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從三味書屋,到仗劍江湖
從三味書屋,到仗劍江湖 連載中

從三味書屋,到仗劍江湖

來源:google 作者:絕頂劍客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張子龍 絕頂劍客

(劍道,仙俠,單女主,凡人流,武俠)一個平凡的少年,在私塾三味書屋學習,受到激勵和夫子的解惑,堅定了修真的夢想因此——少年帶着未婚妻,拜入了雲霄劍門從此——一個青澀的少年,一步步蛻變,成為叱吒風雲的劍仙!展開

《從三味書屋,到仗劍江湖》章節試讀:

半個時辰後。

張子龍身體的奇經八脈隱隱感到酸麻,隨後全身經脈凸起像是充了血般,

又過了半個時辰,藥效到達最強最關鍵的時刻。

痛則不通。

但是洗髓不一樣,不僅要祛除骨髓里的雜質還要改善。

洗髓有多痛?

藥效對全身骨骼同時起效,

所以張子龍慢慢地感覺到,全身的骨頭像被針扎般痛,

痛到神經快要綳壞,忍不住的要暈過去。

努力的睜大眼睛讓自己清醒,緊咬牙關,

青筋暴起,汗水的湧出帶出點點污垢。

當忍住劇痛後沒有暈過去,腦海里只有痛感時,張子龍反而不害怕和緊張了,

只要痛感不再加強,自己就能堅持得住。

別看張子龍現在有點懦弱,但是骨子裡倔強的很,

認定的事情一定能做到不會畏懼。

還好洗髓的時間只持續了一刻鐘,

痛感消失張子龍神經一松,

感覺整個人輕飄飄地,精神說不出的清爽!

起身洗澡,順便衣服也洗了,在晾衣服時——

張子龍才注意到雲霄峰夜晚的天空,雲霄峰上內門弟子那片區域燈火闌珊,

再往上看依稀的能看到,泛着淡淡金光的雲霄大殿。

顏色不一的流光從天空划過,這讓張子龍想起家鄉的流星,

當時的流星,會不會只是修者在天空御劍留下的光影呢。

想到自己現在也是修真者了,不禁笑了笑,

張子龍望向那些懸浮的山峰,它們雖然沒有真正的山峰那麼大,

但是都是不凡之物,那裡是真傳弟子所住的地方,不知道白潔現在怎麼樣了……

不由的想起以前小夥伴的調笑——

「張子龍!你的小娘子跟人跑嘍!」

「張子龍!你是不是做了白家的上門女婿!」

「張子龍!你們晚上有沒有睡在一起,做羞羞的事情!」

這些話都是家鄉的玩伴,拿張子龍調笑的話語,

隨着年齡的增長,周圍同齡人的玩伴玩笑也越說越露骨,

每次他們的調笑,張子龍就追上前抓住一人便按倒在地。

也正是被調笑的次數多了,張子龍兩年前的一天,白潔拉住他的手看月亮時有了異樣感覺,

一種像是被觸電般的感覺,呼吸微促心裏麻麻的。

現今十五歲的張子龍,男女之事不再懵懂,

明白了自己喜歡上了白潔,然而兩年來並沒有表明心意,

有時候不止一次的在心裏問——白潔牽我手的時候,

感覺會像自己的左手牽右手的感覺嗎?

「白潔,等我。」張子龍對着天空說。

………

手中的破虛劍訣是拓本,張子龍認真閱讀內容——

天下術法唯快不破。

快,可以先發制人;

快,可以破除萬法;

快,可以破開虛空!

心有多鋒利劍亦有多強,修劍如修心。

第一招舉重若輕。

第二招舉輕若重。

第三招浮光掠影。

別看只有三招,其中前兩式為基礎很難練,

不僅對身體力量上有較高要求,而且對心境上也要達到某種高度。

張子龍雖然看明白了舉重若輕的劍招,卻不明白怎麼修鍊,

自己現在連把劍也沒有,思來想去沒有頭緒,只好起身去找方正師兄了。

身穿白色長袍的張子龍關上門向東邊走去,

順着小路走了一段距離,看到不遠處的屋舍門前有棵桃樹,快步走近說:「方師兄在嗎?」

沒有人回應。

「方師兄在嗎?」

還是沒有人回應,張子龍不知道怎麼辦了,

在這裡人生地不熟,心中有問題誰能解答?

等了一會還不見方正,張子龍抬頭透過風景樹,看到不遠處的記名廣場。

那裡可能會有收穫,順便熟悉下這裡的環境吧。

邊走邊看,靈田裡的靈谷形狀跟家鄉里的稻子差不多,

不同的是田間有淡淡的氤氳靈氣,現在是四月份,

張子龍猜想五月下旬這裡的靈谷會不會成熟泛黃?

聽到嘈雜聲,張子龍注意到前面幾十個弟子,三三兩兩的聚集在一起談笑風生。

最為顯眼的是,有幾個人氣質出眾氣宇軒昂,一看就是名門望族之後。

他們那種高貴從容的氣質,是從小熏陶出來的,頗有鶴立雞群的感覺。

不過吸引張子龍注意力的是,幾人圍繞一個女子。

《從三味書屋,到仗劍江湖》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