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穿成大奸臣的作死前妻
穿成大奸臣的作死前妻 連載中

穿成大奸臣的作死前妻

來源:google 作者:甜甜本甜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俞妙雲 現代言情 蕭瑾瑜

一場意外,俞妙雲穿進了一本書中,成了大奸臣蕭瑾瑜的作死前妻在原書劇情中,原主是展開

《穿成大奸臣的作死前妻》章節試讀:

俞妙雲聽到屋裡動靜不對,撂下手裡的烤雞快步走到門口,隔着門只能看到蕭寶珍躺在地上打滾,「開門!」
「不!
是你下的毒!」
蕭寶珠看姐姐疼的厲害,哇哇大哭,她不要姐姐死。
俞妙雲試着推了推門,發現門非常鬆動,她站起身抬腳用力一踹,門咣當一聲,顫悠悠的開了。
隨着灰塵散去,俞妙雲看清屋裡的擺設,破舊的草席子上躺着的男人瘦的只剩一把骨頭,但他五官精緻,眉眼間還透着幾分英氣,高挺的鼻樑,薄唇透着淡淡的粉色,好帥的男人。
「啊!」
蕭寶珠伸出兩條小胳膊攔在姐姐跟前,葡萄般似的大眼睛內滿是恐懼。
「乖,讓娘看看。」
俞妙雲對「娘」這個身份還不太適應,口氣生硬道。
蕭寶珠倔強的就是不讓,「我不會讓你傷害姐姐的。」
三隻崽子倒是抱團把她這個親娘當仇人,不過,主要怪原身太狠心,連自個兒的親生孩子都不待見。
俞妙雲不能讓寶珠耽擱時間,直接用力把人往旁邊一推,小姑娘瘦的沒什麼力氣,輕鬆被推開。
俞妙雲注意到烤雞她們沒吃多少,寶珍捂的是胃口,很有可能是胃痙攣,是由於長時間不吃飯導致的。
「起來。」
俞妙雲剛打算抱起寶珍,根本就沒注意到身後靠近的蕭東駿,小男孩高高舉起手中的長棍,緊接着,毫不留情的打下去。
「嘭——」的一聲。
蕭東駿握緊木棍,正考慮要不要來第二下。
俞妙雲後腦勺吃痛,但不至於暈過去,迅速起身躲開,直到摸到黏糊糊的血跡,她怒了。
這幾隻崽子下手可真是夠狠的!
「你」跟他們有血緣關係的是原身,又不是她俞妙雲。
俞妙雲從小就是個不吃虧的性子,要不是還有一絲理智,她早就衝過去揍他們。
蕭東駿慢慢挪動身子到妹妹跟前,警惕的瞪着俞妙雲。
「害怕下毒就別吃。」
俞妙雲咬了咬牙,撿起地上的烤雞走出屋子。
俞妙雲氣過後,又覺得自己太幼稚,這幾個娃娃加起來歲數都沒她大,竟然會跟他們計較。
吃剩的烤雞還剩半個,猶豫了下俞妙雲放回灶房。
回到屋,俞妙雲悄悄聽着外頭的動靜,確認他們拿了烤雞,她這才坐直身子,閉眼默念空間,再次睜眼已經是在她物資空間中。
半個足球場大小的貨倉里是一排排的貨架,貨架上擺滿各種各樣的零食,而像這樣的「貨倉」她有上百個。
有零食,有蔬菜,有醫療用品……不計其數。
吃烤雞吃的有些膩,俞妙雲從貨架拿了瓶可樂,隨意找了處地方坐下,思索着接下來怎麼跟崽子們相處。
這幾隻反派崽子現在對她的信任度為0,講道理他們又聽不明白,着實是件頭疼事。
現如今,要是不用點小心機,恐怕還真管不了他們。
後腦勺的傷經過簡單處理已經沒事。
重生的第二晚,俞妙雲睡得還不錯。
但隔壁房間的三隻反派崽子卻睡不着了。
蕭東駿偷偷拿俞妙雲吃剩的烤雞,壞女人吃過的不會有問題,他們三人平分吃完。
蕭寶珍肚子疼了小會兒就不疼了,她們不確定是不是壞女人下毒。
可眼下,有件更重要的事情。
蕭東駿小心翼翼的從懷中拿出一方黑漆漆的硯台跟幾根狼毫筆,「我只找到這幾樣東西,別的恐怕早就被他們賣了。」
這是爹的東西。
自從他躺床不起,家裡那些所謂的親戚一窩蜂的過來搜刮值錢的物件,什麼都沒給他們留下。
蕭寶珠撇着小嘴想哭,爹要是還好好的,他們肯定不會受欺負,都怪壞女人!
「哥,你把東西拿回來,他們肯定會找咱麻煩的。」
蕭寶珍有些擔心。
「不怕,等我明天把東西賣了銀子,他們也說不出什麼。」
蕭東駿是準備賣銀子買糧食,不能在眼睜睜的看着妹妹們挨餓,他這次是拼了命一試。
蕭寶珍心情忐忑的點點頭,希望事情真的能像哥哥說的這般。
…… 翌日,俞妙雲是被外面的聲音吵醒的,睜眼看着頭頂的土胚愣了會兒神,才想起她穿越重生的事實。
「你這個不要臉的小雜種!
膽子可真夠大的,竟然敢去老娘家裡偷東西!」
「快把東西拿出來!
要不然今天打死你!」
「……」女人吊著嗓子罵人,聽上去跟雞掐了脖子似的,很不好聽。
俞妙雲皺眉,女人罵的是蕭東駿他們三個,好歹她都是他們的娘,俗話說的好,打狗還得看主人,未免太不拿她當回事!
林翠芬一手抓着蕭東駿脖領,一手高高揚起就要扇下去,蕭寶珍跟寶珠紛紛衝上來要幫忙,被她一腳一個踹飛。
周圍圍滿了看熱鬧的人,誰都沒有要上前攔着的意思。
樹倒猢猻散。
蕭家沒人護着他們,旁人也只會看熱鬧罷了。
「你幹什麼?
放開我兒子!」
俞妙雲叉腰指着林翠芬喊道。
根據原身的記憶,女人是大奸臣的嫂子,林翠芬。
大奸臣爹娘早就沒了,兄弟三人早已經成家立業,他排行老三,家中其他兩位嫂嫂,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尤其是大嫂林翠芬,性格潑辣的出名。
「你確定要管閑事?」
林翠芬根本就沒把俞妙雲放在眼裡,譏笑道。
魁梧的身板往院里一站就不是好惹的,別說一個俞妙雲,就算是來上十個,她照樣打的過。
俞妙雲今天的閑事還就真管定了,「你不光欺負我兒子,還打我閨女,這筆賬我非得給你好好算算不可!」
「呦呵?
哈哈」林翠芬笑出聲,「行啊,我倒要看看你怎麼跟我算賬,今天你要是算不清楚,咱們沒完!」
蕭東駿漆黑的瞳孔中閃過些許錯愕,壞女人是在護着他們嗎?
以往壞女人不是縱容別人欺負他們?
不僅如此,受了外面的欺負,他們回家也要被她打。
林翠芬鬆開蕭東駿,忽然想到什麼似的,雙手抱胸,「我說這個小雜種,哪兒來的膽子敢偷我家東西,是不是你指使的!」
偷東西?
俞妙雲皺緊的眉心又深了幾分,她只記得反派崽子們壞事做絕,但不記得偷東西。
換句話說,殺人放火的事情他們或許能做得出來,但要是像小偷小摸這樣的不入流小事,他們不會做。
「誰,誰說是你家的東西?
那是我爹的!」
蕭寶珍抱着妹妹,反駁道。

《穿成大奸臣的作死前妻》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