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都市之巔峰戰王
都市之巔峰戰王 連載中

都市之巔峰戰王

來源:google 作者:春去秋來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王文東 白軒 都市小說

白軒,本是北寧市第一家族白家的繼承人,入贅一年,受盡屈辱,家族也因為被圍攻而落魄,父母雙亡一怒之下,他進入軍隊,經歷六年的戰與火,成為了統領百萬大軍的戰王!這一次,他要強勢回歸,掃平北寧市的所有黑暗,讓那些從前高高在上,欺他辱他的人,都低下那頭顱,尊他為王!展開

《都市之巔峰戰王》章節試讀:

一場失敗的綁架,讓白軒的腹部被剖開了大口,血流不止。

然而身為最罕有的熊貓血,醫院清空了血庫,也只是穩定住了白軒的心率。

就算從其他醫院調血過來,也需要時間。

就在白父白母幾近絕望的時候,一位小姑娘站了出來。

那時候,唐夢雨正跟父母一起來醫院體檢。

僅僅十二歲的她舉起胳膊,堅定的要求獻血。

情況危急,醫生在徵求父母同意後,立刻開始抽血。

六百毫升抽出來,唐夢雨的臉色蒼白的跟一張紙一般。

就算有白家的支持,她也花了足足一周的時間,才終於緩了過來。

之後,唐夢雨的身體就時弱時好,還落下了貧血的毛病。

但也因為如此,白軒總算撐到了醫院調血過來。

唐家因此,被白家暗地裡幫了許多,才成為了北寧市的著名企業。

為報答這份恩情,白軒才舍下身份,特意贅婿到唐家。

兩人離婚的緣由也十分簡單。

一年的冷嘲熱諷,讓當年的白軒徹底失去了耐心。

在一個夜晚,唐夢雨又耍小性子,丟了白軒的被子。

不僅如此,她還嘲諷他不是個男人,整日在家伺候自己,心無大志。

白軒一氣之下,直接按住唐夢雨,強行讓兩人有了夫妻之實。

第二天,唐夢雨哭着把離婚協議書丟給他。

從此,兩人形同陌路。

「沒想到,六年後,你終於有了心上人。」

白軒轉身,打算默默的離開。

醫生說他身上的怪病,無葯可治。

他如今,最多只剩下半年好活了。

祝福對方,才是最好的選擇。

可緊接着,白軒卻睜大了眼睛,猛地攥緊了拳頭!

「怎麼回事!」

他皺起眉毛,大步走到高台前。

只見新郎一身紅衣,興高采烈的牽住了唐夢雨的手。

白髮,禿頂,肥頭大耳,連腰都快直不起來了。

這新郎,分明是個五六十歲的老大爺!

光是看着對方那色眯眯的眼神,白軒就止不住的作嘔!

唐夢雨心氣高傲,怎麼會嫁給這種人!

轉頭,白軒氣憤的看向了唐夢雨。

難道說就因為他沾了她的身子,她就這麼糟蹋自己嗎?

「小雨,現在為夫就來掀你的蓋頭咯!」

老頭扯住紅蓋頭,笑嘻嘻的湊近了唐夢雨。

「滾!」

白軒忍無可忍,直接跳上高台。

下一秒,他直接一腳踹在了老頭的胸口。

對方猝不及防,活生生被踹的倒飛出幾米,一頭摔在了賓客席上,劇烈的撞擊差點讓他暈過去,既便如此,一時半會兒也沒反應過來。

「你誰啊,怎麼回事!」

證婚人頓時傻了眼。

「保安,趕緊把這人拉出去啊!」

「唐夢雨,這就是你要嫁的人嗎?」

白軒怒聲說道,緊接着,他便一把扯下對方頭上的紅蓋頭。

「唔唔。」

紅布落下,唐夢雨淚流滿面的臉龐,赫然出現在白軒的面前。

她的手被綁在身上,眼神就如同孩子一樣,充斥着最純粹的恐懼。

看到白軒,她害怕的身子一抖,想要逃開。

可由於雙腳被人捆住,她猛然朝地上摔去!

看到她這樣子,白軒頓時大吃一驚。急忙伸手,將對方護在了懷裡,緊接着,他便解開繩子,摟住了唐夢雨的肩膀。

「別哭了,我來了,告訴我,這是怎麼回事?」說話間,白軒看了一眼台下眾人。

可唐夢雨充耳不聞,直接捂着臉頰嚎啕大哭起來。

這一下,直接讓白軒愣住了。

對方脾氣雖然乖張,但也有些心氣。

當年要求離婚時,唐夢雨更是直接揣了把刀來,以威脅的口吻要求他簽了。

白軒這才沒咽下去氣,簽了就走,一別六年。

這樣驚懼痛哭的神情,白軒是第一次見。

「小雨,怎麼了?」

白軒心疼極了,急忙擦去對方的眼淚,輕輕的拍着對方的脊背。

「嗚——」

唐夢雨只是搖頭,眼淚止不住的往下落。

「這是我爸的婚禮,你怎麼回事啊!快滾!」

一個年輕人沖了上來,手裡還拎着一把椅子。

「滾下去!」

「走開!」

白軒抬腿,乾脆利落的廢了他的手腕,緊接着又踢在他脖子上,打暈了對方。

唐夢雨的情緒不對勁,他沒時間和這些人糾纏。

「老東西,改天我再找你算賬!」

指了指台下捂着心口的老頭,白軒摟着唐夢雨,急匆匆的朝門口趕去。

「保安,在幹什麼?快攔住他!」

證婚人忽然高喊起來。

「就是他,莫名其妙搶新娘子!」

幾名保安跑了過來,手裡揮舞着警棍,企圖攔下白軒。

「我今天要帶她走。」

白軒心中戾氣驟起,眼神頓時一片冰冷,掃過這幾人。

「我看你們哪個夠膽,能攔下我!」

他本就浴血戰場六年,身上的殺氣遠非常人可比。

僅僅一眼,這些保安的心裏就有些發毛。

那可是最純粹的殺氣,天知道要殺多少人才能擁有這樣的殺氣。

他們毫不懷疑,只要自己敢上前,能不能保住性命都難說。

幾人你看我,我看你,最終沒有任何動作。

而很多賓客們則是一副看熱鬧的樣子,根本沒幾個想着幫忙的。

畢竟,六十多歲娶個二十多歲年輕女子,本就是一場笑話。

現在出了這種岔子,他們笑還來不及。

又怎麼會搭上受傷的風險,去攔下看起來十分危險的白軒呢?

快步走到車邊,白軒打開車門,將唐夢雨小心翼翼的放在了後排座椅上。

「小雨,別哭了。」

他抽出幾張紙,給她慢慢的擦着眼淚。

「怎麼了,是不是他逼你嫁的?」

「你父母呢,怎麼也不攔着?

白軒焦急的問道。

「我,我不知道!」

沒想到,這一說唐夢雨卻是更加難過了。

「我不認識你,我也不認識他,還有人想打我!」

「嗚——爸爸,媽媽,我好怕啊……」

白軒頓時愣了。

唐夢雨的語氣稚嫩,彷彿是個五六歲的孩子一般。

「小雨,你別哭了,我是你父親的朋友。」

白軒軟下語氣,試探性的說。

「一會兒我給你買好吃的,你告訴我,你是怎麼到這的,好不好?」

「我爹讓你來的?」

唐夢雨的哭聲一停,抽抽噎噎的說。

「他怎麼自己不來,我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

果然不對!

白軒心中頓時升起幾分怒氣。

唐父唐母怎麼回事,自己的女兒都不看好!

今天他要是不來,唐夢雨這幅模樣,難道真嫁給死老頭糟蹋嗎?

《都市之巔峰戰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