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連載中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

來源:google 作者:唐漾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唐娜 唐漾 現代言情

【changdu】唐漾聽不到那邊的情況但以她的觀察水準來看,唐娜吃癟了!心情莫名的好了一些這種宴會很是無聊,她就是來看戲的,現在也沒什麼興趣了,低頭正打算從兜里拿出手機玩結果還沒玩幾分鐘,肩膀忽然被輕輕...展開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章節試讀:


唐漾走近了一些。

然後她看到了,她所熟悉的東西,從外婆家帶過來的一些,唯一可以作為紀念的東西,此刻竟然歪七扭八的躺在垃圾桶里?

中醫書籍上沾染了一大塊污穢。

不知是食物殘渣還是其他東西……

還有那個本來就被摔得不太能用的人體模型,此刻更是四分五裂了!

簡直慘不忍睹。

唐漾一時間有些忍不住心裏激動的情緒,心臟的位置也因為她的情緒波動,逐漸變得隱隱作痛起來!

她沒去撿那些東西。

而是轉了個身,目光定定的望向,此刻還亮着幾盞燈的唐家別墅。

不作死,就不會死!

這句話,送給唐娜!

唐漾走進院子中,四周黑漆漆的,只有門口處有一盞暗黃色的燈光忽明忽暗,說來也諷刺,她沒有這裡的鑰匙,只能背影蕭條的現在那裡,等着宋姨過來開門。

「大小姐,不是我說你啊,這大晚上的,你一個女孩子,還是不要在外面亂晃比較好,這萬一要是出了事……」誰給你處理爛攤子?

宋姨後面的話還沒來得及從唇邊溢出。

就被唐漾瞪了一眼。

唐漾表情嚴肅,琥珀色的瞳孔里散發出濃濃的冷漠神情,明明只是隨隨便便的一眼而已,卻讓宋姨感覺後背發涼。

剩下的話當場消音!

「還有什麼事嗎?」唐漾問。

「沒,沒事……」

宋姨吞了一口唾沫。

忽然就有一點看不懂,這個從小到大都跟着外婆在鄉下長大的大小姐,究竟是一個怎樣的性格了!

唐漾輕點了一下頭,上樓了。

她剛走到樓梯的拐角處,外面烏雲密布的天空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隆聲,可怖的閃電將整片大地都印得恍如白晝!

唐漾回了自己房間。

她刻意無視了裏面的狼藉,在衣櫃底層的箱子里找了套換洗的衣服出來,拿着進了衛生間里。

洗了個澡出來。

不驕不躁的用吹風機把頭髮吹乾,又給臉上塗了日常護膚品。

然後才站起身來,出了房間!

唐娜睡覺沒有鎖門的習慣。

今晚渣爹和便宜後媽都不在家,唐娜平時愛睡美容覺,這會兒房間里安靜得很,一點光亮都沒有。

「啪——」

唐漾打開了屋子裡的燈。

強烈的燈光刺得唐娜眼睛一閉。

髒話隨口就來:「唐漾!你是不是瘋了?大晚上的你不睡覺跑來我房間里幹什麼?你有病吧?趕緊把燈給我關上,我沒功夫陪你一個瘋子胡鬧!」

「我的東西呢?」

唐漾歪了歪頭,站在床尾的她猶如前來索命的惡鬼,聲音里沒有任何溫度,看着唐娜的眼神更是冷得徹骨!

彷彿一瞬間置身冰窖一般。

唐娜不由自主的打了一個哆嗦!

死鴨子嘴硬道:「你東西不見了我怎麼知道啊?」

「我的東西呢?」

「我!不!知!道!」

唐娜也生氣了。

就是不願意說實話。

她不相信了!這鄉下來的小賤蹄子能把她怎麼樣?!

好。

很好!

非常好。

唐漾也不說廢話了,她徑直朝着唐娜的衣帽間走去,衣帽間很大很寬,足足有她房間那麼大,裏面放了好些品牌衣服和包包,儲物櫃里還有大牌的首飾,有的連吊牌都還沒得及拆!

「唐漾!你要幹什麼?」

只見唐漾隨手抽開了一格儲物櫃,從裏面抓了一隻價值50多萬的手錶,和另外一條價值30幾萬的手鏈。

返回房間時。

唐娜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手鏈是她18歲生日時,用自己零花錢買的成年禮物!

「唐漾!」

「我給過你機會的。」唐漾手一揚,手鏈和手錶頓時脫手而出,順着沒有換上的房間陽台門,直直的從二樓卧室。

摔了出去!

「啪嗒!」

也不知砸到了哪裡,估計是摔壞了。

「我跟你拼了!」

唐娜急了。

張牙舞爪的衝上來要打人。

結果人都還沒靠近唐漾半米之內,她就被一根銀針反射出來的光亮刺了一下眼睛,緊接着她看到唐漾步伐奇快的朝她走了過來!

唐娜感覺脖子一疼。

然後整個人頃刻間像是被抽幹了所有力氣一般!

身子軟了下去,直接跌坐到了地上。

「唐漾!你那些東西不是我扔的,你別碰我的東西啊!」

死到臨頭了還嘴硬!

呵。

全身上下就嘴巴最硬了!

唐漾也不喜歡多說廢話,既然有的人不願意承認,那她就大發慈悲的讓對方也體會一下,心愛的東西被丟掉的滋味好了!

她就是睚眥必報。

就是這麼小氣和幼稚!

不服憋着。

「唐!漾!」

唐娜快被氣哭了。

親眼看着自己珍藏的寶貝被一件一件的從陽台丟下去,偏偏她還動彈不得,罵人人家又不理你!

「姐!姐姐!」

「我錯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我再也不亂丟你東西了……」

「你別扔了,外面下雨了……好多衣服我都還沒有穿過……嗚嗚嗚……」

唐漾這才停下動作。

看向唐娜時,她已經哭得稀里嘩啦了,好似受了什麼天大的委屈一般,淚水布滿了整張臉,任誰看了不得喊一句心疼?

偏偏唐漾無動於衷。

都說會哭的孩子有糖吃,可做錯了事情也哭,就沒道理了!

宋姨終於聽到動靜趕來了。

推開門就看到跌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帶雨的唐娜,再看看本該光潔的地板上衣服丟得到處都是。

唐漾手裡還抓着兩件!

火氣「蹭」一下就上來了。

「大小姐,你這是做什麼呀?」

「大晚上的你不睡覺,跑來二小姐的房間翻騰什麼?」

這是……惡人先告狀?

誰凶誰有理?

「大小姐,你能告訴我,你這是在做什麼嗎?」

外面的雨開始大了起來。

淅淅瀝瀝的,院子中的兩棵樹稍上的樹葉被卷下來,隨意的砸落在唐娜的裙子、品牌包包和各大珠寶首飾上。

唐娜的心似在滴血!

但又動不了,她哭得更起勁了:「宋姨,宋姨你趕緊去幫我把衣服撿回來,不然要被淋壞了!」

「宋姨。」

宋姨轉身就要出去。

但唐漾喊了她一聲,「宋姨,你別告訴我,外面垃圾桶里的東西,跟你無關。」

宋姨腳步一頓。

她這是……來秋後算賬了?

心裏慌得一批,但面上還是不動聲色的轉頭:「大小姐,就算再有什麼事,你也該好好說,而不是用這種蠻橫的方式。」

「你在怪我?」

「不敢!」

宋姨低眉順眼的,眼中絲毫沒有自己做錯事情的自覺感。

嘴上還在不依不饒:「大小姐,你那些東西,尤其是人體模型,把二小姐嚇得不輕,我是收拾屋子的時候發現它壞了才……」

「所以你自作主張?」

唐漾眸色悠冷。

她回唐家來,只是為了拿回媽媽的遺物。

本來並不想引起紛爭,但是總有那麼一個兩個人喜歡找她的麻煩!

那就別怪她非要殺雞儆猴了!

「未經允許視為竊,今天家裡就你們兩個人,唐娜不承認,那就只能是你乾的了。」

「宋姨,你是在這裡幹了太多年,所以忘記了自己身處什麼位置了吧?」

「我沒有忘。」

宋姨不卑不亢的:「我是先生和太太請來的家政,打掃屋子裡的衛生是我的工作,我看到你房間髒了打掃打掃,這也有錯?」

「錯是沒錯。」

唐漾把手裡的衣服丟在地上,彷彿像是扔掉了什麼不得了的垃圾一樣。

「宋姨這睜眼說瞎話的本事倒是不小,你去看看我的房間,像是被打掃過?」

宋姨自認理虧的閉了嘴。

她也不想承認啊!

可,現在若不承認,等明天先生和太太回來,受懲罰的不照樣是她嗎?

「宋姨。」唐漾又喊了她一聲。

「你是不是在思考着,明天要怎麼交代?」

「宋姨你是不是老糊塗了,難道你忘記了這棟房子原本的主人是誰了?」

「本末倒置,你也是好厲害啊!」


《褚爺,夫人又收拾行李跑路了》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