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安先生的追妻日常
安先生的追妻日常 連載中

安先生的追妻日常

來源:google 作者:舍南舍北vn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林璟 現代言情 舍南舍北vn

說走就走,憑空消失了八年,如同人間蒸發想到這林醫生有些頭疼,「下一個」沒想到…那人「……」「你腎不好?」高冷性子淡醫學女博士×沉穩禁慾偶爾不正經安老闆普通甜寵劇情,現實與回憶交雜平淡如水,但很適合當做飯後小甜點展開

《安先生的追妻日常》章節試讀:

林璟用冷水清醒了下臉,被昨晚院長的溫暖環繞着陡然忘記了昨天下午她在醫院的鬧事。

她快速洗漱完,喝了杯水就出門。

鬧事又怎麼了?工作還得照常干,工資也得照樣拿。

她倒不會避諱,覺得沒臉,不好意思再去醫院想要過幾天的這種想法。

公是公,私是私,她分得清。

林璟腳步剛踏進腎內科這一樓層就感覺到了壓抑,她沒有低頭,而是平淡的向前看所以能感受到周圍人投來的目光。

好在林璟素來打卡的早,醫院走廊上也沒有幾個人。

只是有個小護士的目光實在令人頭皮發麻,光沒和她對視自己就能感受到這個目光打在身上的複雜性,所幸….

林璟腳步慢下,轉頭向那個小護士看去,眼神凌厲寒冷。

護士見此不自覺的顫抖了下慌忙移開視線低頭搗鼓着瓶瓶罐罐。

林璟沒有收回目光而是繼續注視着她,腳步越來越慢,護士輕咳了一聲緩解尷尬,她用餘光撇到林璟還在注視便灰着臉轉身去配藥室了。

周圍人見狀也都紛紛收回目光低頭不約而同的幹着手上的活計。

平常的話科室內的醫生都是林璟第一個到的,今天袁呈卻早早的坐在椅子上了,有點破天荒。

「師兄。」林璟一邊換着褂子一邊叫了他一聲。

一直盯着電腦手托下巴的袁呈剛回過神來,他鬆了口氣應了聲,倚在後面,手掌搓熱捂了捂臉,一副疲態。

林璟照常的給成老師傅煮上茶水,給手消了毒就坐在椅子上開始辦公。

袁呈看她一來就認真沉浸的模樣不免有些好奇。

平淡如水,事不關己,像是什麼也沒發生過一樣。

也不知是過了多久,林璟停下筆稍一側仰喝水時正看到袁呈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

「怎麼了師兄?」

「噢,沒事。」袁呈收回自己的目光誇道:「只是越來越佩服你了。」

林璟笑了聲,頓了片刻道:「師兄,你總說佩服我,到底佩服我什麼呢。」

她這語氣聽着更像是陳述,不像是真的想知道袁呈佩服自己什麼。

袁呈半晌後才說:「昨天的事沒有影響到你吧?」

「沒有。」林璟回答的平淡,沒有倉促沒有頓卡,像是在回答一個平常的問題一樣。

「你走了之後王瑜一直在哭,說你不尊重人,處處愛和她作對。」

林璟沒有回答,她側着頭,袁呈也看不到她的表情。

「她那天下午哭的還挺傷心,這是我和她工作這麼久以來第一次見她這麼難受,可能真是有委屈事吧。」

「你也是剛來沒多久,她可能一時半會兒接受不了這個局面,所以你多擔待一下她。」

袁呈說這些話時眼睛一直凝視着林璟,直到說完她都沒動靜。

他在此尷尬的氣氛當中低眼抬眼了好多次,第一次有了外頭護士流言說道的那種體會,林醫生冷起來跟一塊冰一樣。

袁呈喝了口水壓壓嗓子干啞的感覺,被林璟這麼一冷,他覺得自己接下來說話都要說不自然,怕是會頓頓卡卡。

他在心裏演示過很多遍之後開嗓:「王瑜因為昨天的事請假了,也是,最近她這一個月來整日加班忙活壓力肯定不小。你要是心裏也不舒服也可以請假,這個科室咱仨都是公平競爭考進來的,不用這麼累。」

陡然間林璟放下筆,袁呈臉肉一跳,等她開口,可林璟接着又拿出文件夾來低頭繼續看着,一副不打算說話的樣子。

袁呈抿了抿嘴,心裏犯着嘀咕,也不知道自己這個師妹是怎麼想的,他又掃了眼林璟見她還是沒有反應便想作罷。

他收拾收拾起身準備去查房,走到門口時林璟站起也朝門口方向走來。

「噢,要出去?」袁呈不自覺的扯了句話。

「嗯。」林璟淡淡應了聲,率先打開門出了科室,袁呈在後面看了她兩眼自顧嘆了口氣走在她身後。

「我知道昨天下午的事你肯定不舒服,等王瑜好些了你倆再….」

「師兄。」林璟停下腳步,回頭叫了他一聲。

方才在科室內,她的冷淡已經表明了態度,本來想着沉默沉默就過去了,可是誰讓她的師兄對她一直不依不饒。

「你與王瑜相處時間長感情好些我知道,但我也是要在東協幹下去的人。」林璟的語氣不見一絲波瀾,她眼裡像是迷了層霧霾,什麼也看不清。

她說完便轉身離去,周圍人群泱泱,護士病人來回匆忙穿梭,林璟身處其中就像是隔了一層膜,將她與周遭人群隔離,清冷淡漠的有些格格不入。

整個人影越來越模糊,最後消失在走廊盡頭,隻身一人。

「大爺,您好些了嗎?」林璟稍稍提高了音量俯身問道。

床上的是個面目蠟黃消瘦的爺爺,臉上皺紋深的如同溝壑,臉容消瘦,整個人氣息微弱。

「你…你是…」爺爺發出吱啞細弱的聲音。

「老頭子,這兒是醫院!」陪床滿頭花白的老太太趴在他耳邊喊道。

「哦..醫,醫院…那出..出…」

「不出院!你剛進來,等你身子好了我們才能回家!」

林璟用手燈照了照他的眼眶思慮着,「奶奶,你平常多跟他說說話,讓他清醒一些。我看他意識還是有些模糊。」

「好嘞好嘞,謝謝你啊林醫生。」老太太滿臉感謝笑的看不見眼。

「再沒什麼其他大問題了,出院後好好休養。」林璟說著把手燈放進口袋裡,抬手順便給他整理整理吊瓶,老太太見此起身感嘆道:「哎喲你年紀輕輕的就當上這裡的醫生可真好啊,我家裡也有個跟你一般大的孫女。」

「是嗎。」林璟隨口回了句。

「哎呀可惜是個不成器的。像你這樣的醫生,家裡人定是是得驕傲的不得了吧!」老太太說罷又多看了幾眼林璟。

林璟淡淡一笑,家人不知道,反正院長挺驕傲的。

待林璟查完病房寫完報告,也快臨近下班時間,也不知道今天這肚子怎麼回事,總想着吃碗熱乎的,帶湯水的那種。

可能是天氣越發冷了,自己總喝涼水肚子終於是發出了抗議。

也好,她正好想出去透透氣,林璟披上大衣,拿着手機就出了醫院的門。

醫院周圍推着小車賣東西的不少,人煙裊裊,只是大多都是什麼糖葫蘆烤地瓜。

林璟走過一條小道,側頭看到馬路對面有賣餛飩的,還真正巧,看到這倆字頓時覺得自己有胃口了,剛想過馬路就聽到後頭有人喊她。

「林璟!」

林璟回頭,除了揣着兜子往前走的人自己也沒看見誰喊啊。

正當自己以為聽錯準備回頭繼續走時,左肩膀被重重拍了一下。

「林璟!」

一個活脫俏皮眉眼彎笑的女孩站在她跟前,身着粉色大褂,頭髮卷着**浪。

「林璟…林醫生,你不認得我了?」女孩緊緊握着她的手問道。

林璟看着眼前這個女孩,腦子一時間發懵,眼前人熟悉是熟悉,就是,記不得名字了。

她動用所有腦細胞回憶着,硬生生的想着,過了好半晌她都沒記起眼前人的名字。

她又仔細的看着這姑娘的俏皮的眉眼,這才跟陳舊泛黃的記憶對上了號。

「鄭芷?」林璟不可置信的又不確定的問了句。

眼前女孩使勁推了下她額頭一副委屈的樣子說:「有必要想這麼久嗎?」

「鄭芷?真的是你?」林璟眼睛一亮,她有些驚訝看着她好半會兒沒說上話來。

鄭芷沒有顧及她驚訝的樣子,拉着她就往前走一邊還說道:「我打聽到你在東協上班,所以想着今天來碰碰運氣看能不能遇着你。」說著林璟的手被她使勁攥住,鄭芷停下腳步看了她好幾眼咧嘴笑道:「林醫生,我就說你會前程似錦吧!」

「好些年沒見着你了。」林璟說。

「好些年…」說著鄭芷掰着手指頭一邊嘀咕着:「是好些年了,所以林璟同學都把我忘了。」

林璟捏了捏她臉上通紅的肉笑道:「怎麼會忘了,突然出現,不習慣而已。」

鄭芷與林璟是高中的同班同學,自畢業以後兩人報的大學還都離的挺近,後來的話..

林璟繼續求學,鄭芷也杳無音信,只是聽旁人說去南方工作了。

今天這乍一出現,林璟還真是沒緩過神來,不過最讓她緩不過神來的就是那個消失了八年的人。

「走吧,吃飯,餓死了。」鄭芷拉着她一路朝北走去,這個姑娘的手勁還是跟她印象中的一樣,總是攥得人生疼。

林璟將圍巾摘下,雙手托着碗底,一點點感受着溫熱從手掌心蔓延開來,她抬眼看着對面,那姑娘吸溜吸溜一個接一個的餛飩到嘴裏,像是不嚼就咽一樣。

這兩人還都愛吃餛飩。

「唔,我說,璟璟,唔…你這也太牛逼了,一下子就博士了。」鄭芷一邊說著一邊呼哈呼哈的快速咬着嘴裏的餛飩皮,「一下子又被分配到東協,等哪天同學聚會,我好好炫耀炫耀。」

林璟有些無奈,她把口裡的湯水咽下去說道:「炫耀我幹什麼。」

「報仇啊!」

「哪門子仇?」

鄭芷一臉恨鐵不成鋼的表情,她握緊拳頭錘了下桌子:「那群高中女生,你忘了?整日陰陽怪氣的,她們自己就是既長得不漂亮學習還趕不上你,最重要的是見着安昀辭喜歡你她們氣的心裏難受,到時候我一說,哎,她們的表情…哈哈哈,我看看現在咱班上的有幾個能混過你的。」說完鄭芷像是滿眼報仇的快感一樣盯着前方。

林璟吹着勺子里的冒着熱氣的湯水隨意應了聲,對面人這乍乍呼呼的性格她還是有印象的。

「哦對,說起安昀辭,他回來找你了嗎?」鄭芷趴頭認真問道。

林璟停下手中的動作,目光瞬時間凍住,腦海里放映着安昀辭這些天往自己眼前刷存在感的回憶,她抿了抿嘴輕咳一聲,鄭芷戳了戳她額頭,「喂,不能說嗎?」

「嗯,我見着他了。」

「怎麼樣怎麼樣,你倆在高中這麼要好,他還給你承諾,現在呢,是在戀愛中還是在準備結婚中啊,話說我都好久沒見着了。」鄭芷一臉興奮的嘟囔個不停。

「鄭芷。」林璟叫了她一聲,自己咬了咬嘴唇,猶豫再三還是淡淡說道:「那都是高中時候的事情了,哪算得真。」

鄭芷眼裡泛着疑惑,「什麼意思?」

林璟沒說話,只是低頭喝着熱湯,本來湯水十分鮮美,但線下在提起這檔子事,這熱湯在她嘴裏是一點味道也沒有了。

「你們……崩了?」

鄭芷眼裡的興奮瞬間變為落寞,她難以置信,張了張嘴還是沒能說出些什麼來。

「怎麼會,別人高中戀愛是玩我信,可是你倆……我直到現在都覺得你倆就應該是一對了。」她語氣中隱約中帶着惋惜。

林璟依舊喝着湯水,眉眼淡淡,沒人看得出她現在到底是什麼心思。

一副風平浪靜的模樣。

直到兩人吃到最後,鄭芷還是忍不住問了句「為什麼。」

「因為不合適。」林璟胡亂回了句,她起身拿着圍巾看了看時間,準備去上班。

鄭芷跑過來挽住她胳膊跟個小貓一樣用頭蹭了蹭安慰道,「林醫生,專心搞事業,男人只是衣服!」

「行啊,我看我這輩子都穿不上件衣服了。」

兩人出了店門一路挽着胳膊走着,林璟讓北風吹的直縮頭,耳邊還有個鄭芷一直嘟囔個不停,不過她都沒聽清,就她說一句自己嗯一句。

過了小衚衕拐彎處,前頭有個店還挺漂亮,乍眼看去文藝氣息襲面而來,應該是新開業的。

上頭漂着淡藍色的油漆,掛着一團絨草,就連門把手上都貼着花朵。

林璟不由得側頭多看了眼,左耳朵北風嗚嗚,右耳朵鄭芷嘀咕,她第三眼看去時,腦子一片空白。

高大健壯的背影,從後頭一眼看去就能注意到的與眾不同,那個人正坐在裏面,修長的腿疊在一起,眼平眉柔,懷裡還坐着位身材凹凸有致的長髮美女,露着潔白細長的腿,只是背影,看不清那個女的到底長什麼樣。

林璟腦子裡發著懵,她往前走着的腳步沒有停住,側頭看着店內倆人的「濃情愜意」。

正在這時,安昀辭目光朝她這邊襲來,林璟剛好走到花草深處,遮了一些她的身影,她淡淡收回目光,向前看去,走過了這個小店。

《安先生的追妻日常》章節目錄: