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長安第一美人
長安第一美人 連載中

長安第一美人

來源:google 作者:黨玉優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沈依桃 沈星月 現代言情

到撿枝咋呼地跟我講話,他才擱了帘子,一截瘦腕從我視線里滑過一個武將,這麼瘦,怎麼拎槍?「公主!奴婢可打聽了好多消息,到了漠北,你得賞我吃烤羊腿」我支起下巴展開

《長安第一美人》章節試讀:

到撿枝咋呼地跟我講話,他才擱了帘子,一截瘦腕從我視線里滑過。
一個武將,這麼瘦,怎麼拎槍?
「公主!
奴婢可打聽了好多消息,到了漠北,你得賞我吃烤羊腿。」
我支起下巴。
「說來聽聽。」
「駙馬他五歲習武,十歲便入了軍營,從小卒做起,一路到掌軍,他十五歲那年打韃虜那一戰成名,從此立了軍威,漠北人都叫他小狼王呢!」
小狼王?
那樣一雙眼睛,如何也跟兇狠扯不上關係吧。
「還有還有…………………」撿枝說著說著,好端端嘆了口氣。
「公主,就是駙馬他有些,太過不近女色,不論美的丑的,他都沒正眼瞧過,尋常宴飲,那舞姬坐他懷裡去了,他神色仍然叫一個巋然不動啊。」
「不近女色?
也是個優點,也許……」我思索了一下,「他和我一樣,有喜歡的人呢?
你瞧,我喜歡謝玄知,連探花郎都瞧不上呢!
不知那天有沒有損了老尚書嫡孫的自信,畢竟三元縱馬時,朝他扔去的花,簡直要淹了半條街。」
「可奴婢覺得,公主和駙馬,就是一對。」
我默了默,垂眼想着,至少他長得好看,嗯…很不像個武將。
猜的沒錯,沈昭有個喜歡的人,看他那壓不下去的嘴角,我就知道,定是也喜歡了很久,說不準,還是暗戀,我甚至生起些惺惺相惜之情。
離漠北還有二十多里的時候,我們遭到了伏擊,我生平第一次怪起衣裙的繁瑣,我躲命時,栽了個大跟頭,額上起一片重重的淤青。
但是沈昭一個打十個的本事,還是讓我拍手叫好,那些人,似乎並不想殺我們,所以打鬥下來,唯一負傷的,也只有我了。
我坐在石堆上望天,挺想有顆雞蛋來敷額角的,此時沈昭把掌覆上來,不輕不重地給我揉着。
「臣隨軍醫學過的,可治淤傷。
讓公主受驚了。」
「謝謝駙馬,不過我沒那麼嬌氣。
我也曾有過一段抓貓爬樹的日子,磕着碰着了,有時就隨它去了。」
「公主好像跟傳聞里的不一樣,臣覺得這時的公主很真實,不是長安第一美人,不是陛下最寵愛的女兒,而是一隻伸出觸角感受周圍有沒有危險的小殼蟲。」
我被他這比喻逗笑。
「那駙馬聽到的傳聞里,我是什麼樣的?」
「臣去長安迎公主時...

《長安第一美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