅宇和沐詩涵之間說的是什麼事情,但是沐萬年知道絕對和自己有關,兩人一定是達成了某種協議,要不然軒轅宇絕對不可能放過他的。

  「爹,您不用擔心,皇上只不過是不想讓我當皇后罷了,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看着沐萬年焦急的樣子,沐詩涵暗暗吸了口氣,朝着他微微一笑安撫道。

  「詩涵,你不要瞞着爹,爹這把老骨頭了,死不足惜,你千萬不要委屈自己!」對於沐詩涵的說辭沐萬年是一萬個不相信,軒轅宇想殺沐詩涵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如果只是不想讓她當皇后的話,又怎麼會用他來做誘餌?

  「沐萬年,你有一個好女兒,你放心,我一定會派最好的太醫給你醫治的,沐詩涵這人你也看了,現在也該走了吧!」軒轅宇有些羨慕的看着沐萬年,他有那麼多的兒女,可是沒有一個人可以為他做出這樣的犧牲。

  「爹,你放心,我沒事的,我先出去安排一下,晚點會有人來接您回府的!」沐詩涵有些不舍的看了一眼沐萬年,起身跟在軒轅宇的身後朝着外面走去。

  沐詩涵跟着軒轅宇出了院子,剛走幾步,只聽軒轅宇對着季福海吩咐道,「你將她帶去暖閣!」

  季福海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沐詩涵,心中已經有了決定,走到一臉茫然的沐詩涵面前道,「沐小姐請跟我來。」

  季福海一路無語,直到走進一條偏僻的小道這才停下腳步,看着沐詩涵低聲問道,「王妃,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和皇上之間到底打成了怎樣的協議,他為什麼要讓你住進暖閣?」這暖閣可是最得寵的妃子才能入住的,她是他的兒媳,怎麼可以入住暖閣,這要是讓安郡王知道,那還了得。

  沐詩涵並沒有回答季福海的話,她現在誰也不敢相信,別說是季福海了,就算是軒轅皓站在她的面前,她都不敢相信。

  「王妃,我知道有些話說出來你未必會相信,我其實前幾年就已經跟了安郡王了,您放心,老奴一定會想辦法讓您離開的!」只要將沐詩涵救出去,那可就是大功一件!

  「謝謝!這事情不是那麼容易的!」沐詩涵雖不是很信任季福海,可是她心裏也明白他說的多半是真的,要是沒有一點眼力勁怎麼可能在得到軒轅宇那個老狐狸的信任,軒轅宇之所以這麼看好軒轅皓只怕他在他的面前說了不少的好話!

  「王妃,王爺還要過幾天才回京,這事情還是先讓福郡王來拖上一拖,您看如何?」人是從福郡王的王府門口帶走的,要是他來鬧騰一番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用了,他來鬧騰,以什麼身份什麼資格?」他是個外人,就算他們的關係真的很好,可是他並沒有資格來鬧騰,因為她不是他的什麼人。

  這事情真要鬧大了的話,到時候大家的臉上都不好看,反正最近這幾天她是不可能有什麼事情的,他雖然性格有些偏激,可是不管怎麼說他都是高高在上的皇上,既然答應給她幾天時間就不可能反悔。

  「是老奴想的不周!」聽沐詩涵這麼一說,季福海嚇的一身冷汗,軒轅皓對沐詩涵的感情他可是一清二楚,兩人原本就因為沐詩涵的事情有了隔閡,關係剛剛緩和,這事情真要鬧大了的話……

  「你也是為了我好,這事情先這樣吧,你只要幫我注意一下我父親的情況就好了,至於皇上那邊我先自己應付就好了!」只要撐到軒轅皓回來她的危機就解除了。

  原本她這次來是抱着必死的決心,現在看來完全不用死了,季福海既然是軒轅皓的人就段不可能讓軒轅宇做出什麼荒唐的事情來,她在宮中也就不用那麼被動了。

  「是,這事情就交給老奴來處理,王妃,暖閣到了,您好好的休息一下吧!」季福海推開門對着站在一旁的沐詩涵又道,「這暖閣已經成了宮中的禁地,一般情況下不會有人來打擾,等回頭老奴給王妃安排幾個信得過的宮女太監來伺候着。」

  「麻煩你了!」沐詩涵走進屋看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不屑,她之前就聽說過這宮中的暖閣今日一見果然不同凡響,這屋內隨便一件拿出去賣了就夠人吃上一輩子的了。

  「那老奴先告退了!」季福海朝着沐詩涵拱了拱手,轉身離開。

  看着季福海離開的背影,沐詩涵深深的嘆了口氣道,「一直以為我很了解你,現在才發現我真的一點都不了解你,你曾今信誓旦旦答應的事情,如今全都成了泡影!」

  軒轅澤不停的在書房內走來走去,心中懊悔不已,不斷的責備自己當時為什麼要送海棠進去呢?讓她一個人進去又不會出什麼事情,就算不放心的話,只要吩咐下看門的小廝就好了,反正他也不可能在宮裡住下,等回來在處理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他偏偏要親自下去囑咐。

  「王爺,您別自責了,這事情全都怪奴婢,要不是奴婢主子也不可能不見了,要是主子有個散長兩端,奴婢也不活了!」知道沐詩涵失蹤的那一刻她就在心中下定了決心,若是她出了事情,她也絕對不會獨活。

  「海棠,這事情怎麼能怪你呢?都是我不好,你也別太擔心,我要是猜的沒錯的話,帶走沐詩涵的人應該是皇上的人!」那天在宮中的時候他早就暗示過他了,他去找沐詩涵的時候還知道還記得防着一點,可是回來的時候,他卻忘記了,除了皇上的人他想不出還有什麼人敢在福郡王府的門口劫走他的馬車。

  「皇上一直都要殺主子,主子會不會有事!」一想到皇上將沐詩涵帶走,海棠心中就一陣恐慌,以前的事情一件件全都在腦中重現,她真的想不通,皇上為什麼要這樣針對沐詩涵,他們之間有什麼仇恨非的要殺了她不可?這門親事是王子主動去求的,根本就不是沐詩涵送上門來的,他就算心中不高興,也該怪王爺而不是遷怒王妃才是。

  「這事情不好說,我們現在沒有證據證明皇上帶走了沐詩涵,我也就不可能進宮去要人!」其實就算他有了證據,想要進宮去要人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是個外人根本就沒有資格去要人。

  「王爺,難道我們只能在王府等么?」她真怕等到最後等來的是最不想到的那個消息。

  「這事情我已經同時安郡王了,最多三天他就回來了,到那時候還沒有沐詩涵的消息的話,那就只能進宮去要人了!」到時候他只要跟在軒轅皓的身邊就好了!

  看着軒轅澤也是一臉的焦躁不安,海棠無奈的點點頭,這事情她幫不上忙,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祈禱沐詩涵能好好的活着,能平安無事。

  「海棠,你也一天一夜沒有休息了,回去歇會吧,有什麼事情我會讓人通知你的!」海棠雖然只是一個丫鬟,但是她是沐詩涵託付給他的,要真出了什麼事情的話,他沒法和沐詩涵交代。

  海棠離開一會,安哲便快步走進書房一臉喜色的看着軒轅澤道。「主子,有消息了,我們猜的是對的,帶走王妃的人是確實是皇上,這是宮內送來的口信!」

  「有沒有說情況如何?」軒轅澤有些焦急的問道,他多希望軒轅晴這個時候能在宮中,這樣的話,就能打探一下關於沐詩涵的消息了,看偏偏她陪着太后出宮去了,不再宮內!

  「那人說皇上並沒有為難她,想來應該死看在安郡王的面子上。」想着傳話那人肯定的樣子,安哲如實稟告道,心中的石頭也放了下來,自從沐詩涵失蹤後,他就開始沒日沒夜的尋找,現在終於有了她的消息了,那她就不用再繼續去找了。

  軒轅澤眉頭一皺,對於這個口信有些不相信,皇上對沐詩涵的恨早就不是什麼秘密了,他怎麼可能給她好臉色看,一刀殺了她,他都不會覺得奇怪,可偏偏他沒有動他一下。

  「主子,宮中傳出來的口信從來沒有出過錯,想來這一次也不會出錯,皇上不是說這幾天要問斬沐萬年了么?到時候看看沐萬年有沒有事就知道了!」沐萬年本就是用來吸引沐詩涵的,如今他已經找到了沐詩涵,自然是不可能再殺了沐萬年了。

  「相府那邊的情況如何?」只要確定了沐萬年回來了,那沐詩涵必然是在他的手上,要是沐萬年沒有回來的話,那他的好好的想想到底還有什麼人不肯放過她,她到底有多少的仇家。

  「相府那邊暫時沒有情況,皇上不可能讓沐萬年留在宮中的,過不了幾天就會派人把他送回來,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去打探一下!」看着軒轅澤整個人都憔悴不堪,安哲有些心疼道。

  「你派人繼續盯着就好了,一有消息就派人送來千萬不要耽擱。」他早就猜到了沐詩涵在軒轅宇的手中,可是當這個消息被證實的時候,他的心裏真的很不舒服,如果可能的話,他恨不得現在進宮去將沐詩涵救出來!

  「主子,您這兩天都沒睡,還是回去睡會吧,過兩天安郡王就回來了,有什麼事情等他回來一起商量就好,沐詩涵畢竟是他的王妃,你干涉過多的話,總不是太好!」別院的事情兩人已經鬧的很不愉快了,這事情他要是還自作主張的話,那兩人好不容易緩和的關係又要破裂了,現在已經到了最關鍵的時候,出不得一點差錯。

  「我知道了,我一會就去歇着,你先下去吧!」軒轅澤朝着安哲擺擺手走到一旁坐下。他是很累,很疲憊,可是現在這種情況下,他根本沒辦法睡覺。

  「是!」安哲朝着軒轅澤拱了拱手,猶豫了一下又道,「主子,您這兩天都沒有去看過王妃,您該去看看了,這次的事情她也幫了不少的忙!」

  「我知道了!」軒轅澤有些不耐煩的白了一眼安哲朝着柳倩的院子走去,他這陣子確實冷落了她,沐詩涵的事情他也操了不少的心,如今有了確切的消息去告訴她一下也是應該的,想到這軒轅澤不由加快了腳下的步伐!

  軒轅皓接到軒轅澤消息後,沒有任何的猶豫直奔京城,雖然他食言寵幸了司馬盈盈,可是這一刻他唯一想做的就是將她從宮中接出來,只要她好好的,一切都可以解釋的。

  秦風一臉擔心的看着軒轅皓,這樣私自回京可是大罪,到時候皇上怪罪下來,他們沒有任何反駁的理由,何況皇上是鐵了心的要殺了沐詩涵,回去還不一定能救他,皇上的斥責肯定少不了的,這事情不管怎麼看,他都很被動。

  「我知道你有很多話想說,但是現在已經沒有挽回的餘地了,不管皇上會怎麼處置我,我都必須將沐詩涵救出來,哪怕他廢了我這個太子。」就算沒有太子之名,他也可以順利的坐上那個位子,其他的那些王爺,哪個手上的兵力比他多?要真要打起來,他絕對不會輸,就算他們幾人聯合起來,也未必能贏。

  「主子,我知道有些事情我不能說,不該說,可是我們趕回去就真的能救王妃么?皇上一直想要殺了她,這一次有這麼好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棄,只怕回去找到他,他也不會承認,到時候還要治您的罪!」秦風猶豫了好半天還是將憋在心裏的話說了出來。

  「我和沐詩涵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少,你覺得我可能放棄她么?她為我付出了那麼多,當初要是沒有她,我能活到現在么?剛成親那會我已經虧待她了,我懷疑她和別的男人有染,可是事實是我是她第一個男人。」他只想彌補自己的過錯,能讓她過上幸福的日子就好了,她之所以會成為皇上的眼中釘肉中刺,完全不是她自己能決定的,就算這一次為她丟了太子之位,他也在所不惜。

  「主子,我知道該怎麼辦了!」秦風深吸口氣點點頭,雖然他不能理解這到底是怎麼樣的一種感情,但是有一點他不能否認,沐詩涵真的為了王爺犧牲了很多,她要不是真的愛着王爺的話,也不可能被有心人利用。

  「秦風,你也老大不小了,等我登基之後,你也該着個合適的人成親了,當你有了家室之後就會更了解我為什麼要這麼做!」他這次堅持回來遭到了很多人的反對,但是他還是回來了,別的事情軒轅澤都能幫他解決,但是唯獨這件事情不可以,因為他沒有資格。

  「我不着急,等一切安定以後在說吧!」成親,他真的沒有想過,如果真有那麼一天的話,他一定會好好的珍惜的。

  軒轅皓看了一眼秦風淺淺一笑,沒有繼續開口,手中的馬鞭重重的抽打在身下馬匹的身上,原本就已經很快的速度,瞬間變的更快了,一眨眼的功夫已經將秦風摔在了身後。

  經過了兩天兩夜的趕路,兩人眼前終於出現了熟悉的建築,兩人眼中不由自主的掠過一絲笑意,終於回來了!

  「你去通知一下福郡王就說我進宮去了之後你去相府看看,到底是什麼情況!」軒轅皓放慢了速度對着身邊的秦風吩咐道。

  「是,主子!」

  「皇上,安郡王求見!」小太監匆匆跑了進來,跪在軒轅宇的面前有些不安的稟告着,這宮裡很多人不知道這幾天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他們這幾個在他跟前伺候的人又怎麼會不知道,如今軒轅皓找上門來,只怕他們也討不到半點好去。

  「他怎麼回來了?」軒轅宇眉頭一皺,很是不悅,他知道軒轅澤會通知他,可是怎麼算他都不可能今天就出現在宮裡,他已經決定今天晚上要佔有沐詩涵了,他這一回來,豈不是他所有的計劃都功虧一簣?

  「皇上,您要不要見,安郡王還在外面候着呢!」等了半天不見軒轅宇開口,季福海在一旁低聲問道。

  「讓他進來吧!」他都進宮來了。他還能不讓他進來么?他確實很不想見他,可是他能不見么?他那性子就算他說了不見,只怕也會自己衝進來吧!遇到別的事情他也許會妥協一下,可是在對待沐詩涵這個事情上,他何曾退讓過?

  「是!」小太監應了一聲轉身快步走了出去。

  「兒臣見過皇上,皇上萬福!」軒轅皓一反常態,特意給軒轅宇行了一個跪拜的大禮!

  「起來吧!」軒轅宇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又道,「你那邊的事情都忙好了么?」

  「那邊的事情已經完成的差不多了,兒臣聽說岳丈大人出了事情就匆匆回來了,詩涵不在了,要是她的父親再出現什麼意外的話,兒臣也沒法交代!不過兒臣聽說父皇您找到了詩涵?她真的死裡逃生了么?」軒轅皓感激的看了一眼軒轅宇故作欣喜的問道。

  「沐萬年的事情確實是朕錯怪了他,你放心好了,朕已經讓他回去頤養天年了,至於沐詩涵的事情,朕真的不知道,你聽誰說的?她要是真的死裡逃生的話,早就該來找你了,怎麼會等到現在呢?這肯定是謠傳,人死了怎麼可能再次復活?」軒轅宇順着軒轅皓的話一口咬定他沒有見過沐詩涵,殊不知這是軒轅皓故意給他下的一個套子罷了,為的就是讓他承認沒有見過沐詩涵,這樣一來的話,就算沐詩涵真的失蹤不見了,他也沒法說。

  「父皇真的沒有見過沐詩涵嗎?兒臣還以為她真的死裡逃生,看來這一次兒臣匆匆回來也還是一場空歡喜!」軒轅皓低着頭一臉沮喪道。

  「怎麼會是空歡喜?盈盈懷孕了你還不知道吧!以前她沒有懷孕朕也不好強求你立她為後,如今她懷了你的孩子,說什麼這皇后的位子都該是她的,況且沐詩涵已經不再了,她就是你唯一的王妃了,這皇后非她莫屬!」軒轅宇錢笑吟吟看着軒轅皓囑咐道。

  聽軒轅宇提起司馬盈盈懷孕的事情,軒轅皓的心情有些煩悶,就是因為這事情他才不知道該怎麼面對沐詩涵,要是早點去看看她,也許現在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

  「怎麼?你聽到這消息不高興么?」看着軒轅皓臉上並無半點喜色,軒轅宇有些不解的問道。

  「不是,兒臣只是一下子有些反應不過來。」軒轅皓抬頭看了一眼軒轅宇解釋道。

  「既然你是為了沐萬年而來,他現在已經沒事了,你也回王府去歇着,看你風塵僕僕的樣子,這一路上一定很辛苦吧!」軒轅宇起身走到軒轅皓的面前,拍拍他的肩膀道,「這南郡以後可是要靠你的了,你以後不要這麼任性了,這次回來也就回來了!」要是讓那些大臣知道軒轅皓又擅自回京的話,只怕那些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他!

  「是,兒臣告退!」軒轅皓朝着季福海使了個眼色,起身告退!

  「好,去吧!」聽軒轅皓說要離開,軒轅宇臉上的笑容越發的濃了,心中暗自慶幸,軒轅皓這次沒有因為沐詩涵和他大吵大鬧。

  看着軒轅皓離開,季福海找了個借口也快步離開,不大一會的功夫便追上了軒轅皓,兩人來到一處偏僻的角落。

  「王爺,您放心,王妃並沒有受半分委屈,不過您要是今個再不回來的話,老奴真是沒有辦法了!」原本軒轅宇恰幾天就要佔有是沐詩涵的,要不是他偷偷在他的飯菜中下了一點瀉藥的話,沐詩涵現在就已經是他的女人了!

  「這一次真是謝謝你了,等本王登基後,一定會繼續重用你的!」軒轅皓感激的看着季福海,要不是他的通風報信,他也不可能這麼順利的將沐詩涵救出去,雖然他背叛了皇上,他並不敢真的重用他,但是看他這一年多來他為他做的事情,不管怎麼說,他都會讓他以後過的很體面的,起碼和他現在在宮中的地位是一樣的。

  「這是老奴應該做的,王爺還是早早回去休息吧,老奴要回去了!」季福海看着軒轅皓前淺淺一笑催促道。

  他之所以會選擇背叛皇上,完全是因為他的身體,很多皇子巴結他,他的選擇很多,但是這麼多年跟在軒轅宇的身邊,對他的喜歡他還是知道一些的,所以他堅定的選擇了軒轅皓,果然最後勝利的那個人是他,雖然現在還沒有真正的成定局,但是這個結局已經可以預料了,其他那些人就算全都聯合到了一起,就算真的僥倖贏了,只要軒轅皓不死,這南郡總有一天還是要落到他的手上的,這次他救了沐詩涵,對軒轅皓來說就是一個天大的人情,就算以後他一時糊塗真做錯了什麼事情的話,今天這事情也會成為他的免死金牌!

  「公公,晚上皇上要是找不到她該怎麼辦?」看着季福海經過,一小太監從一條岔路口竄了出來一臉擔心的問道。

  「不用怕,就算皇上知道了也不可能將這事情鬧大的!」就算他知道軒轅皓接走了沐詩涵,他也不可能去找軒轅皓的,最多也就發發火,反正守着暖閣的人都是他自己安排的和他無關。

  「那就好,那些人全都被迷暈了,沒有人知道是我們乾的!」有了季福海的保證,小太監拍着胸脯自我安撫道。

  軒轅皓帶着是沐詩涵回到王府,將她安頓在自己休息的院落,並且將這個院子劃為整個王府的禁地,沒有他的允許誰都可不可以進入,府中的丫鬟小廝雖然好奇,可是誰都不敢多言。

  軒轅皓將他居住的院子劃為府中禁地的事情很快就傳到了司馬盈盈的耳中,她什麼也沒說,只是原本帶着笑的臉龐,瞬間沒有了笑意,這讓原本幾個在她這聊天的侍妾慌了神,忙找了一個借口匆匆離開。

  看着滿滿一屋子的人很快就只剩下她和翠兒兩人,司馬盈盈這才狠狠的將手中的茶杯砸到地上。

  「主子,您別生氣,事情不是還沒弄清楚么?也許王爺是有什麼事情要處理,不能讓外人知道!」看着司馬盈盈臉色鐵青,翠兒忙上前安撫道。

  這事情她也是剛剛聽說,她並沒有放在心上,可是從司馬盈盈的氣惱的樣子來看,這絕對不是一件小事。

  「我有些累了,想去歇一會!」她也想不生氣,可是怎麼可能不生氣,別人不知道軒轅皓為什麼把那個院子劃為禁地,難道她也不知道么?肯定是沐詩涵回來了,所以他才會以將那個院子劃為禁地,除了這事情還有什麼事情能讓他將自己的院子劃為禁地?

  她好不容易懷上了孩子,以為熬到頭了,誰知道沐詩涵又回來了,皇上明明說了要殺了她的,為什麼她還活着?眼看着她就要母儀天下了,可現在……

  「主子,您別擔心,雖然奴婢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奴婢就算豁出命去也會幫着主子的!」翠兒扶着司馬盈盈走進裡屋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翠兒,有你這話我就放心了,上次我和你說的事情你考慮的怎麼樣了?」雖然她很不樂意將翠兒送給軒轅皓,可是現在沐詩涵回來了,她不得不將她送給軒轅皓來穩固自己在王府的地位,只有這樣軒轅皓登基之後她才有可能穩定皇后之位。

  「主子,您真的要將奴婢送給王爺么?」上次司馬盈盈說了之後她以為是試探她的,所以她也沒敢多想,若是真能嫁給軒轅皓那她還有什麼不樂意的呢?

  「當然是真的,不過這也要看你的意思,你要是不願意的話,我也不會勉強你,你要是願意的話,這幾天我會去和王爺說一說問問他的意思!」看着面露喜色的翠兒,司馬盈盈心中一陣憋悶,暗暗決定,如果軒轅皓真的願意納了翠兒的話,她一定會讓她喝下絕子湯的,這王妃內除了沐詩涵之外,那些個女人哪個沒有喝過,她絕對不會容許別人懷上軒轅皓的孩子,起碼這王府內的其他女人不可以!

  「奴婢聽主子的!」翠兒羞澀的看了一眼司馬盈盈低聲應道。

  「你下去吧,我要歇一會,這事情有了結果之後我會告訴你的,若是王爺不願意那我也沒辦法!」看着翠兒退到一旁,司馬盈盈朝着她擺擺手,側過身子不願意看她。

  看着躺在床上熟睡的沐詩涵,軒轅皓一瞬不瞬的看着她,剛才府醫的診斷讓他有些失控,這一年多來,他無時無刻不在期盼他們之間能有一個孩子,現在終於盼來了,雖然這孩子來的有些不是時候,可是這畢竟是他苦苦盼來的。

  一連幾日沒有休息好,沐詩涵這一睡便睡到了第二天的早晨,當她睜開眼看到守候在床邊的軒轅皓心中一陣感動,可是一想到司馬盈盈,心中又有些憋悶。

  「你醒了?」聽到聲響,軒轅皓猛的驚醒,看着已經醒來的沐詩涵責備道,「你懷孕了,這麼大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告訴我,我都不敢想要是這一次我沒辦法及時回來的話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好不容易有了孩子也不知道珍惜,真要出了什麼事情的話,到時候後悔都沒有用。

  「已經過了前三個月的危險期了,能有什麼事情!」這次回來她抱着必死的信念回來的,雖然說有些對不住孩子,可是她也是被逼無奈,她要是不回來的話,她的父親就要被問斬,只是她沒想到軒轅宇最後竟然會提出那樣荒唐的要求!

  

  「宮裡的事情季福海已經告訴我了,委屈你了,從今往後我不會讓你再受一點委屈,你放心好了!」當知道沐詩涵懷孕的事情後,他沒有任何猶豫第一反應就是若是她這一次生的是兒子的話,那他一定將其冊立為太子。

  「王府那麼多人,留在王府不就暴露了?」她從宮中出來,軒轅宇肯定很惱火,要是知道她在王府的話,只怕又會使什麼陰招,他得不到的東西也不可能讓別人得到,況且他一直都很討厭她。

  「你放心好了,這事情我會處理的,至於司馬盈盈她現在懷了孩子,我不好將她怎麼樣,不過你放心好了,我不會在去她的院子!」他可以接受她懷上孩子,但是沒辦法接受她出賣沐詩涵,以前的事情他已經不去追究了,可是這次的事情他真的不會善罷甘休!

《妃比尋常》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