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蒼穹之上
蒼穹之上 連載中

蒼穹之上

來源:google 作者:蒼瓊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奇幻玄幻 魏仙兒 魏啟天

天地涇渭分明,茫茫之中人才輩出,一統天下的王者衝出頂峰,威懾人世歷劫失敗破入人世,重生之後開啟了一段陌生且新奇的生活酸甜苦辣,樣樣嘗遍,愛恨情仇,令人痛不欲生重出的強者一統天下,只為了偵破當年重生的那個不為人知的秘密跟圈套展開

《蒼穹之上》章節試讀:

眼下最好的辦法就只能是調動起全部的修為,儘可能地將體內的那股力量牽絆住。

畢竟對於魏啟天來說,體內的那股力量實在是強大,讓如今修為不高不低的他來說,還是難以掌控得住的。

好在那股力量並未在體內停留躁動很長時間,很快便滲入了魏啟天的五臟六腑之中。

但是,就在魏啟天稍稍鬆懈的時刻,五臟六腑之中傳來的巨大且強烈的灼燒感,讓一身冷汗的魏啟天再次痛昏倒在地上。

遊走在魏啟天體內的強大力量慢慢化作了一縷一縷青煙兒,從魏啟天的鼻孔之中飄出。

一夜過後,冷水月敲響了魏啟天的房門,但是敲了半天卻並未見到有人來開門。

好奇之下,冷水月剛想要離開的腳步卻突然頓住,忽然轉身便將身後那扇緊閉的房門就勢打開。

一股清冷的氣息撲面而來,冷水月一個趔趄往後退了幾步,差點兒摔倒在地上。

站直了身子,冷水月卻發現房間裏面並沒有魏啟天的蹤影。

雖然心中好奇着,但還是將手中的早餐放在了魏啟天的房間桌面上,悄悄退了出去。

魏仙兒從自己的虛空之中出來的時候,一頭的冷汗。

此時正巧冷水月推門而進,見到魏仙兒這幅模樣,當即一愣,隨即便又斂住了心底好奇心。

「小姐,魏少爺不在,早飯在哪裡吃?」

魏仙兒一聽,隨即臉上便有些不悅,但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虛弱感,只好背對着冷水月擺了擺手。

說道:「你先出去吧。」

冷水月心中打着鼓,打從她來了神威府中開始,就沒有聽說過魏啟天這個人。

冷不丁回來一個魏家少爺,讓冷水月本就吃驚不少。

但是秉着自己還只是個下人的身份,讓她不得不對神威府充滿了好奇。

儘管如此,冷水月還是強忍了下來,畢竟她作為魏仙兒的貼身丫鬟,早就摸清了魏家這位小姐的脾性。

如果輕易探尋魏家秘密的話,想必冷水月在魏仙兒的手中也存活不長時間。

魏啟天被乾坤鏡重傷之後,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他都躲在自己的虛空之中療傷。

以至於外面神威府的情況究竟是什麼樣子,多多少少他也顧及不上了。

如果魏啟天沒有猜錯的話,貼在他後背上的鏡子,正是之前鹽老在他面前提起過的乾坤鏡。

乾坤鏡是步入滅卻狀態之人才能使用的一種法器,對於仍舊身處化境層次的魏啟天來說,要想駕馭乾坤鏡,還真是強人所難了一些。

但是,十多年在巫皇山的歷練也不是白費的。

魏啟天哪能輕易善罷甘休,就算是被乾坤鏡傷得傷得遍體鱗傷,魏啟天也要將乾坤鏡給收服了。

體內的金光絲絲溢出身體,魏啟天此時已經被乾坤鏡折磨地生不如死了。

眼看着自己的體力跟修為漸漸耗盡,如果再跟乾坤鏡鬥爭下去的話,想必魏啟天連同他常年來打造的虛空幻境都會付之東流了。

眼下,魏啟天正糾結着要不要放棄乾坤鏡之時,虛空幻境之中突然間出現了一道金光。

儘管更那些來自乾坤鏡中的金光不大一樣。

盤旋在魏啟天的身邊,盈盈繞繞地試圖鑽入魏啟天的體內。

魏啟天淡然一笑,拚命地擠出一絲笑容來,笑容過後便是向上揚起的一股陰狠勁兒。

「收手吧!」

說罷,便舉起右手,將那道金光收到手中。

金光圍繞着魏啟天的滑入衣袖之內,隨即身體的一股通透,讓魏啟天恢復了不少的體力。

憑藉著以往的經歷,魏啟天明白,化境層次的修士面臨死亡之前,會自動從體內分解出一種神識。

如果能夠被化境層次的人把握住的話,那麼便有重生的一種可能。

但是,如果最後的希望不能別把握住的話,此生便會灰飛煙滅了。

對於魏啟天來說,生命的盡頭便是一種重生。

要想重生,就先要賭出自己的性命,鳳凰磐涅重生想必也是如此了。

金光鑽入體內,魏啟天淡然一笑,希望的火光重新燃起。

強大的力量將那道金光慢慢分解,化作萬千的神識充斥着魏啟天整個胸膛,很快,乾坤鏡所散發出的如同殺人般的神識,便落入了魏啟天那巨大的虛空之中。

虛空之中的神識越來愈多,魏啟天也如同一個不知**的猛獸一般,不斷地吞噬着湧入虛空之中的力量。

強大的消化力,讓魏啟天很快將那些力量分解成為了自己的東西。

同時,隨着一聲兒巨大的嘶吼,魏啟天感覺自己五臟六腑都如同分裂了一般。

巨大的痛苦之後,魏啟天方才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通透感。

而這種感覺,正預示着他已經踏入了滅卻狀態,修為再次突破的預兆。

進入了滅絕狀態的魏啟天早已經筋疲力盡了,單是跟一個沒有生命的乾坤鏡相抗爭就已經耗費掉了魏啟天所有的力量。

如今看來,也算是九死一生了。

魏啟天也不知道自己在虛空幻境之中休息了多長時間,等他再走出虛空幻境的時候,已經是傍晚時分了。

好在正巧是晚上,神威府中的人已經七七八八地休息去了。

魏啟天一人飛上了房頂,看着頭頂上的那輪月亮,心緒這才平復了下來。

不由得便想到了那天鹽老在他耳邊說得那些話,難不成對於他的身世,還是有什麼隱瞞的?

十年前的事情,究竟有多少的隱瞞?

還是說,魏家事情背後的秘密,已經完全超出了魏啟天的預料?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清晰地響了起來,將魏啟天的思緒拉回到了現實中去。

魏仙兒端坐在椅子上,下方跪着的月舞右臉臉頰上紅了一片。

「魏少爺的失蹤,是不是跟你有關!」

月舞虛弱地癱軟在一旁,一雙眼睛清澈有神,但是看向面前魏仙兒的眼神兒之中多了一抹的失望之情。

「啟天的失蹤,我已經說了很多遍了,與我無關。」

魏仙兒明顯很不相信月舞的解釋,直接朝着一旁的冷水月使眼色。

冷水月垂下腦袋,遲遲不肯上前動手,勸解說道:「小姐,咱們還是不要為難月舞姑娘了吧?」

此時的魏仙兒突然冷哼一聲兒,直接暴怒,斥責說道:「冷水月,你什麼時候也倒戈一旁了,連我的話你都不聽了?」

冷水月直接冷在一旁,遲遲不肯動手,也不敢輕易再反駁。

「不必為難月舞了,姐姐要找我自然可以找到。」

魏啟天的聲音突然響起,引得房間里的三人均齊齊抬頭望門外望去。

魏啟天一愣,連忙上前將地上的月舞扶了起來,「對不起,又是因為我受了苦頭了。」

「魏啟天!」

魏仙兒的聲音憤怒響起,立馬起身上前一把將魏啟天拉到了自己的身邊。

怒道:「你跑哪裡去了,讓我好找!」

見魏仙兒因為自己的離開這般傷心着急,魏啟天的心也軟了下來,不由得心底的火氣便消滅了下去。

「姐姐,對不起,讓你擔心了。」

聽魏啟天破天荒的一次道歉,魏仙兒整個讓你便放寬了心,「回來了就好,以後不許亂跑了!聽到沒有!」

對於魏仙兒的命令,魏啟天有些感動。

是啊,十年了,他十年的時間沒有親人,十年的時間沒有朋友。

這十年,他冷血如同猛獸,也從來不曾有過憐憫之心。

但是如今看來,他應該放棄以往的那個暴戾的性格,謾罵融入魏家這個家庭之中。

學會愛人,學會接納幫助別人。

自從突破了滅卻狀態之後的魏啟天,漸漸感到了神威府最近的動蕩。

以往平靜如水的神威府,此時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竟然變得不平了起來。

在神威府的附近,魏啟天總能發現一些化作了人形的猛獸出沒。

雖然這些猛獸遲遲沒有對神威府動手,但是這一隱患卻成為了魏啟天的一個心結。

一邊提防着猛獸,一邊又要處理着主動找上門兒來的地痞流氓。

也正是從這個時候開始,魏啟天這才體會到了掌管了十多年的魏仙兒,生活是怎樣的顛沛流離和不安穩。

這天,魏仙兒帶着冷水月時常出現在魏啟天的面前,況且時不時就在魏啟天的面前提起冷水月的種種優點。

一頭霧水的魏啟天,一邊陪伴着月舞,一邊又要忍受魏仙兒對冷水月的大力推薦。

初回神威府,魏啟天過了一段平靜之中卻又不太順暢的日子。

經歷了突破滅卻狀態的痛苦,雖然最終得到了乾坤鏡跟天引滅,但是,接下來的生活卻讓魏啟天徹底陷入了一個痛苦的輪迴之中。

眼看着月舞臉上的笑容越來越多,眼看着魏仙兒打理着的神威府越來越順利,眼看着魏啟天一層一層突破了自己體內的極限,即將要再次突破下一個修為境界。

這個時候,隱藏在神威府外面的猛獸也已經蠢蠢欲動了。

兩天的時間,神威府中為數不多的下人,接連着已經莫名失蹤了九個人。

《蒼穹之上》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