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武俠修真›都市極品仙尊
都市極品仙尊 連載中

都市極品仙尊

來源:google 作者:半夏有毒 分類:武俠修真

標籤: 徐曼 李炫 武俠修真

前世惡霸欺凌,奸人陷害,女友背叛,世人白眼,今世都要一一踩在腳下前世父母蒙羞,情人不能相愛,好友遭受委屈,今世都要一一報答縱橫宇宙的火玄金仙李炫重生二十歲,踏入繁華都市,再走修鍊之路看他如何扮豬吃虎,縱橫都市,醉卧美人膝,醒掌天下權!展開

《都市極品仙尊》章節試讀:

雨中,黑傘下,徐曼慍怒,卻依然美麗,宛若盛開在黑夜裡的曼陀羅花,神秘,幽雅,暗香浮動。

「你還笑?」徐曼本來就受了驚嚇,見李炫不但不愧疚還在笑,更是惱怒。

「曼曼,不要吵了。」忽然,車裡傳來一個渾厚的聲音。

老者威嚴的臉上掩去一抹詫異,揉了揉眼睛道:「你也說了,這位先生雨夜趕路,必有急事。不如請他上車,我們送他一程。」

「爺爺!」徐曼一跺腳,似氣惱又似撒嬌。

「聽話!」老者聲音平淡,卻帶着某種不容反駁的氣勢。

徐曼無可奈何,氣呼呼的道:「喂,你聽到沒有。我爺爺說了,要捎帶你一程!」

一邊說,她還擠眉弄眼,似乎在說:你若是要臉的話,就不要上車。

不料李炫「哦」了一聲,居然就走過去,自行打開車門上了車。

徐曼傻掉了,嘟囔道:「世界上怎麼有這麼不要臉的人?」

回到車上,徐曼深深的吸了幾口氣,平靜了一下情緒,忽然想起什麼道:「喂,你身上的雨水,不要把我的車弄髒!」

回頭去看,卻發現李炫身上和座椅都乾乾淨淨,一點雨水也沒有。

「咦?」徐曼目瞪口呆,腦筋有點轉不過來。

老者這時候道:「曼曼,開車吧。」

「呃……」徐曼強壓住心底的疑惑,從後視鏡打量了李炫一眼,這才重新啟動汽車,駛入茫茫大雨之中。

「**啪」,雨點打在車上,發出密集的聲響。

車裡播放着音樂,聲音並不大,反而襯托出雨夜的狂暴。

老者忽然道:「小夥子,你剛剛那樣走路,很危險的。」

「哦……」李炫淡淡的回應了一聲。

鍊氣一重,雖然還是肉體凡胎,但力道超過千斤,肉身強度更非常人可比,以汽車剛剛的速度還真傷不了他。

徐曼一邊開車,一邊偷聽爺爺和李炫的對話,聽見李炫如此敷衍的回應,不禁氣的直咬牙。

老者卻是意料之中般,笑了笑又道:「這麼晚,這麼大雨,你還在趕路,一定是有什麼急事吧?」

「沒什麼急事,就是想去買點葯。」李炫道。

「買葯?你生病了?」老者好奇的轉過頭來問。

「算是吧……」李炫點點頭。

徐曼撇撇嘴,低聲嘟囔道:「我看是精神病!」

「曼曼!」老者沉聲呵斥了一句。

徐曼吐了吐舌頭,不再說話,專心開車。

李炫一直都在注意她的舉動,見狀不禁莞爾。

她一直都是這樣的性格嗎?刀子嘴,豆腐心,漂亮的如同一朵盛開的花,那樣燦爛,那樣美麗。

只可惜,前世在錯誤的時間遇見,李炫是頭喪家犬,她是天之驕女,只能互道一聲珍重,從此天涯寥落,再也不見。

今生,遇見的時間提前了三年。

「會有不同的故事嗎?」李炫暗想。

這時,老者又主動找來話題。

「小夥子,你家裡有人生病嗎?如果需要幫助的話,儘管開口,我認識幾位不錯的中醫,可以推薦給你。」

徐曼詫異的看了爺爺一眼,記憶中的爺爺可不是這麼熱心腸的人啊,為什麼對一個路上遇到的陌生人這樣熱情?

「不必了,我也懂醫術。」李炫道。

對於老者,李炫沒什麼印象。畢竟前世那時候的他已經落魄,連徐曼都高攀不起,何況是眼前這位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老者。

從老者滿頭白髮,卻血氣充盈氣息穩健來看,絕對是個練家子,而且相當高明。

李炫估計,老者的實力要比當年追殺自己的幾個殺手更強一籌,但武道再強也只是武道,在修仙者面前,跟土雞瓦狗也沒什麼區別。

「喂,你這個人到底知不知道好歹啊?你知道我爺爺認識的都是什麼人嗎,都是國醫大師啊,好心要給你介紹一下你居然不領情?還說你懂醫術,哈哈哈,真是笑死個人了,你懂什麼啊!」徐曼估計是忍了半天,終於忍不住了,大聲吐槽起來。

老者臉色一滯,忙道:「曼曼別胡說,快道歉!」

「我憑什麼道歉啊,他明明就是好心當成驢肝肺嗎,還撒謊吹牛!」徐曼這一次沒聽話,氣哼哼的說道,「爺爺,要我說啊,就該把他丟下車,讓他自己走!」

「我真的懂醫術。」李炫淡淡的道。跟修仙比起來,醫術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小道,又不能活死人肉白骨,有什麼可吹的?

「嘿,你越說還越來勁了!那你倒是說說,你懂什麼?」徐曼跟李炫杠起來了。

「嗯……」李炫往兩人臉上一掃,「這位老先生,你年輕的時候跟人動手,小腹被打過一掌,留下內傷。現在天氣冷的時候,都會腹痛如絞,死去活來,對不對?」

「嗤啦」,汽車輪胎摩擦路面,激起一股股白煙,消散在雨中。

路上沒人。

徐曼的臉色卻比剛剛還要蒼白,一臉不可思議的轉過頭來,死死盯着李炫:「你……你怎麼知道?」

老者的神色也是變了幾變,忽然有些激動的道:「小……先生,你既然看得出來,能不能治呢?」

能不能治?

對李炫而言,這可真是一個愚蠢的問題。

在他的字典里,沒有能不能,只有想不想。

別看他現在剛剛恢復鍊氣修為,連全盛時期的億分之一都沒有,可治療一些人間的疑難雜症已經是綽綽有餘。

老者剛剛脫口而出,詢問李炫能不能治,問了之後就有點後悔了。

他的確是看出李炫的奇異之處,才會主動結交。

但李炫太年輕了,從衣着打扮來看,也不像是什麼隱士高人,倒更像是一個大學生。

這樣的人,或許懂一點醫術,可若是說有什麼太高明的造詣,那簡直不可能。

老者的暗疾已經持續了幾十年,每到天寒地凍的時候就會發作,也不知道尋訪過多少名醫,卻都無計可施。

那麼多名醫都沒辦法的事情,李炫肯定也治不了,老者有些絕望的想。

徐曼卻沒想那麼多,急切的道:「喂,你快說啊,你到底能不能治?」

《都市極品仙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