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連載中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

來源:google 作者:棠梨12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江時裕 淮笙 現代言情

簡介:暴戾偏執大狼狗VS勵志嬌軟小野貓【穿書+甜寵+成長+救贖】淮笙久居宮闈一生嚮往自由,穿書後成了全書的最大bug.反派大佬江時裕開局就要一槍崩了她?bug1出現:心狠手辣江九爺冷冰冰的面容龜裂「笙笙,我冷」他舔着牙尖,用低沉性感的嗓音誘哄她,「你是熱的,來我懷裡,它才會熱」——傳言商圈神話江時裕胸口有顆硃砂痣,和他眼角的紅痣相輔相成但後一個天生,前一個依心而生萬人皆知淚痣代表前世為愛所苦,被情所困無人知曉硃砂痣是疼痛難耐後的愛而不得聽說他愛慘了一個不存在的女人,無人能踏足他的心直到淮笙出現,日日軟唇吻向他心際江時裕喉口滿足,命都要給她「笙笙,求你多親會兒」1、女主是男主的女神白月光2、女主失憶穿書,男主有記憶展開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試讀:

淮笙就這麼跟江時裕住在了同一個屋檐下,屋外的那幫人虎視眈眈,她時常能在屋內聽到他們說著關於她的滿口黃話,心驚膽戰,但在江時裕的庇護下,擔憂、害怕的全沒發生。

甚至,淮笙沒真正見過他們。

晌午,

江時裕走了,

淮笙跟在後面立馬把門緊鎖,不留一絲縫隙。

不到幾天,她雪白的皮膚變得臘黃,原來穿的嫩黃色套裙換成了肥厚的粗布糙衣,頭上戴着一頂破舊的男士黑帽,幾乎將眼睛和鼻子遮掩全,只露出下巴和嘴巴,看着十分不起眼。

「砰砰砰」,

沒過幾分鐘,外頭傳來連續不斷的敲門聲。

淮笙拿起桌旁的短刀藏進自己袖子里。

「嗚嗚……姐姐,我阿媽留了……好多血。」

淮笙提起的心落回原處,走到門前試探道:「是阿湛嗎?」

男孩的哭腔變弱,半晌發出啞啞的「是」。

淮笙這才開門,眼睛透過門縫看外頭,只有三歲大的小奶娃站在外頭。

快速開門,將阿湛帶進來又鎖上。

阿湛仰起腦袋看着淮笙,大大的眼睛裏開始迅速布滿水霧。

「姐姐,我阿媽好像死了。」

「她躺在屋子裡一動不動,地上全是血。」

淮笙頓住,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回答。

來寨子里不久,但外頭那幫人什麼作派她清楚。每日聽到的粗鄙之語和晚上噁心的活賽聲幾乎像是噩夢纏着她。夜裡,一日比一日更加清醒。

她就算有江時裕護着,也要嚴防死守着門,唯恐有人闖進來,趁他不在時將她拖走。

更何況是其他女人。

阿湛就是這種行為下的產物,只有母親,父不詳。

淮笙半蹲下,揉着阿湛的臉安慰道:「你阿媽只是摔倒了,等哥哥回來,我們一起帶她去看病。」

阿湛:「可伊托跟我說阿媽死了,很快,大人們就會把她抬走,丟給野獸吃。」

「伊托是最大的小孩,他從來不騙人的。」

淮笙知道小孩子的話最真,抿唇,又捏了捏他的臉,故意騙他:「伊托是騙你的,你不是說他總是帶着其他人欺負你嗎?」

阿湛:「那是因為他們羨慕我有阿媽,他們沒有。」

「如果被欺負和阿媽只能選的話,我要阿媽,我可以被欺負的。」

淮笙沉默。

阿湛雖然才三歲,但寨子里弱肉強食,養成極度敏感的性子。

他突然明白了什麼,大顆大顆的眼淚從烏黑的眼仁里流出來:「我要阿媽!」

「我要阿媽!」

「姐姐,你能不能把我阿媽喊醒!」

淮笙移開視線,不敢看阿湛的眼睛。

現在她不能出去,踏出門的一步,誰也不知道會有什麼後果。

「阿湛,我們等哥哥回來一起去喊,行不行?」

阿湛:「可阿媽會被他們帶走,阿媽再不醒過來,他們會把阿媽丟掉,就跟每天晚上把我丟出來一樣。」

「我不想阿媽跟我一樣難過,一個人睡在外面,很冷的。」

淮笙閉上眼睛,胸口很悶。

稚嫩孩童的哭腔和什麼也不懂卻什麼都說了的話語,讓她一瞬喘不過氣來。

努力遏制住衝動,腦中列出出去的一系列後果。

淮笙的聲音溫柔卻愧疚,重複着一個意思:「我們等哥哥回來。」

沒有辦法,

真的沒有辦法,

阿湛哭得有多大聲,她便有多煎熬。

可淮笙不想做聖母,善良有度,一旦涉及到自己的安危,她不可能為別人做些什麼。

阿湛只是認識幾天的孩子,

阿湛的阿媽可憐,她也從未見過。

淮笙捏緊手心,漸漸地背對阿湛。

「壞女人,不幫阿媽的壞女人。」

阿湛氣轟轟地整個人往淮笙身上撞。

一次不夠,

連撞好幾次。

三歲奶娃的力氣雖不大,但淮笙沒有防備,整個人沒能穩住往前撲。

等意識到自己被推倒在地,已經是幾十秒以後。

藏進袖口裡的刀「啪嗒」一聲甩出來,淮笙沒摔疼,反而是手腕被短刀震得生疼。

一時半會兒沒能撐起來。

身後鎖緊的木栓砸落在地上,回蕩耳側的便是清晰的開門聲。

《穿書,冷冰冰的偏執反派寵我入懷》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