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懸疑驚悚›北派摸金筆記
北派摸金筆記 連載中

北派摸金筆記

來源:google 作者:王峰 分類:懸疑驚悚

標籤: 懸疑驚悚 王峰

【懸疑+盜墓】我出生於東北省的一個小縣城,生世謎團重重,輟學後不滿現狀,孤身一人前往北城謀生,可在前往北城的火車上發生了我一生之中最特別的轉折,加入了摸金門,其中江湖上的五花八門形形色色的人和事我都接觸了許多,我的故事很多讓我慢慢分享給你們吧展開

《北派摸金筆記》章節試讀:

「2019年6月是我一生中最特別的日子刻在腦子記憶里難忘的日子,我在裏面刑滿留學歸來的時間,整整五年時間一切都熬過去了,已從新做人金盆洗手。」

我叫「王峰。」

出生於北方黑河市的一個小縣城,由於有自首情節也協助破獲了重大案件,在裏面表現良好獲得減刑。

我也從一個充滿朝氣的年輕小伙變成了一個所謂的中年油膩大肚腩大叔,我的經歷很多我也會一一道出警示世人莫要觸碰法律底線。

你們眼中的很多業內的前輩「祖師爺,什麼紅山先生,西北奇人楊掌眼,什麼小地龍,土行孫,漠北孟大嘴,我都有過一面之緣,可惜最後都沒有好的結局,俗話說得好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

我從裏面出來之後,當我打開我那款諾基亞核桃機的時候提前有很多的短訊和未接電話多的我都懶得去看。

後面的幾天中,斷斷續續有幾家上的檯面的古玩店老闆得知我從裏面留學出來後的消息,給我打來了電話聯繫我,讓我去他們的店面當首席掌眼。

「一個月給我開好幾個打不遛,還給我配台便車,條件還不錯不過我都一一的婉拒了。」

我只想好好的感受生活,分享一下我的故事給你們,我在霧都江北開了一家茶樓,一家火鍋店,我每天看看書喝喝茶給你們分享一下我的故事如此甚好,喜歡喝茶的朋友可以來我小店我以茶待知。

好了從我出生的地方開始說起吧,由於出生的時候就沒有見過父母,奶奶也一直對我敷衍了事,隻字未提我父母,也導致了我孤僻獨來獨往的性格,可能和我出生的地方有關係,從小我對古玩比較感興趣。

我出生的地方經歷了很多朝代,最早還要從舊時代土著開始,其中經歷了商,周,唐,元,明,清,也算是比較富含歷史文化底蘊的城市,你們也可以百度一下,古稱H河為璦琿,67年以前稱H河革命委員會,79年更名H河地區,93年才取消H河地區,正式成立H河市。

從小孤僻的性格也沒有什麼朋友,不過很多村裡的孩子也不會和我一起玩,有一些家裡條件好的常常會取笑我沒有父母,不過都被我揍服了。

村裡的人也不喜歡我,我也成為了人們口中的街溜子,我讀初中那會兒時不時的喜歡去鎮上閑逛,有一次看到了一本我非常感興趣的書籍。

叫做「古錢小辭典」的一本書籍,反正是厚厚的一本小黃書,我大概的翻了翻其中的內容,裏面有很多關於銅錢的知識,我問了問老闆這本書多少錢。

老闆說:「二十塊。」

在我那個年代,二十塊對於我來說算是一筆巨款,我回家騙了奶奶說學校要買複習資料和一些文具要二十塊錢,後來回想起來挺對不住奶奶。

我家裡屬於貧困單親家庭,一個月奶奶可以領到幾十塊錢的貧困補助,奶奶養了一些桑蠶,那玩意兒屬於季節性分泌蠶絲,夏秋的時候一個月可以賣一百來塊錢,我放學的時候經常會去摘一些桑葉和蒲公英回來給蠶吃。

後來周六放假的時候我去把那本「古錢小辭典」買了回來,上面介紹的挺齊全,有各個朝代的銅錢的形狀,年號,來歷的介紹特別的清楚。

每天放學一回家我就坐在屋裏面看着。

最讓我記憶猶新的一件事就是那次我在學校打了一個隔壁班的小子,我知道平時看我不順眼,因為我在班上也沒有朋友,一個人習慣了,也許和我孤僻的性格有關係吧。

我路過隔壁班的時候,那小子家庭條件好一些又有一些狐朋狗友兩個小弟跟着,經常仗勢欺人。

那小子說了一句:喲,這不是那沒有爸媽的野犢子嗎?

裝啥呀,一天擺着個冷臉。

我說:你說啥我xxx?

我單手把它衣領提了起來,他又說了句:就是說你這個野犢子!

我已經氣的忍無可忍,我奶奶知道我的脾氣以前我小時候,我經常打架惹事,奶奶也經常去被打的孩子家裡賠禮道歉,我也答應過不奶奶好好讀書不在惹事。

可今天不行,他觸碰了我的底線!!!

我說:別他么廢話你們一起來,開磕。

我讀初中的時候已經身高在一米八了,這沒辦法天生的基因吧。

我直接抓住罵我的那小子,一直揮舞着左勾拳,右勾拳打向他的臉門,而旁邊的那兩個小子慫了直接跑了。

有可能被我的氣勢嚇到了吧,可是沒過一會兒班主任來了,完了扯犢子了,那兩個小子不講武德告我狀去了。

班主任把我們拉開後,把我們兩個都帶到了教室辦公室,問我為什麼打架?

我把原因說了出來,可班主任說了一句就算罵你也不該動手啊,有什麼事不能告訴老師嗎?

又說我一天不好好學習,你的很多老師都在反映你最近的成績不好,你今後要是繼續這種性格步入了社會,只會做社會的毒瘤,街溜子弄不好還得進去蹲號子。

後來班主任通知了我們雙方家長,我奶奶到了之後又罵我了我一頓,又給對方家長賠禮道歉,但是對方家長一開始不同意非要送我去少年看守,因為我把他兒子打成了豬頭……

經過班主任的調解賠了對方一百塊錢就和解了。

沒過多久就到了暑假,我去縣裡的一些工地,飯店,這些地方打了兩個月的暑假工賺了差不多兩百塊錢。

我想了想我也不是讀書那塊兒料,那年我剛好18歲,90年代初期確實是撐死膽大的餓死膽小的年代。

在這個年代大力發展工業電器時代,大萬元戶在這個年代已經是很多家庭可望不可及,每個年輕人都有着大萬元戶的夢想。

我們那個年代的年輕人都知道哪個地方經濟發展比較好?

那就是北城,我給奶奶說了我要去北城發展的想法。

奶奶說:小峰你長大了懂事了,奶奶不求你在外面大富大貴,但必須平安回家,不論你在外面混的怎麼樣記得常回來看看奶奶。

我心裏也有很多的不舍,我一直堅持自己不流淚,因為我不想再讓奶奶傷心,畢竟年紀這麼大了,我頭也不回說了句奶奶保重!!!

我就帶着自己暑假打工掙的兩百塊錢踏上了北城。

我們那個年代交通工具遠遠沒有現在這麼發達,什麼飛機,高鐵,動車之類的都沒有,那時候只有綠皮火車而且還沒有直達北城的火車還需要從白河坐客車到漠河四平轉北城火車。

我記得沒錯的話,我買火車票用了差不多一百,一共我就帶了二百塊錢,用掉了一半,而且火車上的東西貴的離譜。

我也不敢買其他的食物,就花了三塊錢買了一袋泡泡餅,裏面也不多好像只有三塊左右吧,但是特別的充饑,現在回想起來,給我的感覺特別像現在南方的袋袋餅不過口感遠沒有那麼甜更加的硬。

那個年代的火車上不像現在乘車體驗環境這麼的舒適,我一上火車裏面除了人山人海各種的擁擠就是一路的嘮嗑喧囂不斷,永遠少不了經典的,那個誰?把你的腳收一下。

還有那句,花生,啤酒,紅京牌,泡麵,泡泡餅……

火車上各種人都有比如走親的,經商的,務工的,各種人形形**的,那個年代火車上的榮門(小偷)比較多,稍不注意可能你的口袋就空了。

我也不敢大意畢竟身上只有100來塊錢是我最後的希望,我也就上半夜稍微小恬了幾個小時,下半夜無論如何也要打起精神。

可能是我比較年輕精力比較旺盛也許也是擔心身上唯一的一點錢被榮門劫了,我愣是堅持了一夜沒睡。

我看了看火車上的時間凌晨十二點的時候坐我對面的有幾個人,有說有笑又說了一些黑話,當時我也沒有全部聽清楚他們的交談直到後來我才知道他們交談着是什麼……

《北派摸金筆記》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